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逃离》by柳眠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L无法逃离
无法逃离
柳眠琴
强制 / 强强 / 高x / 黑道
完结

文案
于洲在调查一桩连环人口拐卖的大案。

在调查前,他想过自己会和其他调查者一样死去,但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新的受害者。

排雷:强制,强奸、轮奸、穿刺等重口调教;攻无敌巨渣,不换攻;虐身虐心暗黑,慎入。

1 –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xlack Star 是位于江水南岸的一家咖啡店。

于洲坐在靠窗的位置,手里捧一杯氤氲着热气的美式。他假装着小资的情调,小抿了一口,牛x的浓郁和咖啡的醇厚一同在味蕾绽放。

刚下了一场秋雨,路边的梧桐树铺了满地的x叶。

枯叶上的积水被来往的行人踩在脚下,溅起的水星弄脏了g净的鞋面,换来行人的一皱眉。但这个小x曲并没有影响任何人享受早秋午后的悠闲心情。

于洲也一样。

作为一名警察,这种难得的休闲时光他格外珍惜。

咖啡馆里的老式唱片机播放着一支不知名的钢琴曲,曲调正如秋雨的微凉和惬意。

——可算消除了近x来的一点疲惫。

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民警,于洲却掺和到了一起大案里面。不为别的,因为被害人是他隔壁的姑娘。

一个好好的姑娘突然失踪,没有任何痕迹,怎么看都透着诡异。警方根本毫无头绪,并且由于某些不可言说的原因,并没有对这个案子太过上心。

于洲敏锐地嗅到这事情不简单,追查了很久,也只不过是抹到了一点边边角角。然而这样就已经足够让于洲心惊——他疑心自己触及到了一张庞大的暗网,失踪的女孩很可能已经成为性奴。

孤身一人的于洲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就为着当初报警校的一腔热情,不管不顾地扎了进来。

于洲吐出一口浊气,揉了揉眉心:那么多失踪的孩子,同样毫无痕迹的突然失踪,小到几岁,大到二十来岁,他不相信政府会毫不知情。

然而猜到了这一点也没有什么用。

但偌大的利益网面前,于洲区区一个小警察的力量实在太小了。

擡起眼皮时,余光突然捕捉到咖啡馆门口一角飘起的风衣,视线迅速顺着垂坠挺括的面料上移。

那是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黑色帽檐挡住了半张脸,穿一身剪裁精良的驼色风衣,黑皮鞋擦得锃亮,彷彿在镁光灯下走秀。

当他擡起头时,男人微卷的头发,立体深邃的五官,又奇妙地与他的着装,与落地窗外的秋雨、梧桐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真像英国来的王子,于洲想,目光不自觉地追逐着那个男人。

看到男人走到前台点了一杯美式,脱口而出却是纯正的中文。

是混血儿吧?于洲看着男人的背影。

除了于洲,咖啡馆里许多其他人也都在盯着男人看。

有的年轻姑娘甚至跃跃欲试,想前去搭讪。但摄于男人身上无形的压迫感而不敢上前。

点完咖啡,男人回头看了一眼,与于洲打量他的视线撞上。

于洲心里咯噔一下。虽然才入行一年,但职业素养告诉他,这不是个好惹的人。

紧接着,或许是因为这个位置视野绝佳,那人朝他走了过来,一直到他面前才停下。

“我可以坐在这里么?”男人微微弯腰,语气堪称彬彬有礼。但无论是他的眼神还是动作,都透露出无论如何都是要坐在这里的意思。

“当然可以。”于洲略显尴尬地笑了一下,为自己一直盯着对方看的无礼行为道歉,“抱歉。”

男人没有回答,拉开于洲对面的椅子坐下,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搅弄着杯子里的咖啡。

或许是他优越的五官和气质,或许是他有品味的服装、不寻常的行径,勾起了于洲的好奇心。虽然道过歉,目光却还是忍不住地往男人脸上瞟。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于洲不由得想,希望认识,却又觉得自己能和这样的人,同坐在一张桌子上喝咖啡,已经是妙不可言的缘分了。

这举手投足透出来的优雅,必然是打小悉心培养,才能浸入骨子里的。

“是刚刚才参加过什么盛会么?”于洲承认自己有些冒犯了,但他真的很想问。

“见了几位长辈而已。”那人说。

见长辈需要穿得这么隆重?大家族都是这样的么?于洲好奇不已,但可惜眼前的人并没有多说的打算。

“警官似乎对我很好奇。”男人点破了他的心思,擡眸看过来。

于洲微微睁大眼,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男人弯脣一笑:“猜的。”

于洲对这个人更好奇了,打量他半晌,无奈道:“可我却猜不出来你是做什么的,看来是我火候不够。”

男人轻轻笑了笑,看着于洲的目光若有所思,却并没有再回答。他似乎并不是来喝咖啡的,只是随意找个地方坐坐。当于洲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搭讪的时候,男人已经起身离开了。

然而当于洲去结账时,才知道这个素昧平生的人竟然帮他结了账。于洲并未领会到男人的意味深长,只觉得既悄然心动,又遗憾。

他不知道不久之后,自己就会再次见到这个人,并且再也逃离不开。

……

于洲被绑架了。

说是绑架并不准确,严格来说,他怀疑自己的小命到头了。

毕竟于洲银行卡里的存款才刚到四位数,绑架他完全没有价值。

他也不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会被劫色。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追查,终于受到报复了。

不过有一点不太对劲,往常那些被报复的人都是直接“自杀”在家里的,为什么他的死法不一样?

此刻,于洲正被绑着手脚,蒙着眼睛,塞着嘴巴,躺在一辆汽车里。看起来是要被转移到其他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用过药,身体还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

于洲没有慌乱,侧耳听着周遭的动静。有三个陌生男人在交谈,但说的都是一些没有意义的x零狗碎。

于洲听了好半天,才从他们的话语中拼接出自己需要的信息,原来他不是被报复,而是成为新的受害者了。

这一点于洲倒是没有料到。他一个二十三岁的男性,或许长得还可以,但怎么看都不是绝佳的“目标”。比起他曾经调查过的受害者们,自己的战斗力明显较强,年龄也偏大。

三个中气十足的陌生男人将他运送到目的地后,又将他转移到另外一个交通工具,于洲估计是船。

于洲猜测,自己会被送到狼岛。

自己查过那么久的案子,最终都指向了狼岛这个地方。狼岛很小,而且偏僻,一般没有人会到这里来。在查到这里之前,于洲甚至以为这是一座荒岛。

船顺着江驶入海中,最后再进入岛上,一共用了三天时间。

这三天,于洲一直被单独关押在一个铁笼之中,戴着镣铐。没有人对他动c,他们只是不搭理他。也没有人克扣他的饭菜,饭菜都会定时送过来,还挺丰盛。

但饭菜里应该也有药物,因为于洲的四肢一直都是软绵绵的。

可惜,就算明知如此,他也不能不吃。

不过于洲孤家寡人,没什么可担心的,甚至冷静得过分。虽然不知在狼岛上会遭遇什么,但他相信无论如何总是会有办法的,没有人能只手遮天,他总能逃出去。

狼岛这种地方,不能一直存在下去。

第三天晚上,于洲上了岛。上岛以后那些人没有再蒙住他的眼睛,象是完全不怕被他看见样貌,也不怕他记住这里的地形。

第四天早上,于洲在洗g净后,被几个大汉押着去见自己的“主人”。

听到主人两个字时,于洲在心里咂摸了一下,什么主人不主人的,这里的人都是变态吗?

不过他没有反抗,因为大汉们人手一个电击棍。而他不仅手脚都戴着镣铐,四肢还毫无力气,就连走路都嫌累。

与其他岛屿相比,狼岛面积或许不大,但于洲身在岛上时,仍觉得它不小。

像犯人一样被押入一座豪华的别墅,到二楼书房门口时,带他的山羊胡敲敲门,语态恭敬,对屋里的人说:“先生,人带来了。”

“进来。”随之响起的是一个悦耳的男低音。

于洲隐隐觉得这嗓音耳熟,一时间没想起来在哪里听过。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