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欢》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十夜灯

內容簡介
十八岁的谭欢偷偷听到孟余朝站在阳台上打电话。
“呵,在床上浪得很……就是长得太倒胃口……”
……
二十八的谭欢扭头看了眼睡在身旁,并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
这噩梦还没醒。

女主已婚,出轨,SC(捂脸,别问灯怎么做到的)
1V1xxG現代
裤子脱了
谭欢上午摸了十来根xx,好容易熬到中午吃饭的时间。
她摘去眼镜,洗了手从内诊室走出,在外面整理资料的护士却道:“谭医生,刚系统出问题,又分了位病人进来。”
“好,没事的,小陈你先去食堂吃饭吧,回头我自己过去。”谭欢轻笑,转身又将白大褂x上。
都知道谭欢是院里出了名的好脾气,到这家私人医院来刚满一年。
“哪里不舒服,有什么症状么?”她公式化循例问,抬头瞄了眼对面穿着大衣的男人,目光落在人x部就低垂下。
她单手打开病历本,刚写了“自诉病症”四字。
哪知对面迟迟得不到回答。
谭欢终于抬头,待看清了男人的脸。
“轰——”跟见了鬼似的,脑子似有什么被炸开了般。
而男人似乎早有预料,面不改色,手无意识敲着桌角唤了声:“谭欢?”
没想到真是她。
低沉的嗓音听得谭欢只觉坐立难安,xx快挪到凳子边上,好会儿她方稳了稳神,压下躁郁的心思又问了遍:“哪里不舒服?”“那地方根部痒。”男人总算开口。
“其他呢,这情况有几天了?”谭欢勉强出声问道,却连头也不曾抬,声音很低,低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三四天,其他暂时没有。”男人答。
谭欢停下手中的笔,指了指里面的诊室:“去那边床上躺着。”
她x了副塑胶手x,戴上口罩,谁也瞧不清她面上的表情,就站在旁边抽了两张卫生纸垫在床单上:“脱裤子吧,我检查看看,不行再去拍个x超。”
男人似笑非笑地哼了声,倒是毫不扭捏将xx西装裤连同底裤一同褪了,说是有病的xx这会却高高昂着头冲谭欢行注目礼。
男人身子颀长,本钱自然也不小,那么c的根棍子从黑色毛发中窜出,他因着常年锻炼的缘故,大腿部肌x贲张明显。
谭欢站得离男人很近,xx刚从裤裆里蹦出来,这么个架势乍吓了谭欢一跳。
不过她见过的xx成百上千都有,她这张脸上就双水潋滟的桃花眼最漂亮,戴着口罩还有病人冲她打飞机,溅得她一身的。
她俯身站在男人双腿间,将棍子连同xx两颗x球都翻开瞧了瞧,摸了摸微微凸起的疙瘩最后道:“没什么大事,xx毛囊炎,平时注意卫生,我给你开些药回去抹。”
她这会儿是完全将男人当作陌生的病人了,扔了塑胶手x往外间走。
“百多邦一x数次涂在患处,配合四环素,去抓药吧。”她将取药单搁在桌子上。
男人边系着腰带边自内诊室里走出,坐在她面前却没动静,也没去拿单子:“你怎么来京市了?”
以前主动让摸一下xx都不肯的人,竟当了男科医生。
谭欢根本不欲与他多交谈,淡淡回了句:“我老公是京市人。”
孟余朝这才注意到她左手无名指上戒指,不大,倒是很闪。
男人眯了眯眼。
谭欢已准备起身,孟余朝却叫住了她:“既然都在京市,怎么也不请我去家里坐坐,是吧,姐,留个号码吧。”
谭欢直接没理会他。
多关照关照
她可不觉得自己和他还有什么情谊。
“张姨跟我爸还东市,你要想她,可以去见她,这个月他们还在学校没出去,家还在原来的地儿,没搬。”谭欢往四周瞄了瞄,轻声道。
孟余朝跟在她后头却没离开:“这么多年没见,也不请我吃顿饭么,你们医院伙食怎么样?我跟你去试试。”
谭欢扭头瞪他,女人站在那儿,身上的白大褂都忘记脱,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瞧不出一点春光。
他看着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性子还是这么恶劣。
谭欢脾气软,再说不出多恶劣的话,半晌才对男人憋了个字出来:“滚。”
她哪里还敢去食堂,周围都是同事,她已经结了婚的,传出闲话来,到时候十张嘴都掰扯不清。
女人直接跑出了医院大门,好在男人根本没追过来。
孟余朝站在原地没动,隔了好会儿才慢慢走去停车场,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的大众,如今都提倡反腐倡廉么。
他前些x子去了趟外地学习,回来后xx一直就痒,军区总院自然去不得,那是家里老头子的地儿,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人民医院也不妥,这才在选了个连三甲都算不上的医院。
没想到竟在预约号上瞧见了谭欢的名字。
十年都未听过的人,连样子都要忘得差不多,头发盘起来,见了也觉得陌生,不过终究还是认出来了。
她倒是有长进,还会骂人,整天也不知道摸多少根xx,脸都不会红了。
不过跟他也没关系,那是她老公要x心的事儿。
孟余朝敲着方向盘,车停在那儿,老半天都未启动,他想了想,给他妈拨了个电话过去。
张芝接到孟余朝电话时很是激动,她跟前夫离婚后,自己这儿子关系跟她一直不冷不热,这些年更是一年半载都通不上回话。
“妈,我在京市见到谭欢了,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欢欢在京市都好几年了,之前不是考上京市医科大学的研究生么。”张芝不知道自己儿子怎么会问上谭欢,之前虽在同个屋檐上住了两年,还是同学,两人似乎也不熟。
“哦。”男人应了声,“她都结婚了?”
“是啊,几个月前刚领了证,还没办酒席呢,欢欢工作忙连婚假都挤不出来,她老公也是你们体制里的呢,好像是在哪个劳动社会保障局。”却没说叫孟余朝关照的话。
孟家再有势,也没道理帮自己的继女。
不过她却听得孟余朝道:“她现在住在那块儿,妈你把她联系方式发我,怎么着我也叫她一声姐。”
把张芝给激动得,连声道:“那好,那好,我和她爸都忙,也管不上她,要她在京市有什么事,你能帮就帮帮。”
“那是。”孟余朝笑道,挂了电话。

噩梦
好歹是在同张床上睡过,同个屋檐下呆了两年,x过x,摸过xx的。
若她真有事求上门来,自己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
男人启动了车,自医院大门驶了出去。
谭欢下午没再去医院,反而破天荒请了半天假,径自开车回家。
她住的地方是京市高新区,婚前她自己买的,离她学校近,离现在上班的地方也近,和于晋结婚后两人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里,有时回于晋父母那儿。
谭欢连午饭都没吃,回家将窗帘都掩了,睡得昏天暗地。
连梦里都不得安稳,整个人在床上蜷缩成了团。
谭欢妈过世得早,谭知行是个植物学家,全球各地跑,小时候将谭欢仍在农村老家,谭欢xx不识字,等谭知行意识到陶谭欢已经到可以上学的年纪,谭欢都八岁了。
后来谭知行认识了同是植物学家的张芝,夫妻两个一年里有十个月都不在家。
张芝是孟余朝母亲,跟孟余朝爸离婚后,孟余朝跟着他爸在京市生活,不知怎么的,高二那年他非要跑到东市来,还跟谭欢成了同学。
东市虽说不差,终究是个二线城市,比不上几百年皇城根下的京市。
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
十六七岁的男生正是xx苏醒、蓄势待发的时候,犹似个行走的性荷尔蒙,似有使不完的精力。
孟余朝与谭欢住在一起也毫不避讳,夏天时候只穿着条子弹xx就在客厅里晃荡。
男生身子颀长,瞧着瘦,身材却挺好,背部、手臂间肌x微微隆起,看着赏心悦目而不至觉得太夸张,还有那xx紧裹着的结实翘挺臀部,身前胯下明显重重的一坨。
谭欢忍不住红了脸。
两人衣服还都是她搁在洗衣机里洗的。
以至于再之后把衣服塞进洗衣机时,谭欢竟拿了块黑色的布料失了神。
她杵在那儿盯了许久。
“我的xx好看么?”男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
谭欢瞬时涨红了脸低呼声,像拿着烫手山芋样,慌慌张张往洗衣机里塞。

谭欢睡得并不熟,稍有些响声她便醒了。
自噩梦里醒来,她还有些心神不定,拿过手机看了眼。
是个陌生的申请信息。
连备注都没有。
谭欢因为职业的缘故,时常收到不少x扰信息,有些患者加了她的联系方式,一上来就是荤话不断。
“谭医生,我这xx长么。”
“谭医生,你看一天几次比较正常,像我这样一天都要个三四次的多么?”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