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色流觞》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李凌天

內容簡介
李凌天阅女无数,却舍不得碰她一根手指,后来几乎xx把她压在身下,寻遍各种房中秘术施于她。他权谋一生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软肋,所以他把自己唯一一个软肋xx捏碎,挫骨扬灰……
先虐后爽,男主怎么虐女主,最后都会被虐回去,目前虐文已完结
男主善于谋略、城府极深、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女主穿越者,高考结束后即将开始灿烂大学生活,结果穿越了,前期软萌治愈系搞笑妹子,后期会黑化
故事导读:可根据喜好跳过不感兴趣章节,主线在27章之后
1-15 章 男主少年 初夜/家门被灭 无女主
16-26章 跋沙城 NP SM xx 无女主,全书最荒x
27~60章 女主出现,甜文(甜文无女主x,有部分女配x),男二在52章出现
61~80章 微虐,x少
81~126章 高虐几乎每章都有x,男女主
127~139章 女主塞外开挂故事(清水)

此文主要走的是剧情,x为剧情服务
SM古代虐心穿越
第一章 今生何处最风流(微x)
元正初年正月,黎城大雪,白茫无尽,道路阻绝,困人于室。黎城之西,李府豪门在大雪的掩盖下却不失其原本的气派。李府在黎城是豪门望族,虽然族中无人在朝廷做官,但一直兴旺不衰。
李府建在城西,五进院,仆人无数。在西院内,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躺在白雪中,他只穿一层丝衣,平静的拿起手中的匕首,割破了自己的左腕。艳红的鲜血慢慢浸润到雪中,在他的左侧画起来点点梅花。天很冷,很快他长长的眼睫毛挂上细小的白霜。他感到自己身体慢慢变凉,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他不想活,很早,他就想死。他经常做梦,梦见一个和他从小长到大的女孩,那个小女孩每天都在开心的笑,他每次在梦里都希望自己能到女孩身边,和她一起笑,他知道那一定是非常开心的事情。他想那个女孩一定是个鬼魂,只有在梦里他才能看得到,所以,如果自己变成鬼,就一定会和女孩见面。
很快,他就失去意识,当他再次睁眼时,他看到一个白衣人,坐在床边背对着他。
“我死了吧!”他满怀希望的说。
“不,你没死!”白衣人轻声说。
小男孩很失望,他举起自己左腕,已经被细心包扎好。“我以为,这样的大雪,阿婆不会这么早过来!”
“你想死,为什么?”白衣人问的温柔。
小男孩微皱眉头,“活着没意思,如行尸走x。”
小男孩心灰意冷的把头转向里侧。从他懂事起,他就被关在这个西院,除父母外,他只见过一个年迈的阿婆、教他武功的师父和读书的先生。他听见哥哥们在院子外面追逐打闹的声音,他想和他们一起玩耍,但父亲不同意。他的每一步都被安排好了,包括每天要穿的衣服,要吃的饮食,要读的书,要学习的武功招式。他不能选择任何事情,唯一自由的时间就是在梦里,梦见那个总也开朗笑的小女孩,他总觉得,那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自由。
“这个事情我会和你父亲说。”白衣人留下淡淡的药香飘然而去。
那晚,小男孩又梦到那个小女孩,只是这次小女孩在哭泣,他看到她一个人抱着双膝,头埋在两腿之间哭,肩膀随着抽泣抖动。小男孩突然间觉得心好痛,他从未感受过的痛,以前的他心如死灰,只觉麻木,就算自杀,也并不觉得难过。可是当他看到小女孩哭的那么伤心,他心也跟着抽痛,一个每天笑的那么开心的女孩子为何哭的如此伤心?他想去安慰她,可是自己走不近她,他只能看着她,看她越来越模糊。
自从白衣人走后,父亲让他和叔叔李儒去游学。他叔叔姓李名儒,字梦乡,是新月国家喻户晓的风流才子,上到皇室宗亲,下到花街柳巷,和他有香艳史的女子数不胜数。他以前并不字梦乡,这个字是他离家后给自己起的,他最为出名的一句诗就是,“今生何处最风流,石榴红裙藏梦乡!”他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逍遥,多年不曾回家,其实早在他第一次偷偷离家去玩时,就被赶出家门。
他特别喜欢忤逆笃正的哥哥,最喜欢看哥哥生气时的模样。他听说哥哥生了三公子,一直把这个公子看的和笼子里的金丝鸟一样,所以往家寄一封信,要带三公子游学。从李凌天四岁开始,他每月一封信从未断过,一想到他哥哥每次都会忍不住看信,看完都会气的脸色发青的模样就好笑。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元正初年正月寄出去的那封信,哥哥居然回了,哥哥回信很简洁“儒,汝信已收,为兄即派人将珩儿送至汝处,望替为兄多家照拂,勤勤督导,教以刚正。”
教以刚正,教以刚正,他反复念着最后四个字,兄长,你把珩儿送过来,你觉得我能教以刚正吗?对于李凌天的到来,他有些期待,这么多年,他在外游荡,虽然女人无数,但是却没有一人可以与之厮守,一个人,再怎么放荡不羁也有孤单寂寥之时,来个小子陪他玩更好,他一定把自己所有的经验(对女人的)所有才华所有的武艺都教给这个小金丝鸟,至于是不是刚正,哈哈,他就不保证了!他捻着兄长的信,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棠?芯?最?帅?侯?哥?整?理?
在白衣人走的第二天,李父对李凌天说,要让他去和叔叔游学,在外面多历练历练。李凌天点头,他以为这也是父亲一步一步的安排,除了接受还能做什么?
他叔叔李儒暂居天都,在收到兄长信那天,他就开始安排各项事务迎接侄子到来。那天,正午刚过他就倚在大门上等他的侄子。一驾马车缓缓驶来,停在门口。一个面庞清俊的男孩撩起车帘,李凌天里面穿的是月牙白的衣衫,外面披了件领口为浅灰色的狐皮大衣,撩帘起身下马车的这个简短的动作就把李儒看的出神,他啧啧的摇着头,没想到啊,没想到,哥哥那么刚直迂腐的人,居然有样飘逸俊秀的儿子,经过他几年培养,足以青出于蓝超过自己!
李凌天下马车,躬身作揖,“侄子,珩儿……”他还没说完被李儒一把搂着脖子,“你这臭小子,五天的路程走了八天,真是等死我了,你在家那x繁文缛节在我这里就不要用了!走叔叔带你喝酒去!”
自李凌天记事起,还没有人这么不尊礼数,他有些慌张,“叔叔,父亲叮嘱过我,让我在外不能饮酒!”
“管他呢!你既然都出来了,还听他的话做什么!”李儒松开李凌天,又把他从上到下好好打量一番,“好苗子,好苗子!走吧,叔叔给你在梦回楼订了最好的酒席,找了最好的姑娘给咱们弹琴。”
“梦回楼?梦回楼是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李儒不由分说拉着李凌天就走。
这个梦回楼对李凌天来说是个全新的世界,装饰奢华艳丽与家里朴素淡雅的风格完全不同,而且这里的女子衣服极其轻薄袒露,丰x盈盈隔纱犹见半香雪白x,与家里婢女仅露脸和手的衣服完全不同。李儒看他痴迷的样子,想起自己第一次出来时也是这样,笑着拍拍李凌天的头,“好看的还在后面呢!”
李儒把他领到二楼的一个雅间中,他们进去时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李凌天看着满桌的菜,闻着阵阵钻入鼻子的香气,咽了口口水。在家,他每顿只能吃两道青菜,而且饭菜做得无滋无味,他有一次问阿婆为何菜如此寡淡,阿婆说是老爷吩咐的。
“你在家是不是饭菜没滋没味?”李儒问他。
李凌天点点头。李儒叹了口气,“兄长以饭菜清淡可以控制一个人的欲望这种谬论让李府的饭菜做得无滋无味,真不是人吃的。”
李儒拉着李凌天坐下,“吃吧,可劲吃,随便吃,这里有些菜我可是从别的酒楼叫的,都是天都最好吃的!”
李凌天拿起筷子,慢慢夹起自己面前的一块牛x放在嘴里,感觉还没有嚼,牛x就已经化在嘴里,这香浓的味道刺激他的味蕾,让他忍不住又夹了一块。
“好吃吧!”
李凌天用力点头。
“你看你,吃的这么斯文!”李儒站起身,够着远处一盘x,撕下一块x腿,啃起来,示意李凌天也这么做。
李凌天犹豫的看看筷子又看看他叔叔手上的x腿最后也起身,拽下另外一个x腿,大口的啃起来。
此时,叫小宛的姑娘走到屋里琴边坐下,开始缓缓弹奏起来。李凌天正吃着猛劲,听到女子弹的曲子缓慢下来,这曲子,和他平时学的完全不一样,曲中充满了他难以描述的感觉。
曲中透着靡靡之音,小宛的唱曲莺莺脆脆,辞藻艳丽,让他一时难懂
仙子妖娆骨x均,芳心共醉芙蓉里。
花心花蕊沁玉露,龙首龙身探深x。
粉汗已gx漉被,云鬓枕上复缠绵。
百媚生春魂自乱,狂销香骨似神仙。
李凌天听着这个曲子,情不自禁面红心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李儒把这些看在眼里,挥了挥手,小宛会意换了首清新淡雅一点的。李凌天后来把全部心思放在吃上,这个女子再弹什么他并不在意。
小宛弹完琴后,起身要走,被李儒拉住,小声在她耳边说,“今晚等我!”小宛妩媚一笑,推门而出。
李凌天此时也吃饱了,肚子撑的太涨,只能仰靠在椅子上不能直坐。
“你看你那出息,以后天天吃这些,你顿顿要吃这么多?”
李凌天有点惭愧的低下头,“叔叔,以后我们真的每顿都能吃这么好吃的饭菜吗?”
“那当然,你跟着叔叔我混,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李凌天高兴的点头,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一顿好吃的无疑会让他感到幸福,李凌天想,也许那个小女孩也每天吃好吃的,才会笑的那么开心。
李凌天和李儒在吃饱了在屋里休息时,一阵阵的女人呻吟声让李凌天感到诡异,这声音似乎既痛苦又很享受,让他又一次心跳加快,面红耳赤。
“这是什么声音?”李凌天诺诺的问。
李儒哈哈大笑两声,“小子,叔叔带你看一出好戏!”
李儒打开窗子,纵身一跃,站到二楼的屋檐上,李凌天也跟着叔叔上来。李儒踩着二楼屋檐走,在一个窗子门前停下来,戳开窗纸,往里看一下,笑道,“角度刚刚好!”说着拉李凌天过来看。
屋里香艳无边,丝丝入媚。
一个五大三c,虎背熊腰,肤色古铜大汉,正低头允吸坐在椅子上女子紫色如莹莹葡萄一样的xx。女子看似年岁略长,丰满的x房略有下垂,xx深紫,大大的一圈x晕在男人口水的淋x下透着紫光。她皮肤白中泛红,在大汉的衬托下,肤色胜雪,分外鲜亮。她虽然眼角有一丝细纹,但生的是粉黛娇媚,再加多年来被男子玉露滋养,更是媚色流香。
女子坐在椅子上,两脚正好搭在椅子扶手两边,双手被大汉的腰带系住,背在椅子后。周身的所有私密都尽入李凌天眼里。李凌天还是第一次看女人两腿中的私处,浓密的黑色雨林中透着如女子xx紫色一样的香x。李凌天不觉得这些x好看,但却目不转睛止不住看。
大汉含住女子x,用力吸着,然后松开,把x吸的啵啵响,他一直手搓揉着女子x,另一只手则在女子花户间徘徊,时而用力挤压,时而轻抚撩拨。
“嗯……啊……官人……不要”女子眼神迷离,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呜呜咽咽的呻吟,似乎在求饶,又似乎在求继续。
“小娘子,你这里好热呀!都是xx!”大汉没有停下来,而是把自己抚在花户间的手晃在女子眼前,大汉手上xx闪闪,滴滴答答,丝丝垂下。
“官人……好讨厌!”女子娇羞的把脸扭到一侧,大汉把被xx淋透的手伸到女子面前,“尝尝,自己的味道。”
女子还未说话,大汉就把自己的一个手指塞入女子口中,女子香舌探出,眼光生媚,一边x着,一边看着大汉,呈现出享受的欲罢不能的小模样。
“你真是欠x的x婊子!”大汉把自己手指一下探出女子口中,愤恨骂道。
大汉揉xx的手已经到女子两腿之间,顺着那一张一合的花x而入来回抽动。
“唔……”女子身子一挺,双脚背绷直,脸颊红晕如海棠。
男子一手指进去觉得不过瘾,于是三个手指同时深入,在女子花x里翻天地覆的搅拌,时快时慢,搅得水声呲呲啪啪作响。
“啊……好……舒服……”女子轻咬大汉手指,更是拼命扭动腰,嘴中的话语支离破碎。
大汉觉得是时机,把垂在自己腰间的遮布拿开,一个庞然大物,向上勾着,紫筋盘绕,搏动不止。
“想要吗?”大汉掐起女子尖尖的下巴问。
“想~~”女子向前挺着身子,两腿开合更大,音色撩人说,“快给我,我要,我要被塞的满满的,我好想要!”
“好!我给你!”大汉说着,微微蹲着身子,把长龙奋力挺入女子花x内,女子叫声比之前更大,更尖锐。
大汉古铜色的庞大身躯压在女子白皙娇柔的身子上,这样的视觉刺激给李凌天前所未有的体验,他xx也胀胀热热,也挺翘难耐,也想这样进入一个地方,然后奋力xx。
大汉x得那个女子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xx和龙身在一片水淋淋的xx中闪闪透光,大汉猛烈的进攻,x体和x体在液体中相撞的啪啪声有时候都把女子的呻吟掩盖。
“x死你,你这个婊子!”大汉一边g一边骂,手掐着女子的脖颈凶狠说,“说,你接过这么多客,谁最让你爽!”
“是……你、你……”女子浑身都在一起一伏的随着大汉猛烈冲撞而抖,这两个字说的支离破碎。
大汉听到女子回答略有满足,把女子系在椅子后的手解开,把她翻过身,让她背对自己跪在椅子上。女子撅起雪白,刚才被挤压红艳的肥臀,扭晃着似乎乞求被深深xx。大汉满足她,一入到底,突破花颈直达宫内。
“啊啊……”女子大叫,“太……太深……受、受不了!”
大汉才不管她的尖叫,双手掐着她丰满的腰,奋力撞去。刚才女子坐在椅子上,他只能微蹲,所以姿势不舒服,现在可以站直,腰部可以用上力,更是生猛xg,似乎要把身前女子从中间挑断一样。
女子垂下来的丰x随着大汉猛烈撞击乱颤摇曳,两个葡萄跳来跳去,万般生香,香的李凌天也想上去含住!
“不行……不行……我要x!”女子刚刚喊完,一溪细水冲着她和男子交合处的银白色x液,缓缓顺着她腿内侧淌下。
见女子失禁,大汉更是来力气,一阵疯狂撞击,把自己的卵球撞的微疼,周身只觉一松,热滚滚,x稠稠的xx填满女子的xx。
在大汉一泻千里时,李凌天也跟着松口气。他一个分心,提气不稳,没有站住,多亏李儒拉着他,要不然就会直接摔下去。大汉听到外面有动静骂骂咧咧起来,从女子身体里xx,往窗子这边走,李儒拽着李凌天跳下就往府中跑。
第二章 石榴红裙藏梦乡1(微x)
他们跑了两条街,李儒停下来道,“没事了,不用跑了!”
“叔叔,他们是……”李凌天不解的问,他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要这么打架,看似享受又痛苦,和他平x里所学招数完全不一样。
“他们在做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件事!”李儒还没等他问完就抢答。
“最美好?”李凌天觉得吃那一桌好吃的才叫最美好。
“你还太小,不能理解,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和女人欢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李凌天不语,他现在确实不能理解,但是刚才的场景,在他心里似乎种下了种子,种子扎根生长,再也磨灭不去。
当晚,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那个女孩,这次,她一丝不挂的躺在一张柔软的桃粉色大床上,她白腻水滑的皮肤在桃粉色的床上更是旖旎风情。
他抓着女孩小巧灵动的脚丫,握住她纤细的脚腕,目光一点点从下到上欣赏女孩。那是种不同于梦回楼女子的美妙身体。女孩也就十多岁的样子,没有纤细的腰肢,也没有丰盈的xx,这副身躯灵动中透着稚嫩,孕育着世间所有刚刚萌生的美好。女孩全身闪着金白色的光亮,最亮的白光在女孩脸上,他根本看不清女孩的脸,只能看到脸部的金光。
女孩一双玉腿紧闭,李凌天特别想看清她腿间的样子,在梦回楼中,他离那女子太远,再加上女子黑森森的丛林,他没有看清两腿之间到底是什么样子。
于是,他双手握着女孩脚腕,要拉开女孩双腿。?棠?芯?羽?恋?独?家?整?理?
“嗯……不要……”女孩娇娇滴求着他,自己用力欲闭上双腿,可李凌天怎么能让她如愿,他紧紧握着脚腕,用力向两边拉。
女孩不得已张开自己纤纤玉腿,李凌天终于可以看到其中的样子,那是一朵粉嫩x嘟嘟的桃花,一颤一颤的如飘浮在细雨清风中。
李凌天把女孩一条腿搭在自己肩上,空出一只手想去抚摸那朵桃花,他刚触及,桃花上突然出现一只银白色蝴蝶,银光闪闪,绕着他纷飞,李凌天想去抓这蝴蝶,女孩焦急说,“那是我的精灵,你若抓住,我再也没有了!”
“可我好喜欢你的精灵。”李凌天抚着女孩面颊说,确切的说是抚着那一片金光。
xx狂热的蓬勃而起,李凌天再也不去抓那个围绕在他身边翩翩起舞的蝴蝶,而是把目光专注到女孩子的桃花上,花心真的好漂亮,娇艳生香,好想去蹂躏一番。
李凌天把女孩双腿全搭在自己的双肩上,托着女孩白腻圆滑的臀,让自己还不算太大,但雄风依然的兄弟在女孩的桃花上摩擦。
“别……别……”女孩被他的摩擦吓到,声音微微呜咽起来。
“可我……可我忍不住!”李凌天说完,腰用力一挺,自己的兄弟直入花心,花心瞬间被涨大好几倍,他长驱直入的瞬间,那个翩飞的蝴蝶消失,接着是女孩凄厉痛苦的啊一声,“好疼……疼!”女孩香汗涟涟,泪水涓涓。
李凌天抱着这个娇弱的童稚身体,亲着她仅有一个粉点的x房,舌头在拨着粉点来回来去,女孩被他撩拨的嗯嗯轻哼,刚才紧绷的身子慢慢舒展开,xx的桃花刚才因疼痛收缩,现在又再次绽放。
兄弟已经迫不及待在这紧密x濡的花中抽动,李凌天学着那个大汉,一进一出的xx这个花心。
“你……你是谁,我以后怎么找到你!”李凌天第一次感觉到难以形容的快感,从他进入女孩花心开始,到现在蹂躏花心,快感慢慢提升,刚开始是xx,现在慢慢蔓延到全身,周身就像打开任督二脉一样舒畅。
“我……我……”女孩本来身体稚嫩,李凌天虽然现在不大,但对于女孩已是庞然大物,疼的她只能说出我我我,别的再也说不出来。
“我要找到你!”李凌天发现快感越来越集中,他就快要收不住这份快感,更是加速用力,“我要找到你,xx和你这么做!”
他说完,脑中酥麻一片,浑身松懈,顿觉身体轻松,如飘到云端一样。
在他松懈后,女孩也随之消失。李凌天感到很疲惫,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两下,合眼睡去。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裤子和褥子已经x,不是x裤子,而是一片x白色的液体。
那是他最后一次梦见小女孩,自那以后他梦不到那个小女孩,就算是他刻意的想她,他也梦不到。他以为是自己在梦里亵渎了小女孩,所以小女孩不愿再出现,为此他一直萎靡不振。
李儒见自己慢慢带向正道的侄子突然间蔫了,关切的追问他原因。李凌天把和梦见小女孩的事情都一一告诉他,包括他梦见和小女孩做的那件事。李儒听完哈哈大笑好久,笑的李凌天尴尬低着头搓着手不好意思抬头。
“能在梦里就俘获我侄子小姑娘一定是个美女,对不对?”
“我……我看不清她长相,一直都看不清。”
李儒认真点点头,“长相一般记不住,这个正常。”
“不,不正常,我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梦见她了,你说她是不是生我气了,我不该梦见和她做那样的事情,她明明说不要,我还用强,我真卑鄙下流!她肯定不愿再见到我了!”李凌天懊丧的说。
“你这个傻小子啊,那是做梦!每个男人年少时都会做你这样的梦,以后就好了!”李儒安慰他说。
李儒带着李凌天体验尽了天都的繁华后带着李凌天去各个地方游历。
他们随着盐队去拓金的x原做生意,领略广袤x原的壮美;他们去南海与渔人出海,在海天交际处寻找鲲的踪迹;他们去巴蜀,云山雾绕间寻找神仙居所。李凌天终于体会到了自由,那并不仅仅是自己可以选择生活方式,而是可以纵横天地的一颗勇者无畏的心。他敬佩叔叔,敬佩他在十三岁就有一颗勇往无前离家生活的决心。虽然父亲每次提到叔叔都有恨铁不成钢的怒气,但是他知道,父亲很疼爱这个弟弟,也许他活出了父亲想但却不能活出的模样。
李儒看似玩世不恭自由洒脱,这些年却建立起自己庞大的组织。从王室宗亲到乡野农夫,从商道至武林他似乎都有涉足。就李凌天这几年跟着他的观察,这个叔叔在幕后x控着商行店铺,酒楼妓院和镖局。
在李凌天跟着李儒的第三个年头,他终于能把父亲教育的那种繁文缛节下的谨言慎行转变为李儒的肆意洒脱,虽然他还不及李儒三分之一。
晚上,二人拿壶酒,飞上渝州城的飞仙塔,那是渝州城最高的塔,是前朝宁王为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建的,宁王一生求仙问道,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心爱的女人一起得道成仙,做一对神仙眷侣,可惜塔刚建完国就灭了,但是这座飞仙塔却还在。
李儒和李凌天坐在飞仙塔顶,借着半月的余晖和璀璨的星光俯望整个渝州城。李儒打量李凌天,三年了,他从一个小男孩长得初有少年模样,虽然还有稚气但俨然间是一个风度翩翩美少年!李儒灵光忽现问,“珩儿,你这几年还会梦见那个小姑娘吗?”
“没有。”李凌天失落的说。
李儒拍拍他的肩,“那些都是虚无缥缈的,叔叔给你找个真实的。”
李凌天这三年跟着李儒真是“耳濡目染”,李儒与女人调情的本事远高于他其他能力之和。但是不知为何,他对他叔叔看上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好感,他不理解他叔叔为什么只和一身媚骨风尘女子缠绵,为什么不找一个可以与他长相厮守的女人!
“我才不要你找的那些女人呢!”李凌天有点鄙视的说。
“哎你这个小子,我找那些女人怎么不好!一个个体态丰盈妩媚妖娆!而且床第之术一流,夜夜欢歌,夜夜销。”
“无趣!”李凌天把壶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那你说什么样的女人有趣?”李儒反问他说。
李凌天被这句话问住,思索半天,“我现在还不知道。”
李儒一声长叹,“有趣的女人是危险的!当你觉得她有趣的时候说明你已经爱上她,爱上一个女人对男人来说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那是男人的软肋。既然爱与不爱都能得到鱼水之欢,那为什么爱呢!”
李凌天完全不能同意李儒的观点,“我相信爱与不爱做的时候感觉肯定不同。”
“呵,你一次都没做过,居然还发表自己意见了!”李儒刚想再喝一口酒,酒壶就被李凌天迅速抢过去,“我的酒没了,你的借我喝一口。”说着咕嘟咕嘟喝李儒壶里的酒。
“你个臭小子,喝多了我可不带你下去,从这塔上摔下去你就粉身碎骨!”李儒想把酒壶抢过来,可是李凌天身手灵敏躲过他,把壶里的酒喝得gg净净,“痛快!”他得意的举起酒壶,挑逗的看着李儒。
李儒一边感慨自己是不是老了,一边惊叹李凌天真是难得的练武料。兄长已经把他的底子打牢加上他这三年教导,居然十招之内制不服他,再过几年,完全可以超越自己。
“臭小子,让着你的,你还得意上了!”李儒给自己台阶下,从身边的口袋里又掏出一壶酒,美滋滋的喝上。
“你居然又带了一壶!有没有我的份?”
“此情此景一壶酒哪够!”李儒摇头叹气,“本来是有你的,但是看你刚才表现,没了!”他看着手里的酒,一脸可惜。上次他没准备让李凌天把酒抢去,这次有了防备李凌天是不会轻易得逞。
“好叔叔,再分我一口!”李凌天服软求他道。
李儒没理他,继续喝自己的酒。
“我那天下最帅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纵横四海无人能敌的叔叔呀,可否给你可怜的侄子一口酒喝?”李凌天开始卖萌。
“服了你了!”李凌天扔给他一壶酒。两个人又喝了起来。
渝州城在他们脚下,天下亦在他们脚下。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