《吊桥效应观察记录》by匿名咸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吊桥效应观察记录 限
三观不正
匿名咸鱼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连载
xx – 高x – 现代 – 三观不正

当人处在危险中心,很容易对前来施救的人产生好感,但如果迫害者和施救者是同一个人呢?吊桥效应还会成立吗?

01

第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版规原因,预警放这里,攻极度痴汉和sjb,无任何三观,只有五官。 提醒:请谨慎下注。

这是纪棠第五百六十一次收到陌生号码发来的的短信,尽管他从来没有回复过,但对方却带着异于常人的固执感,透出病态的端倪。

最初只是自来熟般的问他为什么没有去食堂吃饭,提醒他别忘记带伞,絮絮叨叨的表达对他的xx,后来就逐渐演变成一种偏执的掌控欲,让他离同学远一点,让他不要对着别人笑,禁止他穿过短的裤子。

苍白的文字都盖不住对方扑面而来的气愤,好像纪棠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伤风败俗的事情一样,但他那天的穿着再正常不过,休闲裤没过膝盖,只露出两节线条g净的小腿而已。

如果这种在校园里随意复制的穿搭都能引起不满,那纪棠只能怀疑对方生活在古代,被条条框框的封建观念腐蚀。难道他必须在大夏天把全身上下都裹得密不透风,完美迎合对方塑造的贞德碑,才算得上合情合理吗?

纪棠的性格本来就安静又内敛,大部分时间都是独来独往,加上身体不同于常人的区别和隐秘,让他不想把这件事告知给任何人,无论是同学,家人,还是警察,都没有让他无条件去付诸信任的念头。所以哪怕对方已经过度侵入了他的生活,他能做的也只有删除和拉黑。

在那之前,他有想过要回信骂对方几句,对话框里的文字加加减减,脑子里的词汇费力搜索,组成的句子却显得毫无攻击力,跟他的长相同样柔软。纪棠无奈地叹了口气,修长的手指点上屏幕,勾选上全部删除。

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早就做好了应对措施,纪棠才拉黑他三分钟不到,手机里的陌生号码就换了一个,短信随之而来。

“怎么突然生气了?”

“你也觉得那样穿不对是不是?”

“啊,恼羞成怒的小棠好可爱。”

刚开始纪棠也怀疑过对方是不是认错了人,又或者是发错了号码,但亲昵的称谓和语气又不像是一场失误,那个人知道他的姓名,他的专业,他的课表,他的寝室,他的一举一动,宛若趴在背后紧随的幽灵。

而对方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只有性别男,同届校友,大变态,其余的就被完好地隐匿了起来,纪棠一无所知,更窥探不到,相当不公平。

他讨厌这种被压制的感觉,这让纪棠觉得像是被赤裸的钉在十字架上,四周没有遮挡物,他变成靶心,直面黑d般的枪口,那股看不见的视线藏在背后不怀好意,要刈剪他,要审判他,哪怕他无罪之有。

纪棠无法摆脱那股阴恻恻的目光,只能重复而机械地拉黑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号码。

这样来回拉锯了十几次后,对方却丝毫没有生气的迹象,反而还为自己能给纪棠带来困扰而感到开心,那难以捉摸的恶趣味,似乎在逗弄圈养在笼子里的漂亮宠物,而纪棠伸出的爪子,对他而言是枯燥生活的调剂品,是不痛不痒的存在。

对变态的处理手段明显不能用正常的思维逻辑,纪棠也发现了这一点,索性不再关注他,任由垃圾短信塞满。

不去看就算作没收到,不去想就当成没发生,掩耳盗铃般的逃避方法让纪棠过了一段短暂的清净时光。

他没有开已读回执,所以当变态终于发现自己被无视时,这个夏天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

得不到回报的爱并不会持久,纪棠觉得再过一段时间,一切都会循着原本的轨迹运行,没有陌生的电话,没有堆积的信息。

他从小就生活在压抑的家庭氛围里,这个畸形的身体让他无法像同龄人一样拥有亲情,他生来就带着原罪,多出的性器官就是最好的证明。因为感情的缺失,他很早就懂得成人世界的阴暗面,但却又在这种时候,露出残余的,不谙世事的天真。

他低估了对方的胆量和变态程度,终究还是被放宽的期限索取了报酬。

六点钟的宿舍楼下零零散散站着几个人,正在对贴在墙上的纸张放肆讨论,这个年纪刚好过了聒噪期,重叠的笑声却依旧刺耳。

纪棠抬手捂住一边耳朵,姿势做的自然,仿佛只是在别耳后一缕不安分的碎发,他从那些人面前经过,鬼使神差的侧头看了一眼,瞳孔对焦上放大的16号字体后,当即就愣在了原地。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爱,你不可以无视我,得不到你的目光,我会死掉的。回我的短信,不然我会做出更极端的事情,你不会想要看到的。”

笑声,说话声,脚步声,都在纪棠耳里变成嗡鸣的一部分,他的目光黏在直白又大胆的表述上,如遭雷击。

他已经尽可能地把这件诡异的事情自我消化,低调处理,可对方却毫无顾忌的将一切示众,完全偏离了纪棠心里预期的发展。

不该是这样的,同性恋三个字他背负不起,他只想要顺利的毕业,再找份工作,简单而g净地过完一生,不该是这样的。

一旁的男生察觉到纪棠发白的脸色,关心的问了几句,宽大的手掌碰到他的肩膀,单薄到一捏就碎,纪棠反应极大地往后退了一步,转身上了楼。

他住在三楼,末尾靠右的那间宿舍,需要经过一扇扇锈蚀的铁门,偶尔能从这短短路程中,在半开半阖的缝隙里窥见蓬勃的生命力。

纪棠开门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看他,如炬的视线像针一般扎在他的脊背上,微小却又令人难以忽视,他迅速的回过头,却只看见空荡荡的走廊,水泥被光影切割成一块块碎片。

说不清是如释重负还是什么,纪棠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下来。他推门进去,顾不得去擦额头的汗水,径直往书桌旁一坐,掏出手机关掉飞行模式。

未读的短信顿时如洪水猛兽一般席卷而来,纪棠紧紧闭着眼,指尖微微发颤,他像个正在被行刑的犯人,害怕悬着的刀锋落下。

……

“小棠,你的身上好香,你偷偷用香水了吗?在勾引我吗?”

“虽然你从来没有回过我,但我只要想到你在屏幕另一边,在读我的爱,看我剥开的真心,我就觉得好幸福。”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想跟你说话,想听你的声音,想s精在你漂亮的脸上。”

“为什么给你打电话总是无法接通?”

“原来你都没有在看我的短信吗?小棠,你让我感到受伤。”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那张贴在墙上的告示就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堂而皇之的告诉所有人,我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纪棠挫败地靠在椅背上,平窄的肩膀隐隐垂着,深呼吸了好几下后,认命地在对话框敲下一直以来的质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对方的回答很快发了过来,想说的话拆成几瓣,形成一连串的震动。

“我好开心,这是你第一次回我的消息,我要截图下来打印成照片,然后挂在阁楼的房间里。”

“那里面都是你的照片,我经常看着它们xx,因为小棠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s了也会很快y起来,对不起。”

“小棠,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啊。”

事情的走向在解冻过后迅速升温,反而变得更加不可预见,对方渐渐褪下伪装,露出他狂热的xx,让纪棠本能的感到害怕。

“我现在知道了,所以可以停止了吗?”

他试着跟对方打商量,在等待的过程中,整个手心都渗满黏腻的汗水,像被泡在海水里,在一次次心里建设后成为搁浅在海岸线的鹅卵石。

“我没办法停下来,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就像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脏不跳动一样。”

纪棠对他夸大其词的话撇了撇嘴,求偶中的所有物种似乎都带着浮夸的本性,难以令人信服,只觉得滑稽。

对方也没有非要纪棠相信的意思,很快跳过了这个话题,他的表达欲在得到回应后膨胀了几倍,迫不及待地分享着自己的情感。

不过他那热烈而诚实的话在当事人眼里却是性x扰,纪棠咬着牙,整个人气得发抖。

因为对方说:“今天你坐在x场吃雪糕的时候,我就幻想你在x我的xx,舌尖绕着xx认真地x,然后把它含进嘴里使劲地嘬吸,你的口腔又热又x,粉粉嫩嫩的小舌头被我的xx压在xx,我的xx顶到你的喉道里,然后把xx通通s进去。”

“我以前也幻想过你跪在地上给我口交,但总是怕你的兔牙会磕到我,不过今天看了你吃雪糕后,我才发现原来你的牙齿可以很乖巧地藏起来。”

“我想着想着又y了,你要不要看一看它?”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