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绣户》by红烧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金陵程氏大小姐玉姝进京投奔一等公侯的外祖家,庆国公府
朱门绣户,庭院深深,痴男怨女,几多情愁
========================================

惯例的看文需知:
1、本文十八禁
2、群像文,共有6对CP,5对1V1,1对1V2
3、各种无节xx,包括师生、主仆、兄妹、叔嫂、共妻等等重口设定,雷者慎入
4、除1V2 CP外,全部CP皆身心唯一
5、无脑甜,无脑爽,无脑狗血无脑玛丽苏,一切逻辑设定都是为了ghs,请不要深究

关于章节标题标注:
1、高x代表一整章都是x
2、x代表部分是x,部分剧情
3、无标注代表全剧情

1V1xG古代甜文女性向

€玉姝上京 <朱门绣户(红烧x)|PO18臉紅心跳 €玉姝上京 初春的天儿尚还有些料峭,x头还未升高,梁京城内的运河码头上,便已是热闹非凡。 其时两京漕运甚为发达,码头上川流不息的来往货船,船工们一个个汗流浃背,忙着把甲板上一箱接一箱的货物往下搬。 这是个挣命的辛苦差事,多数只有家里精穷了x子实在过不下去的,才会来码头上混口饭吃。因此一g船工也多是举止c鄙,穿着c衣褴衫,有的因嫌热了便把上衣一扯,光着膀子就在码头上来来去去,过往路人若有女子,无不遮袖掩面,匆忙避走。 忽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家丁上前来,不容分说,便将一条长长布障拉开,其后,牵马的,赶车的……一众丫鬟婆子浩浩荡荡,顷刻间就占了半条码头。 内中便有好事者道:“这是谁家,好大的阵仗?今x码头上莫非有贵客将至?” 他那同伴笑道:“你看那些家丁的衣饰还不知是谁家?定是庆国公府秦家的人。” “今x,是他们府里那位大姑太太的独女入京,老太君早多久就记挂着外孙女儿,可不得打发人来码头接?” 那好事者方恍然大悟,又道:“听兄台所言,对这庆国公府想必知之甚详?” “嗨,不过是我一个亲戚在秦家门下,伺候着府里的二老爷做些琐碎差事罢了。”这同伴虽嘴上谦辞着,却是一脸与有荣焉。 毕竟满京谁人不知,京中权贵虽多,这庆国公府依旧是一等一的高门,最是煊赫的。 当下他便娓娓道来,原来秦府如今的老夫人膝下两子一女,这一个独女嫁到金陵,夫家也是本地望族,诗礼传家的程氏。 只是秦氏早亡,亦留下了一个女儿。她夫君程海中年丧妻,无心再娶,因秦老太太思念外孙女儿,便打发了家人送女入京,既可依傍外祖母,又可承欢膝下代母尽孝。 今x正是程家小姐船只抵京的x子,不多时,只听码头上一阵呼喝,两只高大的楼船破浪而来,大船连着小船,船头旌旗上书一个“程”字,正是程家小姐的船只。 众人只见船上流水价似的搬下或大或小许多只箱子,又有一辆翠盖朱缨八宝车被抬上甲板,想是从舱房中接了程小姐,浩浩荡荡一群人紧随其后,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不由都赞道: “好富贵,好气派,这秦家不必说,程家也是不遑多让,怪道能结成亲家。” 却说马车内,程氏小姐名唤玉姝的,却在丫鬟的陪侍下颇有些愁眉不展。 这玉姝年方及笄,生得娇花软玉一般。她幼时丧母,一直与老父相依为命,虽说父亲贵为两淮盐运使,自是位高权重,但此番她入京,独留父亲一人在江南,如何不牵挂悬心? 又思及外祖家虽为至亲,到底未曾见过面,且侯门高户,庭院深深,亦不知前路为何。 好在她素性最是外柔内刚的,不一时便将愁眉展了,只从车帘的缝隙间悄悄窥看车外街景。 只见这梁京城内的繁华热闹自不必说,车行了半x,方至一雕梁画栋的宅邸前。屋宇房舍几占了一条街,轩峻壮丽的兽头大门前,许多小厮门子垂手侍立,中门却是紧闭,玉姝的马车便由x常来客走动的西仪门入了。 当下又换车入轿,越往内,越觉幽静。入目所见俱是亭台楼阁、湖泊山丘,或雕琢精巧,或天然趣致。 待转过一扇垂花门,穿花度柳一阵便到了正房,玉姝扶着婆子的手,那正堂当地摆着一架紫檀透雕山水花鸟十二扇屏风,一个鬓发如银的老妇人不及丫鬟通报便迎出来,一把抱住她搂入怀里哭道: “玉儿,我的玉儿啊!” ===================================================== 本文灵感来源于《红楼梦》 文中女主玉姝及父亲程海的名字、身世均化用自《红楼梦》中林氏父女 但除此之外,这只是一篇无节xx文,重点是搞x色 之所以如此设定只是作者想致敬一下曹公,没有任何对曹公不敬的意思 重点强调,本文很重口,共有6对CP,5对1V1,1对1V2 包括师生、主仆、兄妹、叔嫂、共妻等等x暴设定,雷者慎入哦【比心 €公府见亲 <朱门绣户(红烧x)|PO18臉紅心跳 €公府见亲 玉姝虽从未见过外祖母,但她幼时母亲尚在,经常与她谈起家中诸事,后母亲去世,外祖母怜她幼小xx想念,逢年过节便打发人去淮扬探望。 今见了秦母面目可亲,亦有几分昔年母亲的影子,听见秦母哭声,眼下一热,目中也滚下泪来,好容易众人劝解住了,方才上前下拜行礼。 一时礼毕,秦母指着下首的一位妇人:“这是你二舅母,家中现是她在理事,你但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只说与她便是。” 又有两个年轻姑娘上前来,二人均是一般的钗环裙袄,一水的银红织金斜襟褙子,底下衬着桃红百褶裙,只年纪稍长的那位头上斜x着一对羊脂白玉簪,尚幼的则是攒珍珠累丝玉钗,观其面貌仿佛,一个温柔可亲,一个顾盼神飞。 秦母道:“这是你二姐姐,三妹妹。” 玉姝忙又互相拜见,方才分宾主落座,又奉上许多精心准备的表礼和一封一万两的银子,不过叙些家中琐事,路上可曾安稳,不消多述。 到底舟车劳顿了一x,秦母见玉姝面上露出疲态,忙教人伺候她先去歇息。她的屋子是早已备好的,秦母原想将她安置在自己上房内,又嫌不够阔朗,便择了离上房最近的快雪轩。 玉姝此来,也带了x娘丫鬟另并几房在外院听侯的家人,秦母尤嫌不足,做主将自己房里一个叫红药的大丫鬟与了她。 一番慈心不可谓不周全,秦府上上下下也都清楚了—— 新近入府的这位表姑娘,恐怕不容怠慢。 果不其然,待玉姝住下后,秦母xx将她拘在身边,祖孙二人感情一x千里,便连秦府的两位姑娘都退了一s之地。 玉姝亦不拿大,每x与姊妹们相交,或说些诗书,或谈些琴棋,初入京时的一腔忐忑俱已消散,虽还牵挂老父,到底不再x夜悬心。 只是她心中有一件极要紧的事,却是至今不曾办妥。 眼看着至秦府已有十数x,这x趁秦母午睡起来高兴,她便道: “来了这几x,怎不见姊妹们去上学?” 那三姑娘秦露笑道:“玉姐姐有所不知,我们姐妹幼时也是有西席教导启蒙的,只是年岁渐长,二姐姐前些年还许了人家,因要避忌着些,便将先生辞退了。如今不过是自己胡乱在家看些书,画两笔画儿便罢了。” 秦母正就着丫鬟的手吃茶,闻言笑道: “你是书香门第出身,你爹又是做过探花郎的,比不得她们。先时你入京前,我已看过你爹送来的信了,仿佛此番你来,还有一个什么萧先生的,是与你一道的?” 玉姝正欲提到此事,不由心中一喜,忙道:“正是。” “萧先生是我授业恩师,也与爹爹是忘年之交。此番入京,爹爹便托他照拂我。” “外祖母也知道,因家中只有我一个,爹爹与娘亲从小便待我如男孩儿一般教导的,因而课业上十分着紧。来了这几x,我已荒废许多,若再不进学,恐爹爹要罚我呢。” “他敢!”秦母却是啐了一口,“你老子若是敢动你一根汗毛,看我不捶烂了他!” 一番话说得众人都笑起来,秦母亦笑: “也罢,你在家里是如何安置的,如今便如何,不过……”言罢吩咐地下的婆子,“叫人去请萧先生来,叫该避的都避一避,我要见见萧先生。” 婆子忙领命而去,不一时,外头便传来通报声: “萧先生来了。” 玉姝早与姊妹们避出去了,上房只剩下几个没留头的小丫头,另有秦母身边最可心的大丫鬟檀荷,轻轻地在一旁捶腿。 这檀荷跟在秦母身边,什么样的达官贵人没见过?府里那几位爷也是常见的,远的不说,目今袭了爵的大房长孙秦沄,便是人人皆赞的人中龙凤,贵介公子。 只是在来人踏进上房时,她依旧是眼前一亮,差点和那群小丫头一般看直了眼。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