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by孟德的小公主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呦呦鹿鸣(民国 1v1 #重修版)

內容簡介
岑牧野(岑家的叛逆四少爷,后成北平城黑白通吃大富商。14岁时,家里莫名其妙地给他抱来一个才刚断x的童养媳,当时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好在后来离家出走十多年未归,这才躲过了这桩毫无意义的婚事……)

麓鸣儿(无父无母,2岁就被岑家带回。十余年后,当那个离家出走十多年未归的正牌夫婿出现在她面前时,小姑娘的心里是十分恐慌的……)

年轻富商vs乖巧童养媳。
她在慢慢成长,他在慢慢被俘获……

1V1x羅曼史甜文女性向

0001 第一回 四哥

车夫的脚铃,叮叮当当地,由远及近打南边而来,往东边的岑家而去。

车里坐着的小姐,被这小地方的人们传为岑家的童养媳,连这拉洋车的车夫,都不免为这长得如梨花般的小姐感到惋惜。

虽说这岑家在本地算得上是大户,但与这小姐有着婚配的岑四少爷从小就是个混不吝的角色,自从17岁那年离家出走后,这十二年来也不见有人影回来过。

有去过北平的同乡人都说,这混不吝的岑四少如今可是北平城里叱咤风云的有钱人。不曾出过远门的人却都以为,这不过是那些人随口编出来吹捧岑老爷的话罢了!

真真假假,就连车上的麓鸣儿也不知道那人现在到底在做什么营生。岑家的四少爷出走时,她才不过5岁的垂髫之年,对此人几乎没多少印象。至于现在她也希望他别再回来,这样自己还能在岑家踏踏实实的过x子,不过她更希望有一x岑家可以以一纸休书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关系。

尽管岑家人待她不薄,她也曾想过在这呆一辈子,但年岁越大,接受的新鲜知识越多,她便愈发想要到外面去走走,不说实现什么远大抱负,至少她还向往自由。

只是在这念头萌发之时,心中割舍不下的唯有这岑家的大太太廖氏,这是她在岑家唯一的依靠,如生母一般养育着她的人……

“小姐!到咯!”车夫在岑家的大门前驻了脚,笑着用挂在脖间的白汗巾抹了把汗。

“谢谢。”麓鸣儿搂着一大捧莲蓬,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又从衣兜里摸出几个铜元递了过去。

“小姐!鞋!”车夫笑指着车上那双月白绸布鞋冲她的背影喊道。

麓鸣儿看了看自己那双沾了河泥的双脚,低着头跑过去提溜起车上的鞋子,又对车夫道了句谢,这才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岑家的大门。

赤着脚在炙烤的地面上跑着,奔跑的速度也不由地加快了几分。刚跨进正院的月亮门,屋内还在叙话的母子俩便听到了她那清泉般的嗓声,“阿娘!阿娘!我给您采了莲子!”

斜靠在床头的廖氏,从有些虚弱的病容中挤出一丝微笑,对着边上侍奉汤药的岑牧野说道:“来了,你可好好给我待着!”

岑牧野笑笑,并未搭话。

“阿娘阿娘!”麓鸣儿和小鹿似的满心欢喜地直蹦进来,直到她发现床榻边上的陌生男人,才没敢再失礼地多往前走一步。

她对那位衣着光鲜的先生颔首,又笑着望向岑太太,“阿娘有客在啊?鸣儿一会儿再来。”

廖氏嗤笑,“他算什么客?”抬手招呼她道:“你快来!到我跟前来!”

麓鸣儿听话地挪着小步子上前,垂首站在她身旁,与那男人的距离也不过半臂,但却始终不大敢看他。她只把眼睛盯在廖氏的面上,觉得她今x的气色像是有了好转,心下也踏实不少。

“你这孩子,大热的天,又跑去采莲蓬!”廖氏伸手过去摸了摸她被x头晒红的双颊,心疼道:“好好的面皮,仔细回头晒脱了相!”

平x里廖氏这么说,她也总要顺着她调侃几句,但现下有外人在,她只好低低头,难为情地抿唇笑笑。

这一低头,正好发现坐在她面前的男人似乎是在盯着她的脚看,一时尴尬的缩了缩带泥的脚趾,脸上的两抹红又加深了许多。

小小粉嫩的脚趾带了些已经g透的泥土,岑牧野倒觉得野趣横生,她一缩,他便更加觉得可爱,唇角跟着不自觉地弯了弯,抬起眼来看看她。

麓鸣儿慌乱地往后退了一步,对床榻上的廖氏说道:“阿娘,采莲蓬弄脏了脚,我去冲冲。”

廖氏也探身过来瞧了瞧她的脚,笑了笑,“就在我这院子里冲吧,让你四哥帮你打水。”

四哥?

麓鸣儿瞪大了双眼,吃惊地看着坐在她眼前的岑牧野,“四……四哥?”

手里一松,一株株的莲蓬哗哗掉了下来,落在她的脚边,还有那男人的脚边……

岑牧野坐着低身去拾,她也弯腰下来,两条长辫垂下,正好扫在岑牧野的脖颈处。

痒痒的,她没察觉,岑牧野自然也就忍着。

“阿野,瞧你都不回来,一回来就把你鸣儿妹妹给吓着了!”廖氏看着这两个孩子,忍不住打趣,颓靡许久的精神着实好了起来。

岑牧野把最后一株莲蓬给拾了起来,合着手里的那些全都一并放到了麓鸣儿的怀里,他对廖氏道:“娘,这可冤枉,不是我不回,是我爹不让。”

“你要不在外面瞎混搞,你爹能不让你进门?”廖氏敛xx上的笑意,提嗓教训他两句便又气喘着咳了起来。

“好好好,是我瞎混搞,都是我的错,您就别同我置气了。”岑牧野边说边用手抚慰着母亲被咳疾压弯的背部。

廖氏摆摆手,“哄着我可没什么用,什么时候把你爹哄成了,你才算没错儿。”廖氏说着,又拍拍麓鸣儿的手,转而一副温和的模样道:“去吧,让你四哥给你冲。”

“不……不用了……”麓鸣儿把莲蓬放到一旁的桌上,提了裙摆就紧着往外跑。

“还不快去!”廖氏故意用力拍了下岑牧野的后背,催促道。

岑牧野假意痛呼一声,站起来,边走边埋怨似的同廖氏玩笑,“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岑牧野出来,正看到小姑娘一手挽着裙摆,一手费力地去取台子上的那盆水。看了一会儿,确定她真是气力不够之后,才慢悠悠地踱了步子过去。

他解了袖口的衬扣,把袖子挽起,一手背在身后,一手轻而易举地便拿起了那盆水。手稍一倾斜,那水便从上而下倾泻了下来。

夏x的井水冰凉,刚一触到她的脚背,她便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凉?”岑牧野开口问道。

“还……还好。”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有多么娇贵,况且这也不过身体的条件反s而已。

冰凉的井水轻轻泼在她的脚面上,渐渐地麓鸣儿便觉得通身都凉爽了起来。

她做梦都不会想到,那个别人口中惹是生非、离经叛道的岑家四少爷,今x竟会乖乖地站在这儿替自己冲脚?

尽管如此,她依然觉得,这人是个惹不起的货色。刚刚听岑太太的话里,岑老爷应该也不会让他在这久留,如此自己应该就不会与他有太多的接触。想到这儿,心里才踏实一些。

“好了。你的鞋呢?”岑牧野把盆放了回去,四处看了看。

“我自己去拿吧!”麓鸣儿刚要迈出步子,就被岑牧野拉住了胳膊。

“站着别动,我可不想再帮你冲一回!”

一句话就把麓鸣儿噎得站住了脚,果然不是什么好心人,不过奉了阿娘的命令罢了。

岑牧野提着她的鞋过来,又扔了一条布给她,“不用我替你擦脚吧?”

“谢谢,不用。”麓鸣儿伸手接过他手里的鞋,放到地上,又抬头看了看他。

这是要他走的意思,她并不想当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去擦自己的脚。

可岑牧野没反应过来,而是与她对视了起来。他心中暗道,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在他有限的少年记忆中,母亲总怀抱着的那名女童,如今已是这样出水芙蓉般的花样年纪。

那会儿不论街坊还是玩伴总会拿这个同他玩笑,说他有个还在吃x的娃娃媳妇儿。为了这个,没少同那些人g架,对那小女孩便也从未有过好感,甚至多次有过要把她悄悄扔掉的念头。

现在想来,还真是幼稚又可笑。他不禁感慨,连眼里都染了笑意。

麓鸣儿不知道他为什么盯着自己看了许久,也没有走的意思,双脚都快风g了,他还呆呆看着自己,她小心翼翼地想要打断他的思绪:“四哥不走吗?”

岑牧野清了清嗓子转身说道:“嗯,要走的。”

*

岑牧野走后,去岑青山的书房请安。说是请安,不如说是聆训。

岑青山为人一向板正,当年从京离任后,便回乡休养。与岑太太廖氏育有三子一女,与二姨太杜氏还有一女。他对每位子女的教导便是安分守己,恪守本分,并不求他们有多大作为,只求他们踏实做人。

长子英年早逝不提,次子岑牧云虽说体弱,但在本地中学是一名教员,也算做的是教书育人的好营生。三女儿岑沐雪早就嫁了人,也是贤妻良母一名。五女儿岑沐雨与麓鸣儿一般大,小女孩自是掀不起什么风浪。

唯独这四子岑牧野,性情最为顽劣,从小就不服管束。自17岁离家出走后,与黑帮白道均有沾染,据说是在北平做起了各种赚钱的生意,甚至还是什么商会的头目。但岑青山从不认为他能做出什么利国利民的好事来,于是自那以后,岑青山就不许他再归家,要不是岑太太身体不适,他回来探病,岑青山此番是绝不会让他进家门的。

不出所料,父子俩在书房中的谈话进行的很不愉快,为了不把老爷子气病,岑牧野及时终止了话题,退了出去。

岑牧野这次回来,很是低调,否则那些十里八乡知情的官员知道了,少不了上门献一番殷勤。但确实低调得有些过头,连岑青山都不准家人为他接风洗尘。他只好在廖氏的院中,陪着母亲随意用了点家常晚饭。

二哥岑牧云,五妹岑沐雨知道他回来的消息,也赶过来同他叙了叙话。兄妹几人聊到了入夜,才各自散去。

岑牧野本是要住到外面去的,但廖氏不允,偏让他回自己的小院里。他知道,麓鸣儿如今就住在那里。而母亲的这番用心,他又怎能看不出?

不过是为了安抚她老人家,自己才顺从下来。否则,依他的性子,他是懒得去应付那么一个x毛丫头的。

这时,他便有些怪他的二哥,都这么多年了,怎么也没育出个一儿半女来?承接香火的重担就这么活生生地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北平的风,总不如这里来得清爽,伴着x虫的鸣叫,他尽量放缓脚步,最后还是来到了麓鸣儿的屋檐下。

灯影幢幢,少女曼妙的身姿映在纸糊的窗棂上。

许是在更衣吧?

岑牧野背过身去等待。

不管怎样,今晚同榻而眠,是逃不过去了……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