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为何物》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周扶妖

禁忌为何物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中x / 正剧 / 黑社会 / x有
许骁为了逃避对许悠然的邪念,无所不用其极。
最后还是没忍住。

第1章 ***
冬季的天黑得早。
七点来钟走在巷子里,越往里走越有点怕。
许悠然穿着白蓝相间的校服,背着粉白色的书包,在这种又黑又脏的地方显得格外扎眼。
她扎着马尾,耳际有些许发丝落着,时不时会扫过那张清纯的脸蛋儿,引得巷子里那些整天混吃等死的杂痞哥儿们纷纷朝着她吹口哨。
那些意味分明的眼神,还有流氓调调的口哨,夹杂着挑逗调戏的话,吓得她不由加快了脚步,最后甚至小跑地进了巷尾那家***。

外面很冷,但这地方却很热。
因为人多。
吵闹着打牌的,呼呼啦啦吃东西的,还有玩累了倒在沙发上呼噜打得震天响的。
酒味,烟味,汗味,饭菜味,还有各种说不出的味道混杂在一起,伴着昏暗的灯光,让人有些喘不动气。
她继续朝里走,正巧看见从厕所出来的肖磊,人家左手搂了个姑娘,右手拿了个打火机正要点烟。
许悠然顿在原地,这时候打招呼是不是有点不太妥?
肖磊老早就瞧见这位穿着校服的白兔妹妹了,乌烟瘴气的地方突然来了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哪个男的瞎了才会看不见。
他放开怀里的姑娘,朝着许悠然走过去。

“哥哥,我哥在吗?”
一声哥哥叫得肖磊心尖儿颤,奈何这是兄弟的亲妹妹,不然他早下手了。
“他不在这儿能在哪,走,g哥哥带你去找亲哥哥。”

许悠然跟在肖磊后面,他推开最里面包厢的门,朝着里面的人吹了声口哨。
“骁爷,你妹来喽。”
一股烟味扑面而来,呛得许悠然皱了眉。
包厢里放了张麻将桌,周围还绕了几个女的,年轻倒是年轻,但脸上妆太浓,粉底厚得能掸下一层来。
肖磊带着个姑娘走进来,还说是骁爷的妹妹,一堆人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正对着门的位置上坐着的,是许骁。
在一群纹身嬉笑的男男女女中,他也格外扎眼。寸头,黑衣,外加一张帅脸。
许骁嘴里叼了根烟,要掉不掉的,手上正码着牌,听见肖磊的话,不耐烦地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许悠然。

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就像正吃着饭迎面飞来只苍蝇一样的厌恶。
许悠然知道,在许骁眼里,她就是那只让他讨厌的苍蝇。
但她还是鼓足勇气走到了他旁边,低低地喊了声“哥”。
许骁没搭理她,一张八万打了出去。
左手边的胖子上下打量着许悠然,笑得色咪咪,“骁爷,这真是你妹妹?以前咋没看见过,太漂亮了吧!”
许骁笑得邪性,“喜欢?送你了。”
许悠然下意识后退一步,手紧紧攥着校裤缝,眼眶有点发红。
许骁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看都没看许悠然一眼,“有事就说,没有就滚。”
肖磊在一边看不过去,正要去打个圆场,谁知许悠然先出了声。
“哥……我给你发的消息……你没回,你答应过今天回家的……”
嘭,又是一张九筒打了出去。
“哥……你今晚回来吗……我今天过生x……”
“有事,不回去。”

第2章 教育
许悠然是一个人离开的。
她原以为许骁是没看到信息才没回复,所以她抱着一丝侥幸来找他,毕竟上个月他喝醉的时候答应过,今天会回家陪她过生x的。
包厢里,肖磊看着关上的门,胳膊肘拐了拐许骁,“我说,天都黑了你让她一个人回去?”
许骁一推牌,杠开清一色,随口回了句:“不然?”
“x,哪有你这么当哥的,你不送我送。”

肖磊手指上转悠着车钥匙,跟上了许悠然,从后面摸了摸她的脑袋。
许悠然转过头来,眼角还挂着眼泪。
肖磊手一顿,心里暗骂许骁那个狗x,天仙似的丫头被他搞得这么委屈兮兮的。
“好了哈,亲哥不疼还有g哥疼,说吧,你想坐你哥的路虎,还是想坐我的大奔?”
许悠然被逗笑了,肖磊换了辆比许骁更贵的车,显摆了一年还不算完。
“你要是想出气,咱就开他那辆往马路牙子上撞,撞坏了给他撂那儿咱俩走人。”
许悠然摇摇头,“那样他会更讨厌我的。”

于是,肖磊开着他的宝贝爱车把许悠然送到了她家楼下。
许悠然解开安全带,声音闷闷的,“谢谢哥哥送我回来,我先上去了。”
肖磊就看不得她这可怜样,过个生x还看了许骁半天脸色,估计回家又是委屈的一顿哭。
“今儿你生x,想怎么过?你哥不陪你我陪你。”
“不用了,我回家把作业写完就打算睡觉了。”
肖磊也解开安全带,下车替她打开车门,“行吧,那我看着你进家门,挺晚的了,一个人进电梯怪吓人的。”
许悠然点点头,最近新闻里总是在播变态在电梯里猥亵女孩,虽然住的是高档小区,但没人能保证这里面没住着面相正派的斯文变态。
21楼,独户大平层。
许悠然开了门,回头对肖磊一笑,“哥哥,你回去吧,我不会偷哭的。”
肖磊正准备抬脚跟着她进去,被她这么一挡,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往里走。
“行,那有事给我打电话,你哥那个手机可能是拿来当表用的,谁的电话信息都不回。”
“嗯,好的,哥哥你开车慢点。”

许悠然关了门,肖磊站在门口半天没走,这时候要是有人看监控,肯定以为这男的是来踩点来了,保不准啥时候就可能撬门g坏事。
在女人家门口被挡回来,他统共也没遇着几次,但次次都是许悠然。可能是她已故的爹妈立的规矩严,除了许骁,雄性动物一律不让进。
而许骁这只动物,一年最多回来两三次。
妈的,他就喜欢许悠然这保守劲儿,比那些来不来就往他床上爬的女人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肖磊开着车,还在后悔刚为啥就怂了呢,居然有一种进去了就玷污了她纯洁的罪恶感。
不过两分钟他就想明白了,男人就是贱呗,就爱看人下菜碟,遇着风x女人就g得出下流百倍的事儿。但要是遇着个有底线有原则的姑娘就没辙了,啥啥也得顺着人家。

回到***的时候,牌局子还没散。肖磊佩服,都他妈打了一天一夜了还在打,合着他跟许骁合伙开的这个小作坊成了他自家后院的牌桌了。
他随手开了两罐啤酒,走过去递给许骁一罐,忽然一瞅旁边的胖子,瞬间乐了:“你这脸是怎么了?打嗨了麻将块子飞脸上去了?”
一旁的漂亮小妞被逗得哈哈大笑,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挽上了肖磊的胳膊。
“磊哥,你不知道,胖子今儿脑子不灵光了,骁爷不过是开了句玩笑,他居然当真了,还问那小妹妹在哪上学要去追人家,这不,教他管好嘴和裤腰带呢。”
肖磊顺手在她腰上摸了一把,把另一罐啤酒放到了胖子面前,“兄弟,这都让人揍了你还跟这儿玩啥,还有没有点儿脾气了。”
胖子还是没说话,脸肿得老高。
“哎哟磊哥,你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骁爷说了,打客人是他不对,让胖子今儿把他的钱赢光再走。”
肖磊一脸无语,再借胖子三个脑袋他也赢不了,熬了这么久要是跟这儿猝死了多麻烦。
肖磊白了许骁一眼,大爷一样的人物,啥也不g也就算了,脾气还不好。
“好了哈,咱有钱也不是这么造的,差不多就得了,明天再来也是一样的,铁打的人也禁不住这么个熬法,都各回各家。”
牌桌上另外两人投来感激的目光,肖磊这几句话就让像牢里的犯人得到大赦一样,简直如同再生父母。
然而许骁没发话,谁也不敢推牌走人。
肖磊只好一手一个,拽着俩人推了出去,那几个小妞也识趣不往枪口上撞,默不作声地走了。
包厢里还剩三人。
肖磊看了眼胖子,又看了眼许骁。
“胖子,虽然你是客人,但也注意点儿吧,他妹妹只能他欺负,谁要是动了会没命的。”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