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意她》by周老板的写肉号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钟意她(NPx)
作者
周老板娘的写x号

內容簡介:

宫欣有挺多前男友,
宫欣有挺多房子。

可宫欣就不明白了,
为什么前男友们都赶着来租她的房子?

拆迁大户家 并不傻的闺女 x 几个男人 的故事
久别重逢的高中初恋+无血缘的小六叔叔+切开黑的伪gay蜜+包子的亲爹流量小鲜x
不全是前男友,或许会有其他男人打一下酱油

排雷:女主有包子且不完美男主也不完美,有叔侄伪骨科,逻辑不严谨,会有粤语c口等

NPx NP 現代 都會

. 萧琮

萧琮摸了摸口袋的烟盒,空气中漂浮的闷热让他迫切想抽根烟。

幼儿园铁门上挂着的「请勿吸烟」红底白字金属铁牌,让萧琮把手从裤袋内抽了出来。

羊城的五月,手机显示温度为三十一摄氏度,可体感温度估计得再加二或三度,在站满家长的幼儿园门前,萧琮感觉这会儿算三十五六度也不过分。

他已经解开了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袖子也挽到手肘上方,仍然对低气压气候带来的窒息感毫无作用。

食指屈起,萧琮往上托了托玳瑁眼镜腿。

从额头滑下的汗珠浸入眼镜和皮肤之间,他甚至开始觉得脖颈处有些发痒了。

他在另一边的裤袋里掏出一包x纸巾,撕开开口后xx一张,清冽的薄荷味稍微抚平了早已起了褶子的眉间。

简单擦了一下发痒处和额间,最后仔细擦了每一根手指头,把用过的x纸巾叠成一小块,放回口袋里,准备等会儿经过垃圾桶再丢掉。

环顾了一周,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在这竟有些鹤立x群感。

身边大都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三五成群地摇着折扇聊着天,什么这个幼儿园的赞助费又涨了五万,什么大班今天中午的伙食里头x类有点少了等下要跟老师反映一下。

有保姆阿姨也来等着接孩子,年轻的父母也有只是不多。

原本来接陈年年的应该是他表嫂,可蔡虹中午吃过饭后肠胃不太舒服,一整个下午萧琮在客房里都能一直听到她往洗手间跑的匆忙脚步声。

他有走出去慰问了一下她,蔡虹说自己吃点肠胃药就好了。

到了下午四点过一刻,他刚刚整理好在温哥华自己经手过的病例时,蔡虹敲了敲他的房门,有些虚脱地问,能不能麻烦他帮自己去幼儿园带年年回家。

他看着脚步浮浮的蔡虹苍白着脸,应承了下来。

Google map在这边无法用,萧琮重新下载了百度地图,输入了陈年年就读的星辰幼儿园。

倒是不遠,就在小区西门往前再走两个路口。

蔡虹把幼儿园接送卡和小区门禁卡一股脑塞给萧琮,回卧室躺着了。

萧琮给陈景然发了微信。

「表哥,表嫂肠胃不舒服,我现在去幼儿园接年年,你看下班了能不能早点回来?」

他可以去接陈年年,但接回来后要做些什么,萧琮是毫无头绪。

他回忆了一下前两天的下午,蔡虹接了陈年年回来后,就给小姑娘准备了小蛋糕和牛x,接着是看绘本?再接着是洗澡?

萧琮可以给小孩看各种疑难雜症,但私下带小孩的经验基本为零。

陈景然回了他「我尽量,如果不用加班的话就尽早回来!」

「得麻烦你带带年年了,你接她回家后给她吃点点心,开个动画片给她看就行!」

好吧,亲爹亲妈两人带孩子的方式还是很有差别。

*

应该是要下暴雨了,萧琮仰头望了望阴阴沉沉的天。

温哥华的夏天虽然温差大,但舒适度高,风怎么吹着都是g爽的。

而前几天刚刚走出机舱门,他已经觉得皮肤上瞬间黏了一层稠乎乎的x膜,得用x纸巾擦过几趟才能回到自己的舒适范围。

离开羊城的第十一年,萧琮回来了。

陈景然来接的机,对着只拉着一个三十寸行李箱的萧琮说:“欢迎回来!”

萧琮近年来和国内同一辈的亲戚没过多的联系,唯一比较能聊在一起的只有这个表哥。

去年陈景然带老婆女儿去加拿大玩,萧琮也尽了地主之谊接待了他们一家子,所以今年萧琮回流,陈景然二话不说让他先住自己家过渡一段时间,等慢慢找到房子了再搬出去。

晚上陈景然在珠江新城炳胜订的包厢。

主菜要了龙虾和清蒸游水青斑,另外还点了驰名菜式灌汤烧鹅和豉油皇鹅肠、说为了避免水土不服得吃豆腐的水晶三味豆腐、看名字不怎么好吃其实很好吃的白瓜叉烧炒米粉和南沙靓小炒,汤水要的是粉葛赤小豆煲鲮鱼,最后再来一个和陈年年脸差不多大的招牌菠萝包。

本来陈景然想要点鱼生,可萧琮说他不吃生的,只能作罢。

这个份量对于三大一小来说太多了,点菜的黑衣经理一直提醒陈景然够吃了够吃了,可陈景然还是点了满满一桌子。

他说:“难得我老表翻广州,梗系要贺贺佢!”*

萧琮听到「老表」这么接地气的称呼,也笑了笑,和陈景然碰了碰杯。

自然是吃不完的,每样菜都剩了一些,蔡虹让服务员拿了透明塑料饭盒,一样一样分开打包。

陈景然去包厢外埋单,萧琮站在窗边,看着对面江边变换着霓虹灯光的小蛮腰。

老实说,这个城市的变化使他有了瞳孔一震的那种惊讶,尤其他们身处的这一片区域,高楼大厦聳入天际,高级商场坐落遍地。

下午陈景然的车驶出小区时,萧琮问了问他:“猎德村现在怎么样了?”

“呵,一个个都是大富豪啦,回迁时一个村民手里都握了至少七八x房子,多的几十x都有。”

“现在那一带的房价都最低五万,高的去到十万。”

“你们那x猎德村旁边的房子真是可惜了,如果当时不卖掉的话,现在都多少钱了,地点那么好。”

萧琮看着那黑夜中变着颜色的高塔,并没有为自己家损失一笔财富扼腕。

他想的是:“她现在是不是也在望着广州塔呢?”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