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月昏昏》by培根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孟今今魂穿到了一个女尊朝代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
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有一个冠绝天城的没落贵族相公。
谋害妻主,与别的女人藕断丝连,常常给她招来麻烦事……
原身除了情债什么债都欠。
她来了后,除了情债什么债都还清了。
代替主子勾引她的仆从,隔壁瞎眼的书生和他弟弟,南园头牌,赌坊的管事,成婚的二皇子…还有家里的‘男版潘金莲’

是男女比较平等的世界,但还是女子为尊,男嫁女,女生子。前期市井风,女主一心发家致富与各式男主酱酱酿酿的轻松文。

NPxNPxG古代女性向

一 <缺月昏昏(女尊NPx)(培根)|PO18臉紅心跳 一 (女主未出现) 城东的东侧巷里,有一女子慌慌张张地扛着竹筐,蓬头垢面,衣衫脏乱,脸上还沾着食物的残渣,油光发亮,显然是匆忙间连脸都没洗,就跑出门了。 她匆忙赶去国公府送鱼,可平x来接头拿货的婶子没来,她以为不要了,跟门房一顿胡搅蛮缠,门房烦得不行,让她进去了。 可她不识路,绕着也不知道走去了哪里,穿过游廊,刚一脚踏进拱门,总算瞧见了人。 不过氛围相当奇怪,那几人有男有女,衣着华贵,一看就是身份不俗,其中一道视线看来,她根本不敢去看他们的面容,顿时吓得她当场跪下了。 “何人?!” 她吓得口齿不清,哆哆嗦嗦回答:“我...民女....是给国公府送...送鱼的。” 她听到折扇唰的一下收起,漫不经心的男声响起,比南园唱曲小倌的声音还好听,“既然宋公子如此说了,本宫也不好拒绝。这样吧,” 但他带笑的声音慵懒无比,却像是阴风扫过,森冷渗人,再好听也让她汗毛竖起了。 “送鱼的。” “是,是,民女在在...” “成亲了没?” 男子此话一出,一道惊呼声比她先冒了出来,“公子!” “没,没...” “甚好甚好,”男子拿着折扇敲敲手心,“本宫见宋公子和这送鱼的很是般配,不如今x本宫牵条线,就把你们的亲事定下吧,你说如何呢?宋公子?” 女子震惊地抬头,就被一道女声呵斥了,“谁准你抬头了!” “是是是!”她吓得又低回头,刚才那一瞥,只看清了说话的男子,暗红锦衣,阴柔的侧脸,唇红似血,脸白得像纸。 四周沉寂,鸦雀无声。 “咳咳……”另外一名男子细微的咳了两声,“好。” 身为当事人之一,女子在男子答应之后便被赶走了。 女子带着筐鱼,一掐自己脸上的肥x,不是梦! 最后那男子的声音她怎么会听不出,这天城万众女子迷恋,才貌双绝,光风霁月,只敢远观不敢近亵的第一公子宋云期。 这一个天的,一个地的,女子在混不吝,可都没去肖想过。 第二x,国公府的宋国公陷害忠良流放千里的事情传遍了天城,但更令百姓咋舌的是,被贬为庶民的第一公子宋云期没多久竟嫁给了城东其貌不扬的地痞! 这地痞从小没爹没娘,全靠她祖母一手拉扯大,幼时不学无术,长大后,就成了城东小有名气的地痞,整x混迹赌坊,一直输一直赌,变本加厉还卖了家产。吊儿郎当的,喝了酒就喜欢上街调戏男子,前段时x不小心摸到了老虎xx,调戏了王府的小妾,杖责了五十,人好了后,也就混不下去。 病养好后,她祖母也去了,为了填饱肚子,她只好去找些事做,平x帮隔壁卖鱼的邻居把鱼送到各个府邸,可以前沾染上的恶习就改不了,有点钱就上赌坊去南园听曲。 她眼光还高,入赘不肯,她看得上的看不上她,能看上她的,她又看不上。快二十也没成家,原因无他,一穷二白,在这个女子高挑挺拔为美的女尊朝代,她身子比普通女子矮了一个头,身子吃得圆鼓鼓,不修边幅,越显丑态。 而曾传闻将与宋云期有私情的太女,却毫无动静。 成亲那x,破陋的院外挤满了人,全是来看热闹的,看着肥x横流的女子,惋惜至极,糟蹋了这样的疏风朗月的人。 可也没人敢娶啊! 那被宋国公陷害的郑将军洗刷了冤屈,女皇心底愧对,xx的赏赐就没断过,还将二皇子嫁给了将军之女,谁敢得罪。 与宋国公搭边的,可谓是人人避之不及。 果不其然,一个月后,那女地痞被人暗害下了毒,在赌坊口吐白沫昏过去了。 #只有三位男主露面的一章 二 <缺月昏昏(女尊NPx)(培根)|PO18臉紅心跳 二 简陋的小院,两间屋子,边上是厨房,墙壁斑驳,院中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门板破烂摇摇欲坠,浆白的窗纸都破了几个d。 清晨白烟袅袅,鸟叫x鸣。 西屋的屋内,肥胖的女人躺在床上,唇色发紫,两眼眼下乌青,气若游丝。 东屋的屋门此时被打开,身姿颀长的清俊男子,薄唇紧抿,面无表情地走向西屋。站在半开的木门前,一股臭味从屋内传来,他皱眉难掩厌恶,转身走回东屋。 不同西屋,东屋虽然同样简陋,却收拾得纤尘不染,床榻上的男子,修长素白的长指握着瓷瓶倒出一粒xx,精致的面容挑不出一丝缺点,肤白如玉,姿容出尘。 “她只剩一口气了。” 宋云期接过他递来的水,袖子滑落,白玉般的手腕有一道掐痕,是孟今前几x趁魏致出门给尹云期下了药,想强行与宋云期同房时留下的。 宋云期吞下药,不掺杂丝毫情绪,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把解药给她服下。那手脚无多少用处,便废了吧。” 魏致领命离开,他走进屋内,打开她的嘴,将白色的xx放入她口中,抬了下她的头让她吞下去。 他转身走到桌边,拿出布包摊开,里面装着长短c细不同的银针。 魏致拿出一根c针,走回床边,撩开她的裤脚,正欲下针时,院门传来了敲门声。 他收好针包,去开了门。 门外站在一名男子,像个男书生,布衫老旧洗得浆白,算得上g净清爽,身子有些消瘦,眼前蒙着白布,听到开门声,拍了拍身前男孩的肩,轻轻勾唇,笑容像春风暖阳,声音亦然,“魏致?这是小觉昨x去山上采来的菌菇,宋公子身子不好,可以用来补身子的。小觉的病多亏有你医治,才得以好得这么快,还请收下。” 男孩将篮子递去,黑亮的眼底透着不舍。 三人心照不宣没有提起正在昏迷的女人。 魏致接过篮子,客气道:“不过举手之劳。多谢。” 兄弟二人正要告辞,男孩突然睁大眼睛,指着里面,“哥,她醒了!” 话一出,魏致刚缓和的面容沉沉,转过身,便看到矮胖的女人正扶着门槛,一脸吃惊。 脏乱的屋子,沉重发胖的身体,破落的小院,穿着古装的三个人... 孟今今抬手扶额,是梦,她肯定是加班加疯了。 “孟...姑娘。”书生男的笑容僵了一下,褪去了几分笑意。 他这一唤,激得孟今今打了个颤,梦里的人肯定是认识她的嘛。 反正,孟今今死活也不会相信自己穿了。 可到了夜晚,就不容孟今今相不相信了,事实就摆在眼前。 这具身体的记忆就像突然看了一场电影一样,一股脑都冒上了。 社畜孟今今穿了。 魂穿到了一个女尊朝代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名叫孟今。 领屋住着一位相貌堪比明星的大帅哥是没落的贵族公子,前月嫁给了‘她’。 还有一个把她当空气,长相稍逊但也是极品的他的仆人。 而‘她’穷困潦倒,家徒四壁,居然长得很胖! “吃饭。” 魏致站在厨房门口,冷冷说完,像是多看她一眼也不愿意,转身就进去了。 午饭没吃,肚子饿得咕咕响,孟今今也没胃口。 身上的一圈圈横x直接就压灭了所有食欲。 孟今今坐在门墩前,捂脸叹气,想她现代的身材,前凸后翘。 身材好也没用了,穿不了她的紧身小吊带,去不了舞厅酒吧勾搭小帅哥了。 而且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就在几天前,这身体还意图强上了‘她’的相公,顶着这人的脸,所以他那仆人看她的眼神都藏着小刀似的。 不过原身之前对这人做得事也挺让人抵触的,想占便宜没占成,恼羞成怒,变了法的指使他,说她娶了他家公子也是他的主子了。 她想躺会儿,可屋里那味道属实大,没法进去。 开春天也算冷的,她打算等主仆歇下去厨房凑合一晚。 想她孟今今,何时这么凄惨过。 魏致把饭菜送到东屋,用完饭出来后,孟今今还坐在门墩上。 灶台上留的饭菜也没有动,她的异样难免让他猜测她是不是察觉下毒的人是他了。 “她若是能想到这点,早就离开了。” 宋云期坐在桌边看书,对她意外的醒来,情绪没多少波动。 魏致神色懊悔,“我昨夜便该动手。” 宋云期翻过一页,徐徐道:“早晚还会有机会,不急于一时。不过,她倒是平静的有些怪了,仔细盯着。”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