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诱捕》by桃李不言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双向诱捕(xx)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轻松

  楼擎喜欢上自己的邻居舒虞,他在对方卧室装了摄像头,夜夜偷窥。
  他喜欢舒虞的矜贵,喜欢他的风情,喜欢他光腿却穿着白色xx白色袜子在床上手x。
  他喜欢得要疯了,想翻过十八楼的阳台去强奸。
  
  舒虞同样喜欢上了自己的邻居,他也在自己卧室装了一台摄像头。幻想做对方的楚门。
  
  “在没捕获猎物之前,不要让他发现你。爱情也是一样。”
  
  精英痴汉攻xxx天鹅受。双痴汉双向暗恋的故事。攻第一人称视角,偶尔掉落受视角彩蛋。

第一章

【作家想说的话:】
先避雷:三观不正!攻受都是病态痴汉!不要代入现实!
尝试写第一人称,换换风格,娇客完结了再来写这篇,先放短小一章。正文攻第一人称,彩蛋受第一人称。感觉很像双方在写爱情x记,所以就让我们来解密爱情故事吧~(不是)

  九点,我回来得有些迟了,和客户吃饭听他们说假话真话,我错过晚上倒垃圾偶遇他的机会。
  他今天不会再出门了,可我只有一点遗憾。我想方设法和他用最自然的方式偶遇,但我每个深夜都能见他。错过头盘还有主菜,我已经开始期待。
  
  来不及洗澡,我坐在电脑前,但幻想里我已经和他共浴。他出来了,脚上还有没g的水珠,他总是这样,既不喜欢穿拖鞋,又不肯好好擦g脚背。我想替他吻足。
  他脚背还是红的,那上面布结静脉血管,它结网,结这世界上最可怕的蛛网。我被困,还觉得他这时脚背的红与青,是搭配得最好看的颜色。是玛瑙和翡翠。
  
  我解下领带和皮带,画面里他解下睡袍。
  他好喜欢白色,睡袍要白色,xx也钟情白色。他手伸进xx,风情的眼睛半阖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在想某个人,我恐怕嫉妒得发狂,我希望他只是发呆。
  因为他不会想我,所以我自私希望他所有人都不想。他又没开色情片,心里不想一个人,要怎么xx。但我情愿他就这样,孤傲得像一只天鹅,梳理羽毛也是孤芳自赏。所以他的世界里,xx可以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不需要特别理由。
  
  微醺酒意让我想s精,我握紧了xx,但他永远不会为我改变,还是徐徐的手x,偶尔难耐皱起好看眉毛。我拽过领带,包裹着xx滑动,丝绸面料会是他的手指吗。我买了他同款的领带,我戴得没有他好看,我幻想这是他的那一条,我们住在一起,衣柜乱放,偶尔他就用他的给我系。但他再也没有戴过了。
  
  我s在领带上,幻想s给他。
  他也手x结束了。
  
  我不说他在打飞机而说手x,因为他从来不肯脱下xx给我看,我不知道他的手在摸xx,还是在捅xx。
  
  画面里他好长时间一动不动,靠着床背阖着眼睛,天鹅会因为xx而死吗,我有一瞬间吓坏了,想破门过去拯救我的小天鹅。但他动了,慢吞吞地把手从xx里拿出来,抽了几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拭手指。他一边打理自己,一边责怪我的大惊小怪。我靠着椅背喘了一口气,这时才感受到s精后的快乐。
  他太坏了,他太坏了。但他肯作弄我,我欣喜若狂。
  
  他赤裸着下床,短暂离开了我,但他马上就会回来。他只是去浴室洗手。他把睡袍穿好,把风情都遮盖,然后堂而皇之地骗别人,天鹅不需要性爱。大家都被他骗过了,都离他远远的,只有我知道他是小骗子。
  
  我所有的爱里,第一爱他,第二爱他穿白袜子xx。
  他今天没有穿。
  我都要嘲笑自己喝昏了头,他连拖鞋都不肯穿,洗完澡又怎么会穿袜子。即便如此,我的爱里第一个还是他。
  
  这是我的爱人,我得不到的爱人。
  舒虞。

彩蛋内容:

  我洗了澡,故意坐在正对摄像头的位置手x。
  他回来了么,虽然视频可以回放,但我想他此时此刻就在看我。
  
  今天没有见到他,我的x却x了。究竟是想他才x,还是例行公事地发x。
  这都不妨碍我想敲他的门,假装滑倒,让他的xx发现我是个怪物。

第二章

  第一次见到他,是最最普通的一个周末午后。搬家公司进进出出,他一个人站在走道,眼睛随着手机屏幕明明灭灭。
  工人告诉他好了,他收起手机,冷淡地说谢谢。他是被拦起来只供观赏的昂贵瓷器,浑身写着“谢绝靠近”。可因为这张脸,没有人会责怪他吝啬的道谢。
  
  如果他没有抬头,如果我没有出门,如果他不是今天搬家,这都只是一个会被遗忘的午后。可它在平凡中托生,让我窥见瑰丽,我的心至此开始出逃。我无师自通了爱语,学会一切诚挚的赞美,但无用武之地。
  我不得不反思,难道有人判我有罪,罪名是爱意不诚,因我见色起意。所以我的爱必须低人一等,得知他的名字都是很久以后。
  
  我和舒虞在梦里xx,醒来后我只是他的邻居。第二天我醒了酒照常上班,下班时顺道在小区附近的超商买菜。
  我没想过会在这个时间点的电梯口碰到舒虞。
  他神情寡淡,甚至有些不开心,我就忍不住多管闲事。
  
  “舒虞,出门?”
  舒虞愣了下,点头:“买点晚饭。”
  但他手提袋里的是三明治,他在胡来。
  “晚饭只吃这个不好。”
  他不置可否地沉默。他在给我借口,让我做他最骁勇的士兵,为他冲锋陷阵,但或许我只是为自己找一个能和他接近的借口。
  我告诉他:“过来一起吃饭吧。”
  并朝他晃了晃手里的菜。
  “一个人吃也是要买这么多的。”
  
  舒虞很吃惊,显然没想到我这样的西装革履,会主动和人搭讪还约搭伙吃饭。我等待舒虞判我罪,但心里又泛起恶劣,因为我还没告诉他:舒虞,其实我是个变态。如果他不答应我,我就立刻告诉他,甚至在这上升的电梯抵达后,我会把他拖进我的家里强奸。
  
  他在犹豫,在思索,最后矜持地颔首:“好。”
  
  我的那些话那些事都被抹杀了动机,但我高兴疯了,对舒虞扫榻相迎,希望他宾至如归。
  
  我给舒虞开了电视,告诉他客厅的东西随意取用,如果有什么事就来厨房喊我。舒虞端着一杯水,应我应得还是很简略。我问:“就按今天买的菜做,可以么,你有什么忌口的佐料?”
  舒虞摇头。
  我一半失落一半亢奋地进了厨房,如果胃真的是最容易被征服的器官,我希望舒虞的胃先向我倒戈。我甚至恼恨半个小时前在超市的自己,为什么没有买最昂贵的食材。我想大展厨艺,我又心不在焉,我总是会透过透明的玻璃门去窥看舒虞。他坐在那,目光假装不经意地瞥,我的客厅博得了这只小天鹅的好奇,但他有些放不下矜持。我当然理解,他不是冷冰冰的天鹅雕塑,而是一只鲜活的小天鹅,会吃饭会睡觉,会有xx,自然也会有好奇。我一边分神关注锅底,一边希望客厅能暂代我哄舒虞开心。
  
  等菜都呈上桌,我又庆幸我没有买复杂的食材,我只是想舒虞能早点吃上晚饭。
  “舒虞,来吃饭吧。”
  舒虞坐在对面,他似乎看了我一眼,确定我拿起筷子,他才动筷。我又找到了他可爱的一面,天鹅高傲,但十分有教养。
  他每样菜都尝了,可最后吃得不多。他不喜欢我的菜。我甚至怀疑我今天水准失常,而我也丢了味觉,所以有这样重大的失误。我本不应该唐突,甚至本该深谙不应挑明尴尬的道理,但我刨根问底,我做了傻子。
  “不合胃口?怎么吃得这么少。”
  “不是。”他似乎有些尴尬,“你手艺很好,但我吃不惯这些菜。”
  我又痛恨起了买菜时候的自己。
  
  他说他吃不惯,但吃得很认真,一口口白米饭,天鹅会啄米吗,在我的世界里这只小天鹅会。渐渐的,舒虞夹菜的频率比之前多了些,他勉为其难施舍给菜些许喜爱,我便跟着沾光。
  
  我没有把他摁在沙发上强奸,我选择送他回家。
  舒虞穿好鞋子,把我收拾出来的厨余垃圾拎起来。
  我愣了下:“明天我出门扔就好,回家吧。”
  我以为舒虞现在要刻意下去一趟。
  
  舒虞点了点头,但还是很固执地没松手。
  他轻声说:“楼擎,今晚谢谢。”
  
  我目送舒虞一步步离开我,到了几米外他自己的家,他把垃圾放在他门口,和我圈划地盘。
  他真可爱。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