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妾》by十夜灯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陇西王高堰长年习武,身子高大魁梧,每天弄自己的侍妾就跟练兵似的。

花锦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一直想跑,奈何多年都没攒到银子。

直到后来某天。

陇西王喊了她声:“茯锦。”

茯,是前朝国姓。

SC,xE,甜宠文,不虐女主(灯觉得)

高x1V1xG古代甜文

xx肿了自己上药 <侍妾(1v1 高x)(十夜灯)|PO18臉紅心跳 xx肿了自己上药 今儿个十五,花锦又起晚了,这初一、十五本来该去主院那里请安的x子,两个侍女也不知道叫醒她。 按着这陇西王府的份例,她作为最低等的妾室,身边只两个贴身丫头伺候,可偏偏她这屋子里丫头同样抱着爬主子床的心思,经常暗地里给她使绊子。 花锦浑不在意,将两个侍女都撵了出去,自己从匣子里取出根男人xx样玉做的东西,抹了药,自己张腿掰开xx,慢慢送到x缝里面。 “唔。”女人闷哼声。 陇西王一早才离开,花锦腿间火辣辣地疼,光裸着,没几根耻毛的花苞上伤痕累累,稍微动一下都如同被撕裂般,可要不抹药,她怕是要疼上好几天。 花锦慢吞吞画了个夸张的妆容,又从裙摆下把玉势取出才往王妃的玉笙苑里走去。 说起这陇西王其实还是前朝封的异性王,三年前萧方业举兵谋反,匆匆登上帝位,现任陇西王连贺呈都没送到,新帝不但没怒,反给他连发两道封赏。 在陇西这地界,陇西王高堰手握重兵就是土皇帝,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却纳了个低贱的奴婢。 不说王妃、侧妃是大家族里出来的姑娘,就是除了花锦外的两个侍妾也是良家子,哪像花锦,五两银子从外头买来的。 原本买进来伺候人,就凭着身皮x入了陇西王的眼,整天一副没长骨头的x样,跟外头花楼里的姑娘差不多。 “王妃,妾身这昨儿晚上伺候王爷,这才起晚了,还请王妃您见谅。” 花锦一脸娇羞,站在门边微微欠身,她穿了件桃红色的袄衫,裙摆上绣着金线花纹,鬓发间单朱钗就簪了两个,戴珠顶翠,手腕间两个大金镯子分外显眼。 稍有些底蕴人家里的妻妾也不会做这般打扮。 王妃褚玉静看不上花锦,连为难她都不稀罕得去做,嫌脏了自己的手,反正就是个伺候人的玩意儿,每次侍寝后,避子汤药王爷身边的赵嬷嬷都亲自送了过去。 “好了,既然身体抱恙,花侍妾回去歇息便是,大家也各回自己院子,散了吧。”褚玉静摆摆手。 王妃不愿同她计较,其他人可未必。 这府里的女人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花锦好好地走出玉笙苑没多远,不知怎么的,脚下忽被人绊了下,一个踉跄往前扑,差点撞到前面陈侧妃身上。 她稳了身子抬头看,陈侧妃的婢女正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花侍妾以下犯上,在这儿跪两个时辰罢。” 事实上花锦连陈侧妃的衣角都没碰到。 花锦倒是听话,连争辩都没半句,就“扑通”声跪在下人们来来往往的必经之路,也不嫌丢面子。 府里面下人逢高踩低的,都知道花侍妾虽然侍寝不少,但其实并不大得主子意。 而且陇西王对她很是苛刻,首饰赏赐不少,但那全烙了陇西王府的印记,卖不得、当不得,充其量将她当作件首饰架子,每月该有的份例从没给她过。 那边陈侧妃走远,自小跟着她的侍女珠云才小声开口。 “娘娘,你何苦为难她,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再怎么还能越过您去。” 陈侧妃瞥了眼珠云道:“你当我真是为了罚她,我这是做给王爷看,也就褚玉静那个蠢货看不清形势,一心想着要和王爷生份了。” 跪满两个时辰,花锦腿直打着哆嗦,勉强在石凳上歇了半晌,才一瘸一拐地往自己屋子里走。 府里三个侍妾住在一个院落里,周氏跟着王爷的时x最久住在主屋,韩氏住在东厢,花锦则住在西厢。 西北地区炎热g燥,这天正是酷暑,自打午后西厢房里就跟蒸笼差不多,要是陇西王人晚上过来还好,管家会叫人送冰过来,否则花锦只能忍着。 傍晚时分,管家又让了抬了担冰。 花锦一时竟说不出是该作何反应,陇西王长年习武,身子高大魁梧,x她就跟练兵似的,昨晚她使了浑身解数,才叫他泄了两回,这还是自己x都肿了的情况。 ————————————————————————————————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