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宴》by臭虫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宴宴

内容简介
隔壁开了篇新文,估计是小短篇,可以看看哦~

玫瑰就应该攀附点什么生长,不然就不美了。
强取豪夺 狗血淋头 文笔烂 逻辑废
通篇鬼扯

1V1xG狗血暗黑

第一章
宴宴是在一张蓝色丝绸铺满的大床上醒来的,鸦羽般的长睫像扑腾的蝴蝶翅,敛着所有神色,恬静不已。

滑腻的布料随着起身的动作滑落,在瘦小的身体上略过。宴宴低下头,发现自己全身光裸着,未着一物。

有些恍惚,回过神来茫然无措。

心渐渐地沉入谷底。

这间屋子采光极好,落地窗外是游泳池。有寄簇艳丽的玫瑰攀附着玻璃生长。颜色亮得刺眼,象是要灼烧宴宴心底整片荒原。

她用被子裹着自己的身体,白嫩的脚轻轻垫在瓷白的地板上,跃动着的身影象是随时要条一支圆舞曲。

脚踝传来的痛楚让她脊背发凉,那些残破又冰冷的画面想毒蛇般钻进脑中,阴冷不已。宴宴想起了那张脸,那张冷漠又狂热的脸,止不住的颤抖。

这时,面前的沉重的大门被打开。

那张脸真真切切的浮现在眼前。

宴宴见他又是那幅志在必得的表情,像在把弄一个有趣的玩物。

她忍着脚上的阵痛,瞄准男人身侧的一个缝隙。

奋力的往外跑。

无疑是以卵击石,且愚蠢。

她慌乱中下意识的逃跑举措,让男人面色愈加冷凝下来。

他只是伸出了一只手就将宴宴擒住。

宴宴想要挣脱,却被男人的臂膀环得越发紧。

他抱起宴宴往床边走去。

呜咽在喉腔迸发,犹如小兽的悲鸣。宴宴见他将自己放在床上,一把扯开那张蓝色的遮羞布,脸上是沉郁的顿色。

宴宴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凄凄切切喊了一句”殷离,你放过我好不好?”

没人在意她说了什么。

混杂在哭喊中的句子,缺少意义,特别是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

……

宴宴有个瞎了眼的xx,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xx说他们死在了乡下。没有人收尸,那个地方长满了铃兰,也不会有人驻足。

她每次问起,收到的都是这样轻描淡写的回答。

象是精确的计算过的回答,含糊得没有感情。

宴宴读到初二就辍学了,家里实在拿不出钱。

那之后宴宴就开始认命了,她觉得自己象是扎根在了泔水街,她的灵魂在这块不上不下的地界里游荡,就等腐烂的那天,消逝溟灭。

泔水街这一片地聚集了首都所有的穷人和乞丐。因为穷,所有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相同的神情。

麻木冷静自持。

这里每天都有人走出去,同样的每天也有人走进来。

泔水街是城乡结合部,连接城市和乡村的纽带。没有城市繁华,也比不得乡下自在。

囿于这处的人大多是为了活下去拼命挣扎。

他们陌生的面孔上大多写满了愁苦,像极了被打捞起来的鱼,翻腾着吐露出的都是心酸和无力,却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宴宴在泔水街的小市场卖鱼。

这是一份能够维持基本生计的工作。

她的鱼大多新鲜且便宜。对于这片地界的人来说极易接受,

有人问宴宴她的鱼是哪里来的,宴宴总会笑却也不回答。她生的好看,不象是这里的人。

白皙的皮肤像极了上好的羊脂玉,一双翦水秋瞳落在脸上极有味道。她的眉是弯的,像天上的月亮,野生得恰到好处。

浑然天成的美像极了坠入繁星处的月,远观是清冷的孤高的,近看是柔和的细腻的。

凭得这份美,宴宴的生意好的不是没有道理。

但她卖的鱼少,赚的钱也只是图个温饱。

所以也不存在让人生妒的情况,其他铺子卖鱼的姨婆们都喜欢她,天天拉着小姑娘的手叫嚷着要给她说媒。

宴宴总是笑眯眯的,说自己有男朋友。

问到男朋友g什么的?

也乖乖巧巧的回答:“他是搞音乐的。”

“搞音乐的,那得是明星吧?”

宴宴笑,眼睛都眯成一道缝了,星星点点的光泄出来。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

“不是明星。”

声音小小的,甜糯糯的,调笑声便弱下来。

宴宴装鱼的工具是个小红桶,江深买给她的。江深就是宴宴的男朋友,他们是小学同学。

后来江深爸爸买彩票中大奖了,就带着一家人搬了出去。

再遇到是一个雨天,路滑,宴宴卖鱼的盆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鲜活的鱼在泥浆中乱扭。宴宴慌了,急得眼眶发红,看着像个怯懦又可怜兮兮的小动物。

蹲着。

江深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脚上踩着一双g净得有些夸张的球鞋,撑着一把透明雨伞走到她面前,挡住了头顶往下砸的雨滴。

宴宴红了眼连带着红了脸。

江深不嫌弃她沾染了泥浆的脸,也不在意她脚上破破烂烂的鞋,领着她上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

包裹在暖意中宴宴才放松下来,为他刚刚替自己捡起鱼而弄脏的手感到抱歉。

江深笑着说没事,拿出一旁绵软的毛巾吗,替她擦拭着头发。宴宴耳朵发烫。

他笑得有些肆意。

后来和江深熟悉了,宴宴放开了许多,两个人偶尔会互相打趣。

江深和宴宴讲自己的梦想,总是谈吉他给她听,笑着说自己今天又编了个新曲子。

宴宴觉得他在发光,死水般的x子里不再是平淡无波,因为江深,宴宴开心了很多。

开始慢慢的攒钱,幻想着一天可以走出泔水街。

两个人在一起,是在一个仲夏的晚上,江深弹着吉他,坐在开满荷花的湖畔。燥热和蚊虫消磨不去耳根红,眼底娇羞,眉间躁动。

牵了手,接了吻,一切水到渠成。

宴宴比以前更快乐了。

因为江深。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颗裂果,没有可声张的悲痛和愁苦,却也活的不快乐。

可现在宴宴鲜活了。

比往x燥热。

宴宴的鱼是在巷子后面一大片滩涂地更深处的小河里抓的,她第一次发现那个地方是退学那天。

茫然又无措的思绪灌溉在脑海。

宴宴认命却也不甘。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滩涂地,泥浆覆盖着小腿,她毫不在意的往前走。

却不知不觉间越过了滩涂,闯进了一片芦苇丛,看见了那条清澈的河流。

跃动着鱼的身影,鳞片在闪着光。

水波荡漾时候没过膝盖的水像棉絮般柔软。

若是不用依靠人的习性活着宴宴或许会浸泡在这片水域,活过余生。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