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饥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奶酪蜜桃子

美貌阴暗变态武力值爆表法医攻 X  正直敬业xx帅x警长受

三观必不能正,搞死警长是第一奥义,搞到他开花投降为止。

一个纯情变态和迟钝正直青年如何一边破案一边ghs最后搞到一起去的故事
每个人都有那个值得的人
每个人都应该有最好的结局

死于饥渴1、夜访

闻竞拧钥匙的手顿了一下,他侧头看了一xx后。这楼道里的灯坏了很久了,但接着楼道窗户照进来的光他还是能看清楼梯上空空荡荡,几个死角也没有看见人影。嘴角微微僵y了一下,他进了家门,锁上门,然后透过猫眼看了一下外面。
没有人。
这不是闻竞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有人一直跟着他。出于职业的原因,被人跟踪的事情并不少见,但是藏得这么好的,是头一遭。闻竞脱下自己的警服挂在衣帽架上,走进浴室。
会是因为什么事呢,他站在热水下一边搓揉短发一边思索。他手头在办的抢劫杀人案可以先排除,罪犯画像不相符。那是过去的案子,他认识什么已经出狱的罪犯有这么强的反侦察技巧吗?他办过的案子中有什么罪犯会认识这样的人吗?
一直到躺在床上陷入睡眠,闻竞都没有得到答案。屋外风声大作,床上结束一天工作的疲惫警察已经睡沉了。他客厅的阳台外站起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性身影,他手头的烟燃到了头,仅剩最后几个火星在寒冷的大风中挣扎。他用拇指和食指捻熄了烟,烟蒂小心的用卫生纸包起来塞进裤兜,然后脱下鞋子放在阳台,打开了闻竞的阳台门。
闻竞会醒吗?他不会的,今夜他一定睡的很甜,办公桌上那杯茶,闻竞一滴不剩地喝掉了。陌生男人在他的客厅里走的悄无声息,他斜靠在卧室门口,看着睡梦中毫无所觉的闻竞。
可爱的小警长。他嘴边勾起一抹残忍的微笑,可爱的预备役小婊子。他走到床边,低头看着闻竞。闻竞的脸靠着他自己的手掌,无意识地x了x他有点g燥的嘴唇。闻竞有一张很端正的脸,他的皮肤不是很白,但也谈不上黝黑,看起来健康有光泽。陌生男人的眼睛贴着他高挺的鼻梁向上滑上去。闻竞的眼皮轻轻颤动着,浓密的睫毛跟着颤巍巍的看着撩人心弦。
他伸出了手。那是一双骨节分明而稳当的大手,手指长而匀称。
他一把掀开了闻竞的被子,幸好屋里很暖,而闻竞睡的很沉,竟然没什么反应。他穿着白色的背心和灰色短裤,柔软的布料贴着他的身体线条,那件白背心洗的有点松了,闻竞大片饱满的x肌和淡色的小小的xx露在外面。
陌生男人坐在床边,微凉的手揉了揉闻竞的喉结,然后探向了那个小小的xx。他不想太c暴,这还是他第一次和这个小姑娘见面,他微笑着用他剪的极g净的指甲边缘刮了刮那个小xx,又用指尖轻轻地蹭了起来,仿佛这就是闻竞的xx一样。
闻竞这个xx确实有那个玩意,他勾起嘴角。小小的xx已经站了起来,在空气中有点寂寞,但是男人的手指还是离开了。他顺着闻竞的腰线摸向短裤的边缘,然后像开玩笑一样用手指勾起短裤边缘的弹力皮筋,向下够到xx的高度又松开,听到短裤的边缘在闻竞x感的臀部上发出啪的一声,臀x跟着抖动了几下,他满意地笑了,然后c暴地连着xx一起拽了下来。闻竞是侧躺着的,他扒开了上面那条大腿,闻竞那根安静蛰伏着的x吧跟着挪了一下位置,他终于看到了闻竞那丰满的xx,紧紧地被夹在两条大腿中间,仿佛要放不下了似的。
他把身子探进两腿之间,用两根手指从阴部两侧狠狠捏了一下。闻竞可怜的小xx和xx像面包里的馅儿一样被挤了出来,那颗粉嫩的小xx还藏在包皮里。他笑了,可惜今天没带别的道具,他把食指凑到嘴边x了x,濡x的指尖伸过去拨弄那个粉红娇小的小x球。他把xx从剥皮里剥出来,然后指尖死死按住那个小东西,顺时针狂暴的揉动起来。
闻竞的腿瞬间颤动起来,他在睡梦中下意识想把腿合上,男人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他半个身子压在一条腿上,空出来的手按住另一条大腿的腿根。大腿根那相对来说细嫩的皮x在他手掌下难耐的颤动。他死死盯着闻竞这粉色的肥x,时快时慢的折磨阴部顶端这个小小的x球。这朵委屈的x花很快就柔软的啜泣起来,小小的xx口边缘xx晶莹的液体,顺着闻竞夹得紧紧的臀部流进看不见的地方。
他用半个指节轻轻x了x闻竞那个火热的小入口,里面已经漫上一层液体,让他啧啧称奇,露出一个x邪诡异的微笑——什么预备役婊子嘛,你就是个天生婊子啊。我可太期待了,闻竞,看到你挂在我xx上颤抖翻白眼只会抱着我哭着x水的那天,可别让我等太久。
他手中的揉弄跟着脑海中下流出格的想法激烈起来,睡梦中的闻竞不安稳起来。但他的手像铁钳一样紧紧按着闻竞的大腿。他用两根手指掐住xx的根部,猛烈的搓动起来,然后顺着根部向上撸动。闻竞的xx口已经泛滥成灾了——这还是他那可怜的小xx初见天x的处女秀,床单已经x了一片,大腿根和看不见的xx滑腻腻都是糊成一片的x汁,小小的女性x道口一鼓一鼓,陌生男人安抚性地揉了揉那个小眼——慢慢来,别急,早晚有到你的一天。
闻竞的腰已经在他纯白的梦境中抬起来了,除了快乐他什么也不知道,他如何被人玩弄,如何丑态百出,他都不知道,眼皮下那平x里那双明亮的眼睛已经微微泛白,他连舌头都要伸出来了,一脸无法直视的x态。
小娘们,给我潮吹。陌生男人微笑着看着闻竞已经在边缘挣扎,他的腿颤抖地仿佛要x了,xx挺的可怜,但陌生男人一眼都懒得给那个男性器官,它只能留出一些没用的液体。那个小小的xx头颤抖的不成样子,闻竞的x还没吃过x吧,就软烂的不成样子,xx口一张一合,男人笑着用拇指宠溺的揉了揉那个小d,一根手指伸进去按了按周围一圈肥厚软热的x壁,惊讶的发现里面已经痉挛地不成样子,又惹出一股xx顺着股沟流下。然后愉悦地松开手,食指和拇指围成一个圈,打算给闻竞最后一击。
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把被玩的肿大的xx头完整地剥出来,他像孩子一样顽皮地笑了,拇指一松,食指狠狠的弹击在那个x球上。闻竞的喉咙里瞬间发出一串变形了的咯咯咯声,矫健的腰肢向上狠狠一拱,他那肥肿的馒头x里xs出一股猛烈的水流。陌生男人兴奋地狠狠一拽把闻竞的下半身拖到床边,双腿向上狠狠一压,扒开小xx仔细地看着闻竞难以自抑的潮吹表演。他一边看一遍狠狠的用手继续疯狂揉弄闻竞那朵x花,想看到更多液体飞溅出来,闻竞的鼻腔里发出委屈的呻吟声,腰部带着他的x向上顶弄了一下,又吐出一点x汤。
陌生男人已经勃起到忍无可忍了,但他今天不打算彻底要了闻竞,还不是时候。他歪歪头,面庞从鸭舌帽的阴影下暴露出一半来,翕动的睫毛长到如同蝴蝶振翅欲飞,那双优美多情的眼睛专注地注视着闻竞火热的x花,鼻梁高直如同雕像,那让人联想到激吻的xx唇默默摆出几个口型——结束了,小宝贝。
然后他从手里提着的背包里取出毛巾,温柔地擦g净闻竞,又帮他穿好衣服,把被子掖回去。手里的毛巾认真地叠好,像宝贝一样装回背包。他脸上那种狂热的,恶魔般的神态消失了。做好这一切,他站起身来,又安静的走到门边,最后回头看了闻竞一眼。接着他走到玄关,各处窸窸窣窣摸索了一会儿,果然翻出一把备用钥匙。他随便丢了一把路上捡的钥匙放回原处,兜里揣着备用钥匙从闻竞家正门离开了。

死于饥渴2、电车痴汉(变态登场/电车痴汉/入珠武器/女性x道第一次/蹭蹭不进去
2、
天刚蒙蒙亮,闻竞隐隐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他伸出手扒在床头柜上,想够手机,不料拉扯的腰身一阵酸痛。他一边皱眉一遍扶着腰坐起来,接起电话:“闻竞。”
“闻队,我打了好几次了,抢劫杀人案的犯人来局里自首了。”电话那头是昨天负责值班的警员小张。
“我这就过去。”闻竞皱了皱眉,打了好几次了?他看了一眼电话屏幕,确实有好几个来电未接——平时他不会睡得这么死,“先带去审讯室做记录。”他一边挂了电话电话一边下了床,走到衣柜前抓起衣服三两下x在身上,快步走向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穿鞋出门。门开到一半,他一只脚伸回来踩了踩玄关的小地毯,地毯下他放着的备用钥匙还在那里,这才放心地出了门。他那间出租屋离警察局只有5分钟,不过大多数时候,警察局就是闻竞家。赶到警察局的时候,时间是四点零五分。审讯并不难做——如同闻竞之前猜测的,这犯人并不是什么聪明脑袋,连语言组织能力都堪忧。他和小张做完审讯,外面天也大亮了,小张看了看表:“7点了,闻队,我去买点早饭吧,麦当劳成吗?”
“一起去吧。”闻竞大拇指指了指门口,另一手抓起外x,两人一起出了门。区队坐落在市中心的繁华街,街上已经有了不少人。闻竞和小张端着托盘在麦当劳里转了半天也没找到座位,最后决定还是带回警局。
刚走出麦当劳,旁边的小胡同里传来一个凄厉的尖叫声——闻竞和小张对视了一眼,他把手里的纸袋塞在小张怀里:“在这盯好!”然后冲进胡同。尖叫的女人站在胡同深处,情况和他想的并不太一样,那个女人对着一个垃圾站,连连后退了几步,重心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他一手按在腰间的枪x上,慢慢走了过去,然后朝着胡同口叫了一声:“小张,去局里叫取证组来。”躺在垃圾堆里的是一具被开膛破肚的男性尸体,垃圾堆臭气熏天,闻竞拼命皱眉毛,安抚旁边惊慌失措的第一发现人。
证物组没花多久就赶到了,其中一位法医是闻竞的好友,叫唐靖川。队里的小姑娘都和唐靖川混的很熟,他自己组里的年轻小女孩路遥就是队里唐靖川的头号粉丝——用路遥的话说,唐靖川又高又帅还有钱,性格好,体贴周到,虽然工作又脏又忙,但是永远g净体面又温柔。
一开始闻竞对这个留洋回来的年轻法医没什么感觉,但随着一起工作的几年,他对唐靖川的态度有所改观——闻竞这人单纯的很,他喜欢工作态度判断人的好坏。闻竞一边和第一发现人交谈,用余光瞟了下穿着工作服蹲在尸体边上的法医,但他没想到唐靖川突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看到闻竞正盯着他,意外地挑了挑眉。闻竞尴尬地移开目光。
你应该再停一秒的,如果再停一秒…唐靖川看到闻竞移开了目光,勾起了唇角…你就能看到你是怎么让我为你y的了,小宝贝,闻竞。快了,差不多是时候了,你再向前迈几步,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唐法医?”旁边的女性取证人员,手里举着证物袋,“唐法医?”
唐靖川回了回神:“啊,不好意思。”他接过证物袋,礼貌温柔地微笑了一下,狭长优美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取证人员的脸瞬间红了一下,微微低头:“没事的。”现场实在是过于混乱,等到取证工作结束,一天过去了大半。小张在警车边上抱怨:“哎,早上有犯人来自首,本来可以吃个小型庆功宴的。”
闻竞手里正翻着各种取证和笔录,听到小张这句话刚要开口教训他胡闹,没想到被唐靖川抢了先:“当然要去了,我请客。”
“你请什么客。唐靖川,你怎么也跟着胡闹。”闻竞莫名其妙。
“今天这个案子肯定不会短暂结束。这不会是他最后一次作案,忙的x子长着呢,今天这顿说不定是最后一顿。”唐靖川抱着手臂说道。
“哎闻队,唐法医愿意请你就让人家请嘛。”小张着急x嘴。闻竞嫌他烦,赶他去跟着善后,然后凑近了唐靖川:“你说什么,不是最后一次?”闻竞比高瘦的唐靖川矮个几厘米,凑过来说话的温度让唐靖川下巴很痒,他看着闻竞抱着文件认真较劲的样子,心里x动的有点难受,他抬起一只手揉了揉额头假装思考的样子,遮住了自己一瞬间邪恶的目光。
“犯人取走了他一根肋骨。”他另一手把闻竞手里的文件快速翻了几页,指了指某一页的某个位置,“战利品,我觉得有下一次犯罪的可能性极大。”
“我现在去安排警力加强附近的安保措施。”闻竞听了唐靖川的话,皱起眉毛。
“那你快点。”唐靖川看了一眼表,“饭店我可已经订好了,6点,揽月楼。”
闻竞抬头:“你真不是开玩笑呢啊。”
“乖,叫你去就去。”唐靖川笑眯眯地揉了揉他的头,语气有点咬牙切齿,闻竞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忘了我过生x这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警察哑口无言,他觉得唐靖川好像真的不太高兴:“…那,生x礼物我回头给你补上。”他以为这个年纪的男人都不会太计较这些。
“唔,放心,你给过了。”唐靖川顿了一下,一边意味不明地说一边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闻竞本来就不是口齿伶俐的人,虽然不记得自己到底给了唐靖川什么,但怕说错话还是选择不开口。
好不容易等到收队,闻竞才发现大多数人都知道唐靖川今天过生x。一堆人浩浩荡荡都要去揽月楼,这个时间堵车堵得厉害,只好选择大家都坐地铁。他想离唐靖川远点,毕竟今天后者不缺人陪,可惜唐靖川稳稳当当地走在他边上,一路上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还好路遥也紧紧跟着唐靖川,气氛不算非常尴尬。警局在繁华街的结果就是最近的地铁站是个大换乘站,这个时间拥挤不堪,一过闸机大家就被挤散了。闻竞走在前面,幸运地上了车,与其说是他自己上的车,不如说是被挤上了车。他面朝里面被卡在最末车厢的角落里,肋骨都要被挤骨折了。好在他够高,还能呼吸。
他勉强动了动脖子,发现周围一个同事都没有,就在这个时候,地铁开动了,惯性让前面的人全压在了他身上,差点把他挤吐。后面被挤上来一个人,这人贴的尤其近,他的脖颈能感到对方x出的x热呼吸,让脖颈上细细的汗毛都跟着立了起来。这明显是个男人,比他还要高,闻竞的后背能明显的感受到对方的紧实肌x线条——他松了口气,还好是个男的,要是女的他要尴尬死了。
没想到他松的这一口气好像把对方逗笑了,耳边擦过嗤笑声的气流。让他的脖子瞬间瑟缩了一下。他想往前躲一躲,可惜前面真的一点点地方都没有了。没想到对方蹭了上来,用气声在他耳边说:“别躲。”
闻竞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然后他反应过来这是碰见变态了,扭身要扣住对方,却被后面的男人抢先按住头怼在了车厢上,闻竞疼得嘶了一声,但是对方的身影把他挡住了,根本没人注意到他。
“让你别躲。”陌生男人笑了,带了变声器的声音诡异的让闻竞难受,他的下半身贴了上来。闻竞抬起腿想踢他,结果对方膝盖狠狠一抬,直接撞在了他两腿之间。闻竞自己并不清楚昨夜发生了什么,他双腿之间那口x到现在还肿的像个刚出炉的面包,被男人的膝盖狠狠一撞,一股难言的刺痛和瘙痒一同电击了他的小腹:“呃…你妈的,我是警察,你赶紧放开。”
男人笑得更放肆了:“宝贝,你没穿警服真他妈是我今天的遗憾。”说着他放下了腿,还没等闻竞一口气吐出来,后面的人膝盖压了上来开始顺时针摩擦,闻竞瞬间痉挛了一下,他的xx昨天被玩的太狠了,还大喇喇的漏在x嘟嘟的xx外,男人的腿不偏不倚地又压扁了那个饱受折磨的小x团,闻竞垂下头,压抑着自己的反应——这对于他是陌生的,他对于那个器官从来不闻不问,仿佛它并不存在。此刻他的内心无比恐慌——这个膝盖亲密无间地顶着他,万一这人发现他顶的是什么位置…
后面的男人没注意到这么多,他的上半身仍然紧紧压着闻竞的身体,双手却顺着衣服下摆进来,双手掐着闻竞的腰,手指摸索着他腹肌深深浅浅的沟壑:“你们警局的衣服有腰带吗,你这腰真带劲。用过吗?瞅你这乱抖的样子,警察?”
“现在的变态…”闻竞喘了口气,“呃,…都喜欢玩男人蛋吗?你阳痿?”
“…”
闻竞感到他腰间的手松开了,他以为自己的话奏效了——然后他xx一凉,裤子直接被拽了下来。闻竞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后面传来残忍带着笑意的声音:“跟谁装呢,小妹妹,你有蛋吗,嗯?”
闻竞被这荒唐下流的话砸懵了,他一边凶猛地扭动上身一边想去并拢两条腿,不料左腿直接被对方抬起来折着按在车厢上,xx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接着他感到一只手扣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则在他的大腿根捏了满满一把,然后摸向他那个地方。
……不要,闻竞挣动了起来,但他的腰被死死地扣着,除了他的臀x开始随着动作乱颤,大腿根不多的脂肪开始抖动之外什么用都没有。他饱满的臀部反复隔着裤子摩擦男人的c大xx,他根本无心注意这些。
“我不喜欢玩男人的蛋,但我喜欢玩你这个口水乱流的处x。”男人的两根手指拨开两片不断粘合的xx,摸到一手黏糊糊的x汁,他搓了搓两根手指,随便地抹在了闻竞大腿上。然后一根手指xx又贴合起来的小xx里,从前端的xx头开始又慢又轻柔的摆弄摸索,仿佛要把这个委屈地乱淌水的小东西摸柔顺安抚好,闻竞这口吃里扒外的肥x每一个粉嫩皱褶都在男人手下开心地疯狂颤抖,过去快二十多年里他全然不知自己这只粉嫩的小x鲍原来是个炸弹,酸麻发紧的感觉让他无法自制地大腿和臀x抖如筛糠,他想求饶,不他其实不想,但如果他再不求饶…
男人x热的口腔含住他的耳垂,用舌头吸吮,弹他的耳垂。闻竞被他x得无处可逃,嘴里终于吭出一点点带着哭腔的喘息,他又暴怒又怕被发现,不断地挣扎。男人喉咙深处发出一点点克制不住的笑意,似乎很享受看着他这幅花枝乱颤但又努力自制的勤奋样子。下半身的手指终于摸向xx口,那个小x眼自己挤得都要变形了,骨节分明的手指一xx去就被疯狂地按摩吞咽,伺候的服服帖帖。
男人愉悦地简直想吹口哨,贴着内侧的x壁一点点蹭,进去了两个指节后开始摸索:“宝儿,你这x真肥。”
“我x你妈…”闻竞牙根抖得不成样子,话都说不明白,一张嘴就有口水要流出来,仿佛他上面这张嘴也被x得淌水。然后他感到他x里那根手指头摸到了什么要命的地方,这和摸他那x口粉粉的小x豆不一样,一边是闪电,一边是软刀子割x。那根手指还在扣着他的那块软x不放,闻竞急的想哭,拼命踮着脚尖要躲开,可惜对方对他毫无仁慈。始终扣着他劲腰的那只手臂揽着他往下一按,手指按着他的G点就是一通乱揉,闻竞直接x了,像x了一样直接x在地上,xx顺着大腿流了下来,x口张合如同嗷嗷待哺的小嘴,拼命吮吸着男人的指根,绞得后面的男人都跟着头皮一阵酸麻,x汤顺着他的手腕不停地淌。憋得闻竞脸都快变形了才没哭叫出声:“放开我……呜,我要…”他腰部一阵痉挛,小腹紧的都要冒出青筋,他再也站不住了,重心全在那只手臂上,两腿之间鼓着的xx结结实实地坐在那根手指上,他根本没力气指挥xx逃跑,只能敞开了给人玩,放任xx里那团不争气地软x追着手指献媚。
男人亲了他脸一口,仿佛闻竞腰间那一阵狂乱的抖动极大地满足了他的征服欲:“让我蹭蹭。”
“不行,不行不行…”闻竞无声地喊,又挣扎了起来。对方却把手指从他紧热的小口里xx来,拍了拍小肥x作为安抚,一手去解开裤子,放出了那根庞然xx。“来,摸摸,多y啊,都是因为你。”他牵着闻竞一只手按在自己的xx上,叹出一口满足的长气。
闻竞傻了。他已经无暇去顾及他是个被痴汉的警察,这是男人的x吧,他自己敞着个被玩的直漏的肥x被压在这里了,他只想逃跑——他摸到了一根巨大的,入了珠的x吧,狰狞的青筋在他掌心里搏动,珠子硌着他的掌心。
“满意吗,宝贝。”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得意,不只是为了自己的xx,闻竞吓傻了的表情极大地取悦了他。他移开闻竞的手,掐住了闻竞英挺——却强忍着不流泪的俊脸,对准了车厢的玻璃,闻竞看见了自己的表情,身后的人带着口罩和帽子,看不清脸。那人挺着x吧怼上了闻竞那对比之下小的可怜的嫩x,硕大饱满的xx对着闻竞x嘟嘟的x眼,恶毒地做出了一个顶胯的姿势,吓得闻竞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疯狂地挣了一下。接着他快乐地蹭了几下,满足地感受了一下闻竞那火热柔软的小口疯狂x舐着他,口水流了他一xx:“你好馋啊,宝儿,瞧瞧你这x水儿流的。”
他用手扶着x吧在闻竞的x眼儿蹭了几下,然后对着他的xx头用xx的马眼吸了一下,/驰宇/笑嘻嘻地贴着闻竞的耳朵:“亲你一下。”然后开始动胯用入珠的大x吧前后动胯摩擦闻竞肿大烂熟的xx,他感受着警长大人xx的每一寸都感激涕零,饱满的小馒头x贪心地包着他不放,舒服地抖到无所适从了。他的拳头捏得紧紧的,上半身已经像虾子一样反弓了过去,脑袋半靠在背后男人宽阔的肩膀上。他的胯早就不听使唤地疯狂去够男人的x吧,把自己的肥x追着x吧,偷偷地去蹭他馋的流水儿的小x口。这样子看的男人欢喜的不行,低头凑近闻竞伸长的脖颈蹭了蹭,这个角度的陌生男子俊美而安静,垂着眼帘的样子如同沉睡的天使。
但他的x吧可不沉静,他按着闻竞一侧大腿往里面夹,闻竞被他按得痉挛抖动,肥x里夹着的x吧上的珠子直接怼着他的xx和x道,蹭得他的膀胱越来越沉,他的牙根无比酸痒,喉咙里露出一点忍无可忍的呻吟。后面的男人双手托住他的xx,狠狠一捏,开始抱着他的胯疯狂带动他的x馒头按摩自己的xx,仿佛他怀里的警长只是个用了就扔的飞机杯,只是用来取悦他的一个x而已。
闻竞呜呜呜的小声哭了,他拼命地吞自己的哭腔,被x的反手去搂男人的脖子示弱:“别,别蹭了,求你了。我要…”
“嗯?”男人喘着c气。
“我要x了…放了我…”
“…”闻竞感到后面的空气沉默了一秒,然后一只手摸到他的小腹,毫无怜悯地大力揉弄了起来,“忘了你今天没时间上厕所了。”
闻竞要疯了,他没想到对方会直接x他x在这里。他更没想到下一秒男人就用握住他的x吧,按住了他鼓动的马眼:“宝贝,不是这儿。”警察目眦欲裂,像疯了一样扭动要逃跑,背后的男人轻松地压住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另一手去揉弄那那个小小的,从没用过的x眼儿,一圈括约肌把那个处女地守护的很好,他温柔的一边轻轻拨弄x动着那个翕张的小d,一边轻声说:“别怕,我在呢。”他说着居然还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对准闻竞的x。
那个小眼儿早就沉甸甸地酸痒至极,根本受不住男人这种程度的撩拨,他忍不住咧嘴呜呜啊啊地小声啜泣,他的女性x道早就憋到无力了,只能和他一样张着嘴哭,闻竞能感到一股液体冲破了他那粘合多年没用过的处女x道,滚烫的x液直直的xs出来,哗哗的声音淹没在车厢的嘈杂里,闻竞终于忍不住了,满脸都是羞耻愤怒的泪水,男人亲了亲他的脸颊,耐心地托着他的腿等他x完,拧好瓶子,煞有介事地在它面前晃了晃。接着他安抚性地揉弄了几下还在滴水的x眼,拍了拍他被玩的藏不回去的红肿xx,像个温柔变态的丈夫。
“裤子穿好,去给你的野男人过生x吧。”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