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妻》by柳眠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L共妻
共妻
柳眠琴
现代 / 强制 / 🚗 / NP
完结

文案
  陈绯出于好心,在街头捡了个小乞丐,却没想到自己会碰上农夫与蛇的故事,成了小乞丐们的共妻。

  他余生都在为此而后悔,却已追悔莫及。

  x为主,剧情为辅,不是严格意义上的1v1,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np,触手有,产卵有,轮x有,各种重口,慎入。

1 – 哥哥是我的1
  死后半个月,陈绯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内睁开眼。

  他揉揉眼睛,适应地下室里的光线,身体因躺得太久而痠软,头脑发胀。

  陈绯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

  “陈绯?”

  耳边响起一道惊喜的声音,嗓音很熟悉。

  陈绯闻声转头,对上苏满乌黑的眸子。

  “小满?”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他想他应该是死了,在街上被失控的货车撞飞,怎么都不可能生还的,何况他现在身上还没有一点伤。

  “……我这是在哪里?”陈绯道。

  “我家的地下室,”苏满微凉的掌心贴在陈绯额头,“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陈绯握住苏满的手腕,看向苏满略显苍白的脸色:“是你救了我?”

  苏满脣边浮起一抹浅笑,点头:“嗯。”

  虽然早知道苏满不是人类,没想到还能把死人救活,陈绯震惊,倒吸一口凉气,忙问:“你现在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苏满微微笑着,对于陈绯第一时间关心自己,感到很受用:“没有,现在是有点虚弱,休养几天就好了。”

  陈绯放下心,掀开被子想起身,发现自己未着寸缕,而苏满不闪不避地看着他的身体。陈绯略显尴尬,重新拉上被子:“我衣服呢?”

  苏满道:“我带你来这里的时候,你身上只有丧服,确定要要吗?”

  “丧服?!哦——我是死了,”陈绯先是吃惊,接受自己死而复生这个设定之后,又淡定了,“你先拿你的衣服给我穿吧。”

  苏满是陈绯刚上大学时,在路边捡到的一个小孩,后来发现小孩其实父母都在,两人慢慢熟悉起来,今年陈绯刚大学毕业。苏满不是人类,刚认识时小孩只到他x口,现在却已经跟他一般高了,确实不是人类能有的生长速度。

  所以苏满的衣服,陈绯穿着也合适。

  苏满倒是很喜欢陈绯穿他的衣服,只是……

  “你要出门吗?”苏满问。

  陈绯笑道:“当然啦,我爸妈还以为我死了吧,他们只有我一个儿子,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得回去看看,过两天我再来……”

  陈绯话说到一半,发现苏满目光沉沉看着他,心中微惊,他还没见过苏满露出这样的眼神,擡手摸摸苏满的脑袋:“怎么了,小满?”

  苏满将脑袋上的手拿下来,握住:“你能不回去吗?”

  陈绯:“为什么?我爸妈现在肯定难过死了,我当然得……”

  “叔叔阿姨已经把你当做一个死人了,”苏满打断他的话,“不仅叔叔阿姨,所有人都觉得你已经死了,法律上也没有你这个人,你现在回去,想怎么和他们解释?”

  陈绯怔住,低头叹口气:“这倒是……不过我也不能不回去呀?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我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苏满:“可是我也不想你离开我。”

  陈绯无奈地在苏满脸上捏了一把:“不是离开你,只是暂时离开一下,过两天我把我爸妈那儿的事解决好,就会回来看你的。”

  “怎么解决好?”苏满的手掌抚上陈绯的脖子、肩头、x膛,“你现在已经不是纯粹的人类了,即使验血,你也不能证明是他们的孩子,还会被当做怪物。”

  陈绯神色苦恼,皱起眉:“那要怎么办呢?”

  苏满微笑道:“所以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吧,在我这里,你不用担心任何。”

  “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

  苏满倾身拥住陈绯赤裸的身体,掌心抚过他光裸的背脊。或许是苏满从前太无害,陈绯直到此刻也没有察觉到危机,只觉得苏满摸他摸得很暧昧,不适应地轻轻挣了挣:“我还要赡养父母,要工作,马上就要实习了……”

  陈绯话没说完,突然觉得脖子一痛,然后神智便陷入恍惚,大脑觉得困顿,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强撑着用最后一丝力气问:“小满,你g什么……?”

  苏满没有说话,目光幽冷地看着陈绯陷入昏迷,软软倒在自己怀里。

  他废了好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把人救活,怎么一醒来就想着要离开,父母、工作……根本没有把他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明明在他心里,陈绯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不对等的情感付出,让苏满对现在自己的所作所为心安理得,毫无愧疚之意。

  苏满把陈绯放倒在床上,掀开被子,青年赤条条的身体便展露在他眼前。线条流畅的锁骨,殷红的xx诱人品尝,窄瘦的腰身不堪一握,腿间沉睡的性器还是青涩的粉嫩颜色,修长笔直的双腿手感滑腻,连圆润的脚趾也显得那么可爱。

  苏满俯xx吻上陈绯的脖颈,深吸一口气,鼻间尽是陈绯的气息,还沾染着他的气息。

  ——现在陈绯身体里有一半的血都是他的。

  所以这个人也理所当然是他的,苏满这么想着。

  他伸出舌头去x陈绯的颈侧,溼热的吻顺着脖子来到x前,留下一串溼漉漉的水痕。

  苏满伸手握住陈绯软趴趴的xx。虽然陈绯陷入昏迷,身体的反应却最直接诚实不过,只消把玩撸动几下,那东西就变y了。

  苏满满意地拉开陈绯双腿,露出股缝间窄小的x口,粉嫩的褶皱紧缩着,是从未有人探寻过的模样。苏满的右手变成一条触手,触手柔软的尖端抵到x口,温柔地稍微按摩几下,便xx进去。

  触手尖端分泌出粘腻溼滑的液体,一来润滑,二来催情,进入肠道里。触手的进入因此变得很顺利,柔软的xx温顺地含着触手,把它吃得很深。

  随着触手深入,陈绯的身体上泛起情动时的粉色,他在睡梦中蹙起眉,也不知是舒服还是不舒服。

  苏满目不转睛盯着xx一点一点被自己的触手撑大,xx升起奇妙的渴望。他脱掉人类的裤子,露出与寻常男人一样的xx,不一样的仅仅是尺寸稍大一些——此刻正狰狞地y着。

  苏满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对象还是他觊觎已久的陈绯哥哥,动作有些急切,xx扩张几下,才把触手xx,xx就x了进去。

  而且一x到底。

  陈绯立刻就撕裂了,x口渗出少许鲜红的血液。苏满并不担心,触手在x口抹了一下,血液很快不见了,连撕裂的伤口也恢复如初。

  但陈绯的xx却因疼痛而软下去。

  苏满喘着c气,放心大胆地感受着陈绯炙热紧致的身体,满足地叹一口气,触手变回手,俯身抚着陈绯沉睡的面容。

  苏满不愿意惹陈绯生气,在陈绯醒着时是不会做这种事的。但是现在做了,又不甘于陈绯仅仅是这么无声无息地躺着。

  他想要更多,想要看陈绯被x得通红的眼角,听他无助的哭泣,诱人的呻吟。

  于是苏满又把陈绯给弄醒了。

  陈绯一醒,就被身下的胀痛抢走了全部的注意力。他呻吟一声,一睁眼对上苏满含着情欲的双眸。意识还有些模糊,已迅速发觉自己处境不妙,身体本能地后退,却被两条c壮的触手按住了肩膀和手臂。

  陈绯惊慌地睁大眼,一低头,看见苏满c大的xx正x在自己身体里,吓得魂飞魄散:“小满,你在g什么?快xx去!”

  无害的少年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这完全超出了陈绯对于苏满的认知,一时间懵了。

  苏满抽送了一下xx,向里一x,x得陈绯忍不住叫了一声,手摸着两人交合处,方才慢条斯理道:

  “当然是在g你。”

  陈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直男,虽然他还是个老xx,但也没想过会被男人压着爆菊,更没想过这个男人会是苏满。

  苏满相当于是他看着长大的,陈绯一直把苏满当弟弟看待,顿时觉得自己身为哥哥的威信受到挑战。心里虽慌张,却还维持着表面的冷静,色厉内敛道:“苏满,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不要闹了,我是你哥哥,你怎么能……”

  苏满不耐烦听陈绯说这些话,直接俯身用脣堵住了陈绯的嘴。

  陈绯恼羞成怒,用力咬了苏满一下,脣舌间立刻就尝到了血腥味。本以为能吓退苏满,苏满却只是稍稍一顿,就更加用力地吻了上来,同时身下还大力地xg。

  陈绯无处可退,/驰宇/只能被迫仰头承受着苏满的亲吻。狂热的吻使他头脑发晕,xx不断被灼热的xx飞快xx,娇嫩的xx一次次被x开。

  陈绯哪受得住这个,心里的羞恼很快在挣扎无果的情况下,被更大的慌张无助替代。他第一次就被这么大的东西g,苏满几下x进来,陈绯快感没感受到多少,倒是觉得xx痛得象是要被捅穿了。

  长久的激烈亲吻让陈绯忘了呼吸,嘴脣被苏满咬破,传来轻微的刺痛感,连舌头都被吸得发麻。

  在苏满终于放开陈绯时,陈绯剧烈地喘息着,身体被xx的xg顶得耸动。目光溼润,脸上一片绯红,嘴脣红肿,看着就是一副快来x我的表情。

  苏满目光微沉,擡手把陈绯的腿压在x前。

  陈绯眼里浮起惊恐,不住地扭着臀想摆脱苏满的钳制,嘴里道:“别、别……小满!啊……!”

  苏满一下子x到了底。

209158465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