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裙子》by忘了下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哥哥的裙子 限

一种哄人手段

忘了下鹽

第一人称 – xE – 骨科

真骨头,一敲晕一个的那种,慎点

哥哥演技一牛,但又哭包一个;弟弟恶劣暴力,但又宠人至极

俩兄弟唯一共同点:极强占有欲

这是一个我跟我哥被分开领養后,一起南下逃亡的故事,有点现实,也有点幸福。

蝙蝠侠
我有生之年的第一个记忆,是我哥的xx,那个女性在哺x期会渗出米白色x水的身体器官。这个记忆的存在不是因为我哥在三岁的时候有裸露癖,而是因为我无论怎么咬怎么吸都无法有x水到嘴,饿得哇哇直哭。然后我哥拍着我糊满泪水和鼻涕的脸小声催眠道:“弟弟不饿,弟弟不饿。”到最后无法产x喂饱我的哥哥跟我一起嚎啕大哭。
那时候我们待在福利院里,已经三天没有饱饭吃了。
“小子,又来接你哥?”
木艺工作室门口坐着的白发老头儿每次见到我都这么问。对于一次次给出同样的回复我没有不耐烦过,因为他很花心思教我哥做木制工艺品,我哥现在一件作品卖那么贵有他的功劳。我把刚买的一个无籽大西瓜给老头儿。
“哥哥──!”
喊话的人不是我,是我哥。我被他扑了个满怀,手上提着给他买的冷饮封盖没封好,糖水撒了我一手。他捧起我的手一一x去水渍,像只嗜糖的蚂蚁。
老头儿一边把西瓜举到耳边敲一边问:“你俩到底谁是哥哥?”
我指了指我哥,他早我两分钟涌进医生的怀抱,这是父母说的,出生证明上写着,福利院阿姨也知道。可能做这类工作的人都比较爱心泛滥,天天可怜我跟我哥父母意外身亡,导致我俩从小就对身世麻木了。阿姨总是说著说著就评论起我跟我哥的样貌,把我夸得仿佛跟我哥不是同父母所生的,她也实际这样怀疑过。我是长大后在课本上才知道异卵双生的相关知识。阿姨没见过我们的父母,我也不太记得爸妈的样子了,可能我跟我哥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吧。除了阿姨,很多人都说我比我哥好看,那是他们没见过我哥哭起来的样子。
“哥哥,我们去趟超市吧,家里卫生纸没有了,还有──”我哥趴在我耳边喃喃了“兜兜”两个字,“也没有了。”
我哥有很多怪毛病,其中一个是忽视真实情况对我喊“哥哥”,搞得经常被问谁大谁小,解释半天也解释不清楚。
在去沃尔玛的路上,路人都有意无意地向我哥瞟两眼,一是因为他穿着简化版的汉服,长袍子宽裤,腰间系著腰带。袍子老拖到地上,一不注意就会卷进扶手电梯的缝隙里,我得给他提着。那裤子宽得拉开有一米长,不注意看会以为是裙子。他夏天爱这么穿,遮住了皮肤防晒,又透风。
大家爱偷瞧我哥的第二个原因是我哥喜欢拽着我手腕走路,怕我这个二十来岁的成年人会走丢。要是路上人少些,他会直接将五指穿xx我的指缝间,借袍子的宽袖挡着。
沃尔玛有两层,一层卖各式各样的食物,一层卖生活用品。在卖衣服那一小块区域,我哥拽着我看童装裙子。他拿起一件水手服说:“这好像你小时候穿的那一件。”
那得快二十年前了,我问他:“你记得?”
“怎么不记得,那次把我吓那么惨,我连你那会儿穿的蝙蝠侠xx都记得。”
说到这个,我想起了人生中的第二个记忆。
从住进福利院起,我跟我哥时常听到照顾我们的人躲着我们说,很少有孤儿是兄弟姐妹一起被领走的。于是我哥到哪儿都拽着我的手,我睡觉翻个身挣脱开也不行。福利院床不多,我跟我哥个子小,横著挤一床。我哥没握住我的手会惊醒,从我身上爬过去,找到我的手握住再睡。
事实证明那些人没说错,四岁那年我哥先被领走了。他的养父母没多少钱,交给福利院的领养费是一叠皱巴巴的纸币,我在院长数钱时看到了,像是洗完没熨烫过的衬衫。要他们再拿出一笔钱来把我领走,可能得卖血卖肾了。我哥在地上滚著扑棱著,眼泪一串一串的,嘴巴张得老大,不知道吃进去多少灰尘。我也跟着哭,想把我哥拽回来,但我被阿姨抱住了。我不断挣扎,借机狠狠地踹她。是的,我是故意的,她昨天偷吃了我哥一口饭,我瞧见了。就因为她多吃了那一口饭,力气比我大,我没能留住我哥。
刚开始,我哥会每周来看我一次。一个妹妹被领走了的哥哥跟我说,我哥估计再来两三次就不会再来了。我问为什么,那人说,他都有新家了谁还理你啊。我很讨厌福利院里的人,不管是清洁工,保育员,院长,还是其他被留在这里的儿童,因为他们说的话都是对的。
这些事情我都记得,但属于可有可无的存档片段,比较深刻的第二个记忆发生在我哥被领走的半年后,我被一对夫妇领养了。我听见福利院里的人讨论我养父母的衣着打扮,还有门口停著的那辆昂贵轿车。他们有他们的羡慕,我有我的寻亲大计。我握著养母的手说,我想见哥哥。养父母抱着我在院长室跟院长谈了很久,才拿到我哥领养家庭的联系方式。
在见我哥之前,我成了养母的换装玩偶。她一件一件衣服往我身上试,试到最后挑了一x水手服,xx是百折裙,说是要给我哥一个惊喜。我唯一的选择权是xx,抓住一条印着蝙蝠镖的让养母给我穿上。
我被带到了儿童公园,看见我哥穿着一身从福利院带走的旧衣服,觉得特别亲切。而我哥的反应跟我相反,看见我后没两秒就张开嘴巴大哭。
“我弟弟呢?我要我弟弟,我不要妹妹!”
我被他吓愣了,“哥哥”还没喊出口就跟着他一块儿哭,把附近的小孩激起一片链式反应,热闹得引来路人围观。我养父为了安抚我哥,掀起我裙子,拉下我的蝙蝠侠xx,跟我哥说:“你弟弟不是在这儿吗!”
我哥算是不哭了,但在众人面前被扒了xx的我没办法不哭,就算我哥来哄我也止不住。我听见我哥的养父母在教训我的养父母,而周围的人基本都在笑,我哥气得冲过去对着每个人的脚踩两下。一个比他大一点的小孩把他推倒了,我才收起哭声跑过去扶他起来。
后来我哥跟我聊起这事儿,那会儿我们唸同一所中学不同班,他考试没考好不高兴,我借女同学的合唱团表演服穿给我哥看,同样是百折裙。天气冷得要死,我光着两条腿在后楼梯掀起裙摆露出蝙蝠侠xx,等来等去没等到我哥笑,却发现他裤裆鼓起一包。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