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快乐日》by冬减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二那年。
郑瞿徽第一次见到蒋楚,便烙下了深刻印象。
她介绍:我是蒋楚。
他重复了一遍:蒋楚,哪个楚。
蒋楚:楚河汉界的楚。
郑瞿徽本来没看她,闻言倒是多分心了一眼。
嗬,小屁孩子挺别致啊,她怎么不说楚霸王的楚。

后来。
蒋楚骑在他身上,柔软的腰肢缠扭花样,傲娇的眸光睥睨着身下的人。
郑瞿徽眯眼:还真是一只小霸王。

蒋楚:律师,名门望族(飒
郑瞿徽:厨子,雅痞大少,特种兵退役(颓
(1v1(八字不合(x友关系

高x現代

暴雨 <世界快乐x(冬减西)|PO18臉紅心跳 暴雨 浮城机场。 登机前的那场瓢泼大雨被浮城的温和消化无踪,此刻机舱外碧空如洗,一片静好。 蒋楚的脑子里也下了场暴雨. 太阳x突突地胀疼,但好像一离开岭南的地界就奇迹放晴。 机场有几个长年占着的车位,主要为了方便出差。 等攒了一些社会地位后就会明白,时间远比金钱重要。 尖头细高跟在暗绿色的地坪漆上踩出g净利落的节奏点。 她是追求效率重于享乐的人,什么都讲究速度,例如走路,用餐,xx。 解锁,落座,踢掉高跟鞋的瞬间她长长吁处一口气,是憋屈了一路。 蒋楚靠在座椅上阖眼沉思片刻,再睁开时,先前的抑塞被掩藏得当,找不到痕迹。 眼里的不爽快散了,心底的那股子躁还差点意思,这需要借点外力。 拿出中控区储物格里的另一只手机,私人号码,使用率不高,就这么放车里几天不管也没什么影响。 点开通话记录,满屏的陌生号码,拨通了最近联系的那个。 “在哪。”言简意赅,很蒋楚。 “店里。”电话那头的人也不废话。 还真捣鼓起来了,说是战友的本帮菜馆经营失败找不到人接手,实在没辙了丢给他,好歹能拿回本钱。 那人偏是个钱多铬手的主儿,多补了一笔辛苦费贴给人家,整个一财神爷。 蒋楚静静回忆,忘了讲话。 那人出声:“找我?” “没事了。”这就挂了。 才驶出停车场手机又响了,蒋楚不用看也知道是他。 她心里藏着事,听到只当作没听到,那人也识趣,响了两声就断了。 机场高速一路通行到市中心,正赶上晚高峰,堵在主g道上进退不得。 得了个空隙,蒋楚拿起手机,点开,一个未接一个未读短信。 短信内容是一个地址,点击直接跳转到内置地图。 智能手机这点最讨厌,你还没做出决定呢导航已经给出了几种方案,首当其冲的那条路线还贴上了“最推荐”的标签,蛊惑行为。 偏偏蒋楚是微小概率里最不为所动的那个。 手指双击屏幕,地图扩大数倍,标红的道路线条纵横交错清晰入眼,一团乱麻。 老城区最最人多密集的那块,这个点赶过去实在不明智。 她浅浅皱眉,只迟疑了一秒便有了动作。 退出界面,锁屏,扔进储物箱,动作一气呵成。 绿灯亮起,不带犹豫地猛踩油门,脚心是不平滑的制动踏板纹理,加大摩擦力也使人提高警惕。 车子利落驶出混乱车流,目的地是市中心的高级公寓。 电子密码锁响起电量低的提示音,有一阵子了,她总是忘记换电池。 进门,将满怀的卷宗资料一股脑放在桌上,几份文件漏出来,几个黑色宋体字很醒目。 只看到“郑”这个姓氏就令她头疼了,眉头紧锁的不适。 算了。 死刑还有缓冲期呢,她决定先偷个闲。 花十五分钟泡个澡,简单弄了份牛油果沙拉,又到瑜伽室做了全x的肩颈舒展。 尽其所能地让思绪放松,偏偏一番折腾后,耳边还能响起蒋芊的话。 蒋芊是蒋楚的xx,八十二岁高龄仍握着蒋家上下的命脉,事无巨细皆逃不出她的眼。 比早些年好多了,也开始睁只眼闭只眼含糊事,懂的人都知道是面上功夫,老太太搁心里跟明镜儿似的。 也就是她,叫蒋楚回一趟家,纵是再不情愿也只得遵命,虽然这中间不急不缓拖延了两周。 跑步机上爬了半小时坡,又出了一身细汗,终于放弃挣扎。 蒋楚不得不承认,她穷途末路了。 回浴室快速冲了冲,仔仔细细把沐浴后的身体护理做到极致,让每一个毛孔均匀沾上贵妇级护肤品的味道。 慵懒的妆面,夸张的耳饰重重坠在两颊,张扬摇曳,修饰了姣好的脸型。 半g的及肩黑发用手随意拨弄,凌乱无序里多了几分不羁的飒。 膝上五公分的小黑裙配上十公分的尖头细高跟,一双大长腿极致吸睛。 每走一步,裙摆荡漾出勾人的弧度。 这一身装束与白x里对薄公堂时判若两人,若是被事务所的那些同事撞见,跌破眼镜都不足为奇。 蒋楚对着镜子中的妖精眨了眨眼,单边嘴角浅浅一扬,够了。 /// 店铺坐落在老城区的闹市里,不是最热闹的马路两边,需要弯进一个弄堂,曝光率不高不低的位置,人流量直接打了个对折。 巷子里停车不方便,没人会自找麻烦地开进来,除了蒋楚。 她随性起来哪里管得了这些,直接将车头怼进店门口,停得歪歪斜斜,不带脑子的气势汹汹很不像她。 刺耳的刹车声在喧嚣里划出了一道裂口,四周围的分贝瞬间低了不少,撸串的g架的吹牛x的声音都静了,世界像是被定格了似的,诡异安静。 车门打开,伸出一条白嫩细腿,随之而来是不知死活的口哨声。 夜幕里的风情万种并不模糊,蒋楚下了车,扑面而来的热浪夹杂着夏季傍晚特有的闷,眉心微蹙,本就不好的情绪又跌落两个点。 直接忽视了门口的“装修中”的字样,径直推门而入,冷气的凉意让发昏的头脑清醒了不少。 小酒吧的氛围感十足,十几张高脚桌凌乱摆放,靠墙一排藏青色真皮卡座,不算大的空间里只有吧台亮了几盏s灯。 那人就倚在吧台上,乱糟糟的发微微卷曲几缕盖住眼睑,下巴覆了层青色胡渣,骨节分明的左手握着一只古典杯,钻石切割底面里蕴蓄浅浅一层暗色酒液。 颓又丧,掺揉着装腔作势的忧郁,这种气质的男人最招小姑娘心疼,特别不懂事的那种。 他盯着来人,压着眼底的悦然,面上仍是漫不经心的调调。 薄唇勾出清浅的弧度,抿了口酒,尤为突兀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酒杯放下,他绕到吧台内,拿出一只高脚杯往里加入血红的液体,醇厚的气息唤醒了疲劳的嗅觉细胞。 蒋楚走到吧台,正是他原先倚靠的位置上,拖过一张高脚凳坐着。 高脚凳最大的好处是她和他的对视少了点仰视感,一定程度上缩短了两人的身高差。 蒋楚从不仰视任何人,她更擅长用睥睨的视角。 他问:“忙吗。” 半球形高脚酒杯推到她面前,暗红轻晃,郑瞿徽的低音x仿佛融进了酒里,她听出了一丝醉。 蒋楚偏头一笑,手肘撑着台面,这个角度正好露出她x前聚拢的线,s灯的光打下来,白软的x脯在黑裙的包裹下呼之欲出,中心的那道沟多了阴影叠加效果,像是噬人神魄的深渊。 这姿势故意又挑衅,不算勾引,常规x作罢了。 郑瞿徽见怪不怪,凝着她的眸光连微闪都没有。 从她进门开始,不,从她落地给他的那个电话开始,这一切皆在他的预判之内。 只有一点让他意外,她今天的情绪,好像很糟。 越反常越撩,代价越大。 男人喝尽最后一口威士忌,将杯子放进水槽里冲洗g净倒扣在沥水架上。 他走出吧台,目标人物消失,蒋楚又坐回高脚椅上,暗红色的指甲与红酒交相辉映,缔造一场光怪陆离。 郑瞿徽走到她面前,两手掐着女人的细腰,轻松一提将人搬到吧台。 他很有力,小臂的线条在发力时紧绷,透着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蒋楚不自觉咽了咽口水,腹部产生一种奇怪的饥饿感。 葱白的指捏着杯托上的细长脚,逆时针轻晃,液体撞出迷人的漩涡。 仰头浅酌一小口,微妙的厚郁袭卷着舌腹,是她偏爱的细腻口感。 一而再,又仰头灌了一口,清瘦的面颊微微鼓起,她半眯着眼,眉尾轻挑,被酒液沾染的红唇微微嘟起,有一滴落在精致的下巴上,滑进深渊。 好似一场精心策划的邀请。 郑瞿徽的黑眸开始振荡。 他不为所动,只是掐着腰的掌心加了力道,还滚烫灼人。 蒋楚轻扭了一下,他会意松了掌握,而后腰间缠上了一双腿,距离感消散在两人的拉锯中。 她捧着他的脸,对唇覆盖,温热的殷红被他包容,占有,直至吞噬。 将彼此舌尖的最后一丝涩味呷食殆尽,她狠咬了一口男人放肆的唇,他见好就收。 谁都没有率先投降,郑瞿徽不可能,蒋楚更不,一贯是旗鼓相当的傲,没有俯首称臣的毛病。 “酒吧的洗手间前两天刚装好。”无厘头的一句话。 蒋楚挑眉,仰着高贵的小下巴睨着他。 “趁没人用过还g净。”诱不代表示弱,这是他们的共识。 男人清冽的呼吸x在酥麻的下唇,带着些许酒气。 蒋楚笑得荡漾,眼角末梢透着坦荡无余的得意。 把他弄醉,这一局她赢。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