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亭峪立》by付桑桑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亭亭峪立 限
竹马重逢,火花四溅
付桑桑桑

xE – 高x – 现代 – 狗血

林峪💓俞鹤亭

复读文科生攻✖️校霸体育生受

01
·
俞鹤亭有轻微鼻炎,不严重也不传染,只是会在偶尔遇见太阳的时候打个x嚏。
那天就是,上完新学期第一节体育课从体育馆里出来的时候,旁边李金侃说的话还没听完三个字他就仰头打了个x嚏。
打完吸吸鼻子,“继续说,隔壁班怎么了?”
“转来了个复读生。”
又抬手揉了揉鼻尖,“所以呢?”
“就上周的开学摸底考,他考了年级第一。”李金侃说,“之前隔壁班的总成绩一直比咱们体育班的还低,稳坐年级倒数,但这次倒数是咱们班。”
俞鹤亭挑眉,“咋?全凭他给拉得分?”
“可不是嘛,完全一骑绝尘了。”
“男的女的?”
“男的。”
“啊~”俞鹤亭缓缓点头,“复读的考了年级第一,那他为什么要复读?”
李金侃撇嘴,“这谁知道呢,可能他高考失利了。”
“长得帅吗?”俞鹤亭问。
李金侃摊手,“我也没碰见过,不过刚刚自由活动的时候听见班上几个女生在讨论这事儿,说是挺帅的。”
“有我帅吗?”
“那绝对没我亭哥帅。”
·
回班的路上俞鹤亭在食堂地下小卖部买了瓶维生素饮料,李金侃问他买这g啥,你不是不喜欢喝饮料的么。
他说:“我买给喻妹妹的。”
喻妹妹叫喻芮,比俞鹤亭小两岁。
他们班有五个yú姓,字都不一样,喻芮的喻比他多个口,他说有缘,非管人叫妹妹。
喻芮有一张娃娃脸,玲珑可爱,是班里一群大糙汉子公认的班花。学的是体育舞蹈,就因为这体育两个字,高二分班时才被分到了体育班。
“她前两天不是崴了脚么,喝这个补补维生素。”俞鹤亭说着掏出饭卡刷卡结账。
“嘿哟,你还说你不喜欢她,瞧瞧瞧瞧,我看你是喜欢的要死。”李金侃两手抱x,脸上一副你可别想糊弄我的表情。
班上人都知道俞鹤亭和喻芮关系好,说他们郎才女貌,赶紧在一起好让其他男生断了念想。
俞鹤亭无所谓地耸肩,“你说喜欢就喜欢呗。”
没人不喜欢美女,纵使他俞鹤亭性取向男。
·
喻芮没去上体育课,俞鹤亭回来的时候她正趴在桌上休息,听到前面的动静后立马直起身,拿过桌角上多出的一瓶维生素饮料,拧开瓶盖的同时喊了声俞鹤亭。
她是个烟嗓,声音和长相极度不符,但这就是反差的魅力所在。
俞鹤亭转回头,笑着问:“我吵醒你了?”
“我没睡着。”喻芮仰头喝了一口,又说:“隔壁班转来的那个复读生考了年级第一。”
“我知道,刚刚在路上就听李金侃说了。”
“他原来是一中的。”
“怪不得呢。”一中的末尾都能考进他们学校前两百。
喻芮盯着俞鹤亭说:“叫林峪,一样的名一样的字,人我没见过,是不是就得你自己去看了。”
·
课间x排队下楼,俞鹤亭通常走在最后,因为他讨厌拥挤的人群,讨厌有人碰他的肩膀。
高三不做广播体x,每天绕x场三圈跑x,不用规整,谁先跑完谁先离场。体育班不同,他们只用跑两圈,毕竟全校最不缺锻炼的就是体育生。
对俞鹤亭这个专业第一来说,跑这两圈就跟玩似的,别人的第二圈才刚开始,他就已经要跑完奔向食堂吃早饭了。
李金侃依旧是他的同伴,一边抬手用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问:“今儿吃什么?”
“美味泡面。”
·
吃完正好赶上课间x结束,地下超市涌进大批来消费的学生,俞鹤亭怕挤,便坐在位子上想等秩序安稳后再走。
晃眼在楼梯口瞧见一张熟悉的面孔,他赶忙站起身迈着步子朝那边走去。
“回班了。”他说。
李金侃跟上来,追着问:“你又有什么作业忘抄了?”
俞鹤亭没回话,目光始终盯着正在下楼的那一批学生里个子最高的那位。
人挤人,楼梯一上一下分两边,擦肩而过的同时俞鹤亭张口叫住那人:“喂,同学,你碰到我肩膀了。”
声音不大,但楼梯上的所有人都吓到静止了。
俞鹤亭在学校的形象非常不良,平常不太爱说话,开口就是要打架。谁碰到他的肩膀谁有数,当然不是故意找茬,毕竟人多楼梯窄,难免会有摩擦。
所以那人半转身子回过头,只看了一眼俞鹤亭,瞳仁黑得像一片深海,波澜不惊。什么话都没说,又转过身继续往小卖部走了。
俞鹤亭愣了愣,靠,林峪真的不记得他了。
·
“x了,我以为要打架,拳头都准备好了。”李金侃双手交叉撑着后脑勺,边走边说:“刚刚那人没见过啊,哪个班的?”
校服袖子上是红色条纹,高三无疑。
“尊贵的年级第一。”俞鹤亭说。
李金侃恍然,“啊!隔壁班那个复读生!叫什么来着?哦哦哦林峪!怪不得他不认识你,不过你是怎么对上脸的?见过吗?”
“以前是邻居。”
“那他刚刚是没认出来你么?”
“或许吧。”
·
不仅如此,俞鹤亭和林峪还是小学到初中这九年义务教育里的同班同学。
俞鹤亭比体育班绝大部分学生都要年长一岁,因为他临近中考吃坏了胃,胃穿孔导致他没能参加中考,所以重读了一年初三。
那年对门的林峪考上了省重点一中,暑假时搬了家,从此以后再没见过。
搬家的原因除了想要离一中近些方便上下学,还因为林峪他妈给林峪找了个有钱的后爸。
俞鹤亭只知道这么多。
·
开学考的荣誉榜单张贴在高三独栋教学楼的入口处,红底x字,林峪是第一列第一个名字。
“他这简直一战成名。”李金侃x完收鸟,拉上裤链后又说:“老王上节课提了多少次林峪啊?我都没敢数,怕我十根手指头数不过来。”
“我看你上节课睡着了啊。”俞鹤亭叼着烟说,“能数得过来,也就提了八次。”
“不会吧你真数了?”李金侃一脸震惊。
“很稀奇吗?就我会数数?”俞鹤亭在口袋里摸了摸,没找着火。
正说着,身后的隔间门“吱”的一声被推开,林峪从里走了出来。
李金侃瞪大了眼,还好刚刚没说什么坏话,不然也太尴尬了。
俞鹤亭准备藏烟的手顿了顿,立马眯起两只眼笑道:“高材生,借个火呗?”
李金侃疑惑地看向俞鹤亭,疯了吧?高材生哪来的火?
结果下一秒林峪就伸手从校服裤兜里掏出了个两块钱的塑料打火机递给了俞鹤亭。
李金侃看愣了,原来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高材生啊。
“谢谢高材生,借火之恩涌泉相报,晚上有空吗?请你吃个饭。”俞鹤亭吐着雾说。
“有。”林峪接过打火机伸手塞进了俞鹤亭的口袋,“送你了。”
“行嘞,那就食堂楼顶见。”
李金侃见林峪走远后才说:“他居然抽烟。”
俞鹤亭得意地点头,“那可不嘛,我教的。”
·
俞鹤亭逃了晚训,一下课就来了,空着手,说要请吃饭,却什么都没买。
楼顶平台上堆着一些废旧的课桌椅,他挑了两x较为g净的并排放在一起,掏出从喻芮那借来的两张纸巾分别擦了擦桌面和椅子的座面,之后便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等着林峪来。
林峪是五分钟后来的,两手满满。
他先将右手上拎着的两份盒饭平稳放在了桌上,又抬起左手将手里的谷物牛x递到了俞鹤亭跟前。
俞鹤亭咧着嘴接过,xx吸管时笑道:“林山谷,你明明就认出我了嘛,昨天在食堂为什么不理我?”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