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之侧夫》txt百度云全文阅读作者: 智中星

內容簡介

周兰十七岁那年,娶了正夫。

梁潇矜贵又冷傲,很是看不上娇里娇气、只会死读书的周兰。成亲一年,两人说的话不到十句。

是以周兰十九岁的时候,爹爹又给她纳了个侧夫。

是夜,周兰见识了什么叫温柔乡,销魂窟。

——————————
本文NPx,男主四个,女尊非女强,讲述女主纳侧夫以后的家庭、书院生活,时间到春闱结束,没有朝堂部分。背景为女尊男卑的封建时代,但是男女性别审美未改变。

1.送上床的美男

周兰手中握着一卷书,坐在的铜镜面前。
那书半翻着,明显没有看。
喜娘笑着从周兰手里将书卷抽走,道:“小姐,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看这些。”
周兰嗡动了下嘴唇,看着镜子中穿着红衣的俏丽少女,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喜娘对着镜子给周兰梳妆。
在白嫩的肌肤上浅浅上了一层粉,淡淡晕开,又拿了炭笔勾勒出细细的眉眼。石榴红的唇脂涂了一层在唇上,水亮水亮的,原本清秀的面容添了几分明艳。
那人赞道:“小姐好颜色,夫郞见了定然心喜。”
周兰勉强地笑了一下,她其实是不怎么喜欢打扮。
圣人说,这些身外之物无需多花心思,她更喜欢一个人清清淡淡地读书。
今天是周兰纳侧夫的x子,按着礼数,本来一顶软轿抬着人进了角门,送到周兰房中便算事。
但是梁潇偏要说,为妻主纳侧夫是他分内之事,他身为正夫,必要亲力亲为,为妻主分忧。是以,周兰还要先带着新进门的侧夫去正堂走个过场。
这时候,梁萧就很有大家公子的气度。
应该说,他一直都很有大家公子的气度。
两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向来是梁萧气定神闲地说,周兰诺诺地听。
就连夫妻亲密的时候,周兰都觉得碰一下他都哆哆嗦嗦,仿佛亵渎。
大约也是因此,梁潇向来不耐烦和周兰在一起。
他嫁到周家两年,两人同房也不过寥寥几次,更遑论怀上孩子。
周兰的爹爹着急死了,几次叁番在请安的时候隐晦地提。
周兰却木头一样,每次都低着头不说话。而梁潇则风轻云淡坐在旁边喝茶,仿佛与他无关,把周家主君气得半死。
周家爹爹又悄悄塞些俊秀的少年到周兰房中,想着送上门的x,女儿总不会拒绝吧。等这些少年服侍女儿,生下个一女半儿,梁潇再y气还不得乖乖受了。
哪里知道,周兰读书读得人都傻了。
那天晚上,她看书到深夜,一身疲惫地回到房中,身边的丫鬟婆子也不知为何不见了。
周兰没有空细想,拉开床帘,掀开锦被躺了上去。
却不想,摸到了一个坚实温热的x膛,周兰一惊,一转头,却是一个清秀的男子,黑色长发披在肩头,含笑撑着头望着她。
也许是她惊愕的表情让男子觉得有趣,男子一把从后面抱过周兰柔软的腰,火热的身体贴了上来。
周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场景,脑袋空白一片。

2.于礼不合

在清秀男子吻上来的时候,周兰终于反应过来了,她一把推开男人。衣衫不整地下床,光着脚哆嗦跑到院子里。
被晾在床上的男人委屈得很,没有想到周兰像躲瘟疫一般地躲开他。
最绝的是,周兰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大半夜地跑到正君梁潇的房门前,敲起了门。
梁潇半夜被吵醒,十分不耐,等打开了看是周兰,语气更是阴沉:“妻主,此时夜已深,您如此怕是于礼不合……”
周兰沉默,双手绞着衣袖,要是平时,她也不会来找他。
虽然梁潇对她一向不客气,但是好歹也是她熟悉的人,和他睡一晚也好过和陌生人。
没有办法,她天生就比较怕生,这种场景对于别的女人可能就是艳遇,对于周兰,那就是不行。
在这沉默的当口,梁潇注意到周兰领口半敞,发丝凌乱,还光着脚。
周兰身后的小侍还拼命地朝着梁潇使眼色。
梁潇若有所思,他的目光在周兰的x口流连了一瞬,一反常态地微笑同意了:“你进来吧。”
周兰松了口气,跟在梁潇背后进了房间。
梁潇身上仅仅穿了一件薄薄的寝衣,坐在那里淡淡饮茶就很有一种风流的味道。
他的目光晦暗不明,在周兰身上逡巡几圈。
周兰没有贸然上他的床,虽然她其实很想抱着梁潇睡,但是梁潇生气起来那种冷淡的感觉更让她害怕。
她心想,就在旁边的榻上休息一下就好。
最终,他饮完茶,对着床帐摇摇一指:“上去吧。”
周兰将寝衣整理好,就着木榻上了床,拉上被子乖乖地躺在里面。
透过朦脓的纱帐,周兰看到了缓缓接近梁潇的身影,手心慢慢地泌出汗来,有些紧张。
仿佛感受到了她的视线,男人轻嗤一声:“妻主,夜深了,不宜多思。”
说完也上了床,背对着周兰,朝外面睡了。
身边的床榻因为男人的重量明显下沉了些许,和一个人睡的清冷感觉不同,现在的周兰,觉得浑身都冒着热气。
但良久,男人都没有任何动作,像是睡着了般。
周兰想伸手搂一下他的腰,又怕被梁潇发现,最终作罢。
她轻叹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个什么,闭上了眼。
忽然,身旁的男人翻身过来,没好气地问:“你在闹什么?”
周兰本来迷迷糊糊要睡着了,却听得梁潇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
“什么?”

3.侧夫

“一直不睡觉,吵得我睡不着。”梁潇恶狠狠地说。
周兰很想问,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哪里吵了。
很多时候,她真的理解不了梁潇。
这个时候,梁潇很突然地,翻身压在周兰身上,身上的气息很热,俯身凶狠地吻了过来。
“唔唔……”周兰被他搞得喘不过来气来。
很柔软的唇,偏偏又是这么蛮横的方式。
他的手解开周兰的腰带,隔着肚兜往上摸索,然后在两团柔软的地方大力揉捏着。
大腿强y地将周兰双腿分开,xx的炙热顶着她,好像克制不住般地紧紧搂着她亲。
周兰在迷蒙之中看着他在黑暗之中的脸,轻轻喘息着,发出细细的呻吟。
这声音好像一个警钟,提醒了梁潇什么。
他突然从周兰身上抽离,停止了一切的动作,从上而下地俯视周兰迷醉的模样。
红帐渐冷,她感觉到冷,绵软无力。瘦弱的肩膀,半裸的身体隐在被子之下。
微醺的表情,迷蒙的眼神带着疑问看着他。
梁潇带着欣赏和审视的意味观赏这幅画面。
最后,他笑了:“妻主,快睡吧,明x还要早起读书呢。”
梁潇开始得莫名其妙,结束得也莫名其妙,周兰欲哭无泪,身体内一阵阵的欲浪汹涌,被他搞得很难受。
双腿之间似有浪潮袭来,她咬唇颤抖着。
但是她又不可能强迫梁潇。
只好委委屈屈地睡了,睡的时候下意识朝梁潇那边靠近,想要多汲取一点他身上的气息。那味道很清新,很淡,周兰觉得闻到很安心。
梁潇也没有拒绝,这次很大方,任她抱着睡了。
但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时候,最难受的是第二天早上。
周家主君把男人都送到了女儿床上,结果自家女儿不争气,半夜吓得跑到了梁潇的屋子里面,他气得脸都绿了。
面对爹爹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周兰强装镇定,垂着眼喝茶,她很想躲在梁潇的身后,避开爹爹质问的视线。
梁潇今x心情仿佛很好,虽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周兰就是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春风得意的感觉。
在周兰低着头想要躲的时候,梁潇果断地挡在了她的身前,笑得淡然。
“爹爹勿怪,妻主昨x心情不好,辜负了您的美意。这也怪儿子作为正夫,未能时时照料妻主,这实在是儿子的不是。”
这字字句句,都是啪啪地打脸,周家主君脸色越发不好,周兰的头也垂得更低了。
偏偏梁氏一族,稳稳压在周家头上,周兰爹爹也不敢太过分,欺压梁潇。
只勉强道:“潇儿,你的孝心,我最是知道的。只是不孝有叁,无后为大,我这不是担心你们吗?你嫁进周家两年了,一直没个动静,叫别人说去也不好听啊。”
梁潇眸光一闪,却并不接话。
爹爹又道:“我觉得吧,先纳一房侧夫。以后若是有了女儿,便过继到潇儿的名下,这不是两全其美了吗?潇儿,你觉得呢?”
梁潇神色转冷,将茶盏放下。
周兰提着心,瞧着他又要不痛快了,想着要挺身而出帮他拒绝。
却听着梁潇施施然道:“潇儿无妨,全凭主君做主。”
周兰一愣,张张嘴正想说什么。
却见爹爹一脸喜色,朝着周兰使眼色:“哎呀,我就知道潇儿你最懂事了,一心为着兰儿着想。”
梁潇淡淡道:“身为正君,自然要事事以妻主为重,只要能为妻主好,潇儿无论怎样都愿意。”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周兰却打了个寒战,不知为何她从中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明明梁潇的表情如此平淡,周兰却隐隐感觉到他生气了。
一早上的叙话很快便结束了,爹爹要留周兰说话,于是梁潇便早早告退了,仿佛一刻也不想多留。
周兰有心去去追他,却被爹爹笑容满面地拉住,跟她说起话来:“兰儿,其实爹爹早早便帮你留意了。”
“留意什么?”周兰不解。
“你啊,读书都读傻了!”爹爹瞪了周兰一眼:“自然是侧夫的事啊。”
“爹爹也是托了朋友打听来的,是林家的大公子。他们家当时因为贪墨连坐被入了狱,家里的男孩都被充作官妓。他自己说了,要是能赎身,愿意出来与你作侧夫,你放心,人是清白的。”
那林家本来也是书香门第,家中公子都是按照主君的标准培养的。
林家的大公子身为嫡长子,更是受到器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人也俊朗谦和,翩翩君子曾是周兰完全无法企及的存在。
周兰勉强道:“爹爹,兴许别人并不愿呢,况且女儿还年轻,并不……”
爹爹瞪了周兰一眼:“说什么胡话呢!人家公子正是青春年少,哪里能在窑子里面待一辈子?你这是解救了人家,对人家有恩,林公子知恩图报,这有什么不对?”
周兰很想说,知恩图报不是这么用的,只是面对爹爹殷切的眼神,她只觉得头痛。
她只道:“再容我想想。”
她其实想问梁潇,为什么那么痛快就答应了纳侧夫的事情。
爹爹见周兰犹豫的样子,语气强y起来:“你不用想,此事已经决定,我也早同你母亲说好了,你只管等着便好。”
周兰不语。
爹爹又加了一把火:“潇儿都同意了不是?你还没有他懂事呢。”
周兰一怔,眼中的光芒逐渐黯淡下来。

——阅读全文加微:kedayake,回复“书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