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腥斩月》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灰芥

內容簡介
奚月是季邢随叫随到的x便器。
季邢是奚月脱光跪下叫的爸爸。
季邢:“喜欢玩?被玩的时候忍好了。”
四年后。
爱她吗?
季邢:“想x她。”
只想x她,是他今生唯一认过的软。
Tips:1.大腕政客&落魄收藏家(季邢三十三,大奚月七岁)
2.女主不是善类,更不是小白兔,男主是恶人也是好人,总之男女主狠起来的时候都挺不像人。
3.最后且最重要,我爱三十岁加的男人。

Chapter 001x烂你,信不信。

凛冬的夜,又黑又寒,金玉府的私人住宅区门前,奚月缩在羽绒服里小跺脚着生热,嘴唇冻得失色。
直到有车驶来,刺眼的车灯从她身上一晃而过,没有要停的意思。
奚月冻得四肢快失去知觉,看到熟悉车影时,心下微微松回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她站在寒冬雪地里等了快四十分钟。
但她能怨?
跟着车进去,奚月往手心里哈了两口气想让自己回点温,但效果甚微。
季邢从车上下来,着一身手工剪裁的合身白色西装,在灯光下显得整个人如同一座神来之笔的雕塑,和周围的雪色倒极为相衬。
看样子像是刚从奢靡的场合脱身出来,脸上的神情冰冰冷冷,却不减半分矜贵的气质。
他笔直往室内走去,从头到尾像没看到过她。
奚月的步子慢,腿冻得有点麻,在刚踏进客厅的时候就被人不耐烦地一把抓过去,门在身后“砰”地一声关上。
身体被撞上没温度的墙面,传出闷的一记响。
身上是坚y火热的男性躯体,恨不能就这么把她压死似的抵着她。
季邢喝了不少酒,她闻出来了。
只这区区几秒判断的间隙,一只大手横xx她的发丝,收力,往上一提,她被迫抬起头,正对上季邢阴鸷的脸。
伴着酒气,冷声问:“这么慢,等我请呢?”
他x近她,c重的呼吸从她的眼皮一直往下落到脖子,到锁骨,然后到x。
“唔。”奚月惊喘出一声。
她以为他的动作集中在牙齿上,没想到他的另一只手早就钻到她的双腿间,熟练地从xx的蕾丝边上钻进去,直捣花心。
他的手指穿梭她的花丛从来都不需要找方向,向来直接闯。
他一边啃咬她的锁骨,一边往她x内添加手指,一根,两根,三根,xx被扩张,被捅开,她的呼吸和呻吟错乱响起。
她被晾在外面冷冻太久,身体感知能力退化,火没那么快燃。
但季邢不同,他早就箭在弦上。
他在她x内捅了好些个来回也没见她x,也就不等了,他也没善心做好事,譬如帮她点欲望。
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爽到的人是季邢,至于奚月,完全是看运气。
这份运气,说白了还是取决于季邢的心情。
衣服被脱得很快,奚月在衣服离开肌肤时打了一个冷颤,引起身下一缩,紧紧咬住季邢的手指。
他提了下唇,把正打算收回的手指又往里完全xx去,咬着她的耳垂,哑声问:“这就急了?”
奚月摇头,不能否认的是她还没来感觉,而且这个姿势也真的非常不舒服。
下一秒,季邢把手指xx来后塞进她的嘴里:“今晚你要是多说一个字,我就x烂你,信不信。”
最后三个字,季邢刻意放轻了语调,带着点软,用说情话的语气道出最蛮横的威胁。
这就是季邢,你没给出他想要的回答,那么,你就别想再有开口的机会。

Chapter 002玩。

“轻…轻一点。”季邢撞得太狠,奚月承受不住,他的xx似要刺透她的xx,拼了命的往里捅。
她呜咽的话语被他的手指搅碎,断断续续地飘出来。
季邢上下其手,根本不给她准备和喘口气的机会,大腿抵住她要下滑的身体,随着更近一步的撞击,她整个人像被钉在墙面上一样。
腿在打颤,口水从嘴角流出来,随着季邢戳动的手指牵扯出丝丝银线,暧昧到近乎一种凶残的境界。
奚月的身体半僵半热,除了xx被季邢塞满的地方,其余地方都是僵y冰冷。
“哼。”鼻尖xx一声。
季邢这时停下来,手指上沾满粘稠的液体,缓慢拿出来掐起她的下颚,“有感觉了?”
奚月被他掐着说不出来话,眼神里充满了破碎的迷离。
季邢也不是真要她答,反倒就像是存心要断了她那点薄弱的感觉。
倏然,他从她温暖的x内退出来,手掌罩上她的头顶,重重地摁下去。
那根硕大坚y的火棍就这么xx去,抵进喉咙,抽动。
“嗯。”
“啊。”
“…嗯。”
季邢发了疯似的x,像一只被饿了上百年的兽,开始饕餮的盛宴,而她是他唯一的食物。
季邢抓着她的头发加速迎合他的xx律动,每一下都到深处。
抽动了上百下,季邢觉得感觉不够,另一只手掐上她的喉咙,狠狠收力,喉咙收缩,他x到喉咙深处的xx感受到紧致,舒服地颤了一下。
手掌继续收力,奚月脸颊被憋得通红,呼吸一点点消失,在快要死去的时候,季邢s了。
人被拉起来,面朝墙壁压下去,季邢xx她后面,g涩的甬道太紧,前两次没成功,季邢皱眉,膝盖蛮力地抵开她虚浮软弱的腿,手掰开那两瓣,将那个d最大限度的拉开,刺进去。
疼痛拉回奚月的意识,她一边大喘着气,一边扶着墙面稳住身体没往下掉。
季邢在身后撞,她一个趔趄,额头砸上墙面,咚的一声。
火热的呼吸从耳后冒出来,他咬她一口耳垂,“不让我进?”
那里太g,再加上她后面的d本来就紧,平时季邢嫌麻烦用得也少,所以这次强x成功了也才只是进去三分之二。
不是全根没入的x,在季邢这里都不算。
她连脚趾头都疼得蜷缩起来,口水顺着嘴角流出长条的银线,无力的摇头。
她想说换个姿势好不好。
但喉咙刚才被撞伤了,话说不出来。
季邢奋力往里捅,奚月痛得眼前一片漆黑,像只濒临渴死的鱼只能大口地喘着气。
“嗯。”季邢终于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喘。
喑哑,低沉,似野兽克制到极致的爆发。
他xx了奚月那g涩紧致的甬道,大力的抽送。
恶魔般的嗓音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响起:“奚月,不是喜欢玩?”
“现在给我忍好了。”
季邢最出众的本领之一就是,口吻越平静,越让人不寒而栗。
奚月甚至感觉血液在季邢的撞击下都在倒流。
一点点失去温度。
沿着大腿内侧,缓慢地流下来。
有了血液的润滑,季邢的刺撞变得也轻松,手往前摸进她的花丛,准确无误地找到花x入口,三根手指野蛮地直接xx去。
奚月浑身一颤。
季邢从花x里扯出一指的液体,递到她眼前,声音很轻柔地问她:“你说,玩到什么程度你会坏?”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