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福呀》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沈尽欢

內容簡介
徐乔的丈夫,叫阿福
阿福脑子不好使,别人都喊他傻子
他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阿福半生坎坷,只有一个xx相依为命,却让他二十岁那年遇上最好的女孩
陪他一路,从无到有。
女孩告诉他
你不是傻子,你是我爱的人,你要成为我的勇敢。
徐乔认为自己应该死去,在出生之前和出生之后的每一刻
但是,阿福告诉她
乔乔,我喜欢你
你是最好的
阿福爱徐乔
庸俗且愚昧
恰如徐乔爱阿福

巴掌
徐乔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徐伟已经回来了,厨房里面何婉还在忙活着做饭,饭桌上已经摆了几道菜,抿抿唇,徐乔摘了挂在厨房门口的围裙,走进去帮何婉。

“你爸今天回来了,一会在餐桌上别不说话,听见没?”

徐乔应了一声,何婉看见女儿不大情愿的样子,又捅了捅她的腰,徐乔没说话,何婉也只能作罢。

两个人很快就做完了饭菜,饭桌上,徐伟打开了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徐乔看见了皱皱眉,不自觉地把凳子往外撤了撤。徐伟没有说话,而是自顾自地看着手机,外放着视频,餐桌上除了必要的碗筷碰撞声,再也没有其他。

徐乔饭量小,而且又是面对着徐伟,她更加没有胃口,勉勉强强地吃了几口,就自顾自地拿起碗筷准备去厨房洗刷。

刚起身,徐伟啪的一声,就把被子重重地磕在桌子上,何婉身体不自觉地抖了抖,赶忙上去劝话:“你这是做什么?好好的杯子,都要被你弄碎了。”

徐伟没搭理何婉,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的徐乔,声音淬了冰:“你一天天拉拉个脸给谁看?”

徐乔当做听不见,继续往前走,下一秒,那个杯子就已经摔碎,渣渣飞溅到了徐乔的腿上,顿时,腿上就多了几道划痕,血珠也渗了出来。

徐乔转过身,仍然是面无表情地对着他。

徐伟被徐乔的态度激得更是上了头,甩开旁边拉着他胳膊的何婉,走到徐乔面前,扬手就要打徐乔。

“我怎么了吗?”徐乔正正地对上他的眼,语气一丝不变,好像即将挨到巴掌的不是她。

“老子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回到家,就是为了看你给我拉的脸的?”

“我没有摆脸给谁看,我就这样,一直都是。”

何婉紧紧地拽着徐伟的胳膊,语气已经几近哀求:“乔乔,跟你爸道歉。”

“我犯了什么错吗?为什么要我道歉。”

这句话对于徐伟来说无异于点燃神经的最后一把火,徐乔就那么看着,也不躲,y生生地挨了徐伟一巴掌,脸上赫然多了五个手指印,在昏暗的灯光慈爱,更加显眼。

徐伟愣住,他没想到,徐乔不躲,神情有那么一丝丝的动摇,三个人一时间谁都没说话,何婉想安慰女儿,又顾及着徐伟在场,只得拿着已经被泪水浸x的眼睛望向徐乔。

“你打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吧”说完再也没看身后的人,进了厨房。

关上门的时候,徐乔听见了外面徐伟的一声怒吼:“妈的,看看何婉你养的好女儿,就这么对她爹”

后面何婉好似还在解释着什么,徐乔直接关住了门,阻挡了外面的一切声音。

是夜,何婉躺在床上,听着旁边丈夫的鼾声,又不放心地起来看了看,盯了一会,发现徐伟没有转醒的迹象,轻声起身,唯恐惊醒了旁边酣睡的徐伟,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

“扣扣扣”,徐乔坐在床上半抱着腿发愣,听见门叩响的声音,想开口说话,又扯动了脸上的伤,只得起身去开了门。

何婉凭着外面的路灯看见了女儿已经肿起来的脸,两个人关了门,何婉坐在床边,拉起徐乔的手,话还没说,眼泪已经先下来了,“乔乔啊,你也知道你爸喝了酒脾气就是那么爆,他不是什么坏人,你别往心里去,听妈妈的花,以后学着乖一点,说话甜一点,糊弄糊弄你爸,他就高兴的不得了。”

徐乔默不作声地把手抽了出来,她看着眼前苦苦哀求她的何婉,她很想开口告诉她,不是那样的,没有一个正常的父亲每每在喝酒之后会如此对待自己的妻女,这不是坏不坏的问题,这是一个人本性的问题。

最终这些话都没有说出口,她知道,何婉不会听的,她只会一遍又一遍的洗脑,让你接受你生理上的父亲是一个好人这个事实 ,徐乔累了,她不想再说一遍曾经苦口婆心劝过何婉的话,她现在已经没有那个力气再去应付何婉。

她躺下,盖住杯子,蒙住头,杜绝外面的一切声音,何婉也随着她躺下,从后面搂住她,这是何婉惯常的动作,在每一次徐伟打了徐乔之后。

媳妇
徐乔傻乎乎地任着阿福撕了包装,把创可贴贴在她脸上,阿福摸着徐乔的脸有一些鼓,估摸着一个创可贴应该不够,就准备再撕一个,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般,他的手刚碰到创可贴就被徐乔拉住了。

“一个就够了。”

阿福指指自己的嘴角示意徐乔她那里有伤,得再贴一个。

“不用再贴了,再贴我就没法吃饭了。”

阿福听了徐乔的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徐乔见状笑了笑,回握住他的手,白皙柔腻的小手握在c糙麦色的手上,产生的色差让阿福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怪异的感觉,他形容不出来,跟小时候自己和其他同学坐在一起一模一样,他们看着书,一字一句地念着些什么,他也跟着他们学,却是什么也不会。

眼下的情况比那个时候更加糟糕,他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挫败感,很早之前他就知道自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他挣扎过,也努力过,最后像大众所期盼的那样,接受着。

“那个…….乔乔”,他有些犹豫地开口,眼睛忽闪忽闪地,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嗯?”她问他

“你会不会嫌弃我,我什么都不会。”

徐乔有些愣神,阿福在她面前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样子,好像世间所有的忧愁都跟他没有关系 ,她羡慕过他,可以过滤掉一些事情,不明白也就无从来的伤心。

那是他的特权,她仰望着,期盼着,终究又得不到着。

“为什么要这么认为,你会很多,你会绣花,你看李xx卖出去的鞋垫上好多花都是你绣的是不是?你还会修剪盆栽,你看院外面的x坪是不是一直都是你来打理,你做的很好,这些我们都不会,对不对?”

阿福有些开心,又有一些失落,他会做很多事,但是不会地更多,比如他没有办法和正常人一样和徐乔聊天,徐乔说的大部分内容他都听不懂,再比如,他护不了徐乔。

徐乔的身上隔三差五就有一些伤,他每每听到徐伟的吼声的时候,/驰宇/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在门口张望,他敲门,徐伟也不会开,更甚至,徐伟会下手更狠。

徐伟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高素质,是一个体面的人,出去人人都要喊他一声:“徐老板”

他怎么会允许别人窥见他暴力的一面?

面子透支着他的生活,他不允许在这个家里有谁对自己不尊敬,不允许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所以他向徐乔身上诉诸暴力,他讨厌徐乔看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团垃圾。

他心慌,他惊惧,他必须做一些什么来矫正自己的权威,来发泄他在徐乔身上得到的挫败。

看见徐乔身上流血,他隐隐有些报复的快感。

你再怎么横,也是我的女儿,也得受我的支配。

何婉不会拦他,他清楚,所以肆无忌惮。

“你比很多人都好,真的,阿福,你孝顺,真挚,果敢,很多人在你面前都要自惭行秽,你不用跟其他人一样,你做你自己就好了。”

“大家看起来对我很好,可是我知道,他们是可怜我。你会不会也觉得我可怜呢?”

“不,不会,阿福,大家是觉得你值得被怜惜,你应该这么想,如果大家都不理你,你会好受吗?不会对不对,有些人可怜你是因为善意,因为良知,有些人则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他应该施舍自己多余的怜悯,阿福,你不需要懂太多,少说话,多做事,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

阿福点点头,看着他似懂非懂的眼神,徐乔像刚才那样,摸了摸他的头。

顿了顿,他又补充到,“阿福,其实不难懂的,我和xx一样,都喜欢你。你值得被喜欢。”

他脑子瞬间空白,一直回想着徐乔的那一句:“我和xx一样都喜欢你。”

晚饭的时候,李琴看着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傻笑的孙子,她问阿福:“阿福今天很高兴吗?”

“嗯”,男孩咧开嘴笑着,漏出几颗牙齿。

“是因为乔乔吗”

听到徐乔的名字,阿福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白净的脸涨红的,跟年画娃娃一样。

李月看见自家大孙子的样子,没有再问下去,给孙子又夹了几口菜,嘱咐他多吃点。

“多吃点才能长高,小矮子是娶不到媳妇的。”

提到媳妇,阿福脸也垂了下去,涨的更红了。

徐乔那张漂亮的脸又开始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开口甜甜的叫着他“阿福”。

他想,自己的名字可真好听。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