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花》by苍蓝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永久花by苍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x / 正剧 / 恐怖 / x有
※故事包含少量恐怖与残酷桥段描写。

身体好似一直躺在小船上般,飘向未知之地的河流中,随着水波不断摆动。眼皮沉重地无法睁开双眼,从肌肤接触到的空气既潮x又寒冷。
"…醒…"
耳边传来因为过于破碎彷彿是错觉的声响,不仅是眼睑、指尖到四肢,全身都疲于去动作。
"…快…醒…"
这次的声音和前次相比较为凝聚,原本单音阶组成了一小段旋律似。可自己仍然倦得不想动弹。

"该醒来了。"

 永久花-1-

※故事包含少量恐怖与残酷桥段描写。

身体好似一直躺在小船上般,飘向未知之地的河流中,随着水波不断摆动。眼皮沉重地无法睁开双眼,从肌肤接触到的空气既潮x又寒冷。
"…醒…"
耳边传来因为过于破碎彷彿是错觉的声响,不仅是眼睑、指尖到四肢,全身都疲于去动作。
"…快…醒…"
这次的声音和前次相比较为凝聚,原本单音阶组成了一小段旋律似。可自己仍然倦得不想动弹。

"该醒来了。"

像是能听见睫毛因眼皮而张开所发出的沙沙声,心跳因不安而加速。或许是醒来的太突然,感觉和做了一场漫长恶梦十分相像。
定眼看了四周,自己正在一辆巴士上头。回忆在梦裡的如一艘在河流中摇晃的小船应是颠簸的车程所影响。
此时车窗外正在下雨,雨滴洒在玻璃面上的声音十分嘈杂。投影在镜面中自己的脸庞因水痕而模糊,或许是因为温度的差异,车窗已是一片雾气,看不清外面的景緻。
『欸?亚留,你起来了啊?』
被一声男音叫唤了名字,亚留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同班同学。
(对了,我在学校公车上…要回家的路上…)
同班的朋友表情有些讶异,彷彿是因为亚留突然坐直身体而惊动。在梦裡的呼唤虽也是男性,却是完全不同的声音。
(那是谁的声音啊…)
『你突然醒来吓了我一大跳耶。』
『啊啊…抱歉…』
『…这也没什么啦。』
下意识的为了并非自己的错误而道歉,朋友嘟囔般混浊的声音回应着。亚留没有多将注意力放在同车的友人身上,他稍微伸出手拨开眼前有些过长的浏海,顺便观察车内为数不多的乘客。
多数都是同间学校的学生,零星成人则是任教的老师。最前方乘坐着没见过的老人,他也正拱着背打瞌睡。
现在是从学校要返家的路上,因为校园位于山区,每天都得花上不算短的车程往返。加上已经进入冬季的缘故,太阳比夏季时更早西沉。碰巧今天下课时间比平时更晚,此刻外头仅剩车内的光源和沿路有一时没一时的路灯支撑看似已深夜的黑暗。
(稍微看一下时间好了…)
亚留想拿出书包裡的手机来对一下时间,总感觉自己睡了相当久的时间。也许已经快要离开山路,进入家所在的城镇了。
然而还没将手机取出,车子宛如靠站般缓缓停下。照平常来说,居住在山中的居民很少会在此时使用往城镇方向的公车。
『呜啊~还好有车经过。真衰!居然遇到下雨。』
走上车是穿着学校深蓝色运动服外x的同校生,注意到亚留的他走过来。如他所言,深色的外x因雨水变得斑驳,看来有些淒惨。
『咳!』
原本寂静的车厢内发出相对吵杂的抱怨,最前座的老人用着咳嗽表达他的不满。
『…抱歉、抱歉。』
少年对着前方挥手致意,只是轻佻的态度让人无法感受到他的歉意。
『亚留~啊,你也在啊。』
『青田,太大声了。』
亚留将食指堵在自己唇上,示意要对方放轻音量。青田耸了耸肩,坐到亚留前排的位置。可没半点要乖乖坐在椅子上的意思,反而侧身面向后方的亚留。
『听我说,真是太衰小了。我本来不是和你说想锻鍊一xx力,改骑脚踏车上下学吗?结果又是碰到下雨、又是落鍊。不过还好亚留也在车上。』
『同学,坐好。』
青田的声音和开头相比已经压低许多,但山上的道路多颠簸,正当亚留想出声提醒,驾车的司机已抢先一步用着烦躁的口吻提出警告。
『啧…好~』
一面嘟囔着,青田转过身向前,这个动作不知怎么映照在亚留眼中彷彿是影像被按下慢速键般缓慢。
(欸…?)
『…呜啊!』
当自己嘴裡打算吐出疑问时,亚留听见了司机惊慌的喊叫。还来不及反应的同时,背后突然给一道强大无法预测的推力猛烈撞击。原本还是正常行驶的公车在一个可疑的弹跳后激烈左右摇摆。
『啊啊啊啊啊啊!』
传来耳裡是不具名的惨叫,还是其实是自身喉咙发出的声音?亚留无法分辨。来不及抵抗的作用力将他的世界剧烈动摇而变得一片模糊,正击到前方椅背后还未感到疼痛,意识便早先把亚留拉进深沉的黑夜之中。

***

『亚留?醒了吗?太好了。还好你醒来了。』
再一次睁眼进入眼裡的是道刺眼的白光,等到瞳孔适应光线后才发现是一个做工十分精緻的灯罩。天花板和墙壁被嫣红色的壁纸装饰,平躺着的地方也是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床铺,连床架和周围置物都华丽的犹如西洋电影中贵族寝室同出一辙。
『唔…!…这…是…哪裡啊…?』
虽然头还有些疼痛,亚留仍决定先提出自己的疑问。在自己身边是同班友人,另一个留守在旁似乎是教导物理的任课老师。
老师移动着他有些福态的身体,厚重的眼镜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应是在确认亚留状况而接近,可亚留还是下意识往后闪躲。木由子
『…头会痛吗?有晕眩想呕吐吗?』
似乎有些不满亚留的态度,c糙肥厚的指尖攫住亚留下颚后,十分c鲁的用另一隻手撑开他的眼皮检视。
老师从嘴裡吐出的热气x在亚留脸上,混和了菸x与胃的酸臭气息。只得努力的屏住气,尽量不去吸入让他差点作呕的味道。
『不会…头是有点痛…但没有很影响…是说,这裡是…』
『公车不小心爆胎打滑了,结果就撞进民宅裡。所幸大家几乎都没事,司机要所有乘客都待在这裡,等他去救援。』
朋友虽然回应亚留的疑问,但在听完这片段的解说反而让自己心中的问题又变得更多了。
『所以…这裡是公车撞到的民宅吗?不能请民宅主人打电话帮忙吗?』
亚留的答覆让朋友的表情变得尴尬,他y是挤出笑容后压低声音。
『问题是找不到人啊…而且不是只有我的手机,所有人的手机都没有讯号…不对,我的还变成这样子了…。』
拿出液晶已裂成大型蜘蛛网的手机,看来神情十分悲痛。
『而且怎样都打不开,我才刚换一隻新的耶…反正连车上的通讯设备也因为车祸而损坏的样子。没办法只好司机一个人去求救。』
『…简而言之就是这样,现在老师是你们的代理监护人,同学你又是伤患。最好乖乖先躺在这裡不要动。』
xx两人对话中的教师语气带有强y,只是亚留仍因对现况无法完全釐清而相当在意。
『…青田呢?』
『他啊,说是要找到住在这房子的人,到处看看去了。对了,你的书包在这。』
『啊…谢谢。』
从朋友手中拿到自己的书包后,马上取出手机查看。和对方一样萤幕早已龟裂,不断按着功能键,仍然仅能投s出自己脸颊的黑色镜面。
『…我的手机也坏了…。』
亚留泄气的将手机塞回书包之中,他不想和自己不喜欢的老师同室,又有些在意青田的去向。
『有厕所吗?我想去洗个脸。』
『…不知道,这你要自己去找。快去快回。』
老师算是接受亚留离开的要求,他的脾气暴躁和阴沉是全校师生皆知,加上一些难听的传闻。在校一年多来亚留未曾听过对方的正面评价。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