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不起眼的一顆星

内容简介
9.13 sonder 结束后的后来,去年结束的那天,他们再次归来。

情情xx,吵吵闹闹,生活琐碎。
有些人变了,有些人没变。或许懂了,或许什麽也没懂。
短篇,不长。 ​​​

浮华以外
「喝些什么?」
「你点吧,你带我来的」
「老闆娘,来两杯high   ball,咖哩饭,炒面…」
好友兼合作多年的摄影师Jerry不用看菜单,噼哩啪啦的一下点了许多。
这是一间四十年的x式酒吧,隐身在市中心的一条安静小巷里,外观与一般住宅无异,生锈的铁门,老桧木镶嵌着花玻璃窗,一颗昏暗的灯泡孤寂地挂在门上,飞虫趋之若鹜,并沒有想像中的x式老建筑,更沒有霓虹招牌,得七弯八拐,熟人带路才找得着,颇像是陆凡的那间工作室兼睡觉的地。
门一打开,又是另一种景象。
轻快的八零年代爵士乐,贴在墙上的x本旧海报,角落中摆放一些小小的收藏品,装修风格偏x又偏洋。
时间晚了,店内的人挺多的,还有零星几个x本人。许是氛围的关系,这里不像一般的酒吧,惬意又放松,每个人都轻声地交谈。
浮华以外的世界。
宋寒悦在这城市生活了那么多年,从不知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说好了,妳请客」Jerry说。
「请就请,我是会赖帐的人?」
今天有个拍摄,因为模特是被指定的,生涩又不专业,已经连续拍了三天了,宋寒悦跟上头抗议了多次要换人,结果想是用钱塞进来,想露露脸的,换不得,于是Jerry跟她打赌,今天会不会结束。
好巧不巧,今天那位模特完成度高,宋寒悦赌输了,一下班就来了这。
Jerry是这里的老客人了,据他说前女朋友跑了那会他天天来。
后来每当心里烦闷就来这,倒不是想藉酒消愁,而是找一个能让人静下心的地方,把一身的浮华躁动暂时关在门外,再喝一杯酒,吃点下酒菜,听听音乐,坐在吧台前还有一个穿着酒保装的老先生用不通顺的中文和他聊天。
菜上齐后,宋寒悦讶异地发现就连x式料理用最家常的盘子装饰也毫不违和。
鼻尖轻轻嗅着浓浓咖哩香,把一杯苏打水徐徐倒入放有冰块的威士忌里稀释,再放上一片柠檬片。
轻抿一口,威士忌浓郁的酒感被淡淡的清香与气泡淡化了不少,冰凉地流过舌尖、喉咙,再坠入身体里,外头的闷热都散了开。
宋寒悦心情还挺好的,结束了那折磨人的拍摄,坐在一间別緻的酒吧里,吃着好吃的x料,面对一整面墙的酒柜。
Jerry也在这里寄了一瓶酒,宋寒悦打算把它喝光。她赌输了,她认请,但酒不喝白不喝。
「陆凡来过吗?」宋寒悦饱餐一顿,又喝了一杯high   ball,突然想了起来。
「就是他带我来的啊」
「……」
陆凡这混蛋,有这种好地方也不带她来,看来要不是托Jerry前女友的福,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有这种酒吧。
「你们同居也好几年了吧」Jerry忽然说。
宋寒悦愣了一下,神情彷彿在算,她和陆凡到底同居了几年。
三年了吧,她猜。
什么时候同居的,她有些记不清了,他们算同居吗?
他们也好像沒正式说要同居过,就这么住在了一起。偶尔他去她那住几天,偶尔她去他那几天,只需一个电话,一封讯息,告诉对方“我过去了”,但通常不会有,然后待在沒有主人的家里,等着夜晚的炽热燃烧。
算同居吗?宋寒悦盯着酒杯,正当疑惑,她沒想到,Jerry又问了一句「沒打算结婚?」
「……」宋寒悦这次把剩馀不多的液体喝下肚,她对这淡淡的酒味不太喜欢了。
「你结了我就结」她不温不火地回答,老样子不怕戳人伤口。
果不其然,Jerry闷声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液体,他已经对结婚不抱任何期待,也对前女友跟人跑了那事不再难过。只是,当面被人直接掀伤疤还是会不爽。
未婚,在这个晚婚时代不算什么稀奇事了,可对宋寒悦这个大龄女子是个禁忌。
宋寒悦的父母在当年那事件过后,忍了一年,终于又开始给她介绍起对象,天天催她交男朋友,给她找相亲。
无非是邻居介绍,亲戚推荐,找的都是条件不错,年龄相当的,可是宋寒悦沒兴趣。
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不是杜承睿给她带来的后遗症,又或是她真的沒打算。她对恋爱结婚完全失去了热忱嚮往,她一个独立女性,有正常工作收入,最近还买了间x房,小x子过的滋润,不缺男人创建家庭找她后半生麻烦。
哦…差点忘了男人。她的确不缺,还很好用,但是跟他结婚?
Jerry怕是把他们想成了稳定发展的情侣了。
说是同居勉勉强强可以,可结婚就错了。
她和陆凡的关系称不上情侣,就像是他们从未正式说过要同居一样,就这样。
好在Jerry沒再提起,问她「陆凡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沒消息」
陆凡去西藏了,带着一群旅游团。他常常一走就是一个礼拜,甚至一个月,讯息断断续续的,除了夜晚床边少了个人,大多时候她都习以为常。
宋寒悦知道他已经不做鸭了,他本来沒告诉她,是有阵子她觉得他晚上经常待在她那,她好奇才问的。
她还知道他把工作室业务拓展了下,不时接接有兴趣的case,久了接的项目也就有人越发投其所好。
工作室不再当小摄影棚,反而成了他自己的小型展览馆。那面十年空出的墙也被他补上,放上那张和宋寒悦欢爱后偷拍的背影。
但爱好旅行拍照的他偶尔还是会自己在网上组团出国,一边当旅游导游,一边拍照,简直是利益双收。
他这几年的收入好像都源自于此,目前看起来是不会过不下去,至于收入有沒有比以前少,宋寒悦就不知道了。
陆凡最后的消息是在五天前,他打来视讯给她炫耀风景。
绿油油的一片大x原,加上蓝天白云,他的酒窝在里面绽放,晃得让人嫉妒失神。
再多的消息就沒有了。
一顿饭吃完,宋寒悦真的把Jerry寄在这的酒配着无聊琐事喝光了。
那也就不到半瓶的威士忌,两个人分一分就沒了,期间他们还听见隔壁一位只喝果汁的先生和老闆讲得一段情史。
也不算情史吧,就仅仅是一段连开始都沒有就无疾而终的萍水相逢。
故事听完,宋寒悦扶着酒醉的Jerry走了。
凭着印象找到路口,把他送上uber就不再管他。
自己坐着另一辆回到家已是午夜,刚按完密码锁打开门,宋寒悦微微一愣。
家里的灯是亮着的。
脚步不自觉变得有些快,走到客厅,果然,她看见被随意扔在地上的行李箱,再往沙发上一看,一个裸着身体,只着一件灰色三角裤的男人趴在她的L型沙发上睡觉。
宋寒悦无奈嘆气,陆凡不仅讯息断断续续,每回回来也都不说一声,就这样出现在她眼前,等她回来。
陆凡睡得熟,不知道到底等了多久。
宋寒悦蹲在他面前,若有所思。想是看得久了,陆凡眼皮动了动,醒了。
一睁眼,就是先皱鼻子,再问她「妳喝了多少?」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