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颗甜豆》by一座银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薛涎发现了一个秘密——
住进他家里的那对兄妹,上过床。
——

【双男主x骨科】

NP甜文青梅竹馬

继妹 <小颗甜豆(骨科)(一座银山)|PO18臉紅心跳 继妹 凌晨两点。 霍绵绵赤身卷在淡蓝色的格子床褥里。 她双腿嫩白漂亮,很淡的光落下来,才看清那双腿中间,夹着根坚挺的xx。 顶端粉红,xx尖露出些晶莹的液体。 xx摩擦着霍绵绵的xx,她那里xx泛滥,腰上被一双手臂紧紧拥住。 霍还语的臀疯狂耸动,xx狠狠xx了几下娇嫩的腿根。 在水润的xx外,欲进欲出,好几次的xx,xx险些xxxx内。 耳朵被咬了一下。 霍绵绵咬着唇,xx声x乱的娇喘。 全身都痒的难受,尤其是那个位置,恨不得霍还语用力xx去,x的她要死要活。 可是不行,他是她的亲哥哥,现在他们也只能在x外玩玩。 腿心被x的狠了。 隔着房门,二楼传出几声x体撞击声。 xx飞溅,打x了霍还语的腰,他的手往下滑,摸到霍绵绵的xx。 “不要……不要碰那里。”霍绵绵的话还没说完。 指腹轻轻拨动xx,她浑身一缩,xx一阵紧缩,吸附在那根耸动的xx上。 “好x,”霍还语揉着霍绵绵的娇x,“哥哥x的你舒服吗?” 霍绵绵像只煮熟的虾子,虾壳被剥光。 内里的x又红又嫩,身体缩成一个小c,在霍还语的x弄下阵阵失神,她双眼散了焦,“舒服……哥哥x的最舒服……” 双臀忽然被霍还语拖起来。 霍绵绵半跪着,xx从腿间退出,霍还语用xx在红透了的花x上拍了拍。 “把腿夹紧了,让哥哥从后面x你的xx。” “唔……”没等霍绵绵合紧双腿,霍还语的xx从后x一路滑到xxx着。 xxx水浸了半条腿。 爽的霍绵绵没忍住,喊出几声,睾丸猛力撞击在腿根。 娇嫩的x紧密裹着xx,凶狠地x了几十下,霍绵绵x出一股x水,浸润在xx上。 xx忽然xx,精关大开,白灼x洒在霍绵绵的雪臀上,情乱x靡。 擦g净了腿间。 花x合成一条细缝,像被x熟了一样,很是滚烫。 霍还语低头在那里亲了下,绵密的触感激的霍绵绵又要泛滥。 “哥哥,不要了。”她坐起来,将睡裙推到膝盖上,亲着霍还语的脸,“待会天都要亮了。” 霍还语抱着她,“乖孩子。” 清理好一切,窗子被打开通风,将房间内的味道散去。 这个点房子里的人都睡了。 楼下住着他们的妈妈和继父,隔壁是那位继父的儿子,脾气不太好。 今天刚住进来。 霍绵绵认床,翻腾了半夜也睡不着,才来找霍还语。 做完一次,她气血虚弱,窝在霍还语身子里,“哥哥,以后我们都要住在这儿吗?” 这是继父的房子。 多住一天,他们都不舒服。 霍还语有些困了,眼里倦意浓重,“以后哥哥带你出去住。” 等着霍还语睡着,霍绵绵从他的怀里退出来,下床关窗。 二楼有个小客厅,面积不大,能容下三四个人,走过客厅和洗手间,才是霍绵绵的房间。 刚刚虽然将腿间擦g净了,可还是黏腻。 霍绵绵想去洗一洗,她走过去推开门,光亮猝不及防的倾泻出来。 洗手间里有别人。 今天搬到继父家里来时,她见过薛涎。 那时候他刚从楼上下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穿着黑短袖和长裤,懒懒散散的去厨房拿饮料,一句话没留,一个眼神不落,径直上楼。 那样子和现在差别不大。 都是一副糜烂到快死掉的模样。 “滚。”薛涎脸上都是水,从下巴滴到地板上。 他赤裸上身,腰腹的y块隐隐现形。 长裤的纽扣散开,露出xx边缘,皮带落下一截,垂到大腿。 霍绵绵没想到他会这个时间在洗手间,更想不到会看到他这个样子。 一时愣了下,红着脸,“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把门关上。”薛涎提起裤子,将纽扣和皮带系好。 霍绵绵点头。 薛涎余光里包裹着霍绵绵的脚背,她脚趾头泛红,指甲饱满圆润,很好看。 门关上,他的裤子也提好,嗓子不知名的g了下。 * 回到房间,电脑开着,已经跳到游戏界面。 薛涎坐过去,带上耳机。 隔着器械,耳机里的声音不免杂乱了些。 那端声音含糊地喊道:“喂?” “听得见,开吧。”薛涎心不在焉,原以为洗了把脸会有些精神,洗完回来却更困。 游戏那边的队友也不精神,“你g嘛去了?那么久?少玩一把就少赚一笔钱。” 薛涎:“洗脸。” 队友笑的欠揍,“洗脸?看你是打x去了吧?” 他们这个年纪,常说荤话,薛涎见怪不怪。 他忽然想到刚才的霍绵绵。 皮肤跟水蜜桃似的,带水,眼睛里也带水,又纯又美,如果不是他的继妹,他应该会考虑在洗手间跟她打一x。 不过看那样子还没开过苞,x起来大概会又哭又闹,也不会叫床,烦人的很。 队友在那边没听到他回话,笑的更肆意了些。 “怎么?还真打x去了?” 薛涎骂了句滚,身下却热了起来,裤子被顶出一个弧度。 他瞥了眼,又骂了句脏话。 队友捂着嘴偷笑,当场做起生意来,“我这最近有点好东西,你要不要?” 薛涎尽可能转移注意力,“什么装备?” 队友清了清嗓子,“不是装备,是片儿,什么样儿的都有,咱俩老熟人了,给你便宜点。” 在学校住宿的时候,薛涎就经常听到舍友xx的声音,有时候连看个x片都要聚在一起分享。 对此,他嗤之以鼻。 见薛涎装起清高来,队友继续揶揄他,“你少装,之前追你那个长得特乖那个妞,你不是把人家上了吗?” 薛涎漫不经心:“你有病?” 讲到这儿,队友显得尤其激动,音量拔高了好几个度,“舟子刚把那个妞追到,她亲口跟舟子说的,舟子现在正全网通缉你呢!” 敲击键盘的声音停顿片刻。 薛涎想起队友说的那个女孩是谁了,低他一届的小学妹,长得清纯,整天穿着gg净净的小裙子在他面前晃。 没事就脸红一下,像个冰清玉洁的仙女。 谁又能想到,这样的仙女,会在KTV的包间里跪下来给他xxx。 这样的行为,在薛涎眼里,就跟霍绵绵突然闯进洗手间看他换裤子一样。 表里不一。 ———————————— 霍绵绵:“……你指定有点毛病。” 薛涎:“来吧,裤子已经脱了,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霍还语(撒贝宁吸氧.jpg):今晚就安排喜羊羊去你家偷菜。 薛涎:“老兄,我玩的是吃x,你上那里偷菜?” 霍还语:“是人都有QQ农场,我不信你没有?” 薛涎:“是的……我不仅没有农场,我还没有又白又大圆滚滚的珠子,我自闭了。” 霍还语:“你瞅你那德行,不就是珍珠吗?给,给大个的,两个够不够?” 薛涎:“够了够了,谢谢老板,老板真好。”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