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喂奶稳住病娇》by恶魔饭团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第一世,被赐一杯毒酒下肚;
第二世,被利箭s成了个刺猬;
第三世,成了一名勤勤恳恳努力活着的x娘;(备注:女主只喂男主吸x)

三世皆因都是为他,楚冉两眼一黑,只想当场去世。

见她瑟瑟发抖的表情,顾闲伸出修长的手指挑开她的肚兜儿,x口露出一抹莹润粉白的肌肤,x团半隐半露,粉莹莹、颤巍巍、茵蕴绰约,让人感觉很是美妙。他愉悦的眯起凤眸,声音低沉暗哑:“冉冉……喂x的时间到了。”

1v1 甜文 高x

高x1V1古代x文甜文

1.死人的温度 <我靠喂x稳住病娇(高x 1V1)(恶魔饭团)|PO18臉紅心跳 1.死人的温度 楚冉x了x已经裂开的唇瓣,淡淡的血腥在嘴中弥漫开来。 她使劲全身力气艰难地翻了个身,瘫软在地上,眯着眼望着灼灼燃烧的太阳。白色的阳光照进她的眼里,蓝天都开始变成了白色。 然而她的身体很冷,即使是在这样的阳光下,她只觉得耳后有一阵一阵的凉风,带走她身上所有的温度。她想,这或许是死人的温度了。 这是她第三次重生了…… 回想起来,真他妈的累啊! 第一世,楚冉死的那x是个好天气,晌午之后的暖阳,屋顶垂落的藤萝长得正茂,遮住榴花额枋,将开未开的花苞,细密密挂在空中,如同垂了一片紫色瀑布。 她坐在屋子里,睁着一双黑沉沉的杏眼,默默看着窗外。 她嫁进在这座王府生活里了快两年,头一回发觉府中的景色当真不错,也许是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对旁边的事物格外的留恋。 作为煜王妃的她拜了堂只见过一次面的夫君造反了。 成亲那x,煜王前脚掀起她的红盖头后脚就接到圣旨,西部边境外族来犯带领将士立刻动身前往支援,煜王就这样匆匆忙忙出发了。 两年期间,没有收到煜王任何的书信,仿佛她就是被遗忘的人。再接到消息就是煜王造反了。 现在在她面前的楠木案几上放着一只白玉酒杯,酒杯中盛着半杯清酒。她一只芊芊素手握着那酒杯,轻轻摩挲着杯口边缘。 这是宫里御赐的…… 屋外还等着回去复旨的内侍。 明明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因为她是煜王妃被株连是必然的事。 楚冉默默诅咒他以后被雷劈死,勾唇哂笑了笑,只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下…… 虽然喝下那杯鸩酒时,楚冉多少有些忿忿不甘,但那穿肠毒药入了腹中,她忽然就觉得从来未有过的解脱。 第二世,她只是个路人甲,去集市上买了些布料水粉胭脂,走在回家的林间小路上。忽然遇到一个身型修长的男子被几十个黑衣人追杀。 那男人大力的一把拉她入怀,她手里拿着的布料跟水粉胭脂散落一地。 她抬头看见很多箭齐齐飞过来,利箭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冰冷的箭刺穿了男子的身体但同时也穿过她的身体。 楚冉被男子护在身下,x前的衣服被鲜血浸透了,满目殷红,不知是她自己的,还是头顶那人的。 那人模样生得极好看。即便他现在满身血窟窿,那张脸瞧着依旧清隽俊逸,甚至因为唇边那一抹血色增添了几分诡魅的艳丽感。然而,他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一双手死死抱住她,力度大到骨节都泛着白。 被勒得身上的伤口更痛了,楚冉看清楚他的模样,有气无力在他怀中,只想一口老血x出。 这辈子自己还是因为他而死,要知道会这样,她绝对不出门,一辈子都不出门。 从他脸上看到几分难以置信的愧疚之色,楚冉更想吐血了。 天知道,她多想咬死他! 男子低头凝着怀中人,颤抖的指尖试图擦去她嘴角流出来的鲜血,谁知越擦越脏,但他浑然不觉,面上的表情尽是绝望,又夹杂着一丝看不明的神情。 “别怕,对不起,连累姑娘了!”他没想到自己最亲,最信任的人会将他x入如此绝境。 楚冉怔了怔,这似乎是他第一次跟她说话,默然垂下眼帘。自己似乎又一次要因为这个男人而死了…… 这简直就是个循环的诅咒一般。 楚冉意识越来越模糊,男子禁不住抓紧了她的手,拼尽最后一口气,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却异常清晰的道:“若有来世,定还姑娘一箭,在下决不食言!” 这两次都因为同一个男人而死,楚冉觉得她简直死了都能被气得活过来。 如果能重来一次,她绝对要先把这个克星给扼杀在萌芽状态! 更绝望的是,她已经连续重生了两次都遇见同一个男人!第三次会不会……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楚冉死不瞑目地陷入了黑暗中…… 2.被救的少女 <我靠喂x稳住病娇(高x 1V1)(恶魔饭团)|PO18臉紅心跳 2.被救的少女 楚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饱过肚子了,大多靠喝水挖野菜为生,现在野菜也挖不到了,实在是饿得没有力气倒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意识随着天幕一点一点地变得沉散。 一声战马长嘶,似远非近。她没有力气大声呼喊,只能勉勉强强再翻身趴在地上,循着声音的方向挣扎过去。 模模糊糊中,她仿佛看见一个人从燃烧的夕阳中缓步而来,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仿佛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血晕里。 “救我……”从楚冉的嘴里喃喃而出。 夕阳尽头有一棵枯树,栖息着寒鸦,断断续续凄厉的哀嚎划过天边,声没后只能听见渐近的马蹄声,却是死一样的寂。 “主子,是一个女子。” 过了片刻,从轿内帘子后飘出男子的声音淡然出尘,“带回去吧!” 楚冉被抱起,趴在了马背上。 那帘子后隐隐约约的身影映在她的眼底,却看不见那人的脸。她得知自己得救,神思在最后一刻卸下了所有的防备,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 重重纱帐勉勉强强遮住外面翻涌的热浪,轿内也是闷热至极。帘帐被轻轻掀开一角,却正好能看见那人的脸。若不是他腿上还绷着浸出血的纱布,当真要认为这便是仙人了。 没有着战甲,一袭紫袍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微微敞开的领口可见几道翻卷着x沫的血痕。长长的墨丝未被绑起,只是不经意地散落着,颇有几分不羁风骨。 尽管此刻脸色苍白得近乎憔悴,但那俊美的眉目竟令人的眼睛移不开分毫。近乎漂亮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却不让你觉得此人长相有似女子的妖美,而是有一种出尘的清俊与温润,浑然气度不似凡人。 他的手指握得紧紧的,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若黑夜样幽深的眸透过帘帐瞟向了外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前面昏在马背上一团的身影。 出尘的眉皱在一起,半裸的手臂上还绑着厚厚的白纱,像染了朱墨似的漫出血迹。 侍卫低头敬说:“主子,小心有诈。” 他的眼睛不似刚才幽深,换上一副清淡如风的模样。他摇了摇头,嘴角噙着笑说不出是悲是喜,只说了一句:“马上就要到京城了。”侍卫皱了皱眉,明白了他话中所指。 内忧外患的局势下,衡南王亲自挂帅出征,解决入侵边境的祁国,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三个月,祁国的军队节节败退,衡南王五战四捷,一举收复失地。 而那位衡南王,世人常叹其拥绝世风姿的战神,所指的就是眼前这位男子。 衡南王,顾闲。 她醒来的时候还躺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已却软绵无力,一时口渴至极,挣扎着爬起来想去找点水喝。 她刚起来,腿好像不是她的,提不起来任何力气,就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直直地又跌回了床畔。 “你终于醒了!”进来的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穿着蓝色衣衫,扎着小髻,面容清秀。看见她醒来,弯弯的眼睛里迸发出明亮的笑意。 楚冉似乎很防备,警觉地问道:“你是谁?” “姑娘不用担忧,是我们王爷把你带回来的。”少女倒了一杯茶,递到她的面前说,“王爷派我来照顾你,我叫咏梅。” 楚冉接过水猛喝了几口,险些呛到,脸上晕出绯红,她以手遮住了嘴,眼神却有些局促不安,说:“我叫楚冉。” 这时楚冉肚子不争气的一阵阵作响,有些尴尬的道:“我,我……” 咏梅微微一笑:“楚姑娘,我给你端了一碗x丝粥,饿了太久不易马上吃太多。” 楚冉一边喝粥一边问:“你们王爷叫什么?” “衡南王,顾闲。”咏梅有些羞赧地愣了一会儿神。 楚冉点点头,不再说话。待她恢复了些力气,前头刚好传来了王爷回府的消息,楚冉便想着去拜见衡南王。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