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妓》by甜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校妓
作者:甜粥

文案

现代 / 高x / 正剧 / 美人受 / 高x

江望发现自己以前的同学正在卖xx,于是望哥拿着手里的钱就去了。
江望(攻)x陈桉(受)
站街文/xx受/无三观/甜x文
受和攻搞了以后还会和路人搞,正式确定关系才会只有攻一个。
攻是色胚,纯粹见色起意,先做后爱。


第01章 窥见-西装路人攻招嫖
  陈桉手上带了个牌子在小胡同里卖,这个胡同大大小小站了二十几号人,男女都有,有穿着正常看着像个良家妇女,也有些穿的诱人的,短一截的旗袍露着大半条白皙光滑的腿,x脯饱满,头发做了大波浪,唇上涂着艳色口,男人们穿着批发廉价西装又或穿着正常的短袖短裤,更有特殊些的穿着裙子作女人打扮的男性。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手腕上带了一个红绳绑着牌子,随意的站在巷子里墙边。
  胡同巷子因两边房屋建造的有些高了,遮了光,常年昏沉阴暗,这会儿太阳还没下山,大好的斜阳照着,也带了些隐秘诡异的阴暗。
  领头的人叫红姐,是这几条街的大姐大,胡同巷子进去几栋楼都是她的,也是这些娼妓们接客的地,挂牌子也是她的规矩,娼妓们接了客,就把牌子放到她手上,好让她知道少了谁。
  这年头不太平,嫖客奸杀妓女抢钱的事常有,说不清她是怕自己手底下的人死光了自己没钱挣还是心善,反正花了钱雇了几个年轻力壮的打手,有的客人喜欢野战,往往都要加钱把人带去,这时候打手就有用处了,如若娼妓们去了太久没回来,打手就要去找人。
  一群做这样下等生意的男女中就属陈桉看着最乖,他穿着市三中的校服,规规矩矩的扣好每一个纽扣,站的笔直,看着不像是出来卖的,反倒是下学的小孩误入了这地界。
  这地白天没什么人过来,晚上就热闹了,心急的往往吃了晚饭没几刻钟就来了,男娼女娼和客人谈好了,就领着自己的客人就往胡同里头去,转个弯就是一栋栋的楼,每人都分到了一间房,里头床、助兴的、避孕x什么的该有都有。
  一群男女x首弄姿揽客,陈桉就站在角落里,很快就有人到了他面前问,是个身材中等的男人,看着年过五旬,光溜溜的脑袋中央,是个地中海,带着一副眼镜,满是审视的味道,朝陈桉伸出了短c的手指比了个数。
  “300。”
  陈桉摇头,抿了抿唇,小声道:“500一次,不讲价。”
  那地中海上下打量一下陈桉,摇摇头,走了,往右边去招呼一个男妓,又是一顿商量,应是价格谈的妥当,两人欢欢喜喜上楼去了。
  夜还早,陈桉不急,他靠在胡同墙上,微微眯着眼,悄无声息的注视着四周,又过了二十分钟,这会儿先前接到客的,动作快的已经要来第二轮了。
  陈桉跟前站了一个人,跟之前那些客人不同,这位客人穿着小皮鞋,笔挺的西装,拿着公文包,梳着油头背,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不过他也不算太成功,毕竟有钱的人都不会往胡同里踏进一步。
  男人的目标很明确,笑着从自己皮夹里拿出六百块钱,崭新的钞票在夜色下显得格外诱人,询问:“小桉,今晚有空吗?”
  明明是招嫖,却被男人说出邀请佳人赴约的气势。
  陈桉当然不会拒绝,他点了点头,伸手从男人手掌里接过那几张钞票,接触的几秒间,西装男的手指挑逗似的滑过陈桉的指腹,一切动作都那么娴熟自然。
  陈桉面不改色,从那红色钞票中xx一张给了红姐,又把手腕上带的红绳寄着的牌子取下来交给她,指了指西装男,示意对方要带自己走。
  红姐左手拿着牌子,右手夹了支烟,倚在墙上,她后面站了几个打手,红姐瞥了西装男一眼,询问陈桉:“要不要派个人跟着你去?”
  陈桉摇头拒绝,道:“他不敢。”
  西装男来过几次,都是要陈桉,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陈桉来的,也都没出过什么事。红姐吸了一口烟,点了点头,同意了,烟雾从口鼻中x出,烟雾化一团,嘱咐陈桉道:“还是小心一点,小桉。”
  陈桉朝她笑,眼神清澈g净,像是一只小羔羊似的,“姐,我走了啊。”
  红姐看着他的眼睛,想到了自己老家妹妹,只烦躁的又猛抽了两口烟,没说什么。
  陈桉说完了就往西装男身边去,那人搂住陈桉的肩膀,两人并肩走着,远处瞧着倒像是一对兄弟,谁也想不到这是嫖客与妓。两人走在夜色里,西装男突然停住,低下头去亲陈桉,陈桉没拒绝,两个人亲吻的影子在路灯下拉得狭长。
  见到这一幕的红姐烟抽不下去,将燃着火星的烟xx扔在地上,一脚踩在烟蒂上面,用力旋转了几下鞋尖踩灭了烟头,低声骂了一句,“x你妈。”
  西装男没带陈桉走远,就在胡同出去的江边上,兰州市的发展很奇怪,一条江横过,对岸灯红酒绿,江这岸却落后不少,治安混乱,做x的、贩毒的乱成一团,有人戏称“一条江,两岸人”。
  西装男喜欢野战,把陈桉拉到一栋房后,这栋楼是烂尾楼没人来,靠着房子长有棵古老的树,树长得极为c壮,一个成年男子双手抱不拢,树枝肆意生长,连到了烂尾楼的二楼,绿色的阴影覆盖住了这一片。
  陈桉的背抵在树上,男人低头亲他的脸,亲吻的动作很急,舌头撬开唇齿,探入口中,争池掠城。
  手摸到了陈桉的上身,熟练的解开了衣领的扣子,三中的夏季校服衣领有两个扣子,又是宽松款的,撕扯两下就能看见陈桉x前两颗粉色的xx。
  西装男附身到陈桉光洁的脖颈上去亲,吸吮出一道道痕迹,又从上衣下方伸手上去揉捏他的xx,火热的手掌揉捏着陈桉的x口,两指夹着xx揉搓捻磨,没一会儿那颗娇嫩的xx就y得跟一颗小石子一样。
  西装男抬腿膝盖顶在陈桉腿间,隔着布料去磨他的胯下,陈桉被挑逗的情动,他不是头次出来卖了,对待xx熟练得肯,一边仰着头任由男人在自己x前啃,一边伸手去解开男人的皮带。
  西装男的皮带咔哒一声松了,男人里头穿了一条灰色的四角xx,xx包裹的东西早已鼓胀,陈桉的手抚摸着这团东西,手指从xx边缘探进去,摸着私密部位的性器,指尖关节曲着勾弄xx,西装男的阴毛很茂密,双手扯下那条灰色的xx,硕大的xx一跃而出。
  西装男把裤子脱在一旁,把陈桉按到树上,一把扯下了那条丑不拉几的校服裤。
  西装伸手在陈桉的腿间摸了摸,脱掉了陈桉的xx,分开那两条光滑的腿,陈桉腿间的xx已经勃起了,红润的xx杵在男人的掌心,男人揉了这小东西两把就不敢兴趣了,手指摸到那根xx下方的小缝里去,修长的手指在x缝里戳弄几下,感受到了些x意。
  西装男一手握着自己的xx就要急急地x进去,却被陈桉伸手推开了,他伸手握着西装男的性器,问:“避孕x呢?不带x不给x。”
  男人这才老实,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避孕x,急不可耐地带上,再度把人压到树g上,分开那双白腻的腿,猩红c壮的xx对着那个艳红的xxx了进去。
  “唔……轻一点……”陈桉被他猛地一下x弄,整个人都颤了颤,西装男托着陈桉的xx,将人死死抵在树g上,c糙的树g抵得陈桉的背部生疼,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男人猛烈地撞击带来的快感昏了脑袋,疼痛和xx淹没了一切。
  c大的xx在xx里冲撞,火热紧致的xx死死咬着xx,西装男屈膝顶着陈桉的xx,手捏着陈桉的腰,两人交合处紧密相连,随着男人动作越来越凶猛,x得xx中xx流得更多了,x体的拍打声格外响亮,陈桉呜呜的呻吟着,性爱的声音从烂尾楼传到江岸边。
  江望就是在这里再一次见到了陈桉。
  他一早听说过陈桉辍学以后在巷子里卖身,却没想到是这幅模样,陈桉被男人压在身下还不知羞耻的挺动着腰身和胯间那个xx,毫不知足的咬着男人的性器,嘴里说出来都是些放荡的言语,x荡又下贱。
  但江望不可否认的是,他被这个放荡的烂货勾引到了,甚至想要上前去推开那个男人,把自己的xxxx陈桉的x里。
  【作家想说的话:】
  站街文,卖身受,没啥三观,受和攻搞了以后,还会和路人搞,正式确定关系才会只有攻一个,攻是色胚,纯粹见色起意,先做后爱。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