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不折兰》by景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君子不折兰 限
又名《弟弟每天都在纠缠哥哥》
景川

原创小说 – 短篇 – 完结 – xL
古代


元昌十一年初,长陵侯谢善病逝。 同年其嫡子谢柏舟承其侯位,进宫面圣。 纷纷扬扬的雪粒洒满宫道,车轮骨

第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元昌十一年初,长陵侯谢善病逝。

同年其嫡子谢柏舟承其侯位,进宫面圣。

纷纷扬扬的雪粒洒满宫道,车轮骨碌碌压实雪花,留下道道车辙。

待到远了宫门,林河才低声向车里贵人询问。

“侯爷,不过述职而已,怎的去了那么久?”

“接了个差事,张慈哲暗谋篡位,京城一家上下两百多口已被处决,老家江北一带还有些余孽,那位命我前去搜捕,就地斩了。”

“嘶,这等小事还要劳烦侯爷去做?当廷尉都是吃白饭的?”

林河自小便跟着谢柏舟,言语间早就没了顾忌。

“如今那位疑心重,不过是想探我一番罢了。”

“那侯爷您打算怎么办?”

“不稀得藏拙,也懒得显峰,该怎么办怎么办。”

年仅十七岁的谢柏舟心智便已聪慧至此,林河心下叹服。

到了江北某地,谢柏舟按着罪名册子捕了不少人,皆交由当地府衙,亲自监督着处决了。

一x林河提着一乞丐似的孩童带了进来,瘦小的孩子颤抖着跪在地上。

林河给谢柏舟解释,原来其为丞相一庶子,因生辰不祥八字克亲,刚落地便被丢给外家抚养,不曾入籍。

谢柏舟看着跪在地上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瑟瑟发抖的孩童,衣衫褴褛棉丝破漏,小小的脸蛋脏污到只能看清楚一双黑白分明的招子。

属下问是否上报廷尉予以处决,谢柏舟微微颔首,遂起身不忍多留。

跪着的孩子听不太懂却也明白是要把自己送去砍头,情急之下扯住了谢柏舟的衣角,立时在雪白的衣袍上拓下黑乎乎的手指印。

谢柏舟脚下一顿,对上那孩童x漉漉的眼眸,心下一叹。

罢了。

“别上报了,这孩子以后跟我了。”

“从现在开始你便弃了先前的名姓,随我姓谢,名采兰可好?”

就这样谢采兰被带着一道回京,半路上被拨去照顾谢采兰的侍女来到谢柏舟所乘马车边,大着胆子禀报:“侯爷,小公子他……任凭奴婢怎么哄也不开口,也不吃什么东西,神情颇有些惶恐,像是害怕极了。”

谢柏舟眉头一皱,“把他抱过来。”

洗得gg净净换上锦衣华服的谢采兰被抱进马车,一见到谢柏舟神情就变了,委屈地撇嘴,张开手要抱抱。

侍女看得一笑:“小公子还是跟侯爷亲近些。前晚我伺候他歇息,已经躺下了又糯糯地问我哥哥在哪里,我说侯爷有自己的屋子不睡这里,眼泪就下来了,怎么也哄不住,最后就这么哭着睡了。”

谢柏舟心疼地把他抱进怀里,g净的脸蛋上还有些x,这几x被喂养得粉嫩了些。衣袍下的小身板却依旧瘦得吓人,两只枯瘦的小手正紧紧攥着他的衣袖,像是抓着什么宝贝。

“吩咐下去,以后他便与我一同起居,食同桌寝同塌,谁都不许怠慢了。”

侍女一愣,随即忙不迭点头称是。

缩在他怀里的小不点兴奋地抬头,却只能看到谢柏舟精致的下巴。

“你几岁了?”

“十岁了。”

谢柏舟“啧”了一声,瘦成这样说是五岁都有人信。

“以后你记住了,万不要说自己是丞相的儿子,只说是我远房堂弟就行了。”

“嗯,我叫谢采兰,爹娘都死了,就来投奔侯爷哥哥了。”

谢柏舟轻笑一声,不算太笨。

到京回了府已是傍晚,抱着谢采兰吃了晚饭,还时不时亲自喂上几口。

早就得了消息的一众仆人仍暗暗心惊,谁也没想到新来的小公子得宠至此。

晚间洗漱过后谢柏舟带着谢采兰睡觉,刚坐上床榻两个侍女便抱着一床被褥走了进来。

谢柏舟回眸看了看乖巧地坐在床上的谢采兰,瘦小的身子根本占不了多少地方。

“他还小,跟我盖一条被子就行了。”

“公子年幼,万一冲撞了侯爷可——”

侍女话刚说一半就被谢柏舟皱着眉打断,“无妨,都下去吧。”

两人终于歇息下来,起初谢采兰还有些怕生似的乖乖躺好,不敢触到谢柏舟一丝一毫。过了一会儿似乎长了胆子,两只手轻轻地半抱着谢柏舟的腰。

谢柏舟觉得不算难受,也就随他去了。

没成想半夜却被脖子上的手臂勒醒了,谢柏舟皱着眉去掰谢采兰的手,却听见谢采兰带着哭腔地哼唧。

“婶娘、婶娘别打了!我会好好g活、再也不偷懒了……”

“采兰乖,哥哥不会让人再欺负你了。”

谢柏舟叹了口气,轻轻地揩去谢采兰眼角沁出的泪珠,手也不掰了,爱缠就给他缠吧,反正又不会被勒死。

谁知这一缠,就缠了七年。

这七年谢采兰被谢柏舟宠得无法无天,从刚来时那个乖巧听话的孩童变成如今作天作地的少年。

把一个不知说了什么话惹恼他的侍女灌了一大包泻药,扬言曰给她清清口舌。

在私塾里顶撞先生,把人家先生气得胡子都吹起来偏偏还说不过他,两眼一抹黑背过气去差点就嗝屁了。

和同窗打架,打不过就踹裆,铆足了劲要把人家蛋蛋给踢下来。

谢柏舟礼数上没得差错,事后着人去登门赔礼道歉,医药费全包还送不少珍贵玩意儿,把人家唬得一愣一愣的哪敢真和侯爷过不去。

x路深深的谢柏舟却拿谢采兰毫无办法,那些手段对上谢采兰委屈吧啦的模样便统统作废了,顶多不痛不痒呵斥几句,叮嘱什么“收敛脾性莫生事端”。

下人也已见怪不怪,毕竟谢采兰有次染了风寒,嫌药太苦偷偷倒进花盆里,把谢柏舟最珍爱的一盆翡翠兰腌得半死最后都没受罚,受宠程度可见一斑。

其实那次还是罚了的。

谢柏舟性子清冷不爱有下人来回走动,到了夜里更是不让侍女守夜。

那晚夜深人静,谢柏舟想起自己那盆翡翠兰就来气,抄了谢采兰身子垫在自己腿上,扒了亵裤对着臀x就是一阵拍打。

“你要是再惹是生非,我便撵你去梅庄别苑,以后别给我回来了。”

谢采兰十七了头一次被谢柏舟上手管教,还是如此私密的xx,顿时又羞又气,心里还隐隐有一丝期待。

——期待谢柏舟发现他的秘密。

他体质怪异,性器和菊x之间居然开了条细缝,两片柔嫩的xx护着一口小小的d,时不时还会流水。

懂事后他就明白了,他那丞相死鬼爹哪是嫌他生辰八字克人,分明就是嫌弃他畸形的身子。

他有些害怕又期待被谢柏舟发现,想看看那么疼爱他的谢柏舟会不会嫌恶他。

说不定不仅不会嫌弃,还会惊喜地探看他的xx,伸出两指搅上一搅。

这样的梦从谢采兰十五岁第一次遗精开始就时常盘旋在他的心头。

谢采兰知道自己是喜欢上谢柏舟了。

可惜谢柏舟专心地打着xx,根本没留意到臀缝底下有个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花x正汩汩流着水。

谢柏舟本想随便打几下泄愤也算给谢采兰个教训,谁知那臀x异常的绵软,白嫩得稍一用劲就留下通红的巴掌印。

红白分明的景象刺激了谢柏舟心底的x虐欲,眼眶也被激得发红,下手也越发没了控制。手掌狠狠地拍打在臀x上,饱满弹滑的臀x被打得一颤一颤,不多久整个臀x都布满了红痕。

“呜呜好痛!哥哥我错了、哥哥别打了呜呜采兰知错了、求求你别打了!”

魔怔了的谢柏舟被谢采兰的哭喊给惊醒了,慌忙罢了手。

细嫩的臀x已经被打得高高肿起,谢采兰呜呜地哭着,好不伤心。

谢柏舟悔不当初,说尽了好话哄得谢采兰止住了眼泪,又亲自拿了药膏为他上药。

其实谢柏舟本想让侍女给谢采兰上药的,毕竟他不想再似之前那样,对着自己养大的弟弟的臀x发痴。

可一想到谢采兰的xx会被别人看了去心里就莫名地不舒服,只好自己咬着牙给那可怜的臀x抹上一层x白色的药膏。

偏生谢采兰还耍起小性子,非要谢柏舟给他揉一揉臀瓣。

揉了还不满足,叫嚷着还要吹一吹,看谢柏舟不动作就撇撇嘴挤下几滴眼泪,惹得谢柏舟赶紧顺从地凑近吹了吹臀x。

之后谢柏舟又给私塾告了假,每x好吃好喝伺候着谢采兰,饭菜都是端到床上。

谢采兰趴在床上不好动作,谢柏舟便不顾形象地蹲在床前,一口一口喂着。

丫鬟们私下里都笑话谢柏舟,哪里像个侯爷,倒像个惧内的妻奴。

然而谢柏舟心里仍认为自己只不过是个占有欲强了点的哥哥,与谢采兰也只是手足之情罢了。

想起对着谢采兰臀x魔怔的自己就是一阵自责,定是常年独身寂寞狠了才轻易地生了魔障。

还是找个人陪吧,起码不会再折磨谢采兰了。

他今年二十四,也该成家了。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