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扭的瓜》by咸蛋黄奶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强扭的瓜 限
一年之内怀上我的孩子
咸蛋xx盖

xE – 小甜饼 – 先婚后爱 – 攻宠受
1v1

强扭的瓜甜不甜?骆阑笙说他扭的不是瓜,是高岭之花。

家族企业突逢变故,矜贵的宋琏之不得不屈尊向昔x的追求者求助。

可一向对他百依百顺的那人,这时却变了张面孔,冷淡又疏离地提出两个条件。


电梯显示屏不断跳出新的数字,直到递增至这栋大厦的二十九层。
“叮”的一声,闭合的电梯门迅速向两侧开启,空出一条宽阔的通道。
“宋先生,我们到了。”
年轻g练的女秘书按下开门键,礼貌地提醒道。
宋琏之掐了掐掌心,x膛随即有了明显的起伏,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跨步迈出电梯。
女秘书紧随其后,又不动声色地领先一步,引着他穿过冷清的长廊,最终停在一间大门紧闭的办公室外面。
“骆总刚开完会,抱歉让您久等了。”
女秘书微微颔首,屈起指规律地敲了两下门。
“没关系,是我唐突了。”
宋琏之拘谨地抓着一只手臂,贝齿陷在殷红的下唇里,忐忑之情显而易见。
电子锁“咔嗒”一响,秘书小姐顺势为他推开了门。
“请进。”
她微微一笑,注视着擦肩而过的漂亮男人,再优雅地关上了门。
宋琏之贴门站着,抬眼便能把办公椅上的男人瞧个清楚。
骆阑笙依旧穿着死板的西服x装,额前的碎发一丝不乱地梳向脑后,五官y朗,下颌线利落,无声中透出一种拒人千里的冷峻与阴郁。
他随意翻过桌上的文件,并未把目光分给来者,似乎是在刻意晾着对方。
宋琏之在这压抑的沉默中煎熬着,纤细的手指揪紧了驼色长裤的侧边。
若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三个月前他一定不敢对骆阑笙使性子,以至于现在要自食苦果。
“什么事能劳您大驾?”
“小少爷?”
见那人哑巴似地杵在一边,骆阑笙冷哂一声,撤了手靠在转椅的牛皮软包上,皮笑x不笑地打量着他。
宋琏之躲开男人的目光,局促地盯着自己一尘不染的鞋尖。
骆阑笙太凶了,他不喜欢。
今天男人说话的神态比那张脸还凶,这是先前从未有过的,宋琏之心里怵得像揣了只活蹦乱跳的兔子。
“骆…阑笙,”宋琏之生y地纠正了称谓,壮着胆子对上男人的视线。
“之前的事情,是我态度不好,对不起。”
他尽可能摆出真挚的表情,道歉的声音怯生生的。
这说的是三个月前他同骆阑笙闹的一场不愉快。
那时他和林侑在酒吧喝到深夜,两个人都醉得不太清醒。
林侑好歹还存了些神志,不比他醉得一塌糊涂,话都说不利索。
“小之,你找个朋友来接你吧。”
林侑拍了拍他的肩,手下没个轻重,y把趴在吧台上的人扯坐起来。
宋琏之不满地拂开他的手,东倒西歪一会才堪堪坐好。
“上面的随便选一个打。”他迷迷瞪瞪地解掉面容锁,点开某个通讯录群组,把手机递了过去。
“乖乖,这些都是最近追你的?”
林侑把列表拉到底,不禁暗暗咂舌,里头竟然还有个这阵子风头正盛的新人演员。
宋琏之打了个酒嗝,不耐烦地点了点头,催他赶紧打电话。
“行吧,我的万人迷。”
林侑作为宋琏之发小,对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他边划拉着屏幕边打趣道,“你中意哪个?哥哥给你推把力呗。”
宋琏之费劲地想了一会,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挑不出一个合适又心仪的人选。
“那就..那个..洛..洛..”
他忽然想到最近追他的那个小鲜x,阳光帅气,有八块腹肌,聊起天还算讨他喜欢。
好像是叫洛风来着,宋琏之迷迷糊糊昏了过去,涌到嘴边的“风”字又咽回肚子里。
等他下一次睁眼时,自己正仰靠在某辆车后座,身上披着件黑色西装外x,被他满身的酒臭熏了个七七八八。
宋琏之锤了锤脑门,恍惚记起自己醉倒前叫洛风来接他。
“唔…”宋琏之动了动肩膀,察觉到身旁还坐着个人,便头也不转地唤道,“洛风?”
“你等了我多久啦?”
软绵绵的声音也像被酒腌过,飘进耳朵里,让听的人都染上几分微醺的醉意。
他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猛不防听到一个冷y的声音,半口气都卡在了嗓子眼。
“宋琏之,你最好看清楚我是谁。”
男人端住他的下巴,往自己方向拧送,直到两个人四目相接。
等瞧清那人的样貌,宋琏之心里一咯噔,酒也跟着醒了大半。
什么风把骆阑笙给吹来了?!
“怎么是你?”宋琏之蹙起眉头,语气一下冷淡不少。
骆阑笙也是他的追求者之一,不仅如此,他还是那群人里头的佼佼者,最有钱有势不说,论相貌也算得上俊美周正。
但很不凑巧,骆阑笙正好是宋琏之最不喜欢的类型,阴鸷又沉闷,明明年纪不大,却偏得拿出一副老气横秋的作派。
用宋琏之的原话说,他和骆阑笙八字不合,在一起得遭天谴,要么他憋屈死,要么骆阑笙被他活活气死。
因此哪怕骆阑笙对他千依百顺,万般示好,他也从没把对方纳入考虑范围内。
至于那些个好,骆阑笙非要塞给他,那他就坦然受着,反正追他的人前赴后继,他哪有功夫一一记挂在心里。
“林侑用你的手机打电话给我,说你喝醉了。”
骆阑笙轻嗤一声,指腹轻一下重一下地蹂躏着软唇,难以自控地肖想着两人接吻的美妙滋味。
“怎么?原来你有别的人选了?”
他戏谑道,指腹泄愤似地重重碾过那瓣娇软的红。
宋琏之拉住他手腕,使劲往旁边拽了拽,却纹丝不动。
“是又怎么样?我们之间没有别的关系吧?”
他无法摆脱眼下受制于人的局面,再加上酒精的侵扰,口气和情态便x眼可见地焦躁起来。
“没有关系…那就创造关系。”
骆阑笙俯低身体,被勾了魂似地,一点点地凑近了酒香浓郁的唇。
宋琏之惧于男人眼里燃起的情欲,浑身僵y得不像被爱抚,倒像被美杜莎一寸寸碰过。
两唇间不过一丝之距时,宋琏之猝然惊醒,竟然胆大包天地扇了骆阑笙一掌。
“别碰我!”
清脆的响声在车内回荡,前方的司机吓得瞬间屏住了呼吸。
宋琏之扬着手,连指尖都是颤的,根本不敢去看男人的表情。
他匆匆扯落了外x,手忙脚乱地推门下车,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公寓大楼。
自那一夜起,骆阑笙再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宋琏之低垂着脑袋,作出一副悉听尊便的姿态。
“态度不好?”骆阑笙敲了敲桌面,冷冰冰地嘲讽道,“比如扇了我一巴掌就跑?”
宋琏之早料到绕不开这一茬,便径直走到办公桌前,y着头皮说道,“你可以打回来。”
他咬了咬牙,再补充一句,“直到你消气为止。”
骆阑笙默然不语,目光却上上下下地流连在他身上,不知是否在思考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末了,他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从容不迫地踱到宋琏之跟前。
“说吧,找我什么事。”
他伸手勾住那人下巴,把那张出尘绝艳的脸抬了起来。
“我猜,绝对不是道个歉这么简单。”
闻言,宋琏之慢慢红了眼睛,不受控地反刍起近x的心酸。
他的父亲是本地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商,当年借了政策的东风,后来又遇上房价暴涨的时代,事业发展得蒸蒸x上,x进斗金易如探囊取物。
可前段时间,宋柏丰投资的几个项目都接连出了问题。宋琏之听不懂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只明白这一次事态严重,他的父亲很可能血本无归,甚至陷入集团资金链严重断裂的困境。
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资金的事尚未解决,集团承建的一处建筑物又发生了墙体坍塌,万幸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如此,华康集团的口碑在一夜间摇摇欲坠,数不清的媒体挤满了公司大堂,把冰冷冷的摄像头对准了他白发丛生,面容憔悴的父亲。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也试图向昔x的合作伙伴求助,却无一不是吃了闭门羹,连根救命的稻x都不肯抛。
宋家穷途末路,宋琏之自然无法袖手旁观,可他只是个二流画家,既不懂商贾之道,也没有金银傍身。无论如何思量,目前唯一有能力,也有可能救宋家于水火的,就只剩下骆阑笙一人。
“阑笙,我爸的事你一定听说了。”
宋琏之攀上他的手臂,卑微又恳切地求道,“求求你,帮帮我。”
“欠你的钱,我们家很快会还的。”
骆阑笙漫不经心地捏了捏他的下巴,黑黢黢的瞳孔并未泄露出多少情绪。
“这个忙,我可以帮。”
他摩挲着触感柔软的唇,在那人目光乍亮的时候,无情地打碎他的幻想,“但我不要钱。”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宋琏之脊背一僵,瞬间攥紧了掌心。
骆阑笙冷眼旁观着他脸上的挣扎,却不像曾经那般体贴地替他着想。
“我答应和你在一起。”
宋琏之艰难说道,好像在说服自己做出一个不甘愿的妥协。
“我…我也可以..陪你上床。”
他难堪地别过脸,声音细得像蚊子叫,白净的脸飞起了两朵红霞。
“我花这么多钱,就为了睡一个连处都不一定是的人?”
骆阑笙掐着他的下巴扳正,将他的痛苦无措尽收眼底。
“那你未免把我当成慈善家了。”
宋琏之下意识想为自己争辩,但张开嘴却止了话头。他吞咽一下,强作镇静地问道,
“那你想要什么?”
骆阑笙点了点他的鼻尖,空着的手绕到身后,不知不觉将他圈进了怀里。
男人箍着他的腰,微微俯xx,在他耳畔命令道,“跟我结婚。”
宋琏之惊惶地瞪大了眼睛,想推开骆阑笙却被紧紧摁住,如同蜉蝣撼树。
他气愤抓狂地挣扎起来,一拳拳砸向男人的x膛,“骆阑笙你是不是有病!”
“为什么非要和我结婚!我陪你睡到你腻了不行吗!”
“不行。”男人冷漠地拒绝了他,没留下回旋的余地。
“我不喜欢你!我们的婚姻不会幸福的!不会的!”
宋琏之激动地冲男人怒吼着,企图用自己的失态打消对方的念头。
骆阑笙并不动摇,他冷笑一声,眼芒跟凝了冰一样,“我们的婚姻如何取决于我。”
“你只是来做交易的,没资格考虑幸不幸福。”
“你卑鄙。”宋琏之恨恨地盯着他,眼眶里的红扩散到了整个眼圈,却倔强地憋住了泪意。
骆阑笙抚上他的脸,轻柔地擦动着眼睑,温声道,“这样就卑鄙了?”
“那你听完第二个条件该骂我什么?”
宋琏之闻言一怔,心中莫名浮现出一种极其强烈的恐慌。
男人薄唇轻启,像呢喃着甜言蜜语一般,附耳低声道,
“宋琏之,你听好了。”
“我要你在一年之内怀上我的孩子。”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