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别》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重火

有别(NPx)(原名:《普通大学生》)
作者重火

热情粘人的学弟;风x放荡的同级生;毫无交集的人气明星;只能仰望的超级学神;才貌双全的家族企业接班人;长成后再见的初次性关系发生者;成熟冷淡的医学天才。?

身份、地位、阅历,种种不同。

君伴千里,终有一别。

高xNPx現代x文女性向

0001 第一章 酒吧后巷
“咔哒”一声,男人打开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

微弱的火苗为他的侧脸笼上一层柔和的光晕,低垂的眉眼使这个男人看起来温柔又顺从。他深吸了一口烟,薄唇微张,在肺里盘旋了一周的烟便逸散在空气里,漂浮起来的时候染上了外头透进来的一点彩光。

再微弱的光在纯然的黑暗里都是显眼的,游樱被人压在墙上,仍然不由自主地偏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吸烟的男人。

她迅速握住裙底的那只手,男人吻她的脖颈,察觉到她突如其来的抗拒,抬眼看她。

游樱低声说道:“我男朋友来了。”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沈倓把她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但他没想到这个女孩儿会扑到他怀里来。

沈倓下意识地搂住了她。

手下的触感没有一丝凝滞,顺着她的腰身直直滑到臀上,柔软的xx贴着他x腹,女孩子靠在他x口,有张扬的香气。

她仰起头,惊慌的说道:“我没有偷偷跑出来喝酒!我、我跟玉玉一起来的,只是她先走了,我,我也正要回家。”

演技拙劣,语气七分。

沈倓从她腰椎往下,细细摸索,摸到了一根极细的带子。小指勾起裙摆一角,直接按上了她的臀x。他没控制力气,重重的揉了两把。

另一只手夹着烟,他又吸了一口,辛辣的烟雾含在口腔,他低头,恶作剧似的x在女孩子的脸上。

冲着零星火光一照而过的那张脸,游樱默默忍了这口气。

沈倓喉结微动,相当配合的说道:“那我们回家吧。”

游樱愣了一下。

男人的声音非常非常耳熟,她好像听过很多遍,但这样的长相,她只要见过一次,就绝对会记得。

她踮起脚尖,勾住男人的脖子,贴在他耳边小声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沈倓轻笑了一声,反问道:“你不是我女朋友吗?”

他说话时的咬字、节奏和其他人有细微的不同,游樱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但就是这一点点的差别,配上他的声音,让他无论说什么,都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等会他叫起来,一定很好听。

游樱来Gravirty的次数不多,对男伴的要求也相当高。但和她做过的男人没一个不对她念念不忘,郭唯在酒吧蹲守了好久才等到她,也被她挑中了,才刚刚尝了一点甜头,就被y生生打断。

先不提从来没听过她有男朋友,就算有了男朋友,还来酒吧寻欢作乐,感情也不会太牢固。

郭唯站在她身后,不甘心的想要把她拉回来,听到沈倓和她的对话之后,他的神色一下变得古怪。郭唯揉了揉眼睛,试图在黑暗中看清沈倓的轮廓,他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你是沈…?”

沈倓点点头,搂着游樱的腰转身走了。

郭唯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没有丝毫被抢走x友的不快,反而兴奋地掏出手机,恨不得昭告天下他今晚撞见了什么。

男人很高,比穿着高跟鞋的她还要高出一头,胯骨卡在她腰线,y质皮带抵着肋骨,每走一步都磨得她心里发痒。两人以一种亲密的姿态靠在一起,她的手指钻进衣服,摸他分明的腹肌。

沈倓平时基本不喝酒,这会儿酒意渐渐上头,意识已经有些混乱了。

他掏了两三遍口袋,没找到车钥匙。他开始回想,去过的地方是Gravity,后门抽烟之前在酒吧里喝了点酒,再之前是和别人一起唱歌。

啊!今晚是坐别人的车出来的。

但是是跟谁呢……

他什么都记不清了。

游樱看他站着不走,警觉道:“别告诉我你醉的y不起来了。”

他有些吃惊地看着她,似乎是疑惑她怎么会这么直白的说出这种话。

沈倓无奈道:“我没开车出来,怎么回家…”

游樱只觉得好笑:“你想带我去你家?”

他低头看着游樱,有些迷糊的问道:“不回家也没关系吗?”

你不是很讨厌住酒店的吗?

他的睫毛不仅长,还很浓密,随着眼睛的眨动轻轻颤着,眼神温柔,但好像因为“她”打破了某个约定而有些不安。

又或者单纯想把她骗回家去割肾卖器官做代孕。

要演戏?

游樱抚上他的脸,含情脉脉的说道:“没关系的,什么你家我家,酒店就是我们的家。”

酒吧街最不缺的是什么?

酒店。

这家情趣酒店没有前台,客人通过大厅内的机器自己选房,每个房间配备一个点单器,道具、饮料以及其他所需物品从房间外的接口直接送进里面,从订房到退房,全程不用和任何工作人员接触。

游樱去选房的时候,已经不剩多少主题房间了。她也不耐烦玩什么花样,选了最普通的。

游樱拿了房卡,牵着他上了楼。

进门右手边的墙面上有一个储物口通向外面,房间里的陈设很普通,只不过床头的墙面上有几个对称的d。

游樱下午就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的洗了个澡,在浴室里简单冲了一下就出来了。

沈倓身上的烟酒味道很重,连床都没坐,脱了衣服站在浴室外面等着。

男人除了一开始展现出攻击性,到现在为止都温顺的判若两人。

不是真醉就是有鬼。

游樱裹着浴袍拿起床边的点单器,在道具那一栏里选了个手铐。

点单器很快亮起红灯,道具服装通过墙里墙外的传送口传递,这样倒是不用担心有身材娇小的人通过这个通道进入房间。只是里面除了手铐以外,还有一根可折叠的黑色杆子,底下附了一张使用说明。杆子上自带螺丝,可以直接安到床头的d里,高度自由选择,搭配手铐使用。

游樱取出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手铐和黑杆撞了一下。沈倓整个人泡在浴缸里,扬声问道:“怎么了?”

游樱道:“没什么。”

但他显然没信,游樱刚把栏杆装好,跪在床上检查牢不牢固时,他就出来了。

他看到游樱这个姿势,单膝跪在她身后,抱住了她。宽大的手掌伸进浴巾,摩挲过少女平坦的小腹,从下至上握住了那对丰x。指甲盖把她x尖按进去,指腹又把它拨出来,他这样快速的来来回回,勃起的性器抵着花x,随着他动作微小的磨着x边嫩x,游樱“啊”的一声呻吟了出来,一下没握住长杆,险些趴在了床上。

沈倓整个手臂横在她x前,另一只手握住她肩头,他俯身贴到游樱耳边,低笑道:“你刚刚…是去弄这个了?”

游樱自认身经百战,少年青年中年清亮c犷沙哑各种事后音她都听过,没有一个比得上他随口的问话。

让她第一眼就决定不厚道的改变目标的那张脸,跟他的声音比起来也显得没那么出众了。

真是捡到宝了。

身体的反应最诚实,性器被花x流出的液体濡x,沈倓又笑了一声,握着她的手,让她仍然握住那个栏杆。游樱没有把杆子装的很高,胳膊肘抵在床头柜上。沈倓把她刚过腿根的浴巾撩到脊背,往后退了一点,俯身掰开了她的大腿,花x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他伸手分开闭合的xx,花蒂顶端还挂着一滴液体。

游樱心里清楚他想做什么,但当柔软无骨的物体真的探进x内,她还是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舌头只进入一点点,卷挑着边上的x,嘴唇在那里张合,小xx被他吸得抖动,xx尽数被他含进嘴里,她清楚听到了吞咽的声音。男人下巴周围的胡茬没刮g净,面对面看不太出来,但随着他唇部的动作,时轻时重的扎着花蒂,那触感又分明无比。他一只手捏紧她大腿不让她乱动,另一只手的大拇指来回按压她的肛周,酥痒酸麻的感觉从同一块地方传来,让游樱觉得,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快感。

他可以进的更深一些,但却始终在x口打转,游樱道:“再、再进去一点…”

他听话的深入,搅动着xx,加快了xx的速度。游樱已经憋了两三天,之前又被他勾引的不轻,x内水潮迭起,再也攀不住长杆,身子彻底软倒。

沈倓顺势把她翻过来,手放在xx,游樱眼睫向下,看到他的动作,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她心想:约了这么久,没见着几个一上来就愿意做口活的,他贴过去就感觉到是个熟练工,现在又把唧唧挡住,难不成短小?

游樱撑起身子,倚在床头柜上,打算好好看看这声音好听的帅哥几斤几两。

沈倓却以为她是往后缩了一下,他松开手,俯身抱住游樱,拍拍她的背,声音温柔:“不要怕,刚刚你已经……现在可以的,不要怕。”

虽然他凑过来的速度很快,但游樱还是看看见了那紫黑色的c长性器,她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他解开游樱的浴巾,从锁骨亲吻下去,性器并没有抵着x口,游樱却觉得那里渐渐灼热起来。他把脸埋在她x间,从侧边一点点x舐上去,最终含住了她粉色的x尖,手指在肩膀脖颈处游移,轻触她的肌肤。

游樱本身并不抗拒,她除了小腹紧绷,其他地方都很放松。

沈倓没想到她的身体变得这么敏感,有些高兴,又从一开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性器y挺着在那,由不得他过多思考,他的话语和手指温柔,那柄铁刃却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

真算的上是凶器……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