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大佬的逃跑小甜心》by嘲哳ROTTER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黑道大佬的逃跑小甜心by嘲哳ROTTER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x有 / x有
季湉十八岁生x的时候,季惟决告诉他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季湉怀孕七八月的时候才知道,季惟决还是他的灭门仇人,他怀了仇人的孩子。
两个拥有血海深仇的人还能破镜重圆吗,

第一章
 第一章

  季湉从梦魇里醒过来,思绪还沉浸在柔软的棉絮中,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体好像被一根c壮有力锁链捆在石柱上一夜,动弹不得又酸痛难当。

 他尝试着动了动腿,甫一动弹,脚后跟就触碰到了一片温度偏高的肌肤。他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身后的异物感和x前牢牢禁锢着他的双臂让他的记忆在一刹那回笼。

 那个似恶魔低吟一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还带着晨起的沙哑,微热的鼻息吹拂在敏感的耳后,有什么东西贴上了他的后颈,:“早啊,甜甜。”

 换做从前的季湉,听到被那人这么温柔的叫唤,怕是心里就要xx蜜糖来,而现在却只能让他想起盘踞在阴影里,吐着黑信的毒蛇。

 季湉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先是从被触碰后颈,蔓延到躯g,最后是整个人,他像一只被扼住了咽喉的,逐渐窒息的小动物。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顺着他挺翘的山根滑落,直直的砸进枕芯,没有溅起一点涟漪。

 身后的人逐渐不满足于浅浅的亲吻,原本禁锢他的双手,不知何时摸上了被蹂躏了一夜还充着血的小巧xx。原本轻盈的吻也变成了啃咬,从脖子咬上他的锁骨,最后是喉结,发狠的在一片青青紫紫的痕迹里留下更新鲜、更鲜红的印记。

 季湉的头被迫高高的扬起,头顶“砰”的一声撞在了实木的床头。身上的痛和心里的痛一齐压迫向他,他终于忍不住啜泣起来,眼泪顺着后仰的脸颊消失在身后人的头发里。被窝里细长的双腿也开始挣扎的后蹬,整个人绷的像一根随时就会断开的弓弦。

 身后的人一边空出一只手小心的捂住他的头顶,一边却又恶意的向上一顶,把人完全困在了床头和自己的怀抱之间,晨间完全勃起的东西瞬间探去了肠道最深处。季湉这才惊恐的发现,这不要脸的老畜牲竟然把东西埋在他身体里过了一整夜!

 委屈像是爆发的山洪,轰轰烈烈铺天盖地的摧毁了季湉仅剩的矜持。他大声哭闹起来,手脚乱踢,急切的想要摆脱桎梏:“你…你……放开我…季…唔……”头顶又撞上了床头柜几次,不过这次只发出了闷闷的x响。

 身后的人对他的哭闹和拒绝似乎毫无知觉似的封住了他的唇,两手揉捏的愈发肆无忌惮,甚至向下想要抓上季湉还xx着的xx。

 季湉敏感的觉察到他的意图,连忙弓着腰向后躲,这一躲又恰好让身后的孽根x的更深了些。季湉彻底乱了,前前后后都没有出路,眼泪像开了闸的水龙头不要钱似的往下淌,嘴里叫喊着“混蛋”“流氓”,翻来覆去的骂。

 身后的人不理,继续九浅一深的顶弄着,季湉惊恐的感觉到xx里灌着的昨夜的液体正在被挤出来,顺着臀瓣缓缓的下流。季湉顿时吓坏了,也不骂人了:“季…季惟决,你,你放开我…流…呜呜……流下来了……”

 季惟决翻身换了个姿势压在季湉的身上,孽根埋在季湉的身体里顺滑的一转,手肘撑在身下的人耳边,手指捏上季湉小巧秀气的耳垂,低头狠狠的碾上季湉的唇,毫不在意甚至有些洋洋得意的说:“不流出来,我怎么灌新的进去?”

 他彻底笼罩住季湉了,掌握着季湉的一分一毫。

 季湉可悲的发现,在季惟决熟练的x弄下,他既然可耻的y了。

 身下浅粉色的xx不知羞的立着,甚至发烫的顶着季惟决的小腹。

 这个认知让季湉哭的更厉害了,近乎到了嚎啕大哭的地步。他觉得委屈,觉得耻辱,他觉得自己就是被剥光衣服扔进猪笼的女人,自尊啊、矜持啊,那些他曾今引以为傲的东西都被季惟决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季惟决却还犹嫌不足的要用力碾一碾,碾进尘土里才好。

 听到这快要掀颇房顶的哭声,季惟决也慌了,季湉从小哭起来都是细声细气的,连季湉十八岁生x的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被他睡了也没有哭的这么厉害过,顶多也只是噙着眼泪把房间里能砸的东西全砸了而已。

 东西可以坏,但是季惟决不准季湉哭的这么伤心。

 季湉掉的可不只是自己眼泪,还有季惟决的心头血。

 季惟决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像季湉小时候一样把季湉搂到身上抱着,一手轻拍着季湉的后背,轻声细气的哄,生怕声音大一点就吓到弱不禁风的季湉:“甜甜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爸爸在这呢,不哭了好好……”这么哄了好半天,季湉还在哭,枕xx了一大片不说,小脸也涨的通红,好像快要背过气去。季惟决觉得自己得心好像被人生生剜了出来,切成了一瓣一瓣的。他紧紧的搂住季湉,不知所措的吻着他额头,希望能给怀里哭的这么伤心的祖宗一点安慰。

 就这么哭了老半天,季湉也累了,眼泪也哭g了,终于抽噎着停下来。他哭了多久,季惟决就抱了他多久,手掌一直不厌其烦的在他后背有节奏的轻拍着;听他哭的喘不上气了,就改为上下抚摸着给他顺气。

 季湉几乎都要出现幻觉了,好像季惟决还是他印象里那个温和强大的父亲,会在他跌倒的时候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叫他“甜甜”,背着医生喂他糖吃,如果不是这老畜生的东西还x在他身体里的话。

 他哭完了,脾气也上来了。就算是冒牌的,那也是被整个季家供在心尖尖上宠了十多年的唯一的小少爷。

 他知道季惟决不敢再这时候惹他,于是不满的踹踹季惟决的小腿,打着哭嗝,说:“出去,你……给我出去……”

 季惟决也当然不敢再在这时候惹恼季湉,就算自己的下半身y的发疼,也还是顺从的退了出来。他怜爱的碰了碰季湉红肿的眼皮,又轻柔的吻了吻,声音浸着无奈:“我出来了,别哭了好不好,祖宗……”谁知他刚退出来,xx还没离开臀缝隙,季湉就变了脸色,拍打着他的手臂又哭叫了起来:“季惟决,你,你,混…混蛋……流氓……”

 “又怎么了,祖宗,你别哭啊。”好不容易哄好的人,又哭了起来,季惟决真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捣了个稀巴烂。

 “流……流……流出来了……呜呜……你混蛋……”

 季惟决这才明白过来,他用手掌抹着季湉无穷无尽的眼泪,又轻柔的印下一个吻:“那爸爸带你去洗洗好不好?我们不哭了好不好?”

 
在浴室给季湉清理的时候,季惟决还是没忍住。

 他把季湉放进装满水浴缸里,手指伸进红肿的后x,眼见自己的东西一点点的从里面流出来,然后在清水漾开消失不见,只觉得有一股血气从小腹直冲上头顶,灼的他双眼赤红。

 季湉哪里都是软软的,连腹肌都不是很明显,他缓缓的揉弄着季湉饱满的臀瓣,想起这么软的季湉却在十八岁生x的时候那么强y的说着要离开他,离开他去异国他乡留学的话。

 那火烧得更旺了,把他得理智也顺带着烧的精光。

 他猛地把季湉从水里捞了出来,水哗啦啦的落的一地,像是一面镜子砸在地上碎开的千千万万片。

 刚刚的哭闹着实消耗了季湉不少的精力,他本来正靠着季惟决的肩膀阖眼休息,也放扔了季惟决不规矩的小动作,被猛地抱离浴缸的时候他沉浸在昏沉的睡意里。直到季惟决抱着他走到床边,季湉扭头,才看见季惟决厉鬼似的双眸,脑袋里顿时警铃大作。

 到目前为止,他只见过两次,季惟决露出这样的神色:一次是他六岁时替季惟决挡枪,还有一次就是不久前,在他十八岁生x的时候,他告诉季惟决他决意出国的事。

 下场都是无一例外的惨烈。

 季惟决掀开被子,动作还算轻柔的把季湉放进去。季湉撑起手臂想要翻身逃跑,可是才一接触被褥,小山似的季惟决就紧跟着压了下来。

 季湉从前也苦恼过身材的问题。在他十几岁刚发育的时候,他问季惟决,为什么他和爷爷都那么高,自己却这么矮,还很瘦。

 那时候季惟决是怎么回答他的来着?

 他想起来了,季惟决压根没有回答他,他只是把他抱到腿上疼爱的吻着他的头顶,捏了捏他细瘦的腕骨,然后说甜甜小小的刚好。那时候只觉得他的爸爸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不会嫌弃有一个不强壮还病怏怏的儿子。现在想起来,什么刚好呢?刚好能压在床上x而没有反抗之力的刚好吗?

 眼眶很热,鼻子也好酸,季湉不争气的发现,自己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可是这次的季惟决再没有心情顾及这些。

 他急切的吻过季湉的每一肌肤,在原本白嫩的皮肤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打上自己的印记,和一只圈地盘的野兽没什么两样。身下人肌肤上无处不在的青紫痕迹让他觉得无与伦比的满足,身下的人还那么小,上个月才过了十八岁的生x。

 可是从他那么小的时候起就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了。甚至只要他们好好努力,他们还能拥有独属于彼此的,融合着他们的血脉的孩子。

 他知道季湉在哭,毕竟手上的小身板抖得跟筛糠似的。

 季惟决觉得挺好得,在自己的床上哭,总比在异国他乡孤苦无依得偷偷抹眼泪好。

 一个枕头被季惟决塞到了季湉的腰下,季湉白皙的肚皮和小腹挺起了一个圆润的弧度,好像孕育了一个小小的生命。他低下头,虔诚的亲了亲季湉的肚脐眼,想着他的甜甜什么时候能给他生一个小甜甜呢。

 然后他握住季湉两根细瘦的脚踝搭到自己的肩上。

 季湉还在哭,不过哭声已经很小了,只是眼泪还没停,薄薄的眼皮泛着诱人粉色,像极了三月里初开的桃花,又清纯又妖艳。

 他的季湉啊,连哭都这么好看。

 他先试探性的在季湉的x口试探性的戳刺了几下,然后俯xx啃上季湉的耳垂,撑着季湉愣神之际,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

 受不了刺激的细嫩腰肢高高的弹起,又被有力的手掌压下,xx被疯狂的进出着,x荡的水如愿以偿地打x了洁白的床单,囊袋拍打在xx上发出清晰的拍打声。

 耳垂被放进嘴里搅弄得声音格外清晰得回荡在脑中,季湉开始逐渐喘不上气来,面颊上泛起情欲的红,身下xx得小x柱也颤颤巍巍得立了起来,细小的铃口吐露出些许透明的液体。

 他被xy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开发,季惟决早就对季湉身上的敏感点了如指掌。

 现在的季湉和被摆在最熟练的屠夫的砧板上羔羊没什么两样,季惟决闭着眼都能让他欲仙欲死。

 欺负了一会耳垂,季惟决又转而吻上了季湉的嘴唇。这是季湉身上除了后x以外,季惟决最喜欢的部分。

 季湉的嘴巴很小,放在女生身上是标准的樱桃小嘴。唇色是天然的水红色,上唇又有一颗丰润的唇珠。从季惟决明白自己心思起,就无数次的肖想过要把这颗珠子衔进自己嘴里,以至于那段时间找情人的第一标准就是:嘴巴好看,要有唇珠。

 现在终于吃到嘴里,季惟决却惊喜得发现,季湉的美妙远不止嘴唇。

 上颚也是季湉的敏感点,他们第一次上床的时候,季惟决只是用力的x了x,季湉就s了出来。

 这次也不例外,季惟决用力的吸了几下,身下又是一阵猛顶,上下两张嘴同时收到刺激,季湉惊恐的睁大了双眼:“唔……”,s了出来。

 季惟决用手指沾了一点白浊抹上季湉的下唇,又伸出舌头一点点的x舐g净。然后他挺起上半身,捏着季湉的腿跟,居高临下的x他。

 “甜甜,我们以后都用这个姿势做好不好?据说这个姿势比较容易怀孕。”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