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未结束的惩罚》by匿名瑞瑞狗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还未结束的惩罚

內容簡介
兄弟xx 囚禁 强制爱
高xxL強強重生耽美

第一章 死后
第一章 死后

“阿若,你还有没有良心,良秦就算再对不起你,欠你的也还够了吧!”峰垒举枪怒斥着忧若,他咬牙切齿的说“都是兄弟,但我不得不杀你!”

忧若抱着良秦的尸体,他那么瘦弱,一点都不像曾经那么鲜活。他冷笑一声说:“果然,债要多了,就变成欠债的人,大哥,你开枪吧。”

他对于良秦的感情,他自己也说不好,从小到大,良秦喜欢他,喜欢的要命,但是他不喜欢他,良秦强迫了他一次,他奋力跑出家,找到自己的势力,派人将良秦抓来,折磨致死,他也想过停手,在那段时间里,他对良秦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他拒绝自己爱上良秦这种想法。直到良秦死了,他也在家族争权中败了。

他大哥拿着枪顶在他的头上,要他偿命!是啊,他不过是个私生子…他们才是亲兄弟,当初良秦强暴他的时候,/驰宇/还不是大哥在帮忙掩护。

一声枪响,忧若倒在地上,他的魂魄飘荡在空中,看着他的大哥将他们葬在一起,峰垒抽着烟,深吸一口对着墓碑说:“他是你的,死都是你的,你安心吧!”

忧若苦笑一声,他没有看见良秦,自己孤独的飘了七天。他想了很多….

他的意志消散,当他再有感觉时,有人在他的身上横冲直撞,好像要撞死他一般,xx还含着男人的那物,他恶心的想反胃,骂了一句:“妈的!”

那东西在他体内,轻轻摩擦到某一点时,他全身都战栗起来,他弯曲起身,发现双手被绑在头顶,他猛地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在他身上分力开垦的人….

良秦!!孙良秦!!!!

良秦这孙子,双眼痴迷的看着他,嘴里还没一句好话:“妈的,g死你啊!你看清楚,现在是谁在g你!”

忧若也回了一句:“x!”

良秦抬高他的双腿,不停的扭着腰,将他的腿压到x前,得意洋洋的说:“对,我现在就在x你!”

忧若咬着牙,这份屈辱让他回想起,良秦第一次强暴他的时候。这是梦吗?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吗?

他呜呜的哭了出来,凶猛的良秦停下了动作,他不知所措的看着哭泣的忧若,随后拍拍他的脸说道:“哭什么,像个娘们似的!”

伸手握住他的欲望,上下窜弄,前后夹击的刺激他身上敏感的地方,不一会,忧若啊的一声,s了出来,xx后,后菊紧紧收缩,良秦骂了一句:“你他妈的想夹死我啊,呵呵。”说完还啪啪的拍打他的xx,低吼一声,一股腥粘s入他体内。

良秦走下床,拿着手机开始给他拍照,忧若再次面对这种事,双眼无神,面无表情,是的,生前也是如此,他会拿着那些照片威胁他…他当时愤恨,破口大骂,惹得良秦不但拍照还继续一边g他一边录了下来。

忧若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良秦,良秦拍好了照片,拍拍他的脸说:“怎么啦,阿若!被g傻了是吗?”说完用手指扣着那处,引得白稠换换流淌出来,他还兴高采烈的拿着手机啪啪的拍着。

忧若神情恍惚,他想,这一定是惩罚….良秦的怨念在惩罚他。

次x,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良秦担忧的摸着他的额头,大声喊道:“医生,快过来看看,他醒了…”

忧若依然面无表情,重复的事情按照记忆的顺序一遍遍重复上演。

医生为忧若检查完,上了药,吩咐了注意事项就离开了房间,良秦亲吻他,抚摸他,他也不反抗,只是神情漠然,一动不动,像个木偶。

良秦先是讥笑了一句:“喂,给点反应啊,你不会真的被我g傻了吧…”

忧若没反应,良秦坐到他的身上,放肆的亲吻,忧若还是没反应,到最后良秦掀开被子又g了他一次,他还是面无表情,只是微微转过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良秦在他身上发泄够了,低声喘息着说:“真他妈的爽…早知道这样就能得到你,我还跟在你后xx转那么多年g什么!”

这时,峰垒在门外轻轻敲了敲门,良秦急忙将被子盖在忧若身上,穿了睡衣去开门,一开门,良秦春风得意的说:“大哥。”

峰垒看了看屋里,说:“滋味怎么样?”

良秦回到:“爽爆了!”

忧若坐起身子,他脑内还想不明白,这是梦吗?为什么这么真实…他一丝不挂的走下床,每走一步,白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大腿流下,还混合了血。他的伤口刚刚又被良秦弄开了。

他走向门口,看见峰垒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木着脸,哑着嗓子说:“大哥….”

良秦一回身就看见这样的忧若连忙想去抱住他,良秦:“你起来g什么!”一边说一边将他抱回去,忧若看着门口的峰垒大喊道:“都是弟弟,为什么这么对我!”

这是他一直想问的,但,答案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峰垒缓缓走到忧若身边,看着他说:“因为,良秦是我亲兄弟,而你…不过是个情妇的孩子。”

亲口听到这句话,忧若点点头,控制不住的笑了,捂着脸一边哭一边笑。他被父亲领回家时,才四五岁,他父亲说,以后这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就是他的兄弟….

父亲和继母死后,他们三人十几岁互相扶持,支撑家业,到头来,一切都是个笑话,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用着家族的势力,害死良秦的不就是自己吗?

峰垒对良秦说了一句你慢慢玩吧,就转身走了。

一天一夜,无论良秦对忧若做什么,忧若都不抗拒,他双手扶着良秦的脸颊,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良秦高兴极了,一边做着活塞运动,一边说:“说句你爱我听听。”

忧若沙哑的说:“我…爱你…”

良秦紧紧抱着忧若,哽咽的说:“太好了,我也爱你…我太他妈的爱你了…”

第三天,良秦感觉不太对劲,他拿着早餐坐在忧若面前,x着一块x蛋喂到忧若嘴里,忧若双眼无神的动动嘴,许久才咽下去。一块煎蛋两片香肠,几片吐司面包,忧若y是没吃完,吃了一半的煎蛋后,再喂下去,他就会全吐出来,不是他想吐,而是他生理反胃。

看着一地污秽,忧若眼泪挂在脸上,嘴唇颤抖,全身都单薄的要命,良秦拍着忧若的背担心的说:“好了好了,不吃了,一会我叫医生来给你打吊瓶。”

吊瓶打上了,忧若看着天花板,呢喃道:“怎么还没结束….”这噩梦般的惩罚….

良秦看了看吊瓶说:“马上,就快好了。一会我带你出去晒晒太阳怎么样?”

忧若摇摇头,还是呢喃着:“怎么还没有结束….”

良秦起身走出房外。

看见他大哥峰垒将那仇人家的儿子,弄得像个小婊子,调教的跟条狗一样,坐在他旁边,脖子上带着项圈,时不时的还看峰垒几眼。

峰垒看着报纸说:“怎么样了?”

良秦:“我看是被g傻了…”

峰垒:“下午我叫个心理医生过来看看。”

良秦:“按理说,不该这样啊,我以为他会跳起来杀我…但他没有,我以为他会逃跑,他也没有…不会是我想那样吧,他其实也很喜欢我,就是不擅于表达?”

峰垒没抬眼回了一句:“别做梦了,他就是受到刺激了,不过令我意外的是,他心理不该这么脆弱。当初争权时,他可是冲在最前面,把那个想瓜分我们家产的老头子一枪g的脑袋开花,回头一点没有心理障碍的做东西给我们吃。”

良秦想了想说:“大哥,不会是你把他刺激傻的吧,那天晚上他还会骂我呢,然后第二天他问了你那句话之后,就哭的跟个娘们似的….再之后..”

峰垒放下报纸,斜眼瞪着他说:“你不是说爽爆了吗?现在爽过了就开始埋怨我了?”

良秦双手摇摆:“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峰垒站起身,向良秦的卧室走去,别墅三层最里面是良秦的卧室。峰垒推开门,卧室的洗浴间传来唰唰的水声。

峰垒邹了一下眉头说:“他不是挺好的吗?还能自己去洗澡。”

良秦也意外:“是不是自己好了。”

两人坐在外面半个多小时,峰垒一脚踹开洗浴间的门,良秦吓得差点没有坐在地上…

水声哗哗的响着,忧若躺在里面,手腕割开一刀口子泡在浴缸里。峰垒对着良秦说:“去叫医生!”抱起忧若向外走去,拿出应急箱,把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私人医生团队,急急忙忙的处理了忧若的伤势,缝了针包扎好。看着昏睡的忧若,良秦坐在床边,心口疼得他直流眼泪。

峰垒揉着良秦的头,回想起那天忧若对他哭喊的画面,‘都是弟弟,为什么这么对我。’他点了一颗烟,平复一下心绪说:“大不了,以后你再对他好点。”

良秦抽涕的点点头。

峰垒深吸一口烟,吐出白雾说:“以后,我拿他当亲兄弟就是了!”

良秦又点点头,手摸着忧若完好的那只手,抓的紧紧的。

夜晚,忧若醒了,看着一直呆坐在旁边的良秦,他恍惚的说:“为什么还没有结束….”

良秦哭着说:“阿若,我是真喜欢你,人家说三年之痛,七年之痒,我他妈的喜欢了你十多年…是,前几天是我不好,你要恨,也不能糟蹋你自己啊!”

忧若没回他,思绪想的很远,生前的确如此,他恨了,他也没糟蹋自己,而是逃出去,联络到自己的手下,用着孙家的势力,将良秦绑了来,虐待他,还叫人轮了他…最后还把他扔到最脏的地下窑子里糟蹋他….

然后呢?在他身子破败之后,自己居然心疼了,一个人对你嘘寒问暖十多年,他是人,不是畜生,他也是有感觉的….他想好好照顾良秦的时候,良秦就死了,最后被他大哥孙峰垒一枪爆头,也没觉得冤。都他妈的自己活该的。

峰垒带着心理医生来到卧室,留下医生,带着良秦走了出去。他们在外面等着。

心理医生询问了几个问题,忧若都觉得无聊至极,并不想回答,最后他厌烦的闭上眼睛装睡。医生走了出来又询问了门外的兄弟俩。

医生说:“病人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并且已经出现了厌世的状态。你们作为家属,要时刻关注他,不然他会再次寻死。”

医生开了药,写了注意的事就离开了。

良秦走回屋里,扶着忧若喝了药,抱着他说:“阿若,对不起….你别生我气了好吗?”

忧若回到:“好….”你不恨我了,就好。

良秦得到回应,十分高兴,他对忧若说:“我..我把照片都删了,真的。”虽然他也很舍不得,那是值得纪念的第一次。

忧若点点头,依然那副表情,好像幽魂一样。

良秦扶着忧若的脸颊深情的吻着他,像对待易碎的玻璃一般,小心翼翼,他埋在他的体内,小心的动着,忧若白皙的双臂缓缓搭在他的肩膀,环着他的脖子,仰着自己的脖子发出濒死的呻吟声。

“啊…..啊…啊…啊…”每一声都像要断气一样,良秦扶着他的腰,一寸一寸的碾压那块令他快乐的地方,他喘息的说:“我很爱你,你给我一次爱你的机会好吗?”

忧若“啊!!!!”的一声,一股白绸x出,他喘息着躺回床上,不去看良秦,却咬着嘴低声的抽涕。良秦摇摆着他的腰,不一会低吼一声,趴在他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了一句“好爽!”

良秦咬住忧若的嘴唇,一寸一寸的品尝,由里到外,舌尖在他的口腔里x了个遍,含住嘴唇拼命吸允,直到微微发肿他才松开,十多年魂牵梦绕心尖尖上的人,现在就躺在他的身下,任他索取。

不光是这样,他还在慢慢接受他,这让他欣喜若狂。

如果,忧若不是现在这抑郁的样子,就更好了。

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把他治好….

忧若用了生前的办法,果然他顺利的联络到了手下,但他没有按照记忆的轨迹继续去做残害良秦的事,而是…

写了一份转让文件,一份遗嘱,都是给良秦的。

他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给了良秦。

当峰垒收到消息时,眼神越来越阴郁,这人怕是不想活了,一天都不想多活。

峰垒走到花园,看着晒太阳的忧若,坐到他身边说:“你将所有势力都给了良秦..包括你的股份和资产…”

忧若没看他,回到:“都是你们家的,还给你们,天经地义…”

峰垒端坐:“你姓孙,是孙家的人,我们是一家人,是亲兄弟。”

忧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莫过于此,他哈哈哈的看着峰垒笑的岔了几口气/驰宇/,峰垒邹着眉头说:“有这么好笑吗?”

忧若一拍桌子,骂道:“太他妈的好笑了!”

亲兄弟,呵呵,亲兄弟会这么对他吗?把他绑了,给他打肌x松弛剂,让他兄弟强奸他?现在还在他面前说什么一家人?

忧若激动的站起身,扯开衣服,对着峰垒说:“妈的,老子为你扛过枪,吃过子弹,替你玩命的守护家产,手上沾的第一把血就是为了你们俩开枪,打死那个家族元老,你怎么对我的?”

峰垒看着忧若洁白的x膛上遍布吻痕,青红交错,x首红肿得微微立起。忧若走到他面前,一把将他的头靠在自己x前,将xx放在他唇边,冷笑道:“你不尝尝吗?良秦那家伙说…爽爆了!”

理智的思绪,像一根线,啪的一声,崩断了。

峰垒突然抱住忧若的腰,张嘴含住他的xx,吸允x舐,忧若仰着脖子连连呻吟,峰垒一把拉下他的裤子,手指伸进后x之后,不一会水声泛起,他解开自己的皮带,掏出他的xx,冲着那泛着水光的xx就一捅而入,噗呲噗呲的声音弥漫在花园里。

他抱着忧若,啃食着他的x膛,说道:“果然….爽爆了…忧若!”

忧若随着他的动作,摇摆着腰,双手死死抱着他的头,抓着他的头发,哽咽道:“你不配做我的家人…”

随着峰垒一声低吼,他大口的喘息着,眼泪顺着流下,他g了什么….他震惊,但他没有推开忧若,反而将他抱得更紧,他说:“忧若,大哥以后…好好待你。”

忧若颤抖着身子,呵呵的苦笑。

忧若躺在床上,身上g爽,峰垒亲自清理的,看着忧若熟睡,他起身走出卧室点了一根烟。

良秦回来后一如既往的殷勤照顾忧若,良秦:“阿若,过几天我带你出去好吗?别总憋在家里面…”

忧若不看他回道:“我不想出去…”

良秦点点头,附和的回道:“不想出去,就不出去,没事,我陪你…”

忧若冷冰冰的说:“你不就是想g我嘛,出去还怎么g?”

良秦握住忧若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冰凉凉的,他说:“阿若,我不是…”

忧若:“不是什么?不是你强奸我?不是你把我绑在床头?不是你给我打肌x松弛剂?”

良秦张了张嘴,努力的辩解道:“阿若,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堵在嗓子眼里憋得难受。

忧若冷笑一声,继续说:“你想g我,也g了,连你大哥都g了….我跟你们没关系了。”

说完,良秦嗖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忧若说:“你!!!”

忧若不理他,翻身拉过被子,装睡。良秦一把将他拉起来,c暴的扯开他的睡衣,骂了一句“婊子!”xx的抹了点润滑剂就开始x弄忧若,忧若还在刺激他,他说:“没用的东西,连上我都需要你大哥帮你,呵呵,你哥比你强多了…”

忧若扶住良秦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笑着说:“不爽啊,用力啊!来,别客气。”他用尽办法激怒良秦,在良秦差点要掐死他的时候,峰垒闯进屋内,制止了良秦,峰垒大喊道:“良秦!住手!”

良秦悲痛欲绝的看着峰垒说:“大哥,为什么啊?”

忧若心里有一丝丝高兴,看,被亲人背叛,都不好受….

良秦哭着说:“我们是兄弟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峰垒看着忧若,眼神里有一丝的其他情绪,他说:“阿若,你就这么想死?”

闻声,良秦忽然松开了手,看着忧若脖颈上的掐痕,和他眼神无光的表情,忧若失望的呢喃道:“怎么,还没结束….”

忧若想到,峰垒曾经在良秦的墓前说,他死都是他的…呵呵,他孙忧若不是任何人的。

良秦马上退出忧若的身体,他连忙把他抱起来,拍着他的背说:“阿若,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你为了气我,你就这么糟蹋你自己!不值得…你若还气,你找人打我,轮我吧!你怎么对我,我都不怨你!”

忧若恍如隔世的想着,我报复你,然后再被孙峰垒一枪爆头….死都是你的,更不值得。

峰垒抓起忧若后脑的头发,强迫他抬头看自己,霸道的吻了上去,就在良秦面前,深吻之后,看着喘息的忧若,他对良秦说:“继续g,别停。让他知道,就算是死,他也是属于谁的。”

夜晚两兄弟前后夹着忧若,缠绵相抵,忧若无处可逃,峰垒咬着忧若的耳朵说:“你不拿我们当兄弟,可以,我们做你家人…”

良秦在忧若的身后xx着,每一下顶的忧若惊呼,呻吟,他扶着忧若的腰说:“你什么都给我了,遗嘱都给我了,为什么不把你的心也给我!”

忧若在xx来临时,瞪大了眼睛,呢喃道:“怎么….还不结束?”

这噩梦般的惩罚….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