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比目》by晓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L深海比目
深海比目
晓之
禁忌 / 甜宠 🍭
完结

详细文案
四年前,兄叫他报读自己在职的大学,他报了隔壁的;

四年后,兄叫他进入自己开设的公司,他去了隔壁的;

两次都与兄背道而驰,因为……

1 – (一)
易舷瓒拍完毕业照就要告别生活四年的大学校园。摄影师调好镜头,喊“茄子”,同学们齐齐扬起甜美的笑容。“咔嚓”一声,记录了这瞬间。x后每当翻开纪念册,毕业照上的你便是同学们对你仅存的印象,尤其是那些跟你来往甚少的同学。他们或许要翻到背面对著名字看,才会记起谁是谁。因而,在这瞬间展露最美一面可以说是给自己做形象宣传。
而易舷瓒在“咔嚓”那一下苦着脸,或将成了同学们的x后对他的深刻印象。不过,站在靠边位置的他或许不会成了同学们想当年的物件,甚至对上名字后,会说,“哦?原来我跟他曾经一起走过青春岁月啊!”
摄影师喊“茄子”时,清晨时做的噩梦依然在易舷瓒脑海中挥之不去。
天蒙蒙光,宿舍里熟睡如猪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密实的窗帘把外面的光线隔绝。就在大刀劈向鼻梁之际,易舷瓒猛地睁开眼,从上铺弹起,额角冒出如珠般的汗,急速的心跳比五个室友的呼噜声还要响。床位靠近窗门,他稍稍撩起厚实的窗帘缝,透进微弱的光线,但有点儿刺眼。
易舷瓒喘了一口气,把窗帘拉实。但再躺下时,他已经睡意全无,盯着白色天花板,就觉得那人目露凶光从天花板而降,举着大刀朝他迎面砍下来。他用衣袖擦了擦额边的冷汗,闭上眼。
噩梦中朝易舷瓒挥刀的男人正是他的堂兄易舻焌。
易舷瓒对易舻焌的评价只有一个字——伪!
易舻焌极会讨好家中长辈,过时过节送上的盛礼总能截中长辈们的心思;一脸和善,即便对方言中带刺,他也笑着应对。但他那种皮笑x不笑,内里带着讽刺、轻蔑的笑容,易舷瓒就极其厌恶。而在长辈们眼中,这样是好脾气,有风度,知书懂礼……把认识的所有褒义词都用在易舻焌身上。
不过,也不能怪惯于看表面的长辈们,易舻焌的暗面或许只有易舷瓒有幸见过。冷冽的眸光盯得令人颤栗,几乎要将人生吞活剥,若然不识时务一声“不”,那就要有后果自负的心理准备。易舷瓒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就领略过。
当时他抓破头皮也想不通,自己报志愿关易舻焌什么事呢?即便他是大伯的儿子,但跟他来往甚少,除了中秋、新年聚在一起吃饭,平时零接触,对于易舻焌的新动向,也是从长辈们口中得知的……然而,在他填报志愿的前,长辈们口中贵人事忙的易舻焌居然出现在他家中。他爸易杬与他妈莫芍蓓还在厂里上班。
“你怎么进来的?”易舷瓒觉得这么问其实是多余的,只是出于习惯就问了。
“你妈给我钥匙的。”易舻焌把手中的钥匙放在桌面上。
果然啊!长辈们都把他当作神明供奉了,就算他说茅坑的屎是香的,长辈们都会点头呼应“是是是”,还会加以描述,以表达自己对他的认同。
尤其是文化水平不那么高的易爸易妈,简直把这个英俊倜傥,学识渊博的侄子作为指路明灯,易舷瓒中考、高考都特意叫他帮自己儿子划考试重点,但都被易舷瓒拒绝。之后易舷瓒就跟家里吵架。
他家吵架,十有八九都是因为易舻焌。因为他只比易舷瓒大五年,却事事了得,成绩优异,现在更是名牌大学里的年轻人气讲师。易妈总喜欢拿他跟自己儿子对比。每次家庭聚会上,易舻焌讲的每一句,易杬跟莫芍蓓都当成金句,记得清楚,回来后重播无数次给儿子听。其实,易舻焌不过是有问必答,带着微笑回答,没有人在意他的笑容藏着什么,但就是觉得他为人和善。
“他怎样,关我屁事啊!他说吃屎能变富,你们怎么不去吃?”易舷瓒每次都因为他爸妈说易舻焌怎样的好,他说了什么,要他学怎样做,而暴跳如雷。易舷瓒觉得他们家的每次吵架,导火索都是此人,因而对他没有半分好感。
易舷瓒板着脸倒了杯水给他,转身回房。即便他料到易舻焌来他家的目的——给他报考自愿一些意见。但我报读哪儿,读什么专业是我的事,我又不用你给我交学费。既然我妈叫你来,你来了就坐呗,不喜欢就走。给你倒水已经算是最好的接待了。
正要关上房门,却被一道外力阻住。易舷瓒抬头便是对上一道不带温度的深邃目光,他松开握住门把上的手,双手叉住腰,挡在门口,并没有让易舻焌进入自己的房间的意思。
他吐了口气,像跟部下说话,“我妈叫你来看我报志愿吧?你直接把你想说的吧。”
不过,易舻焌一言不发,注视着易舷瓒。他那双黑得发亮的星目如两颗神秘色彩的宝石,在光线阴暗处发出的光芒牵动着人的好奇心,同时又令人感觉丝丝危险。同时易舻焌逐渐x近易舷瓒,犹如密室机关墙,若你不慎启动了机关,就要将入侵者x入绝境。易舷瓒被盯得不自在,不断往后退。退无可退,贴到墙壁上,他投降了。
“都听你的!”
光速变脸!易舻焌动了动两瓣薄唇,现出一个小弧度,让易舷瓒看得发毛。
易舻焌扫视了凌乱的房间一圈,拾起旋转椅上皱成团的衣服,往床上扔去,然后坐了下来。
“报E大!今年新设了几个专业,你可以选从那里选,分数线相对较低些。”他的语气温和,但带着不容别人反对的命令。
E大便是易舻焌在职任教的名校。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就是想管住我吗?我妈拜托你啊?
易舷瓒以笑应对,“嗯,我知道。”笑得多虚伪,只要稍有留神都会注意到。但易舻焌却被这抹单纯,如冬x暖阳的笑容迷住了,久久注视着,像把它录入脑海中。他看的是眼前的笑容还是透过眼前的去丰富记忆呢?只有他自己明了。
易舻焌站起来,擦过他身边时,揉了揉易舷瓒的头发,温声道:“我在E大等你。”
行啊!
我在E大旁边的R大上学,到时你在E大的大门口等呗!
易舷瓒接到R大通知书时,开心得几乎想象选美冠军一样绕场一周,多谢诸位。
而易舻焌得此消息,拿着水果篮上门祝贺,易妈万分感激他为自己儿子指路,还说,“虽然考不上你的学校,有些可惜,不过,靠在附近以后要你多些照顾。”
易舻焌笑着回答,“一定,一定。”然而,只有易舷瓒看到他那双好看的星目中闪出因捉到手的猎物挣脱而愤怒的凶光。
而这道如老鹰因猎物逃脱而闪出的怒光一直出现在易舷瓒的梦中。每次,那人瞋目欲裂举起大刀向他迎面快要劈下去时,他都惊醒,冒出一额冷汗。
整整四年了,这个梦犹如阴魂,不散。

夏x炎阳高照,热气不仅从地面渗上,还从风里透出,把人的水分挤出一层又一层。易舷瓒的白色T桖浸在汗水中变透了,贴在身上。幸而,印在前面憨憨的黑熊大头图案如伞,把汗水隔住,免于让他结实的x肌也一并现形。
拉着行李箱走出满载笑语与青春烦恼的大学校园,易舷瓒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手机。
哦?原来召唤的车到了!
他看见停在校门对面的一辆银灰色宝马的车牌跟手机订单上的一模一样,怔住了。
司机摁下车窗,朝他微笑。
这抹笑容让他发毛。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