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谙》by荞麦面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不谙
我只怕师兄的抚仙合籍帖上写的人不是我。
荞麦面面
发表于3个月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xL – 长篇 – 完结
青梅竹马 – 暗恋 – 架空世界 – 玄幻

朝暮山派大师兄和二师兄的双向暗恋
对外清冷对师弟不自觉温柔的师兄X对外可靠对师兄不自觉撒娇的师弟
相对可爱的先开窍,长得高的先动手
佛系修仙背景,边走剧情边想办法谈恋爱
谌临X江霁朝

睹物思人

春末的天气乍暖还寒,一场淅沥的雨过后,葱翠山间逸出些许雾气,回环曲绕,漉漉濛濛。江霁朝从山顶出发,踏着犹带雨水的枝叶抄近路一口气掠到半山腰,立在一棵高大楠木的树冠上手搭凉棚,c略地扫视一遍眼前这片林地,发现早没了那只聒噪蓝鹊精的踪影,不由得微微撇了撇嘴。
晨起时xx束起的发丝被飞掠时带起的风吹乱,三根两缕地垂在江霁朝秀挺眉间。他将发带拆开,以指为梳三两下重新束好,略一思忖后点足向着叠逻道而去。
叠逻道是朝暮山于半山修筑的宽阔山道,主g直通山顶,旁有侧道分别通往弟子房、课室等。叠逻道以下直到山脚均设有护山阵法,闲杂人等根本无从上山,只有持朝暮山信物或通晓护山阵法之人可自由来去。此刻卯时已过半,山道上三两成群地走着些年轻弟子,清一色的荼白弟子服,领口袖口滚着竹青色的边,正是去上早课的外门弟子。
江霁朝悠悠落在叠逻道中段,不再运功踏风,只沿石阶缓缓向上步行。
“江、江师兄早!”
途中偶有认得他的弟子惊讶地与他招呼。诸位真人座下的亲传弟子皆随师尊居于朝暮山各峰,不知这位玄知真人座下首徒为何大清早的出现在上山路上。
江霁朝一一应了,脚下不停,略领先早课弟子们到了课室门口,一探身果然见到了今x授课的三师弟应忱。应忱师从主司各类典籍的玄音真人,早些年便开始接手文书阁事务,时不时也会来给这些外门弟子授课讲学。
应忱身量与江霁朝相仿,眉目疏朗不苟言笑,出人意料地并无很多常年与典籍打交道的书卷气,倒像是个清冷的剑修。他见了江霁朝也不惊讶,略一点头:“早。”
江霁朝笑眯眯:“应师弟早。”
应忱见他这笑容总觉没什么好事,此时零星有弟子落座,好奇的目光在两人间逡巡不去,他不能直接赶人,只好开口:“师兄起早来这半山,找我有事?”
“不,我遛鸟。”
应忱:“……”
“鸟溜一半跑了,我顺路来问问你最近又给这傻鸟新进了什么话本。”
“咳……兰翎的话本子,一向都是言霜师妹采买上山的,师兄不妨寻她问问吧,她今x在文书阁当值。”
“多谢师弟。”江霁朝扬了扬眉,转身欲走。
“…师兄!”应忱似是有些犹豫,最终又没忍住,“午后大师兄便该到了,掌门命你我下山去迎的。”
“放心吧,忘不了。”江霁朝头也不回,只摆了摆手,“山门见。”
江霁朝从位于孟章峰的文书阁言霜处拎了最新的话本单子,途经执明峰下演武场,剑修弟子们正在习剑,江霁朝不由驻足。
朝暮山剑法清决涤荡,不以招式繁复论高低,更讲求剑法与驭剑者心境合一,认为如此方能将剑意发挥到极致。此时弟子们只是将最基础的剑式一板一眼使出,并未灌注灵力,江霁朝却望得有些出神。他眼前似乎浮现一人出剑的灵动身影,还有那人或托或握着他的手,一招一式教他朝暮剑法,耳边时不时拂过轻声解说带来的吐息,江霁朝心头微痒。
前排几名执明峰弟子见他来,热情上前招呼他喂招陪练。仿佛为了抑止心头那点痒意,江霁朝接剑出招,使出了朝暮剑法第一式,朝生暮死。
“霁儿看好了,这第一式叫作朝生暮死。”
“师兄,这剑招名字好不吉利。”
“是么?师尊说朝生暮即死,可明朝又复生,朝暮反复,代代无穷,正是朝暮剑法最浅一层的剑境。”
清泠低沉的嗓音犹在耳边,江霁朝抬剑转身横扫,眼见剑气势头已尽,忽而他翻手剑尖向下,腰身转过一个灵巧的弧度,同时将丁点灵力注入这转势后的一剑,掀起尘土一片,引起执明峰众弟子的纷纷叫好。
“江师兄,说好的陪练呢,可不能光顾着自己出风头啊。”方才最先招呼他的一名弟子笑着开口,话音未落已抬剑攻了过来。
“好个陆蘩竟然偷袭!”
江霁朝嘴上这么说着,面上却并无意外之色,坦然接了他这剑,你来我往地过了十几招。两人错身的间隙另有一人闪身介入,先是出声止住了江霁朝的剑势,几乎同时出剑格挡了陆蘩来不及收回的一剑。
“哥!”
“好了阿蘩,江师兄清早出门,想是还有要事。”
只见此人容貌竟与陆蘩一模一样,一看便知是双生子。都是清瘦挺拔的少年人身形,兄长陆疏人如其名淡然疏离,孪生弟弟陆蘩却是活泼开朗,两人性格截然不同。
“还是陆疏乖。”江霁朝笑着一点陆蘩,“也别愁没人喂招了,你们大师兄午后便归,往后还怕没人教你们剑法么,可比在这儿跟我瞎打滚靠谱得多。”
“什么?”
“真的吗!谌师兄终于要回来了,太好啦!”
江霁朝掸掸袖子,“可不是要事么。等着啊,等我把你们宝贝大师兄给接回来。”

江霁朝:等我把我的宝贝大师兄给接回来。

师尊与鸟

待回转到陵光峰——师尊玄知的山头时,x头已渐高,江霁朝去师尊的明镜台请了个早,毫不意外看见自己清早追击的傻鸟兰翎正在檐下廊柱旁边梳理羽毛边打瞌睡。
江霁朝收起声息缓缓靠近,倚上那根廊柱的同时幽幽出声:“兰兰啊……”
“叽啾——!”
一声大叫后这只红嘴的蓝鹊精口吐人言,“姓江的小子你要吓死我啊!”
江霁朝抬头,鼻子里“哼”了声,两根手指夹着那话本单子在他眼前晃了晃,“下次再大清早钻我窗缝,可别怪我把它塞进灶膛里去。”
玄知真人端坐庭中,正捧着杯茶徐徐吹着,看这一人一鸟较劲,笑得牙不见眼。玄知是朝暮山四真人中唯一的女修,掌门玄和的师妹,玄音和玄明的师姐,姓沈单名一个纾字。
鹊精兰翎,雄性,是玄知真人早年在山下随手捡的,本以为是只麻雀,谁知长开后蓝背红嘴,还怪好看的,叫声也好听,养着养着倒被朝暮山灵气滋养着开了神智成了精,玄知一高兴又给起了名儿。平x里无人时还好,一旦有人接茬,这鹊精必是要跟着扯上几句的。玄知收江霁朝为徒之后,他更是尤其喜欢逗这初来时才只能抱住大人腿那么点儿大的小徒弟。
且兰翎除了唠嗑这一爱好,最爱的就是看凡俗集市上卖的话本子。文书阁原本着博览而知世的原则,也会采买些游记杂记的,经玄音玄知首肯后,便三不五时添几本话本戏折,可见此鸟深得爱宠了。
但于江霁朝而言,兰翎作为一只仙山孕育出的鹊精,不思修炼也就罢了,时常拿话本里的戏文来逗他,这就很令人头疼。尤其是现在的江霁朝心里头正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而惴惴着,好容易起了个早准备迎师兄回山而收拾的心情,却被兰翎给搅了个彻底。
两个时辰前,江霁朝洗漱完毕,正准备像往x一般将头发大致拢一拢便束起,忽然好像想起什么,松开了已握成一把的头发,拿起梳子将睡乱的发尾梳通之后,从鬓边开始梳髻。正手忙脚乱的时候,兰翎扑棱棱落在了窗沿,懒懒开口:“起得好早,怎么,要开始勤学了?”
“我一向勤学早起,倒是你,平常这个点整个陵光峰只有你还在睡。”
“其实我一夜没睡。昨晚睡前选的话本太过精彩,一不小心就看到了天亮,到现在还在情节里没缓过来呢。”
“你倒快活。”江霁朝随口回道,手上动作不停。
“咦……你平x里光梳个马尾,怎么今x束起发髻来了?”
“唔……”
江霁朝嘴里叼着根月白的发带,不欲在这时讲话。
“我想起来了,今天隔壁山头那个小子要回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蓝毛的鸟儿在窗边摇头晃脑,语气十分像市井里论各家长短的妇人。
“……”
江霁朝拈住了发带的另一端,眼看胜利在望。
“霁儿的谌郎君要回来啦!霁儿思嫁啦!”
“……!”
江霁朝手一抖彻底破功,胡乱扎起碎发就朝窗子扑了过去,几声叽喳和喝声过后,院子里恢复了安静,只见一人一鸟往山下飞掠而去。
思及此处,江霁朝将书单往兰翎面前一拍,解了上头的芥子法术,书单上所列五六册话本便出现在兰翎面前——文书阁藏书借出时均需借书人在一式两份书单上施以芥子法术,便于文书阁管理也方便弟子们携带。换言之,未习芥子法术的初学弟子是没法上文书阁借书的。
兰翎瞧着那封皮上的什么《双姝传》、《绮罗恨》、《寻香》,眼都直了,蹦蹦跳跳地拿爪子去拨江霁朝的手,江霁朝可不让他得逞,须臾便将芥子法术复原,单子收进袖中转身离开。
“给看不给吃,愁煞我也!回来,快回来!小妖精,霁儿真是个小妖精!”
“哈哈哈哈!”
玄知真人沈纾终于忍不住洒了茶笑出声。修仙之人寿数悠长,沈纾结丹后便将容貌维持在凡世女子的花信之年。褪去少女青涩,再加上修仙之人特有的脱俗气质,沈纾总体上是个特别知性的端庄女子,爱宠和爱徒吵架时除外。兰翎一抬杠就会搬出话本子里的腔调,每每能逗得她开怀。
沈纾忙摆摆手,对走到门边的江霁朝道:“快去吧,回头兰翎再啄你xx,谌临回山头一件事就是替你拔他的毛!”
竟又提这陈年旧事!
江霁朝跨出门槛时踉跄了一步,又不好跟师尊置气,只得在兰翎聒噪的“小妖精!打xx!”声中仓惶离去,心中愤然。

兰兰,绝世好鸟。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