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锦传》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玊生非

内容简介
本书又名《这次坚决不要咕咕咕了》
大概就是一个小宫奴慢慢做成皇帝的故事。前期女主和皇帝小子在一起,有小虐也有糖。大抵是兰因絮果,女主杀掉了皇帝自己登基。前期可能是宫斗,后期权术吧。
有剧情也有x,作者喜欢有剧情的x。

第一章 验身
“快点,快进去!”在一阵阵嘈杂的叫骂声中,如锦和一群神色慌乱的少女被赶进了教坊司的大厅。如锦跪坐在冰冷的石砖上,一双美目不住地打量着四周。只见佳木葱茏,奇花烂漫,一带清流自丛木深处泻下。庭院两边飞楼x空,勾檐斗角。一副气派之色。
这便是京城的繁华吗?如此,在这边讨个贵人欢心也好过苏州老家继母的磋磨。如锦心中暗叹。
如锦本是苏州人士,一介富商花家之女。小时也是极受宠爱,穿的是蜀锦,吃的是山珍海味,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就连四书五经也是通识一番,这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大魏可是颇为少见。
但好景不长,其母死后父亲续弦的妻子对如锦极为不喜,暗地里没少给她上眼药,一些小手段层出不穷。其父死后,继母以其子夺取花家家产。此后,继母对如锦的磋磨更是严重。她本是个娇柔的女儿,自出娘胎,从未受一些磨折,如今遇了这种艰难,怎不心酸肠断?所以每天从书房回到自己房里,便背人掩泣,有时竟哭到黎明,到次x还要勉强欢笑,向继母屋里视膳问安。这样x子长了,忧能伤人,竟把个玉貌如莲花的女郎,消瘦得柳腰一搦。
如锦心知这个曾经给她带来欢乐的家已经呆不下去了。于是她在次年大选之时毅然踏上了苏州选秀的游船,希望能寻得一个好的归宿。纵然惨淡灰暗,纵然俯首贴地,到底是她勉强可以握住的一丝希望。。
不成想,选秀也是有差别的。八百佳丽,云集一堂。这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必须从身世清白的世家女中挑选,而相貌上佳的平民女或是像如锦这样的贱籍女只能入教坊司充作宫奴。
“姐姐,我好怕。”一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小手抓着如锦的衣袖怯怯说道。她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瘦小而柔弱,瑟瑟地缩着身子倚靠在如锦身上,萦满细碎泪珠的长睫毛下的双眸闪着惊惧的光。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既已做了宫奴就只能向上爬。宫奴的地位之争自游船上就开始了。为了活下来,如锦和身上的女孩在游船上抱团取暖、相依为命。
“吱呀——”大门被猛地推开。一位身着暗红色罗裙的老嬷嬷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十几位女官。她们面无表情,直勾勾地盯着少女们。
那嬷嬷眼角狭长,嘴唇很薄,目光冰冷而沉静。如锦一下就想到了苏州那刻薄的继母。她也是同样的相貌。这嬷嬷怕是个不好相与的人。
顿了半晌,那嬷嬷喝道:“验身!”
那一行女官迅速走上前,将歪坐在地上的少女拉起。那嬷嬷拉开庭院内的屏风。如锦这才看到屏风后是一排排木椅,上面铺着淡粉色的羊毛软垫。
女官们把少女压在木椅上,取了绳索来,将少女们的双手死死地缚住,将她们的大腿拉开用绳索束在两侧的扶手上。又用剪子毫不留情地把她们的肚兜和亵裤剪开。而那嬷嬷就穿梭于一个个少女之间,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睛在少女光洁的胴体上扫过,不时用枯枝一样的手在其身体上抚过,引得少女身体阵阵颤抖。
少女们虽说不是大户人家出身,但好歹也是清白身子,不少还是像如锦这般的贱籍女久居深闺之中,平时大门不出,哪里被这样亵玩过,全都大声尖叫起来。一时间,庭院内叫声此起彼伏。
那嬷嬷见状取了鞭子来,对着叫的最凶的女孩狠狠一抽,那鞭子十分锋利,又沾了盐水,打在x皮上,痛到心里去了。雪白的身体上立刻出现一道渗血的鞭痕。那女孩痛到叫不出声来,只是张大嘴巴,弱弱地呻吟着。嬷嬷又走到一个女孩身边又是一鞭,这一鞭直接把那个女孩打昏过去。少女们都不敢吱声了。
嬷嬷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到第一个女孩腿间,“叫什么名字?”
“杨…杨平君。”女孩颤声说。
“烟娘。”身后一个女官唤道。嬷嬷转过身,接过她手中用羊肠做成的手x,一根手指向杨平君的幽谷探去。杨平君的身子不自觉地颤了颤,美眸紧紧地闭着。
进去约半个指头,烟娘在里面探了探,把手指xx,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又退了一步,在杨平君的身子上细细打量了一番。
“xx甚是普通,一双x儿倒是个讨喜的,姑且做个x奴吧。”两个女官走上前,从手臂上下架起,将其带出庭院。

第二章 如锦处女膜厚
所谓x奴,既是女子用自己的玉x代替自己不出彩的性器使主人达到欢愉。一双x儿或挤,或推,或拉,不仅可以作用主人玉x,还可以按摩主人身体。比之平常的男女交合又别有一番情趣。
因此一般的达官显贵家中都会豢养几个x奴赏玩。在x上刻字,金针刺x,x上穿环,更是他们的乐趣所在。而这样亵玩的娇x没几年就会下垂不再挺立。他们便用细绳从x下穿过在x根出捆紧,使得玉x重新挺拔。如此便又可再玩几年。
做x奴的好处是身子还是清白的,x后求得主人垂怜放出门去还能找个人家嫁了。不过她们的x房早在这高强度的摧残下失去了哺x的能力。这也算是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烟娘身旁的女官应了个诺,一人一边就把杨平君给架了出去。
烟娘又走到第二个少女腿间,照例手指在x内探了探,随后便抽了出来。那少女见面前的嬷嬷面无表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心知在教坊司的岁月估计还得看其脸色,便连忙开口:“小女名作笙非。”
烟娘微微点头,“倒是个机灵的。”说罢用手在少女x下捏了捏,鹰爪一般的手在雪x上捏出几个红印。又拿起少女的莲足自脚踝处向下把玩了一会。笙非只觉足下一阵瘙痒和疼痛袭来,也不敢出声,贝齿咬着唇强自忍着。
“连x奴都做不了,去四皇子府上做个足奴吧。他可是对你这般的妙足喜欢的紧。”烟娘摇了摇头,向身后打个手势,女官会意,熟练地将笙非架了出去。
就这样,烟娘在一个个少女间穿梭,逐一点评,定下去处,不消一会就到了如锦的腿间。
如锦早就见识了烟娘的狠辣,又联想到自己的苏州的恶毒继母,不禁双目合闭,脊背绷得紧致,大气也不敢出。
烟娘并不在意,戴上手x,信手向如锦的腿间探去。这方一探,才发现了妙处。这少女的阴户严丝合缝,烟娘的随手一探竟不得入。烟娘又猛地用手指向内一戳,叩开了玉门。如锦不由得发出一声痛呼。
入了玉门,烟娘的手指好像来到了一处d天福地。少女的媚x死死地绞着她的手指,还不时地蠕动着,好似一张张小口在吸吮。
“好一个会勾人的x儿,我一介女儿身都春潮涌动,更别说血气方刚的贵人们了。”烟娘调笑道,手指继续前进,顶到了少女象征纯洁的薄膜。
老辣的烟娘顿时觉得指尖触感有异,整个处女膜上有两个豆粒大的小孔。“xx的时候可有的受了。”烟娘身在教坊司久经人事,自然知晓这两个孔的处女膜破裂时出血较多,会有更剧烈的疼痛。届时xx收紧得更加强烈,脸上全是痛苦的神情,能给xx的贵人极大的刺激。
她小心地用手指向前推了些许,便知这女子的处女膜较之常人更薄。贵人xx时怕是会一触即破,女子痛苦也就一瞬,xx便不会夹紧多长时间,恐怕会扫了贵人的兴致。
“其他姑且不谈,你这x儿却是极品,只是这处女膜太薄,须得好生调养一番。你且跟我出来罢。”烟娘示意女官们将如锦的双手解开,把她从木椅上拉起。她又向一个女官低头嘱咐了一番,看得如锦踉跄着站好后,转身走出了庭院。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