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闻到了秋天的味道》by两千零一号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我闻到了秋天的味道
作家:两千零一号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天真受 / 青梅竹马
孟绪×郁秋

“从二十八岁到十七岁,再从十七岁到二十八岁。
你终归还是我的。”

一个小短篇。攻是重生,有前世的记忆。
在起风的秋天奔向你
第一个秋天
第一个秋天
(1)

   高二下学期开学没多久,春风正是和煦的时候,郁秋参加了妈妈的婚礼。新郎是他常常见到的孟叔叔,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追求他的妈妈,而且对他很好。他一直很支持这段感情,对自己即将迎来的新家庭也很满意。只是有一点,他每次想起来心里都打鼓似的怦怦直跳——妈妈嫁给了孟叔叔,他以后就要和孟绪一起生活了。

   孟绪,即便只是默念这个名字,他都觉得腿软。

   而且,今天晚上他就要搬到孟家去住了……想到孟绪之前的威胁,郁秋的心,跳得更快了。

   ·

   这天恰好是周五,学校这一周安排大休,第二天不用上自习。郁秋晚上到了孟家,一进门才发现家里孟叔叔和他妈妈都不在,偌大的别墅上下两层,只有孟绪戴着耳机坐在地毯上打游戏。

   见他来了,孟绪也没动,只摘下耳机朝他看了一眼。他下意识向后躲了躲,眼神里分明透着胆怯。孟绪把他这副好欺负的模样看在眼里,嗤笑了声,抬手叫他过去。他不想过去,却不敢说不,攥着背包带子磨蹭了好一会儿,还是慢腾腾走了过去。

   孟绪还在打游戏,他走过去,隔着两步的距离,张了张嘴,小声问道:“孟叔叔和我妈妈呢?”

   “度蜜月去了。”孟绪没抬头,手指在屏幕上娴熟地x作着。

   度蜜月?郁秋一愣,这才想起来掏出手机。点开微信一看,果然有妈妈发来的消息,交代他周末和孟绪一起在家,还让他记得给孟绪做饭。

   “我爸难得给自己放假,说是要去个五六天才回来。”孟绪说着,扭头看了他一眼,“正好张姨家里有事请假了,也不在。所以这几天,要拜托哥哥照顾我咯。”

   被叫了哥哥的郁秋:“……”

   他脸都白了——孟绪总是这样,话说得客气,事办得一点也不客气。

   “我饿了。”孟绪突然道。

   他的语气有些奇怪,郁秋下意识打了个哆嗦,说话都开始不利索:“你…想吃什么…我…我…”

   “我想吃什么——”孟绪似乎觉得他被吓到的样子很好玩,笑了一声才抬眼看他,“你不知道吗?”

   郁秋:“……”

   他的脸白过之后,无端又泛上了几丝可疑的红晕。

   “楼上左边是我的房间。”孟绪并没有结束游戏,一边与人厮杀着,一边给他下达了命令,“给你十五分钟。”

   “记得打开空调。”他又被盯了一眼,孟绪附送了一句关怀给他,“冻着了我会心疼的。”

   ·

   十五分钟后,郁秋刚一推开浴室的门,便看到床上孟绪已经在了。他不知道做了什么,脸颊红扑扑的,眼角还泛着水光,察觉到孟绪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忍不住将浴袍拢得更紧了些。

   “过来。”孟绪似乎有些不耐烦看他磨磨蹭蹭的样子,蹙了蹙眉。

   他也不敢吭声反驳,咬了咬唇,朝床边走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怕他刚洗过澡出来会冷,孟绪拿过遥控器将空调气温又调高了两度,然后便拉了他手腕,让他跌坐在了床上。

   孟绪性子桀骜,在床上比平时还野,他被拉得一跌,还没坐直身子,浴袍便被一把扒掉了。除却衣料的遮挡,露出少年青涩稚嫩的身体,像一颗还没完全熟透的青苹果,口感或许不是最佳,却诱人得很。

   “嗯——”苹果被咬了一口,孟绪的唇从颈侧一路往下滑,含住他x前的小红豆x了x。他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孟绪解开裤子,一边吻着他,一边将自己已经勃起的xx掏了出来。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正无声吞咽,颈后一热,孟绪抬手将他压得身子一低,脸正朝着那庞然大物。

   这是要他用嘴的意思,郁秋喉咙一紧,长长的睫毛不住颤起来。犹豫的空当,孟绪伸手揪住了他头发,也不管他会不会被呛到,直接xx了他嘴里。

   “唔。”太大了,他下意识就向后躲,舌头也抵着,想吐出去。

   孟绪却不许,还更深地往里顶了顶,变态似的问他:“我好吃吗,哥哥?”

   “……”他简直要哭了,不知道孟绪到底看他哪里不顺眼,非要这样欺负他。

   孟绪兴致却高,较同龄人c大不少的xxx在他嘴里,磨着他的唇,时而搅动着顶过口腔内壁,时而卯着劲想朝喉咙里头去。他被顶得呜咽不成声,两只手抵在孟绪腿上,想推又使不上力,心里委屈极了。

   “哥哥最棒了。”孟绪像是在表扬自己饲养的宠物,揪着他头发的手慢慢松了些力,指腹轻轻地从脸侧绕下去,挠了挠他下巴。

   他却被这样的逗弄闹得更加想哭:“呜。”

   就这样过了有两分多钟,恼人的折磨才停下。孟绪将xx从他嘴里xx,掐着他下巴让他重新坐起来,也不嫌他嘴里满是异味,含着他的唇就将舌头伸了进去,勾着他的吮吸起来。

   “唔——”亲到他几乎要喘不上气来,孟绪才松开他,然后按着他的肩让他趴在了床上。

   “咳。”他一连好几分钟呼吸不畅,忍不住轻轻咳了咳。孟绪从后面跪坐着,伸手拍了拍他xx,也不等他回神就将摸向了后x。

   由于提前做好了拓宽,肠壁四周也涂了润滑剂,所以孟绪的手指很顺畅地x了进去。异物的入侵令他浑身一紧,孟绪转着手腕抽送了几次,很快又加入了第二根手指。

   “啊。”两根手指没入后x,肆无忌惮地开始抠弄,他被激得忍不住颤抖起来,脸埋在枕头里,无意识地张着嘴。

   “是这里。”孟绪总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他的敏感点,一下子就击溃他那脆弱的防线。

   他颤得愈发厉害,带着哭腔不断呻吟起来。孟绪笑着将手指抵得更深,重重x了几下后,猛地xx,换了更热更y的来。他趴在那里喘息着,孟绪又涂了些润滑剂在xx上,也不戴x,一手掰揉着他xx,一手扶着自己,打着圈在x口蹭了起来。

   “呜。”他最受不了这种暴风雨来前的厮磨,没一会儿便扭着腰想躲。

   孟绪一把按住他,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他人虽然有些瘦,xx上却生着几两x,一挨巴掌,那白花花一片立即好不诱人地一晃,不知道在勾引谁。

   “说。”孟绪大概是被勾引到了,啪又打他一下,声音沉得像是要吃了他,“想我做什么?”

   又来了——每次步入正题前,都要有这么一个羞辱人的环节。孟绪明知道他脸皮薄,却次次都要他说一些令人害臊的话。他不愿意,却还不能不说,因为就算不说,孟绪也有的是法子让他说。

   所以他已经习惯了妥协,习惯了“不要脸”,习惯了依着孟绪在这时候道:“想你…想你xx来…”

   “xx去做什么?”孟绪倒不坐地起价,只是又这样问,同时两指掰开他后x,如他所愿地挤开x口的软x,慢慢地将自己送了进去。

   “呃。”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他还是被撑到了,一口气咬着喘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被填塞的肿胀感。

   “嗯?”孟绪见他不答,接二连三地落着巴掌。他被打得浑身发颤,为镇痛过后那奇异的快感而面红耳赤。

   “xx来…”他吞咽了两下,后x不自觉地想要缩紧,“x我…”

   “嗯哼。”孟绪被他夹得闷哼了声,一沉腰整根都x了进去,按着他后腰让他将xx翘得更高了点。

   “呜。”他知道是要开始了,心里又觉得羞耻难过又忍不住期待着,趴在床上高高抬着xx,让孟绪更方便进出。

   “继续说。”孟绪已经开始抽送自己,像暴雨前风在由缓到急,xx在他后x里出入的速度也在慢慢加快。

   “嗯啊。”他听着身后皮x撞击的声音,掌心揪着枕头把脸偏了偏,咬了下唇,含着泪道,“好大,啊,再快点——”

   “叫我的名字。”孟绪的声音饱含情欲,顶撞他的力度越来越大。

   “呜。孟绪。”他觉得这种时候叫名字真的太让人受不住了,孟绪却似乎很喜欢,他每叫一声,身后的顶撞就快一分。

   “啊——”他快把唇咬破了,整个人又是哆嗦又是颤抖,后x里润滑剂被撞得啪叽直响,像在求饶,“太深了。孟绪,孟绪——”

   他快疯了。

 孟绪也快疯了。

 润滑剂在交合处被拍打得x漉漉一片,白皙的肌肤在眼前晃啊晃,呻吟声又细又软,如同在勾魂。

 “x啊。”孟绪微微仰起头,攥着他手腕的手猛地使力,将他拉得身子一起,不得不用剩下的那条胳膊撑在了床上。

 “嗯啊。”事实上他根本没力气撑住,胳膊打着弯直哆嗦。孟绪于是g脆将他整个拉了起来,环抱着他的肩把他勒在了怀里,从后面贴近咬他的耳朵。

 “哥哥。”他听见孟绪喊了一声,而后耳尖被咬得一疼,孟绪的吻紧跟着又滑下去落在了他颈侧,重重地吮吸着一侧的肌肤。

 “哥哥。”又是一声,像生了执念在呼唤。

 他被唤得心也颤魂也颤,孟绪不知道在想什么,又低低笑起来,松开他的肩搂了他的腰,伸手向下握住了他被x得挺y的xx,在前头揉了揉。

 “都流出来了。”孟绪感叹了句。

 他喘得厉害,前头y后头软,心里百爪挠心一般地痒。

 xx还在一刻不停地进行着,掠夺更是永无止境。他嗯嗯啊啊叫着叫着,忍不住便哭了起来,在孟绪怀里被他控制着,被他桎梏着,被他占有着。

 “啊——”他忍不住,就这样s了出来。孟绪难得好心帮他撸了几下,等他抽搐着xs完才松开他。

   他重新趴了回去,带着满脸的泪蜷缩着脚趾,在快感的余波中漂浮着。孟绪将他的腰按低了些,约莫也快到了,抵着他越进越深,力度大到仿佛想把他贯穿。

   重复抽送着,快一阵慢一阵,过了有几分钟,他昏昏沉沉觉得体内一热。孟绪低吼了声,从后面压下来,抱着他s了。

   “呜。”他还在小声哭泣。

   孟绪s得有些多,s完停在他体内好一会儿才抽身出去。xx离开紧咬,x口发出啵唧的声响。他感觉到有东西从体内流了出去,抱着枕头小了声音。

   身后没了动静,孟绪起身下了床,应该是去抽烟了——这是孟绪的一个小习惯。没有事后的温存,孟绪每到这个时候都像是变了一个人,沉默又阴沉,一点也不像是十几岁少年郎的样子。

   一支烟约莫过了两分多钟,他趴在床上也没有动,只扯过被扒下的浴袍盖了盖。孟绪回来看见他趴在那里发呆,也没和他说话,只在他旁边躺了下去。

   大概过了有一分钟,孟绪偏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拉他手腕示意他起来。他也不吭声,乖巧地爬了起来,在孟绪眼神示意下凑在他唇边亲了亲,而后便抬着还有些乏力的腿,坐到了孟绪身上去。

   这一晚肯定不可能只做一次就结束,他识趣地抬着腰,将孟绪慢慢含住坐了下去。

   很快便再次开始,夜风吹动月光,照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影。这一次没人说话,只有啪啪啪的水渍声不断响着。这一夜还很长,他们就这样,拥抱着彼此,沉沦。

   向xx深渊,向隐秘心事,沉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