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一个奥兰人》by桑榆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已修文重写】

她是夏x玻璃罐子里的柠檬,是浸在盐水里的青梅,是散了一地的散文诗,是慵懒的踩在沙砾里的双足。

‘老闺蜜’问许从周是哪一刻爱上段弋的。
她说大概是有一次完事之后,她小憩了一会儿才起身,结果就看见一个随意而且有拖延症不心细的段弋正在给她缝被扯坏的衬衫上衣扣子。

我们都是奥兰人,
不得不相爱而又浑然不觉。
我们只是个嫖客,
痴心绝对又驰心旁骛。
—–
段弋 X 许从周
1v1,双洁。
咸鱼不上进二世祖 X 美强惨‘渣’摄影师
—–
奥兰出自《鼠疫》,是书中的一个地点。
加缪在书一开始介绍奥兰这座城市的时候写的一句话:在奥兰如同在别处一样,大家都没有时间,缺少思考,不得不相爱而又浑然不觉。

簡體版1V1現代

chap.1 <写给一个奥兰人(桑榆)|PO18臉紅心跳 chap.1 行李箱一关,望着像是进贼了一般的公寓,段弋打了家政公司的电话。钱不钱的无所谓,只希望家政公司能打扫收拾的g净一些,这样等会儿交房的时候他能轻松不少,省掉不少麻烦事。 家政公司打扫的可谓是尽心尽力。 即便如此,房东老美还是x蛋里挑骨头。段弋从皮夹里抽了几张印着弗兰克林头像的票子,老美一瞬间颜色都温和了。果然,他老爹说的没说,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情。 钥匙一交,事情解决。 国航的空姐一个赛一个的漂亮,也可能是终于要离开这片全是薯条汉堡可乐的国家,心情愉悦的段弋看谁都顺眼了,即便他前两天才被他老爹从美国局子里捞出来。 洵川晚上七点,飞机落地,段弋终于结束了和一个空姐长达十三个小时的目送秋波。临下飞机前,空姐终于鼓起勇气给他塞了张纸条,他笑了笑,没有给她难堪,将纸条塞进了外x口袋里。 黑狗蹲在靠扶手栏杆处,就像是扫x时候被抓的嫖客一样。他摸着口袋里的烟盒,嗓子痒,但大庭广众抽烟不好。纠结着要不要去抽烟室来一根的时候屏幕刷新了航班信息。 没一会儿,段弋推着两个行李箱出来。 一点舟车劳顿的疲倦感都没有。 打开副驾驶的化妆镜,眼下有些乌青是他最近没有休息好的证据:“场子在哪儿?” “你去美利坚读大学的这四年洵川大变样了,最近新开了个酒吧,老徐开了地方。不过我现在还得去接一下老徐的女朋友,哥你稍等一下。”黑狗导航去了个剧院。他不嫌罗嗦,一个劲的在给脱离祖国发展多年的段弋讲述着兄弟们最近的动态:“老徐最近在和一个舞蹈学院的姑娘谈恋爱,这姑娘最近在舞剧院排节目。” 段弋嫌车里闷,跟着黑狗一起进了剧院。 主厅很黑暗,他们推开沉重的大门,舞台上是正在独舞的女生,观众席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观众,和舞台隔着几十排观众座椅,有个女生举着相机一点点的调整着她和舞台的距离。 那是段弋和许从周初遇之间的距离。 段弋对舞蹈不怎么了解,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唯一和舞蹈有联系的还是小时候学校要求的广播体x。隔得太远,脸不仅看不清还被相机挡住了大半张脸但段弋总觉得她一定很好看,气质是个玄学的东西。 黑狗拉着他在第一排坐着,段弋在飞机上已经坐够了,靠着最旁边的走道站着,目光又游离到那个拿相机的女生身上。闪光灯亮起又灭下,咔擦的快门声淹没在舞台剧的背景音乐里。她低下头检查着刚刚的照片,似乎是有了满意的作品,她将相机装进装进手提箱里。她东西收拾的很快,没一会儿就提着手提箱从旁边的侧门走了。 一瞬间大厅里灯火通明,彩排到此结束,一个换好便装的女生朝他们走了过来,她望着观众席,似乎是没找到想找的人,和黑狗打招呼:“走吧。” 说着,她看了眼段弋:“你就是老徐口中的发小?我是他女朋友,我叫陈珺瑶。” “段弋。”段弋自我介绍。 许从周脚步不快,她在剧院门口搁置了脚步,拿着手机站在风口里。她正在和别人打电话,四月的天还没有转暖,她穿了一件黑色皮衣,皮衣有些大了,罩在她身上显得她有些清瘦。眼眸总是半睁未睁的样子,很纯……但也很欲。 “今天没空……不回,挂了。”她收起手机,刚迈开腿,身后有人喊她。 是陈珺瑶。 回过头,不止她,还有两个男生。 一个她眼熟,另一个相貌出众的她没见过。 “许从周。”陈珺瑶小跑过去:“你照片拍好了嘛?” “嗯,谢谢你。”许从周勉强扯出一抹和善的表情。 她不是个善于交友的人,这次的构图很早就存在了她脑海里,要想让照片问世得和舞蹈生商量。拍照她可以,但和人商量事情打交道不是她擅长的,更何况是舞蹈生这回准备的参赛节目,还要防止泄露。最后还是陈珺瑶帮她联系的舞蹈老师,替她做了担保人。 “不客气,反倒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你上回站出来证明我的清白。”陈珺瑶熟络的勾着她的胳膊:“你今天还要去酒吧吗?” 许从周点头:“嗯。” “我们正好也去那个酒吧,他们开了我男朋友的车,你搭车一起吧。”陈珺瑶看见她点头,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拉着她一起下楼梯。 夜风很大,吹起了她的头发,每根发丝像是有灵魂的小舞蹈家。 段弋看见了黑狗眼底闪过的一丝嫌弃,黑狗不是个会轻易讨厌别人的人,他不紧不慢的跟在她们几米外的距离,问他:“你认识?” 黑狗瞄了一眼段弋,犹豫着开口:“这妞叫许从周。是……是盛扬的前女友,现在成了盛扬的妹妹。” 那些锁在记忆匣子里让段弋反感的事情再次涌了出来,那个夏天,那个房间,那地板上散落的衣服和课本,那张床上衣衫凌乱在痛哭的女生,那个夏天他和盛扬打的一架。 这些记忆像是些淬毒的刀片埋在他记忆褶皱里,一想起就钻心刺骨。 原来都过去这么久了。 “盛扬啊。”段弋自嘲似的笑了笑,话里听着有些笑意,但细细一品又满是怒气。 透过后视镜,段弋打量着坐在后排的许从周,是个漂亮的女生,脸上的妆有些浓,眼影选了带亮片的那种,配上红唇。鹅x色的路灯透过车窗照在她身上,每一帧都像是从王家卫的电影里截出来的。黑色的皮衣没有拉上拉链,露出里面的低领黑色上衣,靠着车窗,透着恍恍惚惚的性感。 车载蓝牙正在放歌。 唱的是《写给x淮》。 ——二十岁的那一天,吉他在我身边,张开了笨拙的手,对你的爱涌上了心头…… 原来电视剧里每次一眼万年的时候总是会用慢镜头是有道理的。 他琢磨着这她名字三个字的写法,哪个许,哪个从,哪个周。 -------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