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乱世》by坤臻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太平乱世(abobdsm,剧情为主,车为辅,美强惨受,伪探案悬疑,警察x杀人犯) by坤臻(我不接受拒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悬疑 / 腹黑受
温柔警察S攻 x 腹黑凶徒m受。

郑百威偶遇安东尼,路边捡来的omega,竟然是个发情期的凶杀犯?两个人将何去何从?
abo+bdsm,伪悬疑探案,xE。

这是《业火》的正文,《业火》本身是本文的前传。两篇文,受相同,而攻不同。

调教x为故事剧情服务。剧情和x的比例大约5比1。这文不算海棠体,我猜喜欢的人不会多,但我自己很喜欢。喜欢到非要给安东尼写前传的程度。

前言
 abo 本文设定说明
伪刑侦向、bdsm相关、血腥暴力

abo世界观选择:
标记:本文设定没有永久标记的说法,alpha对自己的omega需要周期性进行标记来宣示所有权,中断标记行为,则失去效力。omega不能标记alpha。

发情期:omega有周期性发情期,非发情期依旧会受到alpha信息素影响。alpha没有发情期,但会受omega信息素影响。

生育:女性beta和任何性别omega均可生育。女性beta能生出全部性别,但alpha和omega的比例非常小。omega只能生出alpha和omega。

社会现状:alpha的社会阶层相对最高;beta是平民阶层;omega分布在高阶层alpha家庭与平民beta家庭里。因为出生比例低和身体条件差、夭折率高,omega数量非常少。而alpha家庭为了提高生育出alpha的几率,尽可能的在瓜分现有的omega。

攻:百威龙(Loong xudweiser),家里有矿,偏要自己出来当兵当警察的二爷。
受:安东尼(Antonio Khabkin),家里也有矿,偏要自己出来杀人放火的老幺。

文案:
警察抓坏人,坏人死得快?午夜屠夫还是黑暗骑士?警察和凶手搞调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让二把刀作者试试能不能说得清楚。
悬疑推理,你猜出真相了吗?

正文
 1 虐杀。安东尼是个冷血受?
午夜时分,天气不错,车子开出被灯光污染的市区,就能清晰看到天上的星辰。离开了高速,安东尼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呼啸的风让车内产生空气被压缩的震动,让人耳膜十分不舒服。

“为什么要开窗?”高波正在开车,低头看了一眼趴在他腿间的后脑勺。

安东尼吐出嘴里的xx,低喘着说:“你的信息素太浓了…..让我难受…..”

高波也闻到安东尼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了,不是很浓却很勾人,很明显还没有到发情期,只是有些先兆。他两周前在慈善宴会上第一次见到这个漂亮男人就多看好几眼了,得知那竟然是Khabkin家的小公子就更觉得中意。他经手过无数漂亮的男孩、女孩,根本不怎么稀罕,最近十年他甚至都懒得多看那些小小的货物。只有这种既漂亮又高贵的美人,才是他真正的喜好。所以安东尼答应他一起出海的时候,他就抱了志在必得的想法。

此刻,这金贵的美人臣服在他胯下吞吐着他的性器,简直让他欣喜若狂。高波叹息了一声,问:“还有多远?你怎么住这么偏?”

安东尼直起身体看着高波,他嘴角挂着透明的体液,玻璃珠一样的大眼睛里弥漫着欲望,“你堵在厕所里用信息素诱惑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我不可能随便找个地方就跟你做。”安东尼的声音里带着焦急和些许责怪,“你绝对不能标记我……不然父亲会大发雷霆的……”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也不能说出去!不然他找你麻烦,我也没办法。”说完,他就抱住高波亲了上去。

Khabkin家是x国资深的老钱家族,可不是那些热爱抛头露面博版面的暴发户。安东尼作为出身极好的omega则是这一两年才偶尔出现在私人活动上的高岭之花,表现得如此小心翼翼十分正常,毕竟未来的家族联姻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而高波只是那场慈善宴会后私密助兴活动的合作方之一,严格来说就是个服务商,他是没资格碰安东尼的。但偶然的单独相处得到了后续一连串的回应,高波觉得意外又惊喜。他当然不可能完全拥有安东尼,他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贵公子找刺激的野路子,只要想象一下高高在上的安东尼将在他身下哭泣呻吟,他就已经乐得要发疯了,所以才会如此大胆的撤掉手下独自跟着安东尼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安东尼缠着高波亲个不停,吻技相当高明,弄得高波心猿意马,不得不把车停到了路肩上。安东尼看见高波停了车,就解开安全带跨坐到高波身上,“你的信息素太烈了,我受不了了,就这吧。”说完他就伸手关掉车灯,一边接吻一边窸窸窣窣脱高波的衣服。

高波一向对自己的信息素很有自信,听到这句话得意的笑了一声,就配合着把衣服脱掉了。安东尼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但半天也没脱掉,说:“扣子卡住了,你帮我脱。”

“你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高波觉得这是情趣,就伸出双手去解安东尼的扣子,但他话没说完就觉得脖子上一痛,等意识到这是被注s器扎到时,人已经快没有意识了。

安东尼收好注s器,坐回副驾驶,他气息有些不稳,掏出口袋里的药瓶打算再补一点抑制剂,“啧,最后一片……”他抱怨了一声。

他的激素水平一直不太稳定,长时间跟一个野蛮的alpha共处在小空间里实在太消耗了,在药效顶不住之前,他得速战速决。药吃下去,安东尼的神色恢复了冷静,眼神里的燥热散了个g净。

高波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在原来的车里了。他光裸着和一排刚杀好的生猪吊挂在一起,黑暗里能听见冷气口x出冷风的嘶嘶声。“x!安东尼!”高波愤怒的吼叫,但实际上动静并不特别大。

一盏昏暗的顶灯忽然亮了,安东尼的身影出现在角落里。他裹着厚厚的棉衣斜靠着,之前还妩媚非常的脸上挂着霜雪一样的冷酷,“你醒得太慢了,我都要等不及了。”

“你要g什么!你不愿意,也没必要搞成这样!”高波觉得自己是被安东尼耍了,十分愤怒。

安东尼走近了一些,冷漠的看着高波睫毛上挂着的白霜,问:“你觉得我是拿你找乐子?”他说完他脱掉棉衣,露出里面穿着密封塑胶服,打量了自己几秒,吐槽道:“这身衣服真难看,要不是我一会儿急着回去,真是一点也不想穿……”说着他抬起头问:“你有没有觉得很眼熟?”

高波愣了一下,这身蹭上了猪血的橘色塑胶服确实有点眼熟,但他记不清了。他只是开始害怕起来,因为安东尼那对玻璃珠一样的漂亮眼睛不再染着情欲,却闪烁着异样的呆滞和疯狂。他见过几个大客户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他出售的小孩,也记得其中两个小孩血x模糊的下场。这让他感到了恐惧。

安东尼从小桌上拿起一个注s器,里面灌满了蓝色的药剂。“我想知道做这个药剂的人是谁。”

高波看到蓝色药剂的瞬间他就知道那什么了,他并不想说,于是试着想摸一摸被捆住的手腕,好知道有没有机会逃走。但他几乎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反而让自己微微晃动了起来。他猜测自己大概是被半悬在空中,但既感觉不到吊起来时肩膀的疼痛,也并不觉得特别冷,说明之前被注s的药物还没有失效,这让他很绝望。

安东尼见他没动静,就笑了一下,把锋利尖锐的针头对准了高波的眼球,几毫米的距离,让高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告诉我,我就不再对你动手了。不然,你的眼球就要漏了。”安东尼并没有露出什么凶狠的表情,语气好像在谈生意,仿佛只是要得到一个中意的古董瓷瓶,而不是要弄瞎别人的眼睛,“我数到三,说不说随便你,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一…….二……”

“陆…..陆离!是陆离!”高波太了解这些有钱有势的疯子了,钱不如命重要,他终于妥协了,“你自己去找他,他不会承认的,我带你去!这条财路我让给你!”

“陆离…..这么有头有脸的教授呢…..”安东尼换了个注s器,“好吧,我给你一针缓释剂,你很快就能恢复知觉了,我也该准备回去了。”说完他就把针头扎进了高波的脖子,然后敲了敲高波身后的墙壁。

冷气的嘶嘶声立刻停了下来,外面传来金属锁被打开的声音。高波松了一口气,他也急着回去报个信,陆离被暴露的事情,牵涉的利益太大了,得尽快找个够资格的人来接触安东尼,多一个合伙人也不是不可以。

大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一条缝隙,外面投进一丝曙光将至的青色,竟然已经过了一夜。高波转动终于有了些知觉的脖子看了看,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什么仓库里,而是在一个冷冻车巨大的车箱里。外面的热气涌了进来,很快车箱里就不再寒冷刺骨,高波的肩膀开始隐隐撕裂疼痛起来,于是挣扎着说:“我已经告诉你了,把我放下来吧!”

安东尼走到门口对外面很随意的说:“清理完就把车沉掉,上次的错误不能再犯了,要扣薪水的哦。”

高波听完就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危险了,安东尼毕竟是个贵公子,虽然手段很有他们R国黑手党的味道,可言谈间却没有多少杀人越货的狠厉,他给安东尼定性,就是个无聊到找刺激的富家子。

他以为他马上就可以走了,但恢复知觉并没有带来能控制身体的自由,反而令他的呼吸都困难了起来,浑身爬满了难以描述的刺痛,“放我下来…..太疼了…..”他忍不住哀求道。

“啊,我把你给忘了,不好意思。”安东尼面无表情的表达了一声歉意,伸手去按门边的按钮。

高波忽然失去了支撑,就掉了下去,他挣扎着想站稳,却一下矮矮的坐到了地上。手臂从头顶落下来的时候,高波觉得自己有点眼花,微弱的灯光下,他好像看见了两条形状诡异的东西从眼前滑过,等低头一看,他就尖叫了起来。

他的小臂和手已经只剩下一些带着碎x的骨骼,而他之所以没法站立,是因为他的两条腿也已经没有了整块的肌x!他无法相信这是他的身体,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活人的身体!

安东尼走进了一些,低头看着高波,“局部急冻。”他解释了一句,“切冻x跟锯木头似的,真是没什么意思。好可惜,我没时间慢慢欣赏你解冻的过程了。”他眨了眨眼睛,“你真是太吵了,我会记得下次这么玩的时候,先处理一下声带。”

随着温度升高,高波的血开始从残肢的伤口里汩汩流出,他的叫声都微弱了下去,无力的靠在车箱上,惊恐又绝望的看着安东尼。

安东尼厌恶的往后退了退,“真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喜欢折磨人呢?一点都不好玩。也许是我的方法不对?”他是疯狂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悲悯与共情,他又是冷静的,眼神里没有嗜血的狂热和兴奋,似乎只是在认真的思考哪里可以做的更好一些,“大动脉解冻了,你没有时间了。”说完,他就转身推开门跳出了车箱。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