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兄弟》by匿名咸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方兄弟 限
双脚踩在地狱上,双手触碰着天堂。
匿名咸鱼

xE – 现代 – 暗恋 – 骨科

起初,方辰以为自己只能看得见弟弟,而无法触碰;

后来,弟弟完整地属于他,只有他看得见、只有他碰得着,方辰觉得这样就够了;

再后来,他没想到——

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温柔哥哥攻(方辰)x 乖巧弟弟受(方仅)


少年穿过空气中氤氲的雾气,直达一所大学的校门口。
早晨的空气很好,校园门口有零零散散的大学生,脚下是这新的一天的起跑点。有的人愁眉苦脸,对这烦闷的生活表露出内心深处的无奈;有的人满脸笑意,对这新鲜的人生阶段怀有无限的向往。
飘在半空中,身体呈半透明得男孩盯着一位身穿深蓝色帽衫的高个子男生看得专注。
“方神,今天这么早呢,”一个身形略胖的大学生背着包,手搭上那位深蓝色帽衫的“方神”的肩,脸上充满笑容,“我还以为你会卡着上课的点进教室。”
“乱叫什么呢,我不要脸了?”方辰拍开他的手,脚步没停。
“方辰、方神,不都差不多吗,况且这校园里还有谁不知道你就是传说中那位有颜值高智商的方大神?”
方辰听了只用一声轻笑便当作回应。
四周偶尔会传来女生的窃窃私语,其中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啊这就是方神吧,长得好好看!”“天了,学习好还长得好!”“法律系的妹子有眼福了!”…诸如此类。
说是窃窃私语,但其实声量大多控制在对方能听见的高度,丝毫不怕被谈论的对象听见,反而担心对方听见了却假装听不见,错失一个对视的好机会。
世界上大都数人都是虚伪的。
胖子走在这位受人注目的名人身边,开始觉得有些不自在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直了说,“这些人的眼神都不知道收敛些…”
张幸嘴上还在抱怨,身旁的方辰不知听到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盯着一处看。眼神有点迷茫,却夹杂着不容忽视的犀利。
但他的视线不在这校园内的任何一个打量他的人身上。
他的视线停在不高不低,那里的阳光有些刺眼,方辰却只是盯着一动不动地看着。
“怎么了?”胖子莫名其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里什么都没有。见方辰没反应,他伸出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方神?”
方辰没一会儿便回过神,说了句“没什么”,转身往前走,身影没入了大学的建筑物里。
方仅屏着呼吸,直到那人走远了,声音也听不见了,才小心翼翼地呼出一口冰凉的气。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那里远处挂着朝阳,阳光透过他的身体,照在大地上。方仅看着看着,随之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好笑,自顾自地苦笑了起来。
他怎么可能看得见我…
嘴上说着肯定的话,眼里却闪过希望落空的落寞。
方辰和方仅是兄弟,货真价实的亲兄弟。这份关系不管是他死前还是死后,都一直摆在那里,横亘在他与他哥之间,是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是一个海枯石烂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不过即使是这样,方仅此时此刻,站在半空中,看着那张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却还是无法控制心中泛起那一丝丝苦涩、见不得人的爱意。
有点苦,但确实是爱没错。
是弟弟对哥哥血浓于水的爱,也是一个正常男孩在珍贵的青春期,对暗恋对象懵懵懂懂,却如何也压抑不住的喜爱。
方仅有时候会对这样的自己反感至极,他恨不得把自己从这世界上抹去,堕入地狱饱受折磨,承受他这种拥有恶心感情的怪物应得的惩罚。
只可惜,这世界有时候就是喜欢与你背道而驰,你越希望得到的,就越不可能如愿。或者反过来说,越不可能拥有,才会越忍不住心底的渴望。
究竟是前者还是后者,已经不重要了。
他确实是被抹去了,但又没抹g净。
如今他死了,是一缕徘徊在人间的鬼魂。他每天看着他哥哥,试图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混进他的生活,他哥走到哪,他跟到哪,像是一只不知廉耻的跟屁虫。跟了快一年了,他也不得不认请事实——他的哥哥有自己的生活,在大学里是人不可高攀的学神,还是一名人见人爱的校x。他的哥哥光芒万丈,不管在哪里都引人注目。
而自己,则是一个拥有半透明身躯,任何人都看不见、摸不着的一只孤魂野鬼。
进入教室后的胖子张幸看方辰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有点担心,“你刚是不是听见什么了?还是看到什么了?怎么像丢了魂似的?”
方辰微微笑了一下,顾左右而言他,“你那天不是跟我说今天有事不来上课了?”
提到这茬,张幸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愤愤地说,“害,还不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弟,成天只会惹事,书不好好念,现在好了,学校都找上家长了。本来我妈让我到学校跟他班主任谈,后来又改变主意自己请了假亲自去。谢天谢地,我才不想去丢这个人。切,要不是我妈那么宝贝他,我指不定哪天把他揍得连我爸都不认识…”
张幸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段,最后顺口一问:“你是独生子?”
方大神什么都好,成绩好运动好人品好,就是话少,平时不会主动说自己的事,家里的事情好像从没提过一句半句。今天正好提到了,张幸就想顺口问一句,心里却已经对方辰是独生子这个答案坚定不移。若是有个弟弟,肯定会像自己一样忍不住跟人叨念自家弟弟的各种臭毛病。啊,也有可能是个妹妹,妹妹肯定比弟弟乖多了。张幸这样想着,也不怎么期待方辰的回答了,自顾自转身去掏书,边掏边说,“对了,那个——”
“我有个弟弟。”话音突然被方辰打断,张幸有些诧异,抬头去看他,这一看便更加震惊了。
方辰这个人挺好相处,虽然不算热情,但平时都是一副温和可亲的样子,张幸跟他处了快有两年了,别说跟人急,就是背后说人坏话,批评食堂大妈做的菜这种琐碎的吐槽x常,都跟方辰这个人沾不上边。张幸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搁他旁边一站,简直就像个c人似的。没有对比没有伤害,这句话说得实在太对了。
但是此时张幸面前的方辰,好像跟他在心里的方辰的人设有很大的出入。
他偶尔会带笑的眼睛突然黯了下去,垂着眼帘,浓密的睫毛把里头的情绪遮得严严实实。一整个人都像被盖了一层厚厚的雪霜,浑身的温度都降至冰点。
见状,张幸一下子失了话头,三寸不烂之舌突然当了机,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么接话。恍惚间他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却无法装作没事人一样转移话题,没头没尾地说句“抱歉”又显得过于不自然。
正当他处在不上不下的状态中,方辰突然说话了。
刚刚裹着凛冽寒风的人此时已经摒除了周遭的寒气,双眸已换上平x里都不曾有过的情绪,温柔与宠溺杂糅,好像提起了即不可亵渎又不忍触碰的一片逆鳞。
方辰说——
“他很乖。”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