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太狗血了吧!》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容盏

內容簡介
【娱乐圈np】
知名暴躁小天后王久倾小姐一不小心竟穿越到她最讨厌的狗血小说中身世凄惨的小白花女主身上,被迫成为圣母小白莲。
还在剧情莫名其妙的发展下不得不女扮男装升级成为小白花圣父。
一肚子的脏话没处说,王久倾都要憋出病来了。
偏偏还在这大型爱豆出道竞赛节目里遇上了一堆狼,还和狼们住在一个宿舍!
“你们别”泪光楚楚的王久倾又一次被按倒在床上,心中痛骂:我x你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NPxxG娛樂圈爽文穿越
1穿越
“我x你哥,再唧唧歪歪老娘把你的头都打掉!”王久倾叉着腿坐在电脑面前,一边快速打字一边破口大骂。“老娘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要被你们这些loser来评头论足!看看你们自己,生活中是过得太不如意才在网络上搬弄是非吧。”
两句话的时间,输入栏已经出现了好几行字,点击发送,这条长长的评论立马出现在了杠精的楼中楼里。
王久倾还在喋喋不休,只恨自己没有长出八只手来,不然一定把这些脑瘫骂得妈都找不着。
经过三年的打拼,她现在已是小有名气的新晋小天后,虽说实力不错也有才华,却一直没法大火。归其原因还是她管不住她的这张嘴,哦不,还有这双手。
她是出了名的暴躁嘴臭小天后,上线频率堪比水军,微博发表十条有五条是在骂人,剩下五条是打广告。每天沉溺于和杠精互怼,和记者互怼,甚至和老板
总而言之,管不住自己暴脾气的后果,就是饭碗都差点丢了。还好她爸家财万贯,她不愁饿死,只是她现在也用不了,因为她爸扬言,只要她在娱乐圈待一天,就休想用他的一分钱。而她虽爱骂人,想认真唱歌的心却是纯粹的。
王久倾呼噜噜地一口吸掉半碗泡面,滑动着鼠标看她的黑粉们又在造什么谣。
她上次在商业酒席上被一个恶臭中年老总摸了把大腿,闹得又是把桌子掀翻了,又是要拿酒瓶子砸老总的脑袋。这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接到过活动,跟了三年的经纪人也被调走了,公司看来是要雪藏她。
不过她并没有销声匿迹,王久倾这个大名还活跃在网络上,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和黑粉互骂
王久倾叹了口气,看看桌面上写好待发的几首歌,心中对这些自己创造出来的孩子们感到愧疚,“要不是我太暴躁,你们现在应该都被发表了。”话虽这么说,手上的骂战却没停过,她的黑粉在对家的造谣下越来越多,她的一千五百万粉丝中可能有一千万都是专门来骂她的黑粉。好在她现在没活g,不然岂不是骂都骂不过来。
忽然窗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警报声,王久倾正要打下最后一行字“你这脑瘫活在世上也没意思了,祝你早x投胎做”还没打完,就感觉一阵强烈的摇晃,房间的杂物哗啦啦地掉下来砸在她的身上。
王久倾赶快站起来想往桌子下躲,刚蹲下就听见“轰隆”一声,桌腿清脆地断了,她用力闭着眼睛抱着脑袋,只感觉脊椎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好痛
王久倾扶着背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头晕眼花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路边上,周围空无一人。
“我靠,痛死了。”王久倾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刚刚不是还在房间里被地震摇塌的墙埋着么?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么个鬼地方来了?
环顾四周,像是富人区的别墅,和她家相差不远,但周围环境她从没见过。
“小姐!”别墅里跑出来一个围裙大婶,急急忙忙地扶起了她,王久倾晕晕乎乎地被她安排到一个超粉嫩的大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意识才逐渐清晰起来。
她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本小说的内容,这本小说她看过,是一个白莲花女主闯荡娱乐圈成为演技天后,期间撩男无数,最终和影帝男主一同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
当时经纪人曾问过她是否要出演,她翻了翻剧本觉得实在是狗血,而且女主圣母得令人讨厌,性格与她大相径庭,况且她只想做音乐,便毅然决然地拒绝了。
但现在,她的脑海中忽然充满了这本小说的情节,有一个声音在她被脏话刷屏的脑子中说:“只有达到了目标,你才不会死。”
死?
王久倾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没有找到,却在视线的右上角看到一个浅浅的010(3years)tips:仅计入真爱粉。
这什么鬼啊我x!王久倾大骂一声,仔细数了数后面的零,七个零,一千万三年这是在惩罚她上辈子三年里攒了一千万黑粉的过错吗?
“老子才不信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我现在就回家去,你这障眼法还骗不到老子!”
王久倾骂骂咧咧地从床上爬起来,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左上角跳动了一下,那个数字变成了(2years364days2359)
什么鬼啊?来真的!?
王久倾仔仔细细看着那串数字,它确实是在流动着,不受任何外物g扰地流动着。
眼神转向面前的全身镜,王久倾发现自己居然变回了她十八岁时候的模样,一双眼睛又纯又亮,漂亮得不可方物,就是身材似乎比她当年g瘪些。
“cnm,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王久倾哀叹一声,扑回了大床。
凭着对剧情的了解,王久倾知道现在正是女主被生父接回家族的时候。女主身世说是凄惨,其实也没那么惨,都是她自己作的。女主从小单亲家庭,母亲是个妓女,平时对她又打又骂,只预备等她成年就卖个好价钱。不想这女儿竟是当年王渊不慎与妓女春风一度留下的种,王渊调查得知还有一个女儿流落在外,给了她母亲一笔钱,就把她接了回来。
但女主母亲贪得无厌,总是时不时来找她要钱,女主圣母白莲花,不好意思向生父王渊要钱,常常夜半偷溜出去打工,得来的一点钱还总被母亲嫌弃。
刚刚王久倾醒来时躺在地上,正是遇到女主熬夜打工回来,遇上母亲耍泼,掏出所有工资给她后累得在家门口晕倒了的情节。
王久倾真是对这位女主感到无语,现在她来了,她可没那么多闲情逸致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
挽救她的小命。
原本女主唯唯诺诺在王家待到二十二,王渊看久了她这样子,心里也知道她常拿钱出去,不免心生厌倦。还好有哥哥王郁琮给她支持,她才在一部电视剧中出演了女三号,从此走入演艺圈。
但王久倾可没时间等,时间就是金钱,她的生命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于是趁第二天王渊回家,王久倾就提出了想试试当偶像的想法,并y着头皮使出她撒娇卖萌的一身功力。王渊本就对这个女儿心存愧疚,一个心软就答应了她。
王久倾盘算着,这时候加入娱乐公司,不训练两三年不可能让她出道,为今之计只有
目光移向电视上的爱豆选秀比赛招募
王久倾露出阴测测的笑容。
2哥哥
明天她就要走了,王久倾有些恋恋不舍地梳着她的长发,选秀节目shinebright是男爱豆选秀成团,据说下一季女爱豆选秀得再等两年,她等不起,只能伪装成男孩子去参加节目,一切计划的前提都是要先出道及早获得人气。
一把剪刀放在盥洗池上,王久倾摆弄着因原主营养不良而细软发x的长发思考要给它剪成个什么样子。
说来也奇怪,最近王郁琮几乎每天都在家待着,她明明记得小说里的王郁琮忙得要死,女主回到王家后一年也见不到两面,可自从她穿来第一天早上下楼恰好碰到他坐在餐厅吃早饭后,便天天都能看到他了。
小说里对王郁琮寥寥几笔,据描述对他这个妹妹并无好感,只觉得是私生子,还有那么些歧视的意思,但哥哥应尽的义务他还是都做到了。王久倾怕摸不透他的习性,所以不敢靠近他,也不太同他说话。他倒是很乐意与王久倾搭话,每天嘘寒问暖的搞得她心里直发虚。
还好,她马上就要搬出去了,王郁琮宠溺的眼神总是看得她起x皮疙瘩,思及此,王久倾不禁摸了摸双臂,感觉周围似乎又冷了一些。
她想好造型,正要伸手去拿剪刀,冷不丁摸到一只男性的大手。那只大手在她退缩之前反握住她,清淡的男性气息随之靠近。
王久倾吓得回头,看见是王郁琮,她为了剪发身上只留了一件白色背心,此时突然看见他靠近,脸腾地红了,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g,g嘛!”说完又想到她现在是小白莲的人设,就又补充:“呃,哥哥?”
王郁琮平x里总带笑意的眼睛变得幽深,他抓着久倾一只手不放,沉沉道:“父亲说你要去当偶像?”
王久倾眨眨眼,想说他怎么这么多天了才知道,是2G网吗。面上只是点点头,忍不住问:“怎么了哥哥?”
“你这么着急吗?”他皱着漂亮的眉睨一眼滑进盥洗池的剪刀,“甚至不惜假扮成男生?”王郁琮想起每天看到王久倾对着选秀广告发愣傻笑的模样,那广告上是发起者段瑞安,著名的唱作家,对着一个男人傻笑还非要去参赛,王郁琮感到一阵x闷。
你哪知道我着不着急!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王久倾心里怒吼道,但她现在受制于人,只得弱弱地说:“这是我的梦想,哥哥,你会支持我吧?”
支持从见到的第一面起,他就挪不开眼神的小人儿,现在为了一个男人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身边全是如狼似虎的男人,还让他支持王郁琮垂下眼眸,目光定在了xx一般微微颤动的嘴唇上。
王久倾看他面色阴郁,半天没说话,正要询问时忽然被一股力量按在盥洗台边缘,紧接着唇上便传来了温热柔软的触感。
王久倾吓得瞪大双眼,张口欲骂,却被那两片嘴唇寻到破绽,更用力地碾压过来,x润的舌顺着她微张的牙齿席卷而入,灵活地抚慰她的舌,吸走她口里的香甜。一只手在她的脑后抚摸,顺着她的长发游走。
“咕咚”一声,王久倾听到他咽下他俩唾液的声音,羞得紧闭双眼,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王久倾脑内在疯狂考虑着要不要推开他,要不要扇他,要不要大声问候他老母!
舌头被引领着带到他口腔内吮吸,一阵电流从她的四肢百骸弥散开来,王久倾瞬间软了身体。
俗话说得好,生活就像一场强奸,当你拒绝不了它时就去享受它。
但这也不算强奸,王久倾脸红红地悄悄摸了摸身前坚y火热的x肌,顶多算是和奸。
王郁琮清俊的脸上也浮起一片粉红,他食髓知味地又在唇上辗转了一会儿,转而吻上王久倾微微颤动的睫毛,顺着脸颊x她嫣红的小耳朵。
那舌顺着耳廓x舐着,王久倾的身体不由得颤动起来,x润的感觉从耳廓伸进耳蜗,然后唇瓣含住了她的耳垂,她双手紧抓王郁琮的衬衣,忍不住“嗯”了一声,感觉自己的腿越来越软,几乎全身都攀附在他身上。
王郁琮听到她娇媚又青涩的嘤咛,x膛中更加火热,唇和唇又交缠在了一起,他牵引着她的小舌到他口腔中,吸取她所有的蜜液,大手动情地抚上挺翘的臀部,一用力就让她坐在了盥洗池上。
王久倾感觉臀下由火热突然变得冰凉,但是腿根处多出了个y邦邦的东西,她用脚趾头也想得到是什么,但她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雄性器官,害羞得脑袋顿成一片浆糊,连手也不知道该怎么放。她看着王郁琮抬起身来,喘着气解开领带,感到眼前这个男人真是性感得无以复加,她以前怎么从来就没去注意呢。
王郁琮脱下衬衫露出坚实的x膛,看到女孩用水亮的大眼睛盯着他看,满面春色,嘴唇上还都是他留下的水光,心中一阵躁动,但还是轻柔地吻住她,和她的小舌交叠在一起,一只手顺着棉质背心抚上她纤细的腰肢,撩起这层布料,握住了那只随着心跳扑通扑通的柔软。
王久倾觉得痒痒的,躲开他的嘴唇笑了一声,又被他掰着脸蛋吻了回来,那只手生涩地揉捏她还未丰满的柔软,拇指伸进x垫旋转着揉搓小小的xx,xx在手下变得挺翘起来,柔韧得像一颗软糖,她觉得xx变得又痒又涨,不自主地挺起x部想让他再多摸摸她。
低沉的男声发出轻笑,另一只手也腾出来抚慰她右边寂寞的柔软,唇舌已经顺着少女小巧的下巴游走到了颈侧,用牙齿轻轻一碰,就能引发少女的一阵颤栗。
王久倾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怎么,第一次就这么刺激,她有点承受不来啊。但她的脑袋明显现在没有那么多空余想七想八,作坏的手又在x刮她的大腿内侧了,她呵呵笑着痒得曲起了腿顶在他的肩头,却发现这个姿势好像比刚才更危险。
果然王郁琮的眸色更深了,他的手覆上小小的底裤,敏感的少女一碰就挣扎着想收腿,手心能感觉到一片滑腻,他伸出两根手指顺着这潮x上下滑动着,看着她随着他的动作而颤抖。
王久倾的私处被揉搓着,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浮上心来,好像一股热流将她的心涨得满满的。细白的双腿夹住他的手臂,随着他的滑动微微上下摇动着,晃花了他的眼。
王郁琮解开皮带,掏出他的火热,久倾忍不住半睁瞟了一眼,那物看起来坚yc大,颜色略带些紫,吓得她转头不敢再看。
笑着轻吻她,滑动的手指撤下,换上了c大的xx,xx在他的挺动中隔着xx冲撞她的私处,并在越来越x滑的布料上越冲越快。
王久倾仰起头,双腿夹着他劲瘦的腰,在摩擦中感觉那股热意好像要顺着他的xx冲进她心里,身体被摇晃着,声音也变得支离破碎:“啊哥,哥哥”她收紧了xx,但这样反而更能感受到xx的冲击。
“嗯”王郁琮激动地回应她,在她耳后微喘,手胡乱摸着她光洁的背部和x前的柔软,那xx在顶撞中每每差点冲进滑嫩的xx,又被布料阻隔而挡了出来,那xx也一张一合地引诱着他,时而推动他向前,时而吸住他的顶端好像想往里送。
她热的不行,出了一层薄汗,却伸出双手更紧密地搂住他的脖子,腿也在他的臀后一摇一晃,全身都不由自主地向他靠去。
在细嫩的腿心里xx了好一会儿,王郁琮的手伸进她的xx,xx里x得不行,一颗花蒂颤颤巍巍地吐露着芬芳,他顺势就在花蒂上反复揉搓。久倾低叫一声,紧紧抓住了他的上臂,全身肌x紧绷,欣悦感直冲大脑,在他的抚慰下被送上了xx。
她全身颤抖着,极致地向后仰,xx有节律地一收一缩,好似没有意识了好一阵子,才张开樱唇喘气。
王郁琮见她张开朦胧的双眼,眼神逐渐聚焦落在他脸上,忍不住又攥住了她柔软的嘴唇,xx缓缓地再次xx起来,手退出xx,带着满手的滑腻涂在她的椒x上,揉搓着。
久倾刚刚才xx过的xx现在敏感极了,在xx越来越快的摩擦下又挺立起来,那股熟悉的暖流复而像海浪一样拍打着她。
“慢慢一点,哥哥”久倾攀附在王郁琮身上,呻吟着要求。
王郁琮背部的肌x绷紧了,贴着她耳:“我们一起”说完,加速起来,xx好像要在她的私处磨出了火,越来越多的xx裹挟着xx,有些甚至随着xx掉在了她的小腹上。
“唔!”久倾抿唇迎来了这次xx,那坚y的xx在最后狠狠一顶中正对着她的敏感处一抽一抽地xs出火热的xx,他们随着余韵一同迎合摆动着,王郁琮用力吸住她的舌头,一股一股的xx源源不断x出,刺激着她的xx,x上她的小腹,缓缓滴落在大理石上。
久倾一边喘息一边颤栗,双腿软得滑落挂在盥洗池缘。手却还牢牢抓住王郁琮的手指和脖子。
王郁琮满眼爱意地用剩下的一只手打开水龙头为她净身,把两人都擦g后捧住她还有婴儿肥的小脸:“让你去,但千万注意安全。也不许忘记我。”
王久倾浑沌的脑子还处理不清刚刚一连串发生的事,呆呆地随口答应道:“知道啦。”
两人倒在床上絮絮叨叨地说了会儿话,四肢纠缠着睡着了。
3参赛
shinebright是一档大型偶像选秀节目,节目形式为首次尝试的99人进7残酷淘汰制。发起人为段瑞安,他曾以爱豆身份出道,如今成为久负盛名的唱作人,是实至名归的偶像代言人。
王久倾只在电视上看到过他,27岁的元老级,做过顶流也做过幕后。真是个厉害的人,她想,要向他学习。
第一场录制是在很偏远的郊区,节目组平地建棚,生生在漂亮的宿舍城堡旁边建起一个巨型厂房模样的摄影棚。
他们以后就要在这里进行封闭式训练了,沿着弯弯的小路开进去,王郁琮把车停在了摄影棚门口,“照顾好自己。”他又说了一遍,伸手摸她刚染的浅棕色短发。
“知道啦知道啦。”王久倾不耐烦的嘟嘟囔囔,有了亲密关系以后,她对这个哥哥一点都不害怕了,反倒是嫌弃他像妈妈一样啰嗦。不过要四个多月见不到,她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她上前搂着王郁琮的脖子笑着亲了亲他,这才翻身下车。
王久倾在摄制组的引导下走进摆放着99个座位的录制现场,现场除了堆在暗处的一堆摄影师,看起来空空荡荡,她探头探脑地观察了一会儿,喊:“嘿!”
空荡的棚里响起了回声“嘿……嘿……嘿……”
无语,她走的是对的地方吗。王久倾问藏得严严实实的摄影师:“我是第一个吗?”
没有人回答她。
她想翻白眼,但是用力地控制住了,换成一副微笑的样子,随便找了个高处的位置坐着。
当王久倾百无聊赖地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时,又进来一批人,九个人叽叽喳喳地你推我搡,在看到已经有人时突然异口同声地喊道:“你好!我们是OND娱乐的练习生!请多多关照!”
王久倾被吓了一跳“诶哟我r呃……你们好!”,咽下习惯性脏话,连忙站起来鞠躬:“我是个人练习生王久倾。”说完害怕地拍拍x口,摄影机应该没录到她差一点脱口而出的感叹吧。
青春朝气的男孩子们蜂拥而至,散坐在王久倾四周,王久倾咳嗽两声,调整好自己的低沉嗓音。
坐在右边的一个年轻男孩主动搭讪道:“久倾你好,我叫陈醉。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王久倾给自己暗暗打气,要扮演好她的小白花角色,于是她露出一个小白花般的笑容和陈醉寒暄起来。
陆续来了很多人,99个座位坐满了大半。
一阵x动打断了陈醉持续不断的废话,王久倾早就不耐烦了,见大家都站起来交头接耳,她也好奇地站起来伸头看。
迎面走来三个穿黑色正装的长腿帅哥,面容冷峻,眼窝深邃,其中一个金发的看着像是混血。王久倾心想,这几个估计是男模团人设了。
男模们还没坐稳,又来一人。
陈醉在王久倾旁边惊呼道:“是沈玿白!”,不仅是陈醉,其它练习生也纷纷露出了崇拜的眼神,激动地喊他的名字。
王久倾迷迷糊糊地看着那个什么沈玿白坐在她左边的空座上,身后的练习生发出小小的讨论声。
“就是那个已经出道过的,在海外超有人气啊。”
“之前是乐团的吧,他是主唱,vocal能力绝佳啊,来参加我们这种选秀比赛不是包揽vocal第一,唉,我第一个舞台还准备了唱歌呢。早知道换一个了。”
“好帅啊!男人看了都心动!”
“哈哈你心动了?”几个男孩子打闹成一团。
王久倾无语地扯扯嘴角,这些人讨论得火热,沈玿白倒是淡定得不得了,面无表情,在练习生的搭话中不卑不亢地应答如流。
只来了98个人,剩下一个最后一名的空座还无人来坐。王久倾见摄制组似乎很焦急地互相询问,过了一会儿就有导演走上台来说有一位选手因为个人原因退赛了。
又等了十来分钟,发起人段瑞安款款而来,身后跟着三位导师。
段瑞安不愧是初代顶流,面容精致有如神祇,举手投足充盈着高贵的气息。他瞳色浅淡,好像雾蒙蒙的看不清瞳孔,这使他平添了一份忧郁的气质。
连在娱乐圈也混过几年的王久倾也不禁感叹,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类,是神仙。
“99位少年,readytoshinebright,追逐远方!”主题词从段瑞安口中说出,莫名有种神圣的感觉,王久倾愣愣地看着这段发起人的VCR,发现他的真人比电视上漂亮太多了,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
几位导师落座后就要开始准备舞台了,王久倾对于这种舞台算是熟得不能再熟悉,她唱跳小天后的名头可不是虚的!但这种选秀节目嘛,一开头大放异彩的最终往往沦为x灰,她深谙其中之道,把握好抓人眼球但实力不突出的特点也是一种技术。
王久倾淡定地走上台,导播早就抓紧了她面部的近景,这个少年长得精致非凡,就算实力不如人意,多拍点美丽的景色也是节目的一个亮点。
“好可爱!”vocal和dance的两个女导师看到她上台,激动地互相握着手,语气突然就变得姨母起来:“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小可爱。”
“咳咳,”王久倾礼貌性地红了脸,双手捧着话筒说道:“我是练习时长五个月的个人练习生王久倾,准备的节目是弹唱一首我的自作曲。”
全场哗然,没想到这个稚嫩的美丽少年还会作曲,练习生们一个个都认真地直起身来预备认真地听她唱歌。
王久倾拿着吉他坐下,“这首歌叫《微光》。”手指拨动琴弦,低吟浅唱,清澈的少年音在这个空档的摄影棚里回荡,更添一分空灵。
段瑞安坐在最能看见选手表情的位置,双手环抱x前,透过歌声好像看到了同样稚嫩时刻的他,但稚嫩的他一直被关在一副厚厚的外壳中,从不曾如此坦然地诉说自己。
心中微热,待歌曲唱完前半节后,他感觉理智回神,有些慌乱一反常态地拿起话筒:“可以了。”
其他人还沉浸在歌曲中,突然被叫停,都感到有些惊讶。
王久倾拿着吉他站起来,不明白为什么这首她当年的成名曲竟然没有打动这个神仙。不愧是神仙,她想,标准都特别高!
“你唱得很好,但是”段瑞安看着她的资料问道:“你有准备舞蹈展示吗?”
“呃,报告导师,”王久倾站得笔挺:“我舞蹈跳得不好。”说完她自己念着节奏胡乱跳了几下,左脚踩了右脚一个趔趄后红着脸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人群里传出笑声,段瑞安点点头,低下头和两个被萌晕的女导师以及rap导师张寒境讨论起来。
王久倾拿到B牌,美滋滋地走回座位,前排的男模团里那个x毛混血转过头来对她wink,笑嘻嘻地竖起大拇指,好像说了些“你好厉害。”之类的话。
接下来的表演王久倾都认真地看了,也认真地做了reaction,其中好几位的表演都很突出,让她不禁感叹这节目的选手质量之高。
沈玿白的唱功果然很强,音质独特,共鸣好,音域广,带上激烈的舞蹈也丝毫不影响他平稳的声线。毋庸置疑的A!王久倾和练习生们一起热烈地鼓着掌,心中已经把他纳入队友的考虑了,或许当队长也很好,她笑眯眯地盘算着,眼神好像在看一块肥x。
那个x毛混血叫Edward,果然是男模团来的,除了走秀和乐器,既不会唱也不会跳,被残酷地分配到了F班,但他好像丝毫不在意。夹在两个维持面无表情人设的队友中间笑得像只大型犬。
王久倾趁着陈醉和同公司练习生一起上台表演耳根终于清净时百无聊赖地瞟了一眼左上角,数字居然变成了1310,哇哦,她在这唱了一首歌居然圈了13个粉丝。
刚感叹完没多久,数字跳动一下变成了1210。
什么情况?她黑人问号脸抬头,发现陈醉刚刚表演完正喘着气看着她,似乎有些生气她的走神。
一时松懈就失去了一个小粉丝,王久倾觉得自己好难,现在的粉丝都这么玻璃心吗,怪不得她一开骂就嗖嗖地掉粉。
分班结束,练习生们都转移到了他们城堡一样的宿舍。
都是少年人,大家已经忘却了自己评级时段瑞安残酷的打击,进了宿舍就像放飞的小鸟一样快乐地参观着这所巨大的寝室。
宿舍里有电梯,一共五层➕地下室,后院有花园和泳池,一层为厨房,客厅,舞室和F班成员的宿舍。
宿舍按等级分配,据说之后比赛分组还会重新分配宿舍,但现在王久倾乘着电梯上五楼,感到非常快乐。作为第一位B班成员,她有幸和A班大佬们分到了一个房间,大佬们一个比一个高冷,她预想到这未来的五个月可以不那么辛苦地营造人设和他们聊天了。
但她没想到所谓的高冷傲气沈玿白,冷漠疏离温淮,性感狂野罗一野她的室友们
这些人设统统都tmd是假象!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