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茉莉》by千帆过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G小茉莉(骨科x)
千帆过尽
现代 / 禁忌 / 🚗
完结

详细文案
“侵占我,用你的脣;
审问我,用你的眼,
如果你愿意,
就让我驾船一样驶过你的名字, 让我在那儿休息。”

1 – 楔子
病床上的人合著眼,微弱地呼吸,手上挂着点滴,旁边监护仪不停地闪烁。

最近,她的治疗变得更激烈、更频繁。

一次次的采血、检查、化疗让她头发掉了大半,蜡x的的脸上,平x竭力掩藏的细纹,晒斑,一下子全都出来了。

完全看不出,她其实只有三十几岁。

郝嘉带来的饺子,床上人看都没看一眼,便推到一边。

她的手指和脚趾神经质地抽搐着,痛苦地蜷缩在床上,喉咙里发出呼噜的痰鸣声。

郝嘉见她疼得难受,上前想要帮她翻身,然而刚凑过去,就被她一脚蹬开,她用胳膊肘支着床,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她……眼神里空d又陌生。

她现在不认识她了。

神志不清是癌症患者命不久矣的征兆。

医生自然不会把这么残酷的现实告诉一个七岁的孩子。

但本能的,那个时候的郝嘉,就是意识到了——病床上的人,可能没办法再好起来了。

“我妈妈是不是要走了?”她问身边的人。

旁边的人没有出声,只用力握紧了她的手。

沉默,有时候也是一种答案。

她即将失去她的母亲。

失去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和庇佑。

寒意掠过背脊,泪水忍不住从她眼眶xx。

她咬住自己的下脣,竭力让自己不发出声响;可身边的人还是从她抖动的肩头发现了端倪,转身轻轻地把她搂入他怀中,让她的头紧靠着他的肩膀。

“别怕,我在这里。” 他把她卷曲的拳头伸向他的x口,轻拍她的背脊,柔声地安慰。

…………

那是郝嘉第一次被郝振抱。

他的x膛很温暖,她擡头看他。

大她四岁的少年用手揩去她脸颊上的泪条:“我答应过你妈妈,我会照顾好你的。”

此后十余年,他一直履行承诺。

他迁就她,保护她,把她纵得像个娇贵的公主。

但他从来不是她忠诚的骑士。

她只占据了他生命中的一小部分。

年岁渐大,当她逐渐懂得他人投向他目光里的那些爱慕,暧昧。

她感到属于她的东西被觊觎。

嫉妒,不满,酸涩…… 占有欲混合着别的复杂的东西,像藤蔓一样冲破她的x口,扼住了她的喉咙。

2 – 抵达
这个夏天,长江以南一带格外多雨。

郝嘉抵达S市时,已经是傍晚。

原本两个小时的航程,因为天气造成的航班延误,足足花了她一个下午。

机舱播报提示S市小雨,室外温度只有27摄氏度,提醒畏寒旅客可以适当加件外x。郝嘉完全没有在意播报说了些什么,在手机设置里关闭了飞行模式,便给郝振发去消息:我到了。

她现在有点紧张;不是折磨人的那种紧张,而是愉快的紧张。

一想到即将见到郝振;她x腔前部肋骨底下便彷彿有团热乎乎的气体在往外挤压;像香槟一样浮躁地不住冒着汽泡。

噗、噗,一声声轻微又愉悦的响动,让她完全忽视了外界的声响。

她为这次行程精心打扮了自己。

就像她身上这条裙子,看上去只是一条平平无奇的小白裙,恰到好处的裁剪却暗藏心机。

尚未完全停止发育的两个x房被裙子紧身衬褡撑得隆然,腰肢在修身的布料下,显得盈盈一握,尽管略微蓬松的裙襬遮住了她的大腿,她白净的小腿和玲珑的双足一样令人遐想。

妆容、头发、指甲……

她用掏出包里的小化妆镜一一检查确认后,又起身理了理自己久坐的裙襬,这才道谢着接过空姐帮她取下的行李,准备下机。

她是怀着目的来的。

她的行李箱里还有好多裙子,更性感,更修身。

她拎着行李从飞机上下来,一路往到达大厅而去。

人群中,郝振就在那里。

挺拔的颈项,平缓宽阔的肩,高挺结实的躯g……

他穿一身裁剪得体的西装,浓郁的黑色,领口露出白色的衬衣,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又g净;就那么站在那里扫视着出来的人群,挺直的鼻梁与下颌连成了弧度完美的线条,引得路过的男女不时侧头看他。

郝嘉不止一次听她的朋友、同学说郝振有多帅。

甚至在郝嘉还不能完全理解什么叫“禁欲系”之前,她的朋友这样形容过他。

他有磁性低沉的嗓音,有漂亮的鼻子和冰冷的嘴角,对任何人都保持着安全的疏离感,浑身散发着冷静和距离。

简直偶像剧的标配霸总,朋友如是形容,并多次央求让她把他介绍给她认识。

但每次,郝嘉只是笑,然后都找理由推拒了。

“哥——”

冲着人群里的郝振喊了一声,郝嘉拎着行李箱朝郝振而去。

郝振看到她时明显愣了一瞬,然后紧绷的下巴微微放松,勾起一个浅淡温和的笑。

都说女孩的长大几乎就在一瞬间。

远看时,郝振没觉得;等她到了他跟前,他才发现,不过两年没见,她就出落得这般亭亭玉立了。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她时,她假小子的形象。

那年天气闷热,大概也是在七月这样的时候,父亲领回一个孩子,据说是他妹妹。

那年他十一岁,郝嘉七岁。

她留着乱蓬蓬的短发,穿着中性T恤和短裤,她没张口之前,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性别。

“你以后就住这里了。”郝毅如是交代了一句,因为还有别的事,又匆忙的走了。

郝嘉像个拘谨的客人,侷促地站在客厅中,新奇又不安地打量着广阔的屋子。

他从二楼下去,同她打招呼:“你就是嘉嘉?你好,我是郝振,你哥哥。”

许是他当时表情不够友好。

郝嘉擡头看她,哥哥两个字在喉头咕噜了半天,还是没能叫出来,只低头“哦”了一声。

“开始留长发了?”郝振接过郝嘉的行李箱,认真地打量着她。

“好看吗?”郝嘉眨眼

实际上,她不止留了长发,还做了造型,染了颜色——茶褐;不过用郝振直男的眼光来看,大概是看不出的。

她展示一般用手轻轻拢了拢头发,事先在耳后x了香水,气味就那么传到了郝振鼻尖。

若有似无的花香味。

如果他对女人的香水了解一些,他就应该知道,这是祖马龙的白茉莉薄荷。

新鲜的薄荷配着茉莉,还带着一点茶香。

象是盛夏的午后,轻风拂过窗台边的薄荷,清爽凉意中混着不知从哪传来茉莉花香和x香。

冷冽又阳光;很夏天、很少女、很青春。

郝振注视着她头发下亮闪闪的某点:“什么时候打的耳d?”

“前两个月。”

郝嘉拉着自己耳朵给他看,白皙饱满的耳垂上,一支银色的耳钉穿过。

“其实打了两次呢,第一次长拢了,因为没有每天戴耳钉……”:她用手指捻着那耳钉转动着,撒娇一般地同他絮叨着。

大厅偏冷灯光打在她微侧的脸上,她的皮肤细腻得象是白瓷上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

郝振恍惚的看了一阵,别开眼:“走吧。”

他的车停在负二楼。

等电梯的时候;他想起她发之前的短信:“你说过来实习?怎么大二就出来实习?”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