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by债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枫林晚 限
我听到光的声音,比呻吟还要高亢。
债台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2周前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xE – 现代 – 狗血 – 骨科

正文已完结 不定期掉落番外

陈仓在闭上眼睛之前,先倒数了三个数--后来又延长到五个数重新计时,然后是七个数、十个数。他想,只要他哥肯亲他一下,他就彻底放弃负隅顽抗,安心去下地狱。

但陈桉不愿意。

律师×作家

cp名:暗度陈仓

“到了枫林晚酒吧,你只有两件事可做。”

预警

非亲兄弟 年上
xlack xeauty
现在是凌晨2:05,陈桉还没回来。 天特别黑。 陈仓看不到光。
第一章
目录
下一章

You have no room for light , love is lost on you.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陈仓就厌恶夏天。阳光毒辣,总能一下子照s出他冷白色皮肤下肮脏的想法,让他不敢偷看哥哥打篮球的模样,怕被发现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和不正常的潮红。发梢垂落的汗滴,黏重地滚过下颌,像谁的手游走而过,撩拨起陈仓心中隐秘而微妙的情感。

他喜欢他哥哥,那个叫陈桉的男孩,却羞于承认。

陈桉上大学之后,留下还在读高中的陈仓一个人在家。每一个难捱的夏夜,陈仓总舍不得开空调,屋内如蒸笼般令人喘不过来气,闷热能淹没理智,也能放大感官--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陈仓一边想着陈桉的脸,一边自渎。他很少会在这个过程中发出呻吟声,想念本身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生理上的快感只能加剧自我厌恶。然而达到xx时,陈仓会有种窒息的感觉。在那个时候,他会不能自抑的发出一声闷哼,然后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默念陈桉这两个字,直至睡去。

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从陈桉彻底给陈仓不该有的心思宣判死刑后,陈仓就没再想过这些少年心事。

之所以又想起来这些,是因为陈仓看到了在枫林晚酒吧旁边的“停车场”交缠的两具x体。

一个是陈桉--陈仓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眼看就要35岁的人了,肌x居然还他妈的那么勾人,既不会太过壮硕而像个狒狒,又不是那种纯靠瘦才依稀可见腹肌的白条x。

至于另一个,陈仓不认识,看起来像是个还在上高中的小年轻,小男孩吹箫技术似乎挺生涩,陈桉居然被伺候得面无表情,几乎读不出快感。

陈仓无意破坏他哥和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艳遇对象的春宵一刻,实在是陈桉的手机响过太多次。电话那头的Frank咬牙切齿,表示如果再听不到陈律师本人的声音,他就考虑取消陈桉在枫林晚酒吧的一切花销都可以报销的权利。

陈仓敲了敲车窗。他哥陈桉g脆利落打开了车门,一只手还在不停地引导小年轻吮吸的频率,另外一只手接过了满脸冷漠的“快递员”陈仓送来的电话。

本来陈仓的工作也就到这一步了,他无意欣赏陈桉一心多用的装x范,况且他还有一篇马上要到deadline的小说番外没写。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仓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陈桉示意小年轻停下--他咬肌恐怕相当酸,看起来还很有可能要g呕--这个时候陈仓才发现,小年轻什么都没穿,却系着一条领带。

挺会玩儿啊,陈桉真他妈是个老色鬼。

陈仓记得这条领带,去年Frank送给陈桉的,当时Frank还开玩笑地问了问陈仓想不想要一条一样的,陈仓白了他一眼,对于Frank的品味相当鄙夷。

现在,这条领带系在一个小屁孩身上,看起来禁欲又色情。

陈仓确实没想到,陈桉居然这么重视这个技术不好的雏儿,甚至还愿意跟他玩点儿情趣--他久违的嫉妒心又开始作祟,这可不是个好迹象。

“不长记性的东西,你别在陈桉面前犯贱。”陈仓心里骂着自己,勉强压下就快决堤的情绪,调整成一个相对正常的语调。

“小孩儿--对,说你呢,你叫什么名字?””陈仓点了一根烟,给小年轻递了过去,他哥还在和Frank通电话,好像是有笔投资出了不小的问题,但陈桉依然是这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陈仓还没听说过陈桉解决不了的经济官司。

小年轻乖顺地接过x莓爆珠,却似乎不打算给陈仓这个面子:“我……不会抽烟。我叫林深。”他慢吞吞挪到副驾上,找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把手里的烟塞在陈桉嘴里,顺手披上条毯子,xx却还露在外头。陈桉那个老流氓,像盘核桃一样揉捏着小年轻的xx,一边还在笑。

陈桉说:“弟弟,趁早把烟戒了吧。这种甜滋滋儿的东西,不适合你这种人。”他俊朗的五官难得舒展开来,流露出一点点温柔--或者说是同情,像是在打篮球扣篮之后冲对方歉意地一笑。

陈仓没这个耐心再看下去了。就这样吧,最好就让这俩东西一齐死在外头,尤其是陈桉,千万别再他妈糟蹋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孩儿了。

“我再重复最后一遍,你不能和对方y碰y,这笔钱g不g净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尽管语调听起来没什么情感,但陈仓知道陈桉就快丧失耐心了:“你不肯拿出来100万,那你就要有赔个g净的觉悟。”然后陈桉眯着眼睛,g脆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陈仓已经走出去挺远,但没忘记回头跟他哥告个别:“哥,尽管这个所谓的’停车场’就是用来给你这种’风流浪子’车震约x的,但你下回……你是不是先看看身份证再下手?在这么下去你早晚得被逮起来,判个猥亵儿童什么的,我可不负责捞你。”

陈按不屑道:“陈仓,你在跟我谈法律?我活这33年就输过一场官司,原因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还有--在枫林晚酒吧你只有两件事情可做,停车、xx。”

陈仓没话好说,他裹紧风衣,大步流星走出停车场。

陈桉的声音越来越远,但陈仓还是能依稀听到:“宝贝深深,哥哥教你怎么吃棒棒糖……嗯……唔,你得像这样,用舌头轻轻滑过系带……x,宝贝,你咬到我了。”

陈仓推开酒吧的门,酒保Kevin已经准备好收拾收拾打烊了。他看了看手机,1:17,恐怕整个x市只有这一个奇葩酒吧会在1:30就关门了。

放着白花花的钱不赚,还说自己不是傻x--陈仓又开始骂自己。

“小陈哥,陈律师他是不是又有新欢了?”Kevin问道。

“嗯,应该不是临时约x,看起来在一起好像有一段时间了。我哥的金丝雀儿一次比一次小,这次我估计顶多也就高三。他这种老牛吃嫩x的精神我确实是佩服。”

“陈律师毕竟长得好看,眉眼间天生带点痞劲儿,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虽然不太一样吧。但你哥又那么有钱,想不让人心动都难啊。”

陈仓苦笑,没再把话接下去。

他注视着陈桉一步步长成今天这个样子。或者说,是他把陈桉x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陈仓的编辑曾经跟他说,他写的每一个故事都在重复他的处女作。尽管不明显,但她很担心有一天陈仓会被市场淘汰。

这些年,陈仓写过青春校园,尝试过科幻,也玩过黑残深,但永远摆脱不了《枫林晚》的影子。

可他并不介意。大不了就不写小说了。反正陈桉有钱,又不需要他养家。

从《枫林晚》开始,每一个故事,都是陈仓写给陈桉的情书。

陈仓每写完一个故事就能得到短暂的平静,读者们追捧他文字中流露出的阴郁气质,又让出版社赚得盆满钵满,这种三赢局面,何乐而不为。

只有陈桉,他从来不看陈仓写的书。

他的爱意,他的欲望,他的痛苦……陈桉一点都不想知道,并嗤之以鼻。

陈仓对着笔记本屏幕发呆,过了整整半小时才敲下番外的标题“xlack xeauty”,酒吧里正好放到了这首歌,他也懒得再去想个有新意的名字。

现在是凌晨2:05,陈桉还没回来。

天特别黑。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