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学校:童养》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蝸牛

内容简介
极简版简介:
这是个三个条件不错的男人把看上眼的小罗莉送去调教新娘的学校,养到成年馬上吃g抹净的甜宠文。伪父女、伪兄妹、大小姐与保镳的play

在花班的女学生除了一般的文科、理科之外,还要额外学习‘术科’,‘术科’就是成为一名妻子所需要的所有技能,包含礼仪、社交、家政和‘床事’,立意就是要女子成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躺得了大床’的‘完美娇妻’。

主线CP都是双C 1v1 xE 基本走甜宠不虐 有配角x(配角x没三观)

01 逃脱的惩罚(x)
巨大的床铺上,一对交缠的身影,连连的喘息声不绝于耳,然而他想听到的哀求声却是一声都没有。
莫衡精壮的身躯像是有用不完的电力,他耸动着身躯,一次一次冲入少女娇嫩的身躯,而身下的少女脾气也很y,咬紧了牙关,怎么也不肯向他求饶。
“唔—”在近乎c暴的性爱中,秦韵的身体无法自制的达到了xx,她倔强的咬着下唇,怎么也不肯发出声音,只是微微调息着,忍过这一波的情潮。
自从被莫衡抓回来,她已经被困在床上将近三天了,这三天除了偶尔的清洁和饮食外,就是没x没夜的被莫衡折腾个没完,她知道莫衡在等她服软,可是她偏不。
“宝贝真的很倔强……”能够这样强撑着也不容易,莫衡笑了,心底是真的觉得好笑,但也有几分是被气笑的。
抓着秦韵的腰,莫衡狠撞了百来回,灼烫的全数s进了少女狭窄x热的花x当中,他依旧缓缓地前后来回磨蹭着,延长那股xx的余韵。
在他将xx了时候,白浊的液体从琴韵花x涌出,那小小的x口还来不及闭合,从拇指大的小d,可以看到饱经折摧的媚x沾染着稠白的液体,一收又一缩的。
秦韵趴跪着喘息不止,觉得全身上下都快散架了。
莫衡把琴韵娇小的身躯翻了个面,让她仰躺在自己面前。秦韵自然地避开他的目光,她宁愿被他从身后蛮横的入侵,也不想面对面的看着这男人在自己身上耸动。
“看着我。”莫衡有些不满的声音从秦韵头顶传来。
秦韵依言打开了那双美丽的眸子,勇敢地与他对视,她是这世上少数敢在他愤怒下,依旧敢这样迎视他的人,这也是他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欺侮的原因之一。
那双眸子里面的桀骜不驯总是让他心荡神移,总是让他兴起征服的欲望,可是征服是双向的,在这段关系里,莫衡总是分不清谁才是征服者,这让他更加深陷其中。
“宝贝还敢逃不?”这些年来,秦韵已经逃走过好几次了,每次都失败告结,她却依旧不屈不挠。
“不敢了。”秦韵言不由衷,她觉得跟莫衡这种法外之徒没什么好客气的,对他撒几个弥天大谎她的良心也不痛。
大掌抚过秦韵美丽的脸庞,莫衡想起了第一次见她时,她那宛若幼兽的凶狠眼神,磨砺了几年,她学会收起眼底的狠了,但依旧不驯,或者说,这份不驯透过岁月的砥砺后更加长进了,是一把利刃,随时等着他露出破绽,要是他露出破绽,她绝对不会手软。
“秦韵,你还记得,我当年说的话吗?”莫衡抬起秦韵的下巴,确定秦韵足够专注后,才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说出口,就怕她听得不够清楚。
秦韵的脸色煞白,她想起了他们见面时他说的话,‘你是想被千人枕万人骑,还是想成为我专属的表婊子?’无数个人、一个人,都是婊子。
但她没有办法不选,所以她选了后者,那一年她才十二岁,她无力抵抗让人生厌的命运,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抗争。
所幸,莫衡没有像她想的一样立刻强要她,而是送她去读书,像大小姐一样好好养着,直到她满十八岁那一天才占有她。有时秦韵觉得满可笑的,有钱有势的人就可以明著作奸犯科,而且没人拿他们有办法,而一辈子奉公守法的人,在面对这些人的时候只有在夹缝中喘息着求生存。
这些年莫衡对她的放纵,有时会让她忘了这个男人发起狠来,可以多狠,让她忘了和他对着g,只是螳臂当车。
看着秦韵发白的脸色,莫衡知道她是想起来了。
“再有一次,你就去‘时岁’上工了,听清楚了吗?”时岁是莫衡手下的产业,高级的招待所,提供高官显要性服务,以秦韵那一身傲骨,到了时岁注定有一段‘骨折’期,让那一身傲骨被现实打断、打碎。
秦韵咬着下唇,下唇开始泛白和泛出血丝。
“宝贝,这次为了回来抓你,我丢了一笔很大的生意,最好别再惹我生气了,你知道该怎么讨好我的。”
秦韵知道莫衡这次的工作很重要,所以才趁着这个机会逃跑,谁知道莫衡居然放下生意,回来处理她的事情。
少女放软了身子,声音娇软可人,
她柔顺的打开了大腿呈现M字型,用双手撑开了自己白嫩的花户,扒开了x口,露出了里头的嫩x。
“主人,求你,韵韵想要主人疼爱韵韵。”做着如此羞耻的动作,秦韵的脸上却是媚态及娇羞。
一向残忍的男人脸上出现了满意的笑容,“那就听宝贝的了。”他扶着怒勃的性器,用力的一贯到底。
“嗯……”秦韵柔媚的娇吟了一声,能屈能伸,顺服的模样让人觉得刚刚那头倔驴和她是两个人。
当莫衡开始扭动狼腰的时候,秦韵乖巧的扭腰配合着,让他每一次的xx都可以更加的深入,巨大的男硕一次一次的推开紧致的媚x,抵达最深的宫口,每一次的抽刺都带来快感。
“啊……主人最棒了!”秦韵轻喘着,小手搭在莫衡的肩头上,纤长的玉腿也自动的缠上了莫衡精壮的腰肢。
这样软哝的赞叹声,世界上有几个男人能抵挡?但莫衡是理智的,他还能看出少女柔顺底下潜藏的叛逆,他知道少女会一直伺机而动,直到能够成功逃离的那一天到来。那一天不会到来,这个小东西,合该躺在他身下,任由他摆布x弄。
男硕一次一次的入侵,带来酥麻的感觉,秦韵享受着那股快感,在床上她向来不是什么受害者,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女性不需要为了自己的性需求而感到羞耻,她享受和莫衡共赴云雨的快乐,却不喜欢被当成所有物,所以她决心要摆脱这样的命运。
莫衡的动作加快,秦韵娇小的身躯因为这股力量而上下剧烈晃动着,雪白的x儿上下跳动,带来强烈的视觉享受。
莫衡捉住了一边的x儿,肆意柔弄着,红紫交错的男刃放肆的在少女的体内进出。
“嗯……”在如此强度的抽刺下,秦韵很快的抵达了高点,她的脸愉悦和痛苦交杂,莫衡还没完事,在她已经xx的花x中无情的冲撞着,让xx的余韵绵延不绝。
“爽了嗯?”他用力一撞,秦韵哼哼唧唧的扭着身子,他没放过她,用力的入了百来回后,才允许自己释放。
在他撤身的时候,两人交合处早是一片泥泞不堪。
“小荡妇,看来在学校看来有好好学习啊。”他拍了一下她的大腿。
“可以去洗澡了。”
得了莫衡的恩准,秦韵赶紧跳下床,那一瞬间还因为腿软拐了一下,但是她没打算冒着被抓回床上的风险,一溜烟的跑进了卫生间。
莫衡慢悠悠的起身,跟了进去。
谁说到了卫生间就比较安全的?天真!

02 浴室里的折磨(x)

急切地打开花洒,秦韵想把自己一身黏腻冲去,后方靠近的热源让她在心中叹息,不过想起莫衡刚刚的警告,秦韵也没胆子在这个时候抗拒他,莫衡从她身后圈着她。
莫衡的身材高大,好歹有一米八,搞不好有一米九,对一米六上下的秦韵来说就跟一座山一样,他的身体十分精实,一看就知道经过长年的锻炼。每一块肌x都饱含力量与美。
如果单就外型,莫衡真的是个无可挑剔的男人,浑身上下的男性气息弥漫。就秦韵所知,对莫衡有意思的女性可不少,可偏偏他对她们没有兴趣,就对她特别有’性趣’。在被莫衡弄到快要歪腰的时候,秦韵好意的建议过他要不要多找几个女人算了,下场是差点被弄死!
莫衡的手不规矩的来到她的x前,开始把玩着她x前的软x,以十八岁的女性来说,秦韵x口的发展算是慢了点,毕竟她是莫衡养大的,当莫衡发现她的发育似乎慢了点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不过莫衡对这对小包子似乎情有独钟,有事没事就揉个不停,揉到秦韵火气有点上来了。
“揉一揉,看会不会揉大。”身后的男人似乎听到了她内心的抱怨,在她耳边轻喃着,语罢含住了她的耳垂。
“嗯……”耳朵是秦韵的敏感点,她的身子软倒在他身上,他的手从x前往下滑,滑到了她的两腿之间,开始搓磨着前端的小珍珠,秦韵的身子软得更厉害了。
莫衡把水给关了,让秦韵撑着墙壁,从她身后把她的双腿打开。
“嗯……主人放过韵韵吧。”求情的内容,脸上的表情倒是出卖她了。
“韵韵,主人觉得你在翻主人白眼。”他还不了解这小家伙?忘记收抓子的小野猫,装着家猫也不像。
“啊……”从刚刚就一直在她身后抵着她的大家伙划开了短暂获得宁静的xx,一时又痛又爽。
本以为经过这么多次的xx迭起会失去感觉,但是在那怒龙开始怒捣的时候,秦韵还是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韵韵很紧啊,x了三个月也x不松。”莫衡喟叹着,勃起的男刃被少女的媚x层层x住,站姿的交合让花x更加紧缚,无死角的紧紧绞住了他的男硕,推进去一半就已经十分困难,长驱直入到最深处的时候,感官上极度的愉悦让男人嘴角往上翘。
一次一次抽身后又贪婪的刺进了最深处,少女娇柔的身躯在他的摆弄下就像风中的落叶般发颤着,可怜又能激起男人的兽欲。
“嗯……”嘴角xx了破碎的声音,琴韵多想出声讽刺,但是所有的声音都化成了娇喘吟哦,她的这副身子被莫衡、被学校调教得很好,对男女之欢的接受度强烈,轻易地就能进入状况,被他逗得欲仙欲死。
咕啾咕啾,俩人交合处不断发出x靡的水声,莫衡冲刺的幅度越来越大,秦韵的脑子快要不能思考了。“啊啊啊!”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两人的交合处,所有的理智都远颺,被他变成了只被情欲掌控的兽。
“嘶—”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峰,莫衡感到一股快意从尾椎爬升,所有的精华热液xs而出,灌进了琴韵的体内。
秦韵眼前一片花白,她叫得嗓子都嘶哑了,在那一瞬间的极乐后,她轻声喘息着。
莫衡半软的男硕还前后缓缓地顶弄着,延长两人xx后的喜悦。
“哼嗯……”她因为强烈的喜悦而啜泣了起来,眼角是泪水,喜悦又痛苦的泪水。
在莫衡撤出的时候,浓稠的白色液体顺着修长的腿儿流下,莫衡欣赏着这x靡的一幕,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他喜欢他的体液这样流出来的一瞬间,感觉是种支配、也有种情色的感觉。
眼眸中再度出现了欲色,他只想再把秦韵好好的摁着虐爱一番。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