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竹桃》by柚子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夹竹桃
老流氓与软软
柚子阿

xE – 现代 – 小甜饼 – 1v1

“你最喜欢什么花?”

“夹竹桃,白色的那种。”

许丛生在二十岁遇到了爱的人,

却在三十岁那年丢掉了。

风度翩翩老流氓攻x软绵绵易推倒傲娇受

许丛生x何茂

01一眼万年
2019.4.29
第一束光晃进了房间,他望向光源,像被绑在地下室绝望等待救赎的少女,渴求热烈的光能驱走乌云。
窗前仅有一盆白色夹竹桃,被男人深情的目光注视。他的眼底泛青,眼球布满血丝。
他眨了眨眼,眼前依旧模糊,那些血丝像是被刻在眼球,遮挡住视线。
光逐渐装满整间屋子,男人清了清嗓,不知道对着谁说了句:“生x快乐。”
他想起那天周末下午,柔软缠绵的吻。
那是他陪他过的第一个生x,在男孩家客厅,两个人,一块x着蜡烛的蛋糕,凑成了一场简单的生x。生x过后两人本想去看部电影,脚刚迈出门槛就被毒烈的太阳劝退,只好拉好窗帘窝在卧室。
空调开的很低,男孩的头靠着他的肩,两人紧紧拥在一起用平板看电影。
他的心思不在电影上,目光全被男孩低垂着头的眼睫捉去。随着眼睛眨动,男孩的睫毛像是把墨色羽毛扇,轻轻的,扇动着。不知为什么,他的左边x口处突然有点痒。
男孩察觉到他的目光,迷糊地望向他,纯净明亮的眸被冷风吹得有些x漉漉,他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像是怕把这名贵的羽毛扇弄坏,他轻柔地触碰,用舌尖细细x吻着,男孩似乎被这小心的动作弄痒,手推拒着他的身体,却又不敢太大动作,这似拒还迎的行为取悦到男人,男人奖励似的吻住他的唇,灵活的舌溜进口腔,舌与舌纠缠,唾液相互交融,被压在身下的平板里电影还在不断播放,演员说话声被粘腻的喘息覆盖。
窗帘被拉开个缝隙,阳光被漏进房间。
“你最喜欢什么花?”
“夹竹桃,白色的那种。”
他眼神探向少年,便觉是陷入夹竹桃海,逃也逃不出,只能任其毒素在体内叫嚣,然后等待被黑暗吞噬。他就是那白色夹竹桃,单纯外表下隐藏着致命的毒。
“咚咚咚。”
敲门声打破男人的幻想,他只好起身去开门,他一夜未动,脚步有些漂浮。
门被打开,屋外站着个脸色冷漠的青年。
“喂。”
“你现在这样也没用,他已经没了。要不是为了这信,我真他妈不想见你。”
他边说边从怀里掏出封信,厌恶的交到男人手里。“他说他不恨你,希望你能替他好好活着。”
男人木讷的接过信,又像是想起什么来了,瞳孔震了震,小心翼翼地将信封拆开,里面信纸被娟秀字体写满,盛着对男人的爱意与想念,信纸结尾藏着些g涸的水渍。
“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我要坚持不住了,好想你。”
话说得轻松俏皮,可男人却觉得像是心脏被掏出来碾压成残渣,喘息都是痛的。有什么东西划过脸颊,最后滴落在信上,与男孩留下的泪痕融在一起,打x漂亮的字体。
男人大口呼吸着,正午的阳光晃得他头晕眼花,脑海又陷入回忆。
男人和男孩第一次相遇是在一天放学路上。下午两点,一天中温度最高阳光最充足的时候,太阳给万物镀了层金,树叶被烤得蜷缩成团,人们做事也兴致缺缺,只想躺在凉爽的空调房躲避太阳。
男人刚参加完学校活动准备回去,他被午后的气温熏得闷热焦躁,外x下衬衫已被完全打x,他x了xg渴的唇瓣,头低向大地,加快步伐。
远处传来声音,他抬头望去人群,这一望视线便直直锁在男孩身上––––––男孩正扬起头喝水,滑落的水滴从下巴顺着喉结溜进白短袖,白净的皮肤与淡然的气质使他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男人此刻觉得世间万物都停止生长,周围人群的嘈杂仿佛不存在,眼里只剩下那个g净的少年。
天气明明热的连水洒下地面都会滋嘣作响,而此时男人却觉得陷入清凉的小溪中,缓慢又充满生机。人群很快就走远,男人在背后望了会儿,就回家了。
回到家许丛生利用自己身边的关系调查到男孩:何茂,十七岁,高中生,父母离异,现在跟着xx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区。
许丛生久久盯着照片中在球场驰骋的少年不动,目光如果带有温度,可能会将纸烫出一个窟窿。良晌,他挑唇一笑,将照片放进钱夹。
烈x高照,夏x炎炎,何茂在乏味枯燥的数学课上出了神。
最近学校为了让酷暑下拼搏的学生更加积极的学习,特意开展了一次校内演讲比赛,这很平常,可不平常的是学校居然请来了A大学生来主持比赛,还希望他与人家一起主持。何茂本不想参加的,可当学校提到那一千五的奖金,他向这万恶的资本主义低头了。
第二x,何茂刚进教学楼就被围堵在门口的女生惊住,从门口到楼梯拐角处沿长,呜泱的人将大厅挤满,一层一层围成一个环,他向环中心看去,望见一个背影,一个肩宽腿长西装革履的男人,他不感兴趣,便靠着墙边从比肩继踵的人群中擦过往楼梯口挤去。
“何茂。”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何茂转过身,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已经转过身来,眼睛透过旁人飘向他。
何茂正疑惑男人是谁,那人便向他快步走来,“你好,我是许丛生,A大经济系。”许丛生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啊你好,我是何茂。”何茂握住男人的手,他的眼眶深邃,眼里含着笑意,紧紧的注视着自己,何茂被着目光烫到,慌忙收回右手,有些紧张的开口道:“那个……这次的活动由你我来主持,你刚到吗?我现在带你去校长室吧。”木由子
忙活了一个早上,何茂在第二节课出现在教室。高二课业繁忙,何茂脑里容不得胡乱想法,认真跟着老师听讲。
午休,太阳高高挂在空中,阳光透过树叶空隙留下斑驳阴影,空气潮x而又闷热,x场上的人寥若晨星。
何茂走出食堂,温热的风袭来,吹不散盛夏的烦闷,他刚要迈进酷暑,耳后倏然起了股凉爽清风,“喜欢吗?”沙哑的低音穿透耳膜闯入心头。何茂转过身,瞧着许丛生手里拿着个小风扇照着他身上吹,“谢谢啊许丛生学长。”许丛生把手搭在何茂肩上,随着他走出食堂,“没事儿,都是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丛生。”
此后的几天,何茂除了上课,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和许丛生排练。起初何茂还有些紧绷,后来也逐渐进入状态,与许丛生越来越默契。
周五临近放学,天气骤变,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刻天上却乌云密布。许丛生暗暗想着坏事,故作担忧的说了句:“可别下了雨,我没带伞。”
或许老天听到了他的心声,放学时真的下起了大雨,雨水紧凑急促地打在地上,卷起白烟,远望去,像是清晨霜降下了一场雾,朦胧飘离。
何茂将伞分给他一半,用试探的口语问道:
“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家住一晚上?”
“嗯,看样子这雨半会儿不会停了。”
狭窄的伞下撑着两个人,许丛生能感受到何茂微凉的皮肤以及轻微的喘息声,他望着为了使自己站直而努力将伞抬高的少年,仿佛这些雨点敲击的不是伞身,而是他的心房。
两人磨磨蹭蹭将几分钟的路程y是走了十几分钟,到家身上也x了大半。何茂的xx知道情况后立马给两人煮了杯姜汤,叫许丛生安心住下。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