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恶魔结婚后》by在吃鸡排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和恶魔结婚后》
一句话文案:小时候猥亵过我的那个坏哥哥,长大后又开始欺负我了。
占有欲爆表猛男病娇攻x傲气小少爷哭包xx受
1V1,双处,xE,高x。

内容简介

占有欲猛男病娇攻x傲气小少爷哭包受
1V1,双处,xE,xx受。

顺便排雷一下:
因为一些误会,导致攻前期对受有点渣(不是花心的那种渣,攻只喜欢过受一个人)

然后受在攻面前很爱哭,很娇贵,算是弱受。

总之介意勿进。  

(顺便xx一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那种哭起来特别好看的男生,我见过,梨花带雨的,妈的嘤嘤嘤,一边x一边哭太带感了,想象一下幻肢都要y了。)

 第一章:男人xx死死的顶着xx口,把整个xx都塞的满满的。

  “不要……你放开我……唔……哈啊……”

  酒店x房里,一寸头肌x男把少年狠狠压在墙上猛x,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年纪虽小,可那身体就跟个少妇一样x,捅进去立马汁水四溅,比女人的水都多。

  “我满足不了你么?”男人带着厚茧的手用力往后掰着少年的下巴,强迫他仰着头,“你这身体还想x女人?那女的知道你长着x么?”

  “呜呜……你放开我!”白琛哭的嗓子都哑了,眼泪从眼角流到下颚线再流到脖子上,白皙的小脸上全是泪痕,他带着哭腔抵抗着身后男人的进攻,“陆成毅你混蛋……呜呜…嗯啊…你这是强奸……”

  听着少年的哭叫,陆成毅眸中的戏谑越来越重,他凑在白琛耳边,抵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笑他:“强奸?我x我老婆为什么是强奸?”

  “你出去!”

  白琛越叫陆成毅越xg的力度就越大,xx死死的顶着xx口,把整个xx都塞得满满的。两个人的动作不像在xx反而像在打架。陆成毅用自己的xx在打白琛的小x。

  “爽么x货?”

  “你不能……这样说话……呜呜……”白琛不爱哭,可自从结婚以来他几乎是天天都在哭。

  他想不通为什么陆成毅总是误会他,想不通为什么爸爸要把自己嫁给这么一个恶魔,想不通为什么陆成毅非要跟他结婚,又要在婚后这么折磨他。

  他真的想不通。

  “放开我……我没有……我和她没关系……她只是在问我问题而已……呜呜……”

  虽然xx里xx直流,但白琛还是哭到打嗝,原本就长着一张招人疼的小脸,这么一哭更招人疼了,楚楚可怜的,随便一个男人或者女人看到了都会保护欲爆棚。

  遗憾的是此刻能看到白琛这种模样的男人只有陆成毅一个,陆成毅可没有那种奇怪的保护欲,他对白琛只有一如既往的施暴欲和xx。

  陆成毅听他哭了一会,心里缺失的某些情绪慢慢被填满,他几乎是c鲁的xxxx把白琛横抱起来丢到酒店床上,不顾白琛求饶,再次分开白琛的双腿压上去,狠狠挺入。 

  “老子就喜欢听你哭,再哭一会啊宝贝儿。”陆成毅捏着身下人儿的下巴,“你在床上哭起来特漂亮,你越哭我越想x你,哭啊,继续哭。”

  白琛身体轻微的打着颤,也不知是吓得还是气得,他不再呜咽着哭出声,而是躺在床上无声的流着眼泪,眸光暗淡,绝望的看向天花板。

  陆成毅曾是白琛的噩梦,白琛打小就害怕陆成毅。

  高中时的陆成毅总是喜欢在晚自习之后把还在上初中的白琛堵在小巷子里又亲又摸,用手指奸x着白琛还未发育完全的xx,扒光衣服用手机拍下白琛畸形的身体、不堪的裸照,然后以此威胁白琛做了很多……更加不堪的事。

  xx时,陆成毅很爱时不时的就俯下来身亲吻白琛,有时是吻耳尖,有时是吻脖颈,有时也会吻唇瓣。白琛身上有很多xx时制造出来的淤青,细数起来比吻痕都多,这是因为陆成毅常年练拳击,手重,白琛身上又娇嫩,陆成毅觉得自己不过随便一摸,结果第二天白琛身上就会有化不开的淤痕。

  两人一直折腾到半夜才停下,陆成毅虽然人比较混但不上床的时候对白琛还不错,他抱着白琛去洗了澡,清理g净xx,然后又强迫性的搂着白琛进入睡眠。

 第二章:病娇攻吃醋强xxx娇妻,大xx塞进流水的xx,汁水四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陆成毅已经不在酒店了,白琛伸手摸了摸哭肿的眼睛,感觉自己浑身都像被碾压过一样痛。

  好难受……

  想到昨天的一幕幕,白琛委屈的不行,他嘴一撇,眼眶立马泛起泪光,他虚虚地用被子蒙住身体,呜呜趴在枕头上哭出声,嫁给最讨厌的人也就罢了,他没想到婚内强奸这种事也会轮到自己,“陆成毅坏蛋坏蛋坏蛋!呜呜呜——”

  被咒骂的陆成毅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此刻正一脸黑线地站在房间门口,他看着被子里撅着xx哭的正欢的人儿,“你哭什么呢?”

  白琛哭声猛的顿住,听到人来都吓懵了,在被子里偷偷抹了把眼泪,抽抽搭搭地回了句,“我没哭……”

  明明嗓子都哭哑了。

  陆成毅拿着药膏的手顿了两秒,还是伸手给他丢到床上,“别哭了,自己涂。”

  被子里的人动了动,“我不要,我没事……”打死他也不会涂陆成毅给的药!

  陆成毅往前走了几步坐到床边,“那我给你涂?”

  “不用你涂,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装好人。”白琛擦g净眼泪之后就掀开被子,露出了巴掌大的小脸和带着吻痕的脖颈。虽然现在眼睛肿了没啥气势,但他还是一脸凶哒哒的模样,伸手把药膏丢到地上。他才不要强奸犯的东西,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见他这么倔,陆成毅也不强求,“不涂难受的是你自己,起来穿好衣服,跟我走。”

  白琛懵了懵:“g嘛去?”

  “回家。”陆成毅用一种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白琛,“难不成你想在酒店再住一晚?昨天没做够?”

  “……”讨厌。

  在家里他们两个都是分房睡的,有时候陆成毅想上床了就进他房间,不管不顾的x一通,然后再给他洗g净离开,全程就像在对待一个没有感情的充气娃娃。

  白琛不知道陆成毅为什么这么热衷于折磨自己,明明自己和他无仇无怨,甚至初中时被那样对待也没有告诉过家长老师……

  ……好吧,其实是不敢告诉。

  那时候的陆成毅每次在他身上发泄完之后,都会用手拍着他的脸,警告他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不然就把那些裸照发出去,让全校师生都看看,初三的白琛是个什么x货。

  真是个讨厌的人。
  白琛垂着脑袋叹了口气,太让人伤心了,小时候猥亵自己的那个高中生,现在居然成了自己的合法丈夫。

  “下午我要去C市,这两天你在家乖一点,别乱跑。”陆成毅声音冷冷的,抬眸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白琛。

  白琛坐在汽车后座,小脸被围巾遮了一半,他听见陆成毅的吩咐,懒懒的应了一声。

  大一课程可紧了,哪有空乱跑啊。
  不知道为什么,陆成毅对他一点信任都没有,老觉得他会出轨,真的是无力吐槽,他就算再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合法伴侣,出轨这件事他也是永远不会做的好吗?气死人了。

  也就是他乐观,要是换个丧点的人,从初中的时候就得活不下去。

  回到家里,白琛立马躲进自己房间反锁上门,一路上提着的心才算放下来了一点。

  他走进浴室,脱光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原本白皙的皮肤上面现在已经布满吻痕,深色吻痕旁边还有一些浅浅的淤青。他看着看着就鼻子发酸,明明自己没有得罪过陆成毅的不是吗。

  陆成毅性格古怪,白琛真的好害怕陆成毅突然发疯。实话实说,他和陆成毅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感觉特别恶心,特别紧张,特别不适。

  白琛的自尊,白琛接受过的教育都不允许他向陆成毅低头,可陆成毅从小到大都在强迫他,从泥泞狭窄的巷子里,从脏乱的面包车里,从廉价的酒店房间里,从那些他本该恣意的青春里。

  每一次他夹紧腿哭泣着求陆成毅停下,换来的都是陆成毅更c暴的抽送。那段时间他闭上眼全是噩梦,真真假假,甚至直到现在他也分不清有些事到底是梦还是真的发生过。

  “我走了,午饭自己记得吃。”陆成毅拿钥匙开门走进白琛卧室里,没有敲门。

  “哦,好。”白琛紧张的从浴室里应了一声,手握在浴室门把手上,生怕陆成毅推门而入。他整个人身体绷紧,直到几秒后听到关门声才松懈下来。

  白琛闭上眼靠着墙蹲下,脸埋在腿间,断断续续的呼出一口气,再这样下去迟早神经衰弱。

  咔嗒——
  浴室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白琛惊吓的抬起头,眼眶x润,与进来的陆成毅对上了目光。

  “哭什么?”陆成毅不耐地扯了扯衬衫领带,蹙眉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半搂在自己怀里,“身上疼?”

  “不疼!谁哭了!”白琛从他怀里挣扎出来,一溜烟从浴室里蹿出去,哪还有之前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像个小霸王一样站到床上,拿枕头挡着身子,没好气的对出来的陆成毅喊了声,“走开,不要在我房间里面。”

  陆成毅:“……”

  陆成毅看着白琛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少见的没有发脾气,只走过去把他拽到自己怀里,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了一番那唇,吃g抹净之后才勾着笑离开。

  白琛躺床上捂着嘴:x!?

  
  ……

  

  陆成毅不在A市的这几天,白琛过得也不是多么潇洒,他看着面前一堆一堆的课本,烦的脑袋都大了。

  他虽然学习成绩还不错,但他是真的不爱学习,一看字就烦,高三yx着自己看了一整年的的书,到了大学他已经提不起力气再努力了,他只想混吃等死。

  “叮叮叮——”

  白琛靠着椅背,懒懒的划开手机,看到了上面好基友给他发来的信息。

  【陈柯】:[宝贝,约不约?]

  【白琛】:[学习呢,不约。]

  【陈柯】:[来嘛,苏学长的局喔~你不喜欢他很久了吗,正好趁这个机会拿下啊!他刚刚给我发消息让我带你去呢~好机会好机会!]
  【陈柯】:[我早就觉得他对你有意思了,果然被我猜中了。]

  【白琛】:[你猜中个球,苏学长是直男,而且我也不喜欢他。你别乱说这件事了,我都结婚了,让陆成毅知道又得发疯。]

  想到陆成毅,那边的陈柯打了个冷颤,怂怂地回道:[你又不喜欢陆成毅。行吧,那你真不来?]

  【白琛】:[不去了,他今天就回来了,被他抓到不太好。]

  【陈柯】:[摸摸头.jpg] 

  【白琛】:[可怜兮兮.jpg] 

  

  说曹x曹x到,白琛刚放下手机,客厅那边就传来了几声密码锁解开的声音,紧接着自己的房门也被敲响了。

  白琛站在桌前给自己打了打气,穿着拖鞋战战兢兢的过去开门,探出个脑袋问:“g嘛?”

  陆成毅看白琛那小脸警惕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想笑,但他面上不显,递过去一个礼盒,“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我不要。”白琛伸手就要关门,他才不稀罕陆成毅给的礼物,跟谁买不起一样。

  陆成毅啧了声,伸手挡住门框,轻松推门而入,他把白琛扛起来抱到床上,“让你打开就打开。”

  白琛觉得有点不对劲,送礼物就送,g什么非得执着的让自己打开?难不成他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专门来吓唬自己?

  x,按照陆成毅的恶劣程度,还真有这个可能!

  白琛从床上爬起来,白嫩的小脚丫踩在软绵绵的床垫上,一脸警惕地重复了一遍:“我不要。”

  陆成毅看着他,蹙眉。

  好凶。白琛被他一瞪,腿一软跪在床上,领口往下滑,露出了颈部精致的锁骨,他怂哒哒的喊:“你,你离我远一点!”
木由子
  房间里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全靠顶部的一盏冷色调灯照亮了房间里的陈设。

  陆成毅踩着地板上的白色长绒地毯,眼睛紧盯着白琛光洁的脖颈,他喉结动了动,凑过去扯住白琛的胳膊把他拉到自己怀里,紧紧禁锢住,低头笑:“几天没x你,又不老实了?”

  “……”白琛红着脸挣扎了一下,没挣扎开。

  “这我妈送你的。”陆成毅一手搂着他,一手打开礼盒。

  礼盒里面不是虫子,而是个玉镯,成色很好,挺漂亮的。但白琛不喜欢这东西,或者说是,只要是陆家的东西他都不喜欢。

  但他还是接过来,不打算真的惹怒陆成毅。

  “哦…谢谢。”白琛声音很小,低着头很不情愿。

  陆成毅一看就知道他不喜欢,但还是扯过他的手给他戴上,玉镯手感温润,内里细腻通透,是他母亲以前在拍卖行里高价拍下来的,原是想送给以后的儿媳妇……

  男儿媳妇也是儿媳妇,佩戴玉镯又不分男女。

  陆成毅勾起唇角,捏了捏白琛圆润的指尖,明知故问道:“喜欢吗?”

  “你出去吧,我要学习了。”白琛不喜欢说谎,索性避而不答。

  他逃避的太明显,陆成毅想放过他都难。

  陆成毅搂着白琛的胳膊紧了紧:“就这么不喜欢?”

  白琛从陆成毅怀里挣扎了一下,“你小点劲,我胳膊疼……”  

  陆成毅哼:“娇气。”

  “……”有时候白琛都不知道陆成毅到底是坏还是直男癌。

  陆成毅松开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晚上一起睡,一会带你出去吃饭。”

  白琛低头不置可否,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

  

  
  暮色正好。

  白琛跟在陆成毅后面进了餐厅,餐厅人不多,有些冷清,前厅服务员带他们两个去了顶层包间里,白琛进去坐在了陆成毅对面。

  “想吃什么?”陆成毅把菜单递给白琛。

  白琛接过来,点了两道最喜欢的菜,糖醋小排和东坡x。

  旁边的服务员是个妹子,个子小小的,长得挺精致挺漂亮的。男人本性,虽然不符合白琛的性取向,但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只要两道菜吗先生?”服务员见面前这个小少爷模样的男孩子盯着自己,立马特别敬业的笑了下。

  白琛也回笑了下道:“剩下的他点,我不怎么饿。”

  “哦,是吗?我觉得你饿坏了。”陆成毅指尖轻敲着桌面,把“饿”字咬的特别重。他眸底冷寒翻涌,敢当着他的面和女人眉来眼去,可不就是饿坏了吗。

  白琛没理他,点完菜之后就掏出来手机打游戏,为了防止陆成毅没事找事,还特别自觉的关了静音。

  包间里安静的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清,陆成毅有气没地方撒,把自己憋了个够呛。

  菜很快上来了。白琛闷头吃饭,一句话也不说,嘴巴像仓鼠一样塞的满满的,唇上都是亮晶晶的油渍。

  “慢点吃。”陆成毅下意识给他递过去一片纸巾,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又把纸巾收回来,别扭的攥到手里擦了擦自己的嘴。

  白琛对陆成毅的迷惑行为不发表任何意见,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不尴不尬的吃完饭,两人乘电梯下楼,白琛全程努力当透明人。

  陆成毅忍无可忍,咬着后槽牙,捏着白琛的肩把他抵在电梯壁上,脚伸进他腿间,“你在闹脾气?”

  白琛被陆成毅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惊慌的抬头看他,心脏扑通扑通直跳,“我没有啊……”

  “那你什么意思?”

  白琛疑惑:“什么什么意思?”

  陆成毅紧盯着他明显带着困惑的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松开他,“回家收拾你。”

  这话很像家暴的前兆,但白琛知道陆成毅只是想上床了而已。就很无语,好歹也是成年人了,怎么能这么随时随地的发情。

  陆成毅停在1楼结账。

  白琛自己坐电梯到了负一层停车场,电梯门打开,他抬眼就看到电梯门前一堆熟悉的面孔,最前面的就是陈柯,捂得严严实实,真是一点冻不着。

  “诶,小琛,你也在这吃饭啊!”见到白琛,陈柯明显眼睛一亮。

  白琛下了电梯,跟其他几个人挨个打了招呼,人太多,他们得分两趟上去,苏臻、陈柯还有一个高年级学长留了下来坐第二趟电梯。

  陈柯揽着白琛的肩膀,“自己来的?要不要再一起上去喝一杯?”

  白琛没说话,很抱歉的看了眼苏臻。

  苏臻个子很高,跟陆成毅不相上下,长相没有陆成毅那么冷y,一看就很温柔。他从见到白琛的那一刻开始唇角就微微带着笑,“方便吗?小学弟。”

  “不方便。”陆成毅走下楼梯口,带着冷意的声音从一旁传出来。

  几乎是听到声音的一瞬间,陈柯的手就立马从白琛肩膀上收回来,直挺挺的站在一边。醋精居然在这,他惹不起。

  苏臻眉头蹙起,“陆成毅?”

  陆成毅很不耐烦,眼神都不给苏臻一个,他走过去扯住白琛的手,“回家。”

  白琛不想让学校里其他人知道他和陆成毅的关系,因此也没有管苏学长为什么和陆成毅认识,只点了点头,被陆成毅拽着离开。

  

  一路上陆成毅车开的飞快,在超速的边缘疯狂试探,白琛手攥着安全带,胆战心惊。

  直觉告诉他陆成毅这次真的生气了,可是他还是依旧弄不清陆成毅生气的点。为什么生气?因为别的男人跟他说了一句话?

  不可能,那也太中二了。

  
  ……

  

  陆成毅的怒气一直持续到了他们回家,他c暴的把白琛推倒在主卧的床上。 

  褪下他的衣服,硕大的xx连前戏都没有就狠狠顶进去,发疯的往里顶撞,一句话也不说,手捂着白琛的嘴,牙齿撕咬着白琛的脖颈。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白琛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初中的时候,那时候的陆成毅也是这样,一句话不说,也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近乎病态的强要着自己的身子。
  
  “唔……”白琛挣扎着,恐惧从心底泛起,他身体颤抖,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快感,“放开……唔……呜呜……”

  床铺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两具交合的躯体在床上晃动着,陆成毅抽送的动作很快,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只跪着,做着那最原始的律动。

  猩红色xx上青筋暴起,每一下都顶进最深。

  “别……不要……”白琛被他这架势吓哭了,泪眼婆娑,双手无力的推拒着身上男人的动作,“走开……唔……呜呜……放开我……”

  陆成毅的力气很大,白琛根本抗衡不了。他又害怕又难受,一些灰暗的记忆在此刻翻涌而出,平坦的x脯上下起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呜……我不要……你出去……呜呜……”
  “你放开我……呃呜……混蛋……嗯啊……”

  饶是陆成毅自认冷心冷肺,听他哭成那样也忍不住起了些恻隐之心。陆成毅额头抵在白琛肩膀上,泄气一般地松开了捂着他唇的手,声音低哑:“苏臻在A市,还和你在一个学校,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想着他,是不是?”

  白琛不说话,只是哭,小小的呜咽出声。

  “是不是?”陆成毅却以为白琛在默认,他发狠的捏住白琛的下巴,一遍遍的重复问,“是不是!”

  白琛哭到打嗝,“不……我要……我要回家……呜……”

  陆成毅眼神复杂,他用手擦掉白琛脸上的眼泪,带着厚茧的手指把少年脸上划出一道道红痕,“这里不是你家么,你还想回哪个家。”

  蠕动的xx夹着男人坚y的男根,陆成毅朝前顶了顶,xx抵住xx深处的xx口。
  
  “和我结婚是不是很不情愿。”陆成毅往里抽送着,“是不是特讨厌我,是不是不想让我x你。”

  “变态……”

  陆成毅冷笑了声:“可不是么,宝贝儿真是了解我。”
  
  “呜……你到底要……要g嘛啊……”白琛抬手挡住自己哭红的眼睛,抽泣着控诉,“你每一天都在……都在这样折磨我……”

  陆成毅咬着牙:“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和苏臻一个学校,你是为了他才考来A市的对吗?”

  白琛哽咽着:“我不知道……我又不知道你认识他……”

  不知道我认识他?陆成毅一下愣住,他喘着c气停下来xg的动作,“对……你不知道。是我糊涂了,我忘了,小琛,对不起。”他双手捧住白琛的脸,带着歉意在那唇上轻啄了几下,“对不起……”

  白琛侧头躲开。他不懂为什么陈柯和陆成毅都认为他喜欢苏臻,明明他和苏臻只是单纯的邻居关系而已。甚至现在连邻居也算不上了,因为苏家在他高中的时候就从小区里搬走了。况且哪怕是邻居,他和苏臻也不熟,一个两个的到底是哪里来的他喜欢苏臻这种错觉。

  红艳的x壁紧紧包裹住男人巨大的xx,陆成毅被夹得实在受不了,停了半晌又开始抽动,这次他动作轻柔了很多,白琛也慢慢感受到快感。

  花核微y,x滑的xx从xx里流出来,两人双唇紧贴,温热的呼吸x洒在对方脸上。

  “呜……”白琛嗓中诚实的发出一声满足地轻哼。

  陆成毅将他搂紧,像对待什么易碎品那样慢慢往里挺进,xx整根xx又整根xx,xx轻轻摩挲着少年xx里的G点,卧室里的气氛一时竟十分融洽。

  白琛不是喜欢没事找事的性格,但也不是真的好欺负,只是他和陆成毅的武力值相差太大,所以如非必要,他一般不会太作死的反抗陆成毅。

  因为反抗之后,吃亏的往往都是他自己。

  你不反抗他,他就x你两次。
  你要是反抗他,他能x到你昏过去。

  这教训他初中的时候就吃过无数次了,长大了再不长记性,那可就真成傻子了。

  “宝贝儿,别夹这么紧。”陆成毅直起腰,低头看着两人的连接部位。

  白琛很瘦,腰肢细的不盈一握。xx人的xx又窄水又多,猩红的xx往里xx着,每一下都能把那小腹顶到鼓起,特别撩拨人。 

  饱满的xx随着陆成毅的动作啪啪啪地拍打在白琛阴户,交合处汁水四溅,xx顺着缝隙往下流,流到菊x上,沾x了床单。

  陆成毅深猛的抽送,速度逐渐加快。

  “唔……嗯……啊啊……”白琛眼睛红着,流下的眼泪还没完全擦g净。可他此刻却被x的身体颤动,被那抑制不住的情欲折磨的呻吟出声。

  “以后离苏臻远一点好不好。”陆成毅指尖蹂躏着白琛x前的小红豆,xx耸动着,“他是我高中同学,他对你……反正我不喜欢他在你身边,你离他远一点好不好?”

  白琛手指攥着床单,因为性爱而呼吸急促:“你不喜欢他……关我什么事……”

  “我是你老公。”陆成毅压下去吻他,两人鼻尖顶着鼻尖,“我不喜欢的人,你也不可以喜欢。”

  白琛没有说话。他才不要管陆成毅讨厌谁、喜欢谁,自己现在难道连交友自由都没了吗?

  况且自己和苏学长本来的关系就没多好,虽然当过邻居,但其实话都没说过几句,人家从小就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哪有空理他一个低年级小透明啊。

  还有,他是结婚又不是卖身,陆成毅是不是太过于独裁了?

  陆成毅压着他,“听到没?”

  很凶。

  白琛嘴一撇,又想哭,他特别委屈:“结婚的时候你说过不会g涉我,但你一直在g涉我……”一件事两件事也就罢了,可陆成毅几乎是每件事都要x一脚,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所有物。

  陆成毅:“结婚前的话你也当真?”

  白琛:“?”

  “我这是警告你。”

  得,谈崩了。

  陆成毅不会说什么特别的好话,也不喜欢说,他深知自己本性就是一个恶劣且霸道的男人。

  他喜欢白琛在他身下娇娇软软的模样,喜欢白琛在情动之时的呻吟,喜欢白琛xx时玉腿攀上他的腰际。可是无数次,他只要一想到白琛曾经也在苏臻身下那样过,他就气到快要窒息。该死的苏臻!!

  xx在甬道里贯穿着,少年白皙的身子上泛起粉红。

  “慢一点…….嗯啊……太深了…….唔……不要……别顶那里……陆成毅!……说了别顶那里……嗯……啊啊……”

  陆成毅用力:“……我就顶。”

  擦,有病吧!白琛闭着眼睛,几乎承受不住那突然猛烈的顶x。

  坏死了,真是个连循序渐进都不会的坏家伙!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