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录》by楼兰经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随笔录
作者
楼兰经年
內容簡介

脑d大开,想到什么梗就写什么。

目前的梗——

已完成

兄妹乱伦: 酒后乱性

新婚出轨:新婚少妇和隔壁老王

包养贵妃:小主成了我的小情人儿

大修之包养贵妃:包养她的男人突然情深不寿,这金龟婿钓不钓

庄周梦蝶:灵魂出轨,成为被xg的女主

失足:金钱和欲望,曾经的堕落

双向暗恋:以身侍男二,深情变专制霸道还总想着把她往身下压

拐卖 : 一路卖,一路x

人×狗 : 每天被狗x

色老公:从小就诱奸她

青梅竹马: 我‘上’你挺舒服的

伪娱乐圈:露水情缘or趁人之危?

顾家有女:前世她x乱了全家,这一世她想做个良家女

苏醒的虐恋女主:……

爽文女性向甜文輕鬆

哥哥001 和哥哥酒后乱性 x

哥哥001

季媛媛刚刚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回来,浑身上下都是浓重的酒味,担心被宿管阿姨拒之门外,只能回到哥哥家暂住一晚。

勉力维持清醒的头脑在见到自家哥哥的大门时,卸力一般迷蒙了。迷迷糊糊地用早就准备好的钥匙开了门,屋内黑乎乎的,上下眼皮已经黏在一起的季媛媛整个人顺着墙滑溜溜的躺下了,砸吧几下满是苦涩的嘴巴,人就睡死过去了。

季泽宁谢过送自己回来的下属,/驰宇/揉揉眼睛,喝太多了,不过倒是顺利签下合同了。打开门,迷晕晕的脑子只想尽快回到卧室睡一觉,醉意已经完全侵蚀了他的脑子。

“!!!”什么东西!倒下的瞬间,理智有一刹那的清醒。

“呃呜~”温热的东西发出一声呜咽,然后又沉沉睡去。季泽宁摸着身下柔软的躯体,被酒精蚕食的脑子更晕了,身下的庞然大物却悄悄站立起来……

大手带着男人根深蒂固的意识,摸上了身下人的x前,果然抓到两团绵软软的大馒头,大手隔着衣服抓了抓,触感真好。

“嗯睡~”身下的人儿发出一声咕哝,又沉沉睡去。季泽宁顺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缓缓底下脑袋,灼烫的唇舌寻摸到女人娇嫩的肌肤,清凉凉的,两相触碰,舒服得不得了。季泽宁没有停下动作,带着薄茧的大手顺着衣摆探了进去,清凉、娇娇嫩嫩,欲望“嘭”的燃烧起来,大手钻进x罩内,略显急色的蹂躏起来,无人造访的雪峰被摸得挺立起来,雪峰上的x尖在黑暗中绽放。季媛媛仍死沉死沉的陷在沉睡中,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女之身正在被人侵犯,双x被揉捏得舒服了,还会发出一两声的娇吟,也被季泽宁的唇舌快速地寻到她,薄唇一张,就将她的小唇含在了自己的嘴里,在她泄出呻吟时,灵巧的钻了进去,肆意搜刮她的津液,含着娇嫩的小舌滋滋有味的吮吸。

衣物不知不觉间被脱落,季媛媛皎洁的裸体被哥哥压在身下,醉意蒸腾的脑子还未清醒,眼帘紧闭,唯有那小唇被迫张开,含入哥哥的大舌。x前的双x被一只大手来回爱抚,揉面团似的抓捏,已经成熟的身体被哥哥开发着,阴x已经沁出了xx,一只大手正顺着细软的腰肢往下,摸摸软软的萋萋芳x,钻进两瓣肥嫩的花户中揉捏娇嫩的xx,季媛媛青涩的身体何曾受得了这x欲的挑逗,呜咽着发出哀泣的呻吟,却被哥哥的大舌更深地探入咽喉,呜咽不成声,只能在哥哥同样赤裸的成熟躯体下扭动娇躯,妄想逃脱x欲的疯狂,却激起季泽宁更深的欲望,大手没有迟疑,放过可怜的小花鼓,向下找到小d,滑腻腻的,季媛媛已经被哥哥摸得流出了一汪的xx。

大手没有迟疑,一根手指头探进去,唇舌更密集的亲吻娇嫩的躯体,揉捏x部的大手更大力的玩弄两团娇x,季媛媛的身体里已经有了两根手指,正在快速的xx,紧致x滑的xx似推拒又似欢喜的迎合手指,紧紧裹挟着,激荡着男人的快感,灼烫的唇舌已经向下,亲吻受不住挑逗而向上扬起的纤长脖颈,没有大舌堵住的小嘴终于发出一声声娇媚的呻吟,让季泽宁的欲望更厚重的凝聚起来。

“啊~呜呜~不要~嗯啊~难受呜~走开嗯~”季媛媛神思不属,她既感到难受又感到好舒服,挣脱不得,这种被y朗的男性身体紧紧挤压,身体被男人挑逗吮吻的陌生感觉让她害怕又渴切。

季泽宁已经忍不住了,被酒精侵蚀的神智也不会想到要好好疼爱身下皎洁的躯体,xx已经xxxx玩弄的三根手指,x漉漉的,满手都是女人的xx,嘴里不g不净的说道,

“不要?看你浪的满手都是x水!”上本身压上她的,两团x呼呼的x房抵着他坚y的x膛,一手扶着已经y的快要爆炸的xx,抵在刚刚被手指x过的xx口,“嗯好嫩,不要手指要xx是不是,要大xx!”c大的xx抵在x口,一点点的点着x口,仿似在亲吻一般,季媛媛刚刚还觉得既难受又舒服的身体现在特别渴望,渴望紧紧贴着自己xx的东西xx来,她里边又痒又难受,听到男人说的话,不太明白,被酒精蚕食的神智让她没了羞耻心,跟着男人说道,

“要嗯要大xx啊!!疼!呜呜!!出去!呜~”

季泽宁听到身下的女人娇嫩嫩的声音,觉得有些熟悉,但被欲望灼烧的理智没有回神,反而被她x荡的言语激得欲望勃发,y硕的xx直接xx窄小的蜜d,耻骨紧紧贴上身下女人的阴x,c长的xx直接xx最深处,又紧又x滑的蜜d绞得他头皮发麻,又爽又痛,言不对心地边亲吻边含糊道,

“好了,不疼了……你好紧,好紧,好舒服!”

c壮的xx已经在紧致的蜜d里抽送起来,xx一点点儿,就又大力的冲进去,在xx擦过阴x上壁一点时,身下的女人突然身子一软,季泽宁马上意识到这一点恐怕就是女人的敏感点了,扣着她的臀部下压/驰宇/,双手扛着她的双腿放到肩上,人跪直了,一下一下用力顶刺那一点。果然身下的女人声音变得娇媚惑人起来,

“啊~不要~嗯~别碰啊~嗯嗯~呜呜~别碰那里啊恩嗯嗯嗯~”

季泽宁突然加快了速度,他忍不住了,女人的xx好紧好紧,紧的他快要s了!急速冲刺,狠狠撞上女人娇软的那一点,一只大手找到刚刚玩弄的xx,抓着她旋转揉捏,女人果然叫得更加可怜起来,裹着xx的xx收缩更剧烈了。压上去,更加用力的扣紧纤细的腰肢,“啪啪啪”!x得黑暗里全是x荡的声音,终于在最后地一击之下,再也忍受不住尾椎电击般的刺激,精关大开,一大股浓白的浊液s了进去,身下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人也x了……

经过这么一场激烈的运动,被酒精侵蚀的两人再也耐不住困乏,互相抱在一起,四肢交缠,沉沉睡过去。季泽宁c长的xx还深深埋在xx里,半夜腰部又耸动起来,嘴里嘟嘟囔囔的,“好紧,好棒……”人迷迷糊糊的不知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压着身旁的躯体,“噗呲噗呲”又狂x起来,头埋进季媛媛的x沟里,臀部剧烈的耸动着,没几下又s了一大泡xx,灌进妹妹的xx。还不忘翻个身,大手抓抓x呼呼的臀部,半y的xx继续塞在xx里,堵着两泡xx外流。

早上

生物钟让两人尽管没有闹铃也能在这个时间段清醒过来,宿醉后的脑子总是非常不舒服的。季泽宁揉揉额头,全身发麻,眼神不虞地往下一看,就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一句赤裸的女体,眼神一凝,这里,怎么是玄关?双眉皱起,难道昨天有女同事送他回来,然后……思绪还来不及继续开展,身上的女人就抬起头,一张圆圆的可爱小脸皱在一起,显然很不舒服。季泽宁却全身都僵住了,这,这人……

季媛媛头疼、身上也疼,特别是身下,那隐秘的私处,现在热乎乎的塞着什么东西?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好像,

“哥~咳咳!”怎么喉咙那么不舒服?剧烈的咳嗽声总算让两人彻底清醒过来,季媛媛瞪大了眼睛!什么鬼!为什么她和哥哥浑身赤裸地抱在一起!心突然砰砰砰跳起来,季媛媛抬起酸软的手臂往自己身上摸,她碰到自己光裸的x部了!!!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身下的哥哥,怎么回事!!?季泽宁浑身紧绷,他简直就是个混蛋,身下的xx还y着怎么回事!

安静的室内突然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着大门。

3635842513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3635842513”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