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欲》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软禁那只夜莺

指欲 限
老师,要不要躲到我怀里?
软禁那只夜莺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29分钟前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现代 – 年下 – 师生

明x直球学生攻×暗x浪荡老师受

指欲 限
老师,要不要躲到我怀里?
软禁那只夜莺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29分钟前
原创小说 – xL – 短篇 – 完结
现代 – 年下 – 师生

明x直球学生攻×暗x浪荡老师受

1
那里有点疼。

轮到阮时沄进诊室检查,大厅里空空荡荡,已经没有人在候诊了,只有一个保洁人员在清理着卫生。

他是最后一个病人。

阮时沄最近后面总是不太舒服,不同于以前xx后的酸麻胀痛,总感觉有根小刺在间歇性戳着自己的xx,时不时刺激着自己的神经。就因为这不知道啥玩意儿的玩意乱作祟,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做过爱了。阮时沄愤愤地在心里骂。

来医院检查前,阮时沄坐在家里松软的沙发上搜了半天“肛门刺痛的原因”。虽然他知道百度上总能把小感冒夸大为不可救治的癌症,但当看到“肛肠癌”这三个加xx体的大字时,阮时沄还是浑身一凛,额角冒出几滴冷汗来。

大厅里没开暖气,总有寒风从敞开的门缝里钻进来。坐在冷冰冰的座椅上等待检查的时候,阮时沄心下就有些后悔。把自己的xx给陌生的医生玩弄,还真他妈是人生第一次呢。虽然只是身体检查,但阮时沄心里还是很别扭,即使是网友约x,也得聊过才能敲下棒槌啊!

要是个中老年大爷,我就立马回家。阮时沄这样想着。

“咔嗒”一声,门开了。

温祁抬了抬眼,看见一个身形清瘦的男人从门后走进来,也捎来一阵凉意。他戴着黑色口罩,头上还盖着一顶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阴影憧憧下看不清他的眼睛。

温祁想笑,看来是个挺害羞的病人。

“别害羞,口罩和帽子可以摘掉了。做这一行的对你们的身体没有兴趣,也不会泄漏你们的隐私。”

对着面前坐着的这个男人,温祁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说到“兴”字时,温祁加重了咬字并放缓了语速,好像故意想要他误会些什么。

“那做你们这一行的都这样勾引病人的吗?”

阮时沄摘下帽子,眼神淡淡的望进温祁的眸子。扯下口罩后,温祁才发现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眼角泛着水光的红,润着一双眼尾微扬的桃花眼,甚至含着点媚气。

诊室的灯打得不亮,温祁看见阮时沄眼睫垂下密密的影,显得他整个人很乖巧。

像只装凶的小狗,温祁听见自己心里这样去比喻。

“那是因为你太漂亮了。”

“……是吗。”

“好了,步归正题。我们来好好看病。”

“说说你是怎么个不舒服?”温祁拿了记录本,修长匀称的手指中夹着只黑笔,指骨分明有力,是手控看一眼就能迷上的,一双属于男生的很好看的手。

阮时沄却走了神,没听见温祁的疑问。

这样的手指,得捅到多深啊……阮时沄瞬间觉得额角发紧,他控制不住地缩了缩后x,隐隐的疼痛突然又袭来。

熟悉又明显的痛感令阮时沄回了神。“不好意思,我没太听清。”

“没事,哪里不太舒服?”刚才阮时沄的目光太露骨,温祁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情小xx。

温祁低下头捏着笔转圈,心里想,他还挺x的,看着手指就能有感觉,不知道在床上浪成什么样呢。

?

阮时沄很不习惯和别人这么直白地讲自己私密处的痛感,他含含糊糊地开了口:“就是那里有点疼。”声音绵软,却又很快收掉尾音。

第一次和别人交流这么私密的话题,阮时沄想要让这个环节快速地结束掉,他虽然不是什么面皮太薄的人,心头却也升起一股怪异暧昧的感觉。

“那里是哪里?”温祁起了坏心思,胳膊抵在桌子上往前凑了凑,近距离盯住阮时沄想要逃避的眼睛。

“就是后面…后面啊!你不知道吗?你自己的专业不清楚吗?”阮时沄有点恼羞成怒,他抬起头,眼里有些明显的怒意,粉红的耳框却暴露了他隐秘的心思。

正值秋末,外面大厅里阵阵寒意侵骨,诊室里的暖气却开得很足。阮时沄感觉自己面上泛起热潮,很快蔓延到雪白的耳垂。

“别捉弄我了。”阮时沄很迅速地让自己冷静下来,又恢复了冷冷的表情,望着桌角的盆栽出了神。

眼前的小狗露出小尖牙了,咬起人来却一点儿也不疼,痒痒地x在温祁的心上。

温祁撂了笔,拉开椅子站起来。阮时沄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长得很高,阮时沄坐着仰视着他,有强烈的压迫感。

“提前清理过了吗?”温祁走到柜子前找出必要的诊断器械。

看清温祁手里拿的东西后,阮时沄终于崩不住了,他震惊地睁大了自己的眼,一直紧紧抿着的唇也张开着微微抖着。

“你要g嘛?!”

温祁很奇怪地瞥了他一眼。“给你做直肠指检啊,有什么问题吗?”

“那你拿润滑油做什么?”阮时沄只知道这玩意在床上出现的频率最高。因为自己最近身体不适,家里的润滑油已经放在柜子里好久没再拆封过,却不想在这里又奇妙地相遇。

“这是液体石蜡油,方便指检的东西。”温祁似笑非笑,扬起眉眼戏谑地看他。“你以为什么?”

“……” 阮时沄哑了声。

“准备好了吗?去趴到帘子里面的检查床上。”

阮时沄拉开帘子,看见墙上贴了一张图纸,上面清晰又明白地绘制了病人趴下的具体姿势。

检查床尾部立着一柱灯,亮白的光很强,阮时沄不需多想就知道这盏灯是用来照什么的。

帘子再度被拉开。

温祁带着一次性指x,拿着一支瓶剂走进来。
2
怎么办啊,哥哥。

“把裤子脱了,上床背对我跪趴着。”温祁从金属盘里捻起一条指x,不急不缓地展开来x在自己的食指上。

眼尾余光落在旁边的人身上,发现阮时沄定定地杵在床前,迟迟没有动静。

“怎么,不打算做检查了?”温祁抱起双臂环在x前,开口便是一句x话,“还是想要我帮你脱?”

阮时沄猛地扭过头,一双眸子像盛了汪冬x白雪,现在却被室内的暖气蒸化了,只剩盈盈的一片水光。

阮时沄觉得别扭也尴尬,他没想到给自己做这样私密检查的是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年轻男医生。换做是从前,他甚至乐衷于和这样的小狼狗上床xx,他从来不介意床友的年纪,年纪小的有时候更能满足他。

但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在这种严肃的场合里面对着温祁感到面颊火烫,一想到那根修长有力的手指将要xx自己的身体翻弄搅动,阮时沄就有些无法面对接下来正经的检查。

“不是吧,真的想让我帮你?”温祁说着便准备伸手去解开阮时沄的裤子系绳。

“不用,我自己脱。”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