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难》by长生生活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为难 限
看见酒后乱性的对象的脸后李汶南逃了。
长生生活

第一人称 – 高x – 狗血 – 扮猪吃虎
年下

李汶南,一个已经三十二岁即将步入中年的社畜,跟好友喝酒之后断片了,睁开眼睛就看见江岸那张脸。

他慌了,他慌了,他竟然跟小自己十岁的江岸上床了!

一宿醉的后果
我,李汶南,这辈子做得最怂的一件事就是宿醉之后看到一夜情对象的脸之后落荒而逃。
这真太他妈的丢人了,在看到江岸的那张脸的时候我心脏都停了,顾不上头痛欲裂顾不上快断了腰和不太舒服的某处直接滚下了酒店那张大床。
地上的衣服乱成一团,我胡乱的穿着衣服,腰疼的要死也不敢出声,生怕惊醒了沉睡的江岸。
扶着墙按下电梯我看着电梯里的金属反光看到了自己的狼狈模样,乱糟糟的头发,红肿的眼睛,嘴角还破了一块,不合身的上衣……
x,上衣!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衫,懊恼的咒骂着:穿错了……
要上去换吗?当然不要!万一江岸醒了那不是修罗场吗!我想象着自己猥琐的回到酒店房间被江岸抓了个正着的场景一阵冷汗,算了算了,穿错就穿错吧,比穿错衣服更过分的事我都g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七点半,还有半个小时上班。
在酒店门口打车的时候我就发誓: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在工作x的时候喝酒了,拖着宿醉的身体坐上出租车,无视司机不停通过后视镜看我的眼神跟张木臻发信息:你大爷的,昨天不是跟你喝酒的吗!!!!你他妈人呢!!!!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人给我回信息我才想起来这家伙不到九点以后是醒不来的。
下了车以后我第一时间去公司打了卡之后快速跑到卫生间反锁坐在马桶上喘气,之前走路还好,刚刚小跑了一会儿感觉腰都快断了。
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以前也不是没宿醉过,但怎么也没腰疼过,难道是我昨天太用力了,这我也没g过男人啊,怎么g男人这么废腰呢。
不对,哪里不对!我扶着腰走到洗手池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道惊雷在脑子里闪现,五雷轰顶是什么样子我算是见识到了,
之前在电梯里没看清楚,这次对着镜子我看着狼狈的自己可算是明白了出租车司机反复打量我的眼神是为什么了。
除了红肿的眼睛和嘴角的伤口,脖子上那密密麻麻的红色痕迹一直延伸到x口,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中毒了呢。
我低xx子洗了把脸,不知道触碰到哪个地方了我感觉我的xx也不太对,不会吧……我颤着手去解开自己的裤子,抬了抬脚扭着身子看自己红肿的xx,裤子往下褪了褪大腿根的红色斑点也多的要死,我闭着眼伸着往从来没碰过的地方伸了一根手指轻轻戳了戳:“嘶……”
虽然看不到,但一定肿了,我腿软的扶着洗手台低着头不想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妈的,我不是上了男人,我他妈是被男人上了,还是被江岸那个混小子,那我为什么要跑!该跑的应该是江岸吧,妈的他如果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剁了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惦记我的xx!
刚穿好裤子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把我吓得差点磕在洗手台上,掏出手机一看不是江岸那个强奸犯还能是谁?
我恨恨的看着手机按了拒接,黑下的屏幕映着我呲牙咧嘴的脸,不到半分钟电话又打了过来,拒接又打,拒接又打,江岸这家伙锲而不舍大有我不接他就一直打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江岸你他妈有病吧!”接通电话之后我就用我那破锣嗓子对着手机吼道。
江岸也听出我的声音我的心情有多糟糕,电话那头窸窸窣窣了几下沉默着,我只能听到呼吸声。
“有事说事,那么坚持不懈的打电话就是为了让我听你喘气的吗?”我没好气的说。
“学长,你怎么样?”江岸小心翼翼的声音通过电流传过来。
“别叫我学长。”
“哥……”
“也别叫我哥。”
“汶南。”
“汶南也是你叫的?”我完全跟吃了炸药似的只要江岸一张嘴就立马怼他。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又出声,可怜兮兮的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哥,你生气了?”
我冷哼我一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说:“生气?这事是生气的事吗?江岸你出息了啊,打主意打到我身上了,啊?就说你那张脸你他妈喜欢男的什么样的找不来,你他妈用这种下流手段搞我,怎么着,一流大学的学生就是这个样子的?你这些年上的什么学,学的什么东西?”
“哥,我没有……”江岸那头急得快哭出来了。
“你没有什么你没有!你没跟我开房还是没……”我靠在门上听了一下,没听到人经过才压低了声音:“还是没g我!”
“哥……是你打电话给我的,房间也是你开的,我没强迫你……”江岸解释着。
“你放屁!”我急了,“你什么意思,我上赶着找你的?这话你说张木臻我还有几分相信,江岸,我之前几任女朋友你没见过吗!”
“见……见过。”江岸语气明显蔫了下来。
“那你还说我勾引你的!”
“我没说你勾引我,哥。”
“滚滚滚,听见你声音就烦。”我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回想着昨天的事。
我这人有一毛病,喝醉之后吧第二天铁定忘的一g二净什么都想不起来,缓个三四天之后也许能想起来点什么但这纯靠运气,以前喝醉没发生过什么事我也没在意过,可这次不一样,这关系着我主不主动的问题,我甩了甩脑袋,还是不行,啥都想不起来。木由子
我想着刚才电话里江岸委屈的声音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真是我主动的?

二 不行
呸呸呸,我打了自己一巴掌,真是喝酒喝糊涂了,我喜欢女的,就算主动我他妈也是对女的主动,对男的我y的起来吗我!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谁啊?”
“李哥,一会儿开例会,你快点出来吧。”
“行了,知道了。”我对着镜子把衬衫扣到顶,江岸的衣服我穿着有点大,有几个吻痕根本遮不住,我气恼的又把人骂了一通,打开门看了同事揶揄的眼神敷衍的笑了笑。
刚不露痕迹的扶着腰坐下一旁的小孙就对我挤眉弄眼,我拿起桌上的文件打了他一下:“眼睛抽筋了?”
“师傅。”小孙拉着椅子靠近暧昧的打量我:“昨天艳福不浅吧?我是不是要有师娘了?”
“师娘你个头啊!报表做好了吗?预算过了吗?财务签字了吗?”我想起江岸那张脸就头疼。
小孙吐了吐舌头自觉的消失在我眼前,之后是每周的部门碰头会,还是些老生常谈的问题,我听得都有些昏昏欲睡,小孙坐我旁边拉了拉我的衣服冲我使眼神,我抬眼看了看老板,他正不满的看着我,随后站起来把身后的白板一拉开始说话:“今年的大环境你们也知道,外面多少人找不到工作,失业率我不说哈,就问问你们身边的朋友就知道这两年是不乐观的,咱们公司呢,是小微企业,上升期,今年不容易。所以啊,公司的每个人都要打起精神来,做事情别拖拖拉拉,卡着点上下班以前我可以容忍,但今年开始,咱们要加把劲,公司活下来你们才能活下来,这几天我会找人事那边做个激励机制,有奖有罚,新老员工待遇一样,做得好就留下,做不好走人。”说罢有意无意看了我一眼。
我拿着笔在本子上乱画,我不知道老板那句话是不是说给我听的,总之我心里挺不舒服的,心里不舒服,身体不舒服,一散会我就第一个走了出去,楼梯口的窗户开着,我点了一根烟。
我不知道怎么就混到了今天这种地步,我都过了三十而立的年纪两年了,在这个城市也算不上立足,小公司的中层小领导,手底下领着几个人,每个月拿着的那点工资扣扣索索勉强可以糊口,高不成低不就的混x子。
这x子能混多久呢,我不知道,就像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颓废成今天这个样子,想当年我也曾经意气风发过,领着一群人“呼风唤雨”过,收到的情书也曾数不清过。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没了曾经的激情,当初一起走过的人走的走,散的散,除了张木臻我竟跟其他人都失去了联系,当初用崇拜的眼神仰望我的女孩子早都当妈了,我还孑然一身一事无成的躲在楼梯口抽烟,越想我就越难受,一难受我就想喝酒,一提起喝酒我就想起江岸那张脸。
x,我把烟头踩灭叹了口气,往窗口看了一眼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楼下站着,手里提着一袋东西。
我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有条未读信息。
“哥,我到你公司楼下了,我买了点药你也许能用到。”
“哥,我等你。”
我关了手机当做没看到。
一个小时后我借口去洗手间往窗户扫了一眼,那个一根筋的还在那,真是的,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固执呢。
我一下楼就看到了江岸,没办法他这个人太扎眼了,高挑的身形俊朗的脸庞,旁边匆匆走过的小姑娘就没有不偷偷看他的,可是这小子看着远处神游天外,一脸冷淡的样子吓退了不少想搭讪的小姑娘。
我慢吞吞的往前挪着步子,其实我真的不太想见江岸,至少现在不想,可我还是下来了,鬼知道我刚才怎么会心软觉得在楼下孤零零站着等我的江岸也有点可怜,妈的,最可怜的不是我吗!
江岸一转头看到了我,眼睛瞪大了一圈好像不敢相信的样子,随后嘴角上扬笑得像吹散乌云后的阳光,他快步朝我走过来看着我没好脸色的瞪他嘴角又垮了下去:“哥……”
“不是说了别叫我哥了吗?”我打量着江岸,好嘛,还去换了身衣服,人模狗样的。
“你之前说让我叫你哥的。”江岸站在我面前,明明比我高了多半个头,可此刻跟个小狗似的耷拉着脑袋像是被欺负了似的。
“你别给我装可怜,你也说了那是以前,以后不准叫了。”
“哦。”江岸失落的低下头:“那以后叫你什么啊?”“哥”字马上要吐出口又被江岸咽了下去。
我想了想,叫我什么?实在想不出来,好像除了了学长哥哥江岸叫我什么我都觉得别扭,可现在这种情况又实在听不得他叫我哥,搞的跟乱伦了似的,想来想去也没个办法。
“没以后了,我的以后就是别再见了。”我看着江岸因为我的这句话眼眶x眼可见的红了,大眼珠子x漉漉的更可怜了,他轻轻的扯扯着我的袖子张口想叫我却不知道该叫我什么,只得小声哀求:“我错了,我道歉,对不起,你别不要我。”
我心说你可别这么说,我什么时候要过你啊,可看着他这副模样又实在开不了口,我有些焦躁想抽烟,口袋空空烟忘在公司了。
江岸的手还捏着我的袖口不放,他只用了两根手指捏着,我轻轻一动就能扯开,可看着他发白的指节又觉得他好像用了全身的力气。
“不是给我送东西吗?”我岔开话题。
“噢,这是我在药店买的,用法都写在里面了,你……”江岸的眼神扫过我的脖子脸红了红:“我昨天看你那里好像肿了,这里面有药膏,还有衣服我也买了一件,我的衣服你穿有点大了。”
江岸这副柔柔弱弱情窦初开的样子搞的我想发的脾气也没处发,电话里见不到还能骂他两句,可真见了面这张出众的脸和可怜兮兮的表情再加上哀求的语气,谁他妈受得了啊。
我把东西接过来,气氛一时有点尴尬,我今天第无数遍叹了口气:“撒开。”
江岸紧了紧眉头,泛白的指节好像更用力了。
“撒开!”我甩开胳膊,江岸有些无措的看着自己的手,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些不舒服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哥!”江岸第一次没听我的话叫了我哥,我背对着他心里挺堵得慌的。
“江岸,我说过别叫我哥,咱们以后还是別见了吧。”我不敢回头,我怕我看到他的表情会心软,会妥协,会想:算了吧,不就是跟男的xx了吗?
但是不行,这个男的,是谁都行,是江岸就是不行。

这个脑d的初衷是为了写三十不立的男人跟披着羊皮的年下小狼狗扮猪吃虎的激情飙车……然而现在连自行车轮子都还没见到……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