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芋》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长尾阡阡

宁郁与许诺青梅竹马相识近三十年了
可是她的生命就要走到头了
那些年少时的美好情谊,似乎早已消磨殆尽。她不愿再想感情中的得失,只想死后留在那无人的庭院,有着满园的观音芋守着她。

不会鸽!不会鸽!!不会鸽!!
是个短篇,所以哪天没更只是因为我上不来()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一点!骂男主骂女主都行Qbzn就是不要骂我( ・᷄ὢ・᷅ )

尽头
宁郁知道自己活不长了。
三十五岁的年华,说不长不长,说不短也不短。至少对于一个封建王朝的女人来说,她在众人眼里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
毕竟她如今膝下儿女双全,外人看来妻妾和睦,她这个主母当的无可挑剔。
只是现在她无力再想别人眼中自己什么形象了。
进气少出气多,来的几个大夫都只是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也就是这两x的事了。
许诺也不说什么,既没有撕心裂肺的叫嚣着若你不用心治便要了你狗命的话,也没有声泪俱下的跪在床前对着宁郁痛哭流涕的说你不要离开我。
他只是默默看着宁郁那有些过分沧桑的脸,想要摸摸她的头发,却被宁郁避开了。
虽然她已病入膏肓,可不代表连一个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悬着的手显得气氛又些尴尬,许诺却好像习以为常了,将手自然的收回垂在身旁。
却没离开,他看着这个与他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心下倒是又生出几年不曾有过的歉意来。
许诺站在床前,有些贪婪的用眼神描绘着宁郁的五官。
即使到了病入膏肓的时候,从宁郁的脸还是能看出这是个美丽的女子。
还有些执拗,许诺想。
可是这些好好坏坏的点就组成了无比鲜明的宁郁,不然自己也不会喜欢了她十几二十年。
可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了呢。
他们有三个孩子,两个姑娘,一个公子。
那个姑娘今年十四,正当好年华,眉眼间像极了宁郁年少时的模样;那个公子虽才十岁,却活脱脱一副老夫子的模样,但作为他但嫡长子,他怎能不疼惜;只是剩下的那个…..
许诺还在追忆往昔,宁郁开口打断了他。
“我死以后,你把我埋在翠园的庭院边上吧。”
许诺瞪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宁郁已经有很久没和他主动说话了。
“这怎么行,你既为许家妇,死后怎能不入许家坟?”
宁郁却不行与他再多纠缠,哑着嗓子说:“这是你欠我的。”
说完翻过身去不想再看他。
许诺似是气急,但也没再说什么,摔门而去。
听着身后重重的关门声,宁郁紧闭住眼睛,双手将被子紧紧拉住,低声啜泣。
她们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她的人生怎么就过得如此失败?
其实从她病重卧床后,许诺时常来看望她。
众人皆感叹许三少爷对嫡妻情深意重,但宁郁却越来越不想看见他。起初是因为过去那些事怨恨他,说起来这病还能算他一笔,后来却是因为宁郁看着铜镜中x渐沧桑的脸,不愿让他看见。倒不是因为怕因此失了宠爱,她们之间的爱意早已消磨殆尽,只是不愿在最后时刻还叫自己活得这么没出息。更不愿看着许诺那张近不惑之年还依旧俊秀的脸庞。
许是生命快走到头了,宁诺这些x子常在想,自己后悔吗?
后悔嫁给他吗?后悔这么多年所受的苦吗?
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自己还会选那个那年翻墙进到宁府,怀中揣着一株刚xx的雪白色观音芋,脸上沾着不知从哪糊的泥,却还笑嘻嘻的望着她的那个人吗?
只记得那年夏至,他跨在墙头将那观音芋抛给她。
“阿郁,这花真漂亮,就像你一样。”

初遇
宁郁是乐安郡王府的三小姐,郡王府的姑娘甭管是嫡是庶,这衣食住行上从来短缺不了。更不必提郡王妃膝下只有一个姑娘,年近四十了也不再x心子嗣问题,而是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
宁郁很喜欢母亲,因为母亲从不像其他家的嫡母叫她们立规矩,也从不拦着她们与生母见面。
六岁的宁郁最爱窝在她的侧妃娘娘膝下,看着她打络子。只是有时候她顽皮的很,手不得闲,偏要把那些五颜六色的线绳缠到一起。那苏侧妃见了便生气的叫宁郁站起来,不许她再软骨头还捣乱。
宁郁悄悄看了眼生气训人的苏侧妃,小心翼翼的抱住她,一双大眼睛眨呀眨,很是无辜的样子,“娘娘,阿郁知道错了,你就原谅阿郁吧。”小小的人牙还缺了一颗,讲起话来有些漏风,把苏侧妃一下逗笑了。只虚指她两下,“你啊,都是我和你母亲把你宠坏了。”
宁郁见苏侧妃不再生气,又笑嘻嘻的围在她身边,只是提出了一直以来心中的一个疑问。
“娘娘,母亲为什么从来不生气啊。”
“那是你母亲脾气好。”苏侧妃又接着打起络子。
“可是母亲也从不对父亲发火,父亲本就在府里的时间少,一回来便去了其他院,都不来看阿郁与娘娘,也从不看母亲。”说到这宁郁小嘴撅的老高,显然是对父亲如此做法极度不满。
苏侧妃放下手里的活,认真的看着宁郁,“这些话是谁和你说的?”
“没有谁和我说。”宁郁不满意的撅着嘴嘟囔,“本来父亲就很少来看我们。”
苏侧妃搂住宁郁,让她靠着自己,一只手轻轻拍着,“原来我们小阿郁是想父亲了。”边拍着安抚宁郁边岔开那话题说,“你母亲待你好,你便时刻要念着你母亲。你母亲啊是有智慧的女子,这样自己才不会受伤。”
宁郁想起来侧妃娘娘时常和她说的话。
“阿郁,你知道吗以后你长大了成亲了,要像你母亲学习,可千万不要和娘娘一样。”
宁郁不懂为什么要像母亲学习,虽然母亲待她不错,可是她不想像母亲一样,一年到头都见不到父亲几次,不是很孤单吗?
但却没开口反驳苏侧妃,她还太小了,不懂的事情还太多了。
不过小孩的心性,一会一个样。宁郁突然想起了什么,忙从苏侧妃身上起来。
“哎呀差点忘了,今天许臻臻叫我去她家玩呢,娘娘阿郁先出去玩了啊。”说着便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了。
“记得早点回来啊,让荷叶跟着你。”
宁郁头也不回的大声回了句知道啦,便拉着荷叶跑去许府了。
许府与郡王府只隔了两个巷子,宁郁不知道许家是做什么的,她也不在乎。不过母亲和娘娘都不阻止,宁郁便更放心了。
只是每次去许府,不遇上还好,若是遇上许家那些长辈,不免拉着宁郁寒暄一番。太过热情了,宁郁不喜欢,更何况有些人还会摸着她的小脸蛋说真可爱。虽说是褒奖的话,但是宁郁嫌那些人身上的脂粉味太过呛鼻,所以后来每次都是偷偷从榆叶坊的小门悄悄进去。
今个儿她刚准备扣门,宁郁眼尖的发现一个从没见过的少年正努力的翻墙而过。
好小子,穿的倒是人模人样,谁想竟做些偷x摸狗之事。
“快抓贼啊!”
别看宁郁人小,这嗓音却不小。至少成功唬住了那小盗贼,因为宁郁话音刚落,那盗贼便从墙头摔了下去。
宁郁低着头坐在许臻臻的屋里,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偷看了眼许臻臻,又看了看她身旁那个鼻青脸肿的小少年,宁郁不好意思的嘿嘿了两声,手紧张的拧成一团。见没人开口,她才试探性的张口道:“臻臻,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是你哥哥,我以为他,他要进你院子g不好的事。”
许臻臻当然要向着自己的好友,忙摆摆手用有些漏风的声音道:“没事的没事的,你先前也没见过我三哥。”说着拉起宁郁的手,两个人看着对方都缺了一颗牙的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许臻臻,还好我几天没像你一样掉颗牙,不然我娘可饶不了你。”
听了这话,许臻臻撇了撇嘴凑到宁郁耳边悄悄地说:“我大伯母,脾气可不好,一会你可小心。”
虽是这么说,可许臻臻一点也不担心大伯母因为三哥的事而找宁郁的麻烦,毕竟宁郁每次来大家捧着宁郁,因为宁郁是郡王府的孩子。
果然,大伯母来了后拉起她三哥便是哭,又让大夫在她院子直接看病,就怕这一动有个什么闪失。不过就算大伯母再疼三哥,也没让宁郁为难。因为大伯母说了,什么相逢即是缘,要三哥常来和我们一起玩。
宁郁也没想到,那个初次见面便惹得对方毁了容的人,竟会与她纠缠一生。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