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奴仆》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青蛙遗弃的尤莉

第1章

爱的奴仆(魔王保架空,强hx慎入)bx:青蛙遗弃的尤莉(完结)(上)

契约订立

魔王的议事厅,随着内侍官浚达一声冯比雷特卿到的声音,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少年慢慢的走进了这座雄伟的宫殿。蓝色的军装,柔软的金发,长长的睫毛,一双碧绿无暇的清澈眼眸,不卑不亢的注视着议事厅正端坐的魔王陛下。

臣,冯比雷特公爵子–保鲁夫拉姆拜见陛下。美少年垂下了眼帘,单膝跪下,语调平缓的说道。既听不出慌乱,也无刻意逢迎之意。

议事厅正的大J椅上,年轻俊美的魔王身着黑色笔挺的衣服,一支着脑袋,眯着眼睛大量着眼前的少年。7年了,足足等了7年了,当初在圣哥丽湖随救起的小娃娃,已经长大成人了。魔王的嘴角,轻轻的向上扯动了一下。

保鲁夫拉姆跪在大厅的央,第一次来到真魔国的心血命城,还是以罪臣之子的身份来到,魔王城堡的空荡威严并没有使他心生恐惧。但是魔王长久的凝视却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一般,诺大的殿堂里,连侍从的呼吸声也压抑着。保鲁夫拉姆略略不安的抬起了眼帘。

黑色的披肩长发,俊俏的脸颊,慵懒的眼眸不怒而威,这就是8岁那年将我从湖水救起的魔王陛下。他应该早就忘记我了吧。这7年来,我经常在梦想念他,盼望着能再见救命恩人一面。没有想到,再见面竟然是以罪人的身份。

你在看什么?魔王看见了保鲁夫拉姆眼的闪烁,问道。

保鲁夫拉姆连忙垂下眼睛,重新的平复着心情。

保鲁夫拉姆阁下,每一个质子来到血命城,都要和魔王订立契约,以贵族的头衔,奴仆的身分来为魔王陛下效命。你清楚这点吗?内侍官浚达清清喉咙,朗声说道。

是的。臣愿意为冯比雷特家族犯下的罪行赎罪。保鲁夫拉姆很清楚自己的立场。父亲冯比雷特公爵本是纯种魔族,因娶下人类的女人而被策反,企图推翻真魔国。虽然叛乱没有成功。魔王陛下一方似乎也找不出有利的证据,叛乱也因父母的病逝而胎死腹。哥哥孔拉德和古音达鲁已经是家族领地圣哥丽湖的主要掌权人。只有刚刚年满15的自己,适合到血命城作为人质,向魔王陛下证明自己家族归顺的决心。

陛下,不知道您想让保鲁夫拉姆阁下订立什么契约呢?是外庭侍卫?还是内廷书?浚达转头面向魔王,恭敬的询问着。

魔王微微一笑:就让他当我的暖床奴仆吧。

啊?浚达和保鲁夫拉姆都抬头,吃惊的望着魔王。

怎么?有异议吗?魔王挑起眉毛,声音不大,却威严十足的说道。

没,没有。浚达诚恐诚惶的弯腰摇头。提起笔写着契约书,心暗想,陛下不是已经禁欲多年了吗?印象,自他18岁后,就没有找过暖床奴仆了。他又悄悄的撇向保鲁夫拉姆:不过,长得如此美丽的人儿,也怪不得陛下想要他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以后要多物色美人给陛下挑选呢?记得以往他的暖床奴仆,从来没有伺候超过次的呢

浚达的脑袋一边急速的运转着,一边捧着刚刚写好的契约书,来到保鲁夫拉姆的面前。

保鲁夫拉姆雪白的脸上,忽而白忽而红,看着墨迹未g的契约书,咬了咬嘴唇,颤抖着提起了笔。为什么?难道魔王陛下对我冯比雷特家族的人是如此的憎恨吗?竟然要我做暖床的奴仆,那我身为贵族的自尊何在?

冯比雷特卿,你在犹豫吗?是否不愿意?魔王看着迟迟不肯下笔的保鲁夫拉姆,皱起了眉头。

臣不敢。保鲁夫拉姆一狠心,咬牙将自己的名字签在了契约书上。毕竟,自己到血命城充当质子,是维系着整个家族的安危。只是同时,他也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不管是要遭受怎样的对待,都要保持冯比雷特家族的尊严。

魔王看着殿下那张神色复杂的俊俏脸儿,似笑非笑的冷声说道:起来吧,冯比雷特卿。以后你就在我寝宫伺候。浚达,收拾一间大房间给他。说完,便离席拂袖而去。

初夜

夜幕刚一降下,魔王就放下头的书,迫不及待的前往保鲁夫拉姆所在的卧房。

他一推门,保鲁夫拉姆俊美的身姿就映入眼帘,只见那可人儿站立在窗台边,出神的看着园的玫瑰,皎洁的月光照在那抹蓝色的身影上,动人得有点落寞凄美。

看到魔王推门而入,保鲁夫拉姆赶紧迎上前去,跪倒在地。

起来吧。魔王正欲伸去拉,想了想,却还是缩回了臂。

保鲁夫拉姆默不作声的,垂着眼帘静静的站着。

魔王打量着他,一时也不知道如何相处。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保鲁夫,你知道暖床奴仆该怎么做吗?

保鲁夫拉姆轻轻的摇了摇头:臣不知。

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在自己面前竟然是一幅不卑不亢,无动于衷的模样。魔王觉得一阵恼火从心底烧起:哼!那就让我来教教你吧!

只见他一把搂住保鲁夫拉姆,对着那诱人红x的小口,狠狠的吻了下去。

保鲁夫拉姆一惊,身为贵族,平时与人接触,都没有太多肢体接触,何曾被如此对待?他本能的想从魔王的怀抱里挣脱,却不知这更加激怒魔王。

魔王不由分说的将舌头探进保鲁夫拉姆的口四处掠夺,将那柔软的小舌头翻转吮吸。

保鲁夫拉姆挣扎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便不再反抗,任由魔王的舌头在自己的口里肆x,重重的喘X着。

感受到怀人不在挣扎,魔王恋恋不舍的将舌头从保鲁夫拉姆的口里xx,拉出一条x魅的银丝。他冷笑着:怎么?终于明白自己的身份了吗?

保鲁夫拉姆深深的吸了J口气,努力的使自己的呼吸平顺下来,长久的深吻,让他雪白的脸蛋抹上了红晕,粉扑扑的如同苹果般可人。这是自己崇敬思暮的恩人,给自己真切的吻,可惜却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对他的家族的惩罚。

怎么不说话?魔王轻佻的抬起保鲁夫拉姆的下巴,对上那因激吻而略显迷茫的眼神。只见那如扇贝般的睫毛眨巴眨巴,缓缓 –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