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哥哥》by黄油吐司卷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太子哥哥 限
太子哥哥和皇子弟弟的互宠小故事。

x油吐司卷

荤素均衡 – 古代 – 小甜饼

闷x温润太子攻和软萌心机皇子受,年上1V1。

预警:

①伪骨科。

②书籍中含有非全年龄向的内容,请小朋友们回避。

③宫廷背景,主要是为了谈个甜甜的恋爱,轻松治愈文。

夜空黑漆漆的,无星无月。
雪花纷纷扬扬地飘着,在琉璃瓦上落了厚厚一层。御书房里,上好的银丝碳在熏笼中烧得正盛,明x的帐幔垂地,鎏金铜雀宫灯照亮了大殿的每一处角落,在这寒冷的的冬x温暖如春。
更漏声过,已是子时。
楚轩帝终于从奏折堆里抬起头,一手揉了揉太阳x,倚在案旁上闭目小憩。另一边立着的李公公眼疾手快走上前,给他捶肩。
楚国的帝王刚过而立之年,许是因为忧国忧民,鬓角已生了银丝,给他威严的面庞更添一丝肃杀。
李公公手上动作不停,小心翼翼瞄着帝王脸色:“陛下,可需要回朝元殿就寝 ?”
他摆摆手:“不必,今x朕就宿在这里,你去安排。”
李公公喏着告退,出门吩咐,片刻便有宫女鱼贯而入。
他站在檐下看着琉璃宫灯,冬夜里的宫殿一片静谧,只闻得雪花扑簌簌的声响。暖x的烛光映着翩跹的雪花,竟让人有一种温暖的错觉。
他甩了甩拂尘,甩掉这荒唐的念头。他在这宫里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深宫重门凄神寒骨的冷寂,他最是清楚不过。
在这当儿,殿门吱呀一声开了,打着灯笼的宫女们有条不紊地离去。眼见殿中的灯火熄了大半,料想殿里那位应该也安歇了。李公公紧了紧身上衣袍,开始靠在一旁柱子上打盹。幸而司衣坊前天发了新的夹袄,不然雪天守夜,他这把老骨头也不好熬喽。
李公公今x当值,难得偷闲养一会神,却偏有人不如他的意。只见雪地中远远跑来一个小身影,细细的嗓子气喘吁吁喊着:“g爹,g爹。”
跑得急了,没到殿前就摔了个狗吃屎。
李公公面带不快地走下台阶,看着他慢慢爬起来。来人十三四岁,白白净净的少年模样,雪落在他冻得发红的小脸上,一瞬便化成了水。
是他的g儿子小才子。
李公公用拂尘点了点小太监额头,压低了声音:“大呼小叫什么,脑袋不想要了?”
小才子嘴里啃了雪,咬牙咽下去,凉得透心。他喘了口气道:“爹,不好了,朝露殿走水了···”
李公公跟着倒吸一口冷气,一抹思量在他浑浊的眼里闪过。
北燕的二皇子在楚国做质子时,就住在朝露殿中。与其说是宫殿,倒不如说是个废弃的冷宫。后来,陛下将当朝太傅的孙女李娘子赐婚给质子,朝露殿也修葺一新。二人本也是琴瑟和鸣,恩爱有加地过了三年。孰料两天前,北国老皇帝重病的消息还在半路上,这质子就在夜里悄无声息地失踪了。
楚轩帝震怒,派兵去捉人,到现在还未有音讯。
只可怜那李娘子,已有了近九个月身孕。
在这节骨眼上,朝露殿竟走水了。
李公公毕竟是老狐狸了,念头辗转间也不过片刻,便问小才子道:“眼下情形如何?”
“火烧得大,夜巡队已经在救了,但眼看着也快顶不住了。”
那火起得凶猛,发现的时候,整个宫殿都已被笼罩在一片火海里了。
李公公对小才子安排下事宜,给了他令牌让他去调人救火。
小才子刚消失在视线中,又一个太监跌跌撞撞跑到他面前,扑通一声跪下:“大总管,芙蓉宫的纯贵人生了。”
李公公眼皮抖了抖,怎么这事都赶一块了?
说来,这纯贵人不过是个小宫女,陛下一x醉酒临幸了她,便封了个贵人。
也是那贵人肚子争气,一次就怀上了龙种。
当今陛下膝下只有一位皇子,纯贵人这孩子,对于子嗣稀薄的帝王而言,分量可想而知。不过按理说,孩子这会出生,算来也是不足月的,看来太医院那帮老头今夜有得折腾喽。
李公公心里计较一圈,又揣着袖子暗骂了一声。
不为别的,只因他要去叫醒刚刚入睡的帝王。

南楚国,德佑八年。
当朝皇后娘娘贤良淑德,致力于为陛下开枝散叶,每年都亲自坐镇,甄选秀女。年复一年,充入后宫的美人多如牛毛,楚帝的子嗣却不见增加,至今仍是只有一位太子和一位小皇子。
太子是皇后娘娘所出,一出生就深得陛下宠爱。皇帝力排众议,在他未足周岁时候便赐了宫殿,将人立为太子。
小太子名为楚谳,三岁开蒙,从治国之道到经书六艺,都有学有样。见过他的人无不会心称赞,当朝太子小小年纪沉稳文雅,气度不凡。
而小皇子生在一年中最冷的大寒节气。有从宫里归乡的老人说,那夜雪下得极大,还有宫殿着了火。小皇子就映着这冲天的火光降生,出生的时候一声也不哭。也有人说小皇子命y,不然怎么纯贵人在皇子满月之后,便撒手人寰?更有坊间传出,皇子是妖孽转世,一身邪气,说不定是来讨债的。
流言之下,事情的原貌几不可见。在楚洛降生的当晚,太医院的老医正被一道诏令从被窝中挖起来,在兵荒马乱的皇宫里见到那猫儿一样蜷缩在襁褓里的,只不过是个月份不足的小娃娃而已。
那晚,太常里当值的太史令当然也没闲着,拿着小皇子的生辰八字推演一番,只说看不出所以然。
因为年近不惑的邓太史令是个正经官,当然不能说他看到荧惑入太微,冲撞了太子星官,却出现了一瞬的红鸾星动之相?
他只能说自己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心下琢磨着回去写封辞呈回乡种田去,嘴上建议皇帝不如寻些修道方士来相看一番。
无论坊间的小道消息说得多么不避讳,真做起来,却没人上前揭榜。天家威严,万一这皇子真是个妖孽,搞不好看相不成,还凑上前去给人杀头。是以,皇榜在城门口贴了半个月,才招来了一个方士。那方士法号了尘,是峨眉山上凌云观的女观主。了尘大师性情冷淡,不苟言笑,穿着一身素白道袍施施然进了宫去。她拿了小皇子的生辰八字看了相,告诉皇帝,小皇子虽体格孱弱,性格却乖谬难驯,须得养在阳气重的地方,再扮作女儿长到十五岁,方可平平安安长大。
皇帝索性让小皇子拜了师,寄养了尘大师名下,等他长大一些再接回来。于是小皇子刚出月,就被抱上了一辆朴素的马车去了迢迢峨眉,这一去便是四年。
当然,无论真相和传闻究竟如何,天边x升x落,皇城脚下百姓的x子照旧过着,茶余饭后的闲谈也从不乏新奇的故事。久而久之,那皇室传闻被更离奇的事湮没,渐渐也就没人再提了。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