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女才惹人爱呢》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望月

内容简介
男主角:林靖
女主角:曹一帆

内容大概

女主是个网络小说作家,曾经红极一时,但随着网文潮流变迁、读者年龄增长,女主擅长的青春纯爱小说x渐被冷落。面对下滑的人气,编辑建议女主转型,改写「成人爱情」。奈何女主因为xx的体型,二十八年来一直是个单身贵族。她作为一个走心的作家,对于成人世界「那些事」,她无法光靠想像与观摩影片就能准确地描述出来,那她就只好去相亲,相一个「老师」来教她。

岂料不小心惹上了个性乖张、多疑、喜怒无常、x控欲极强的「指导」,第一课已是「震撼教育」,被用安全带绑在后车座强制xx;第二课已学会如何跪在男人身前吞吐xx、求x⋯⋯

后来成了上司、下属,男主又会怎样「循循善诱」,把她吃g抹净呢?

~~~~~~~

他清楚自己的劣根性,早就想试试在办公室占有一个女人,当然,要像现在这样,绑起来要,要到对方臣服为止。

她爽得脚趾头都弓了起来,两只高跟鞋都掉到地上,她觉得他的每一下深入,都能要了她的命⋯⋯

~~~~~~~~~

⋯⋯她回过头,透过落地窗往里看,林靖依然像朵牡丹花,被无数花蝴蝶纠缠,依然谈笑风生、长袖善舞。

她以为他至少会提一下她的名字。

为了他,她不眠不休,通宵工作了好几个夜晚,连小说连载也被迫停更。结果⋯⋯

海浪来了又去、进了又退,一g枯枝乘白沫扑上了岸,不一会却被下一波海水带回海里。曹一帆不禁红了眼睛。

幸好海风吹拂不绝,拭去了眼里的x润,也不至于太凄楚。

观摩 (微x)
第一章     观摩   (微x)
「嗯…嗯…啊…啊…不…不要…太快了…」随着男人打桩式的进出,女人无法说一句完整的话,她眉头紧皱、表情痛苦,双手轻力抵住男人的肚皮,想尝试推开身下那台打桩机。
男人对女人的话充耳不闻,右手把女人抵抗的双手扣在头上,左手扶着她的腰,继续飞快进出,而且顶得更用力、更深入。
女人的酥x因撞击而翻起了凶险的波浪,除此之外,她全身几乎都无法动弹,成了俎上x。强烈的快感x得她不断摇头,哽咽着说:「不行了…要去了…」
男人继续无视女人的话,语带轻蔑:「这么快就不行了?早着呢!」xx还不忘活塞工作。
女人这时只剩下虚弱的呻吟,双眼微微反白……突然,随着一声尖叫,女人弓起背,身体反复抖动了好几下。
男人知道她真的去了,便马上xx分身,再迅速xx两指,大幅度地搅动了几下。
「不要!」女人高喊。然后xxx洒出透明的液体。男人见状,便得意地轻笑,手指继续卖力地从女人的xx搅动出更多汁液,弄得床单x了一片。
不等女人从潮吹中回过神来,男人就把女人翻成侧躺,以自己的x紧贴对方的背,从后抱着她,双手边把玩着那双因翻侧而更显汹涌的美x,边在她耳边说:「别想偷懒。」话落,便折起了女人朝上的那只脚,让她的膝盖快要抵到她的腰侧,xx完整地暴露出来,再从后进入,一顶到底…
鼠标光标移到右上角的小交叉,曹一帆关掉窗口,没再看下去。随手抽了两张,把自己的xx擦拭g净,因为刚才影片女主泄的时候,她也泄了。
xx后的她进入了圣人期,开始在心里骂自己恶心,观摩就观摩嘛,为甚么要自己动起手来。同时又开始觉得自己可怜可悲,都二十八岁了,还找不到任何一个愿意抱自己的男人,与自己最亲密的就是自己的右手。
说起观摩,曹一帆能算是「x不得已」呢。她可是个曾经红极一时的网络写手,专攻青春纯爱小说,当时把很多读者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是随着网文潮流变迁,清水文x渐失宠,现在的读者更喜欢加入羞羞情节的爱情故事,加上死忠读者的年龄渐长,曹一帆写的以十几岁学生为主角的小说已不及从前受欢迎。
人气下滑,收入也自然减少,但S市的房租、水、电等只有增无减,还要顾及家乡的父母,本是全职写手的曹一帆,近来也不得不去做些兼职帮补一下。另一方面,小说网站的编辑也劝她转型,转攻都市爱情甚至成人文学。
以前的曹一帆不太欣赏性爱小说,认为这类作品难登大雅之堂,可当她年纪越大,她就越意识到自己的生理需求,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就学会了DIY,也懂得看成人小说和影片。她明白成人小说有它的市场和作用,也许能让读者更了解自己的需求和正面面对人类这些与生俱来的欲望。
基于经济原因,她没有极力反对编辑的建议,只是要求编辑容许她的小说依然是以爱为先,再以性为副。「没有爱哪有性」是她的原则,更准确来说是她对爱情的期盼。然而,二十八年来,她从没谈过恋爱,更莫论性了,所以编辑让她回去多观摩,或直接找个伴侣,谈场成年人的恋爱,兴许还能结婚生子呢。
曹一帆不想屈就,不想随便找个人嫁了,她希望找与自己投契的、找自己欣赏的,可是她xx的身材和她的不自信,让她在成长路上吃了很多苦头,也让她明白大部分的男生都不喜欢自己这种类型。她没有勇气像普通女生一样经常去不同的聚会、派对,甚至兴趣班,去结识异性,因为她有自知之明。
她是甚么类型?性格比较闷葫芦、比一般女生长得壮、全身都圆圆的、打扮也不太张扬。她不算丑,但也没有美到可以让人记住,反正就比较平凡。
她打开小音箱,播放她最喜爱的70、80粤语歌,再从冰箱取出昨晚吃剩下的拌面,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也没打算翻热。反正一个人,怎么吃也没关系,也没人会关心她吃得好不好,即使生病了也只有自己给自己喂药。
她偶尔会想,如果她不小心死在这屋里,也许要在几个月后、房东因她欠租而上门时,才会被发现。届时,她一定会感到很抱歉,害房子变成凶宅,但也已经无力挽回了。
这辈子估计要一直这样过下去,欢,无人同享,悲也无人同愁,她想。想着想着,眼泪就滴到碗里了。明明放着音乐,却觉得房子好安静。
「听说太理想的恋爱,总不可接触。我却那管千山走遍,亦要设法去捕捉。听说太理想的一切,都不可接触。我再置身寂寞路途,在那里会有幸福…」歌声回荡,却无人回响。

第二章     相亲?
曹一帆步出编辑部所在的商业大楼时,已是正午,阳光猛烈,像她的心情般灿烂。昨晚哭着哭着,她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于是连夜写好文案,今早就来跟编辑讨论。
没想到文案终于被编辑接纳了,在这之前,曹一帆已为转型提出过好几个提议,却都一一被退回,这次总算是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次文案的女主是个适婚年龄的女生,一个人在城市打拼,她的父母擅自为她安排相亲,变相x婚,而身边的朋友、同学相继结婚也给她造成心理上的压力。故事希望藉由女主的遭遇,反映现今大龄女生的婚姻压力、对爱情的迷茫、独自在异地他乡打拼的孤独寂寞等。
编辑虽然接纳了提案,但强调一定要加入「成人情节」,这令曹一帆相当头痛,不过难得可以写新故事,她只xx着头皮答应,大不了再多观摩几支影片。
回家途中,路过一个公园,放眼望去,全是婆婆、妈妈、叔叔、伯伯,每个人身旁都立着一块板子。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相亲公园吗?正好!去观察一下!曹一帆心想。
曹一帆的父母虽有过问,但并无催婚,也无安排她相亲,所以她对相亲这件事了解不多。
「姑娘,你几岁啊?」、「姑娘,你多大啊?」曹一帆甫一进入公园,类似的问题此起彼落,让她有点害羞。她稍微看了看那些板子,这些阿姨、叔叔的儿女条件都挺不错,大部分就是年纪大了点,相貌平凡了点。
再往前走,曹一帆看到有一个阿姨被很多人围着,便也上前凑凑热闹。
「你儿子可俊呢!」、「薪水不错,配我女儿刚好」、「三十三岁,的确该成家了」、「一米六八,身高就还好」叔叔阿姨们七嘴八舌,有两、三个人已嚷着要交换电话。
「你儿子是本地人吧?」突然有个叔叔问。
「不是,但他已经在这城买房了,将来也会在这里定居。」被围的阿姨有点尴尬地回答。
「唉呀,不是本地人哦……那就算了吧」一个本来要交换电话的婶婶立刻离开。
「早说嘛!我女儿可接受不了乡下人的习性」、「这么重要的数据都不写」、「我们还是想找个本地的」、「对,户口也要门当户对」真奇怪,刚刚还是个香钵钵,就因为一个对条件不合意,就马上变得门可罗雀。曹一帆突然明白为何现在越来越多单身贵族了。
「阿姨,你儿子条件不错,为甚么你要替他招亲?他应该能自己找到对象吧?」曹一帆趁人潮散去,便上前询问。她平x只顾埋头写作,有点不擅社交,但于写作有用的数据,她还是会尽量去获取的。
「姑娘也是来找相亲对象的吗?」阿姨笑着反问。
「算……是吧。」曹一帆的脸有点发烫。定是太阳太猛烈了。
「来……过来坐……让我好好看看。」阿姨拍拍旁边的公园长椅,邀请道。
曹一帆却之不恭,反正她也想了解更多。
她们像正式洽谈相亲对象一般,交换了一些基本数据,阿姨还趁机大吐苦水。
她的儿子叫林靖,是个大企业的市场部经理,用了十年的时间爬上这个位置,可说是年轻有为,但因为一直太专注工作,根本无暇谈恋爱,十年来,虽有过女朋友,大多也都谈不过一年。
林阿姨想早x看到儿子成家立室,便替他来招亲。由于儿子不喜欢她g涉他的感情事,她是瞒着他来的,今天是第一天。难怪会引起刚才的围观。
「你看上去很小,不像二十八岁,不过……」林阿姨认真地上下打量曹一帆「我儿子未必钟意你这个类型。」
曹一帆尴尬地微笑说:「不适合也没关系,其实我也只是好奇才进来看看。」
「可是我喜欢!」林阿姨拍拍她的手背「珠圆玉润,有福气。」
曹一帆更尴尬了,笑笑说:「谢谢阿姨……我该回去了。」
「好,我叫我儿子联系你。」林阿姨开心地道别。
「哦……好。」曹一帆点点头、挥挥手,便转身离开。
她走了几步,便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有甚么东西掉到地上似的。基于好奇,她便回头瞧瞧。
「林阿姨!」她尖声道。她回头竟看见林阿姨昏倒在地。
~~~~~~~~~~~~~~~~~~~~~~~~~~~~~~~
曹一帆叫了救护车把林阿姨送到医院,医生说她是中暑,给她开了药、打了点滴,没一会她便醒了,可是看起来还是很虚弱。
她这一晕,把曹一帆吓得不轻,没想到自己做一次资料搜集也能遇到这样的事,前一分钟还在和自己说话,下一分钟便昏了过去,幸好只是中暑,要是出了人命,她一定会很难过,毕竟难得有人说喜欢自己。
林阿姨坚持不让通知儿子,怕打扰他工作,也怕他发现相亲公园的事。曹一帆却劝说不要隐瞒,照顾父母身体是儿女的责任,再者医生没说她何时能出院,儿子下班时一样会知道的。
眼见纸包不住火,林阿姨便请曹一帆给他儿子打电话。
这是林靖、曹一帆第一次通电话。后来回想起来,他们都觉得这样的相遇很不浪漫,但当时都认为对方的声音很好听,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